菠萝网目录

婚浅情深:季少的大牌宠妻 第180章 吐露心声

时间:2017-11-30作者:苏狸

    ,更新快,,免费读!

    他的目光在他的脖颈锁骨出流连,眼中浸染暗色。

    突然,他一用力,将她人往他这边一带,然后身体一转,在楚昕反应过来之际,已然躺在了柔软的床上,背后是丝绒薄被,上面是季展云幽暗深沉的注视。

    等等,什么情况?

    刚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她忽略的事情了?他们不是正在说话聊天,怎么现在姿势突然就改变了?

    楚昕心中各种翻涌,身体僵硬的躺在床上,好不容易兴起的情绪,现在以为季大少不按照常理出牌顺序给打乱了,脑子有点乱,她需要整理一下。

    不过显然,季大少觉得刺激来的还不够多。

    他一只手撑在她的颈侧,一只手掬起她散落在枕上的一簇长发,凑到鼻翼间。

    这一幕,让楚昕的脸以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她就发现,季展云真的天生非常的招人眼球,简简单单的动作,愣是将人的神魂都吸了进去。

    她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只狼王盯住了的兔子,逃吧,又逃不掉,不逃吧,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被嘎嘣嘎嘣的拆卸下肚?

    季展云的视线顺着她的眼睛慢慢的下滑,从她的鼻尖到红唇,再到脖颈,锁骨,最后落在她起伏的胸口。

    他抬起手,任由发丝顺着他的指尖滑落下去,最后他的手落在她怦怦跳动着的心口处。

    “我可以给你所有一切你想要的!”他说道,“但是,昕昕,同样的,我也需要回报!”

    “回报?”楚昕呆呆的重复着他的话,真的动都不敢动一下。她是不是应该庆幸昨天晚上的衣服没有换没有脱,否则现在她绝对找个地缝钻进去。好吧,虽然责任不在她的身上。

    他没说话,俯身愈发的靠近她。

    “我给你想要的一切,同样的,我也要你给我你的一切。”

    “我的一切?”

    “你的心,你的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敏感的耳垂,他低沉的喑哑的声音,让人酥麻。她一个激灵,只听他接着说下去:“我愿意相信你,任何要求我也答应,但绝对不接受背叛。”

    季展云的要求其实很不公平。

    不是对楚昕的不公平,而是对他自己的不公平。

    他给了楚昕想要的东西,可以满足她的任何要求。结果要求的回报,却是情侣之间很简单很普遍的要求。

    忠诚,压根不需要说出来,而是真切的需要做到。

    让自己的恋人心中有自己,也不是什么要求。

    等于季展云并未对她提出要求,只是将原本应该心里面有数的东西,直接放在台面上来说罢了。

    也正因为季展云说出来,才说明,对现在的季展云来说,其他的任何东西都不重要,他想要什么没有?他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楚昕这个人和这颗心。

    对季大少来说,从小到大,他想要的东西,都会得到,哪怕是掠夺来的,也会让对方心甘情愿的没有任何异议,事后也找不到他的麻烦。

    他没有体会过心焦迫切慌张是什么滋味,枪林弹雨都不见他有多大的情绪波动的,在一个人的身上体会的彻底。

    要是时间倒退一年之前的今天,有人告诉他,他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变得陌生,变得不像自己,除非那人是疯了,否则怎么敢乱说话?

    季少想要一个女人,多少人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恨不得立马扑到他的床上,展现出最诱人的姿势,任君采颉。要是对男人感兴趣,大概也有不少的男人前仆后继的上来自荐枕席了。

    无论口号喊得多么的响亮,所谓的公平平等,都不可能存在于两个地位能力才敢完全不对等的人的头上。

    现实很残酷!

    但正因为残酷的撕破了很多的假象,所以才能称之为现实。如果现实也能存在幻想,让人看不透真实,那还不如就躺在床上做梦呢。

    楚昕微微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然后慢慢的抬起手,迟疑了那么一瞬,最后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将他整个人拉了下来。学着他的姿势,也凑到他的耳边,认真的很认真的说道:“你的要求,用语言来说,太苍白,太无力!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只要你不放开手,我也同样不会。哪怕前路再艰难,再曲折,即使充满了荆棘,你始终愿意站在我的身边,那么同样的,我也将是属于你。”

    猛地,腰上的手一用力,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她整个人都嵌入到了他的怀中,腰都仿佛要断了一样,他太用力了。

    楚昕却仿若未觉:“也许之前我还在摇摆,但我现在下定决心了。季展云,我不需要你为我去做什么,也不需要承诺我很多的要求。你对我只有一个要求,我也同样只有一个。就像我当初答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一样,今天要再添一句话。你要我的心,我的人,礼尚往来,我也要你的心和你的人。当然,我没有回答你的要求,你也不需要回答我。有些话是能说出来的,有些话,说出来反而很假。你的要求我的要求,需要的不是言语上的承诺,靠的是以后每一天,每一年,日积月累,相互自己感受的。”

    “好!”他答应的爽快。“不过,提前付点利息!”

    咦?利息?

    还不待楚昕回神,眼前一暗,呼吸被堵,属于对方的清冷气息充斥鼻翼间。

    从轻啄逐渐变成暴风雨一般的吞噬,又逐渐的归于平静。

    卧室中只听到急促的喘息,然后是一道身影蹭的从床上跳起来,直接窜到了卫生间中。

    不消一会儿,就从里面传来花洒打开淋水的声音。

    被丢下来的楚昕,茫然的从床上坐起来。

    后来想通了什么,原本就红彤彤的脸颊,也看不出来是不是又红了一些。

    她移开视线,瞥了眼自己凌乱的衣服,抬起手抚上刺痛的嘴唇,她恍然的想到,刚刚似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抱着被子,她一下子将头埋了进去,现在充当鸵鸟太来得及吗?

    不过到底也逐渐的开始习惯了,楚昕当了一回儿鸵鸟后,很快的也适应了。想到季展云急匆匆的狼狈的逃往卫生间的样子,忍不住的笑起来。

    所以有的时候,相比较男人,女人应该轻松自在一点。

    季展云穿着浴袍出来的时候,头上还在滴水,看到笑的正欢的楚昕,黑眸一暗,却又很柔和。

    楚昕已经从床上下来,去拿了一个干净的毛巾过来,示意他坐下来后,站在他跟前给他擦头发。

    “我四年前在a市休学来到美国,对于急需要用钱,手上也没有多少钱可以让我等候机会的情况下,我不得不去找一个稳妥的,并且有机会挣钱的事情来。其实那个时候,我可以找丛夏或者瑶瑶借钱。可是千万债务,无论是当时的瑶瑶还是丛夏,或许能拿得出来,也不是没有麻烦。再说,当时的我就憋着一股气,硬是撑着不肯低头,我不想欠人的。”

    季展云坐在床边,楚昕站在她跟前动作轻柔的为他擦拭着头上的水滴。他微微晃神,鼻尖嗅到她身上飘来的淡淡清香,令他有些恍惚,心间有什么东西骚动了一下。

    而就在这时,楚昕突然开始说起了她的事情。

    季展云听着,他目光注视着她的细腰,手蠢蠢欲动的想要伸过去,不过最后还是克制住了,现在不能动,也不能冲动,他需要克制。

    楚昕压根不知道季展云心中的蠢动,依旧在不紧不慢的叙述着她的事情。tqr1

    “我和简认识是在丛夏的介绍下,心里面压抑的东西太多,当时去了那种地方的时候,我的第一想法就是,可以缓解我心中的郁闷,还能挣钱解困,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大概那个时候真的很绝望,工作上的不顺利,家里面的压力,有点不顾命了。也是那段时间和简逐渐的熟悉起来,不再只是因为丛夏的关系。与此同时,参加了一个模特培训,在那里认识了米琪儿和苏珊。”

    “最初的时候我们三个的关系挺好的,谁也没有在乎对方的身家是什么样子的,既然去培训,自然是希望能有所成就。而那个时候,太疲累,心理压力太重,晚上睡觉都必须要靠着安眠药才能睡着。”

    说到这里,季展云突然握住她的手腕。

    “放心,我现在好得很,什么毛病都没有,睡觉睡的香,吃饭吃的好,早就不需要安眠药了。”感觉到他的担心,楚昕笑着解释,“那个时候居住的宿舍发生火灾,我因为吃了安眠药,所以睡得很沉很沉,在自顾都不暇的情况下,是苏珊将我带了出来。她救了我,这是毋庸置疑的。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吧?谁能知道,最后却反目成仇了?”

    名利,地位,所有的一切一切,苏珊都太看重了。

    她一早也知道苏珊的性子有些偏激,在培训的时候,也不止一次引起培训的导师的不满,她也劝说了很多次,可惜都收效甚微,甚至到了最后愈发的变本加厉。

    最初时候的交情逐渐的被淡忘,苏珊将她当成了敌人,当成了对手,当成了挡路的绊脚石,想方设法的想要除掉她。

    那个时候,苏珊一定非常后悔早些时候救了她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