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浅情深:季少的大牌宠妻 第163章 感兴趣的人

时间:2017-11-30作者:苏狸

    ,更新快,,免费读!

    理所当然的抽了一张过来,季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的!

    “瑶瑶,别闹,这是boss的!”

    “你不是还有一张吗?那张给我哥就是了。”直接将邀请函放到了包里,到了她的手里面,她才不要还回去呢!

    “我的呢?”

    “你拿到了邀请函,不知道邀请函的一张能带一个人吗?一张顶两个人,这么浅显的信息都不知道,我都怀疑你的邀请函是怎么来的!”哼了一声,季瑶理所当然的说道,“不对,我哥的邀请函?他什么时候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你可别胡说。”

    见她这么说,方烨也不再多说,“不是对那东西感兴趣,是对人感兴趣。”

    “人?”

    这下子,季瑶更加茫然了,对人,对什么人?

    可惜方烨已经上楼了,也不打算为她解答了。她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着实不明白他们一群人的处事风格,所以也不愿意多想,拿着包回去自己的房间了。

    至于之后她亲哥还不回找她要回邀请函,不准许她去看的事情,谁管?她是绝对一定要去看的,这次一定要坚持到底。

    季展云的美国之行确定下来,季瑶求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在方烨的劝说之下,才被准许跟着。不过这次过来美国的消息,暂时不准许透露出去。

    不准许透露的意思,自然是丛夏和楚昕都不许说!

    当然了,季展云过来美国,丛夏又如何能不知道?

    最主要的,还是为了不让楚昕知道罢了。

    至于丛夏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装聋作哑,那就不是他们该考虑的事情了。

    同一时刻,楚昕低调返回纽约,身边甚至谁都没有带!

    她回来的时候直接去了丛夏的住处,相比较来说,丛夏知根知底的,她更加的放心。她并没有直接的去找简,还没有到时间,何必凑在一起?

    楚昕下飞机也是丛夏接的!

    意外的是,丛夏来接人,恰好被季展云他们看到了。准确的是被季瑶看到了,她不经意之间似乎还看到了楚昕。

    应该不会吧?季瑶不确定的想到,这个时间,如果她没有记错,楚昕应该是在巴黎,怎么可能跑那么远的来到美国?而且如果楚昕过来,不可能媒体一点消息都没有。

    应该是她看错了,季瑶在心中安慰自己。

    “瑶瑶,看什么呢,走了!”都上车了,发现季瑶还在发呆,方烨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并没有看到什么,所有人又都在等着,没有多问直接催促。

    “哦!”

    楚昕坐在车上摘下墨镜,然后跟着侧身回头看了一眼。

    “怎么了?”

    “我刚刚似乎看到瑶瑶了,还有方烨!”

    “也许季展云来美国处理一些事情吧,你想要和他们见面吗?”丛夏头也不抬的说道。

    “你在开玩笑?算了,是不是都无所谓。”回过头,楚昕叹了口气:“你知道我请个假得有多麻烦吗?卡尔差点没直接在我面前跳楼,两天啊,多么奢侈的假期。”

    “卡尔太古板了。”

    “是吧,你也觉得?我之前说他,他还不相信。”轻笑出声,楚昕又响起了临走时候卡尔的表情,尤其在听到她又是一个人离开不带着人,他一副天塌了的表情,好像他又会失联一般。事实上,她至今为止也就失联一次,而且还不是自愿的,是因为突发情况被动造成的。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也太严重了吧!

    丛夏望着窗外飞驰的风景,问道:“直接去赛场吗?明天比赛,正好熟悉一下场地!”

    “不用了,熟悉了又怎么样?我不习惯做多余的事情。明天直接过去比赛就行了,多出现一次,暴露的危险就多一分。”摇摇头,楚昕拒绝道。

    “也好,我也是这么想的,能避让一些就避让吧!”

    丛夏也很赞同,她看了楚昕一眼,又默不作声的垂下眼帘,她其实没有说,刚刚楚昕看到的季瑶也好,方烨也罢,都是真的,还有季展云,他们都来了。而来这里的目的,她想,一定是和明天的比赛有关。

    她也不是要隐瞒着楚昕,只是觉得没有说出来的必要。如果楚昕现在知道季展云过来的消息,只怕明天的比赛会心神不宁,反而无法正常的发挥。那种比赛,稍微的走神都会酿成大祸。

    楚昕晚上歇在丛夏这里,虽然想要早点休息,可哪里睡得着?

    趴在阳台上,注视着夜空,今天晚上看不到一颗星星,大约明天并不是什么好天气。

    也不知道明天的比赛会怎么样。

    两年都没有触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会生疏了?如果明天输了该怎么办呢?身份信息整个的被发布出来,她的所有大概都会被毁于一旦吧。她根本就没有退路,除了赢,也只能赢。

    虽然那种场合的比赛,从来不要求规则什么的,只要能赢,甚至可以不择手段,杀人都没有关系。但是,到现在为止,她从未动手过,哪怕很多时候被逼入绝境,她都不曾主动的攻击过别人。并不是她心善不敢,而是她真的害怕,如果有一天这件事情遮掩不住了,如果被父母辈弟弟知道,她拿回去的钱,是他们的女儿姐姐受伤沾染上了鲜血不择手段得来的,那么她还有什么脸面?

    她从来都不是圣母白莲花,她也做不到事事原谅。

    事实上,在高速比赛的赛场上,一旦动了不改动的念头,有人想要置她于死地,既然她避让开来,自然也有人避让不开。她亲眼见证了很多的人最后落得车毁人亡的下场。最初的时候,她还会做噩梦,会觉得内疚,会感到恐惧,会担心自己也一样的会有那样的结局。

    后来逐渐的也就看淡了,她真的没有多在意了!

    如果是她的命,她就努力的改变命运。她从不认命,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她总是会想到办法解决的不是吗?

    她取得今天的成就,恰恰就说明她曾经的选择是正确的!

    叩叩叩——

    “进来!”

    这个时间来敲门的,只有丛夏了。

    “我知道你今天晚上睡不着,不介意喝一杯吧?”

    丛夏穿着浅色浴袍,抬起两只手,一只手上拿着一瓶红酒,一只手拿着两个高脚杯。

    “酒后驾车可不好,你是在怂恿我啊!@”

    “我是来开解你,只喝一点,现在也不过才八点多罢了,明天上午十点才开始比赛,在哪之前你一觉睡起来应该都已经酒醒了,哪里来的酒后驾车?”

    走到阳台,将高脚杯放下,倒了两杯酒。

    注视着丛夏的动作,楚昕的目光一闪,接过她递过来的酒。tqr1

    “如果瑶瑶知道我们两个喝酒而没有找她,一定会非常生气。”

    “她经常生气,前脚生气后脚就忘了,不用在意。”丛夏站在楚昕的身旁,悠然说道:“来吧,和我说说心里面究竟有什么烦心事情?是为了明天的比赛?如果真的心不甘情不愿的,又何必答应?我当初就说过了,决定权在你的手中,不需要强迫自己去做不喜欢做的事情。”

    “这只是一方面吧!”摇摇头,楚昕说道:“并不是不情愿去做,只是每次比赛之前,总会忍不住的想,这次,又有多少人命丢在那样残酷的场所里面?”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都是敞开了的,若不是自己愿意去死,谁能强迫?贪心不足蛇吞象,为了能够获得胜利,不择手段的代价,总是残酷的。

    丛夏去看过那种比赛,不得不说,那样的场合,真的非常的能跳动人心中的残暴因子。若不是自制力惊人的人,到了那里面,很多时候,情绪都是被牵着的。和赛场上的赛车手没有关系,而是观众本身就是扭曲的。

    或许最初的时候都是正常的人,可随着心中的凶残嗜血的因子被唤醒之后,就好像人染上了毒瘾,再也戒不掉,越来越迷恋,为此甚至不惜倾家荡产的押注。

    其实那样的赛场,所有的资金都是来自于那些观众,一场比赛,豪掷千万的人不在少数。能进入到那么特殊的场合进行赌车的人,资产若是没有在十亿以上,根本就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因为根本就坐不起。看着视周围人猩红着的眼睛,青筋暴起的狰狞姿态,那种疯狂的不顾一切的举动,很轻易的,很简单的就能将人神经中最后的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给扯断。

    “也许的确是这样!”耸耸肩,对丛夏的评价,楚昕也只能选择认可。

    “那么另一方面呢?”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问!”

    “你这么说,同样也是希望我问,不是吗?”

    “是是是,我的确希望你问,这样的答案行了吧?”对丛夏,真的是什么也满不了。“我在伦敦碰到了米琪儿,她说,如果我想要,她就和沐景安解除婚约,让我们在一起。”

    丛夏一挑眉,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想楚昕是不是会答应。她的第一反应是在想,如果季展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该是什么表情呢?她很期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