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浅情深:季少的大牌宠妻 第136章 秋后算账

时间:2017-11-30作者:苏狸

    ,更新快,,免费读!

    她失望的低下头,她曾经就说过了,她最希望成为的是一个设计师。

    哪怕到了现在,她的想法依旧没有改变!

    说起来,楚潇也很喜欢设计东西,经常能看到他写写画画的弄一些东西来,看起来新颖又惊艳。

    “不是有你吗?”季展云淡淡的说了一句,他从来没有说过要自己去做什么,这个想法是为了楚昕而产生的,是为了完成她的想法。他给予她想要的平台,而不需要自己那么累的寻找机会。

    “我?”

    指着自己的鼻子,楚昕这才反应过来,季展云竟是为了她而有了这样的想法。

    她就说奇怪啊,他怎么会突然想要往这里面发展了呢?已经有了一个杂志品牌了,怎么又要涉足设计一行?

    原来一切都是为了她啊!

    楚昕的心中一暖!

    她握住他的手,摇摇头说道:“还是算了,我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精神弄这些东西,曾经的梦想是一回事,至于现在,我也挺喜欢模特这一行的。这都已经很忙了,要是再分神弄一个设计来做,我真的得忙得脚不沾地,连睡觉都没有时间了!”

    季展云没有吭声,他只是定定的看着她,似乎不相信她的话。

    “当然——”她迎着他的视线,话锋一转,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们说道:“这样说的话……那我以后大概没有时间陪你了。平常时候工作上的时间安排的就非常紧凑,也就只能利用我的休息时间来钻研这一行。那到时候就……”

    “最近资金有些缺口,我会努力赚钱,过几年再说!”

    楚昕的话还没有说完,季展云的反应是直接将电脑合上,一本正经的说着胡话。

    资金短缺啊,是个好借口!

    季展云是为了完成楚昕的愿望,当然这份心是好的,他也不介意拨动大笔资金去将这条路给砸出来。但他相信她的实力,也相信她一定会创出比现在更加辉煌的成就来。

    只是……要将陪伴他的时间用来做这个,那季展云说什么都不会答应。

    什么叫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季展云是不会承认自己被自己搬起来的石头给砸了的。

    反正这一句话因为楚昕的阻挠而搁置了。

    什么时候楚昕愿意了,随时都能施行!

    拿起手机的时候,楚昕突然想起来自己来的目的。

    怎么又一次的被季展云给带跑偏了话题?

    暗暗的拍了拍脸颊,她暗骂自己见色失心,老是不记得教训,一次又一次的被季展云牵着鼻子走。没事长得那么好看做什么?故意勾人使用美男计的。

    从座位上站起来,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又忍不住的想到那条短信,脸颊再次的开始发起烧来。

    “先说好,以后不许再发这种暧昧的短信了,被人看到了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季展云含笑望着她,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眼底的笑意泄露了他的好心情。

    “我在和你说话呢,你倒是应一声啊!”

    “心里话,也得藏着?”

    季展云的话,楚昕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意思?

    不过很快,楚昕就回过神来。

    瞬间,脸爆红!

    心里话?什么是心里话?刚刚发的短信是心里话?

    “季展云,你……”

    “嗯?”

    “你……”

    “我说的心里话,你想到了什么?”不紧不慢的应了一声,季展云还一副很疑惑的语气。当然,如果忽略掉他眼中嘴角的笑意的话,那就更加的具有说服力了。

    反应过来再次被洗刷了一顿的楚昕,简直欲哭无泪!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昕昕!”他低沉悦耳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握住她的手,在手掌心轻轻的握着,然后手腕一转,十指紧扣。他低垂着眸子,声音也平静平淡,说道:“你要知道,你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了!”

    所以外面的那些野男人,就不要多看了!也要让人知道你是有家室的人,不要给那些人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似乎理解了季展云话里面含义的楚昕,微微张着嘴,任由他握着她的手。

    她似乎有些不太明白,又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原由,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

    楚昕第二天碰到季瑶的时候,季瑶虽然努力保持着表情的镇定平静。可那微微扭曲的神情,还是泄露了她此时此刻不平静的心。

    一觉睡起来原本忘掉的丢脸事迹,在见到季瑶之后,马上浮上心头。尤其季瑶那扭曲的表情,更是在提醒她昨天晚上的疏忽。

    “季瑶,吃过饭回国去!”季展云淡定的说道,不是询问语句,而是他已经决定好了的,压根不准许她反驳,只要照做就好。

    “哎?为什么?我才刚来两天都没到,我不回去!”季瑶嘭的一拍桌子站起来,在桌子上人的注视下,尤其是在自家亲哥的注目礼下,她又气馁的慢慢坐了下来。声音降低了不少,嘟囔道:“反正我不回去,你们都在国外,为什么我要回去?昕昕丛夏都不在,反正我就要留在这里。”

    “季瑶,这是命令!”季展云连一句废话都没有,对唯一妹妹的态度,和对自己的下属差不多。和对楚昕的态度相比较,简直一个天一个地,真的要怀疑他们两兄妹的血缘关系了。

    当然,明眼人都知道绝对不可能造假!

    从小,哥哥就在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恶魔痕迹的季瑶,刚刚的反驳已经鼓足了勇气,在没有人帮助劝说的情况下,心不甘情不愿的闭上嘴,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

    她不断的那眼睛冲着楚昕使眼色,见对方只是端起牛奶,朝着她举了举,眼睛弯的都只剩下一条缝隙了。

    季瑶顿时就对楚昕不抱任何希望了,这压根就是故意针对她的。

    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要那么得意的觉得抓到了楚昕的把柄了,什么叫做乐极生悲?看看,她就是个实打实的例子。

    楚昕将杯子里的牛奶喝完了之后,擦了擦嘴角,站起来道:“今天我要出去见个朋友,有没有多余的车,借我一下!”

    “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去。”很自然的拒绝,楚昕和简的见面,并不希望惊动太多的人。“你身上的伤请好好的养,我不在家的时候,也请按时吃药,我可不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还有人到我这里告状。季展云,你听到了吧!”

    天不怕地不怕的季少,对吃药简直深恶痛绝,偏偏开口的人是楚昕,他只能按捺下心中的不情愿,面无表情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相处的时间也不断,楚昕能从他紧抿着薄唇,只是轻微点头敷衍的态度中感觉得到,他的排斥和不情愿。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总不能什么事情都顺从你的心意吧?

    和简见面,是在拉斯维加斯赌城!

    穿过赌场,四周的赌徒或喜上眉梢,或脸色惨白一脸绝望,抑或疯狂癫狂,楚昕墨镜之下的神情都非常的淡定。口罩之下的嘴角,扬起讽刺讥诮的弧度。

    “每天从这个地方出去的人有三种!”简走在前面,慢悠悠的说道。

    “赚的盆钵满盈兴奋的人,输的倾家荡产绝望的人,再有一种……”楚昕淡淡的接口,“再有一种,就是抱着玩的心态,过来长见识的人。赢了当自己走运,输了也只是一些小钱而已。”

    “没错,就是这样!”打了个响指,简很赞同,“多少赌徒在这里一夜之间成为千万富翁,这就是这个地方的魅力。”

    “但又有多少人,在这里一夕之间输的倾家荡产,妻离子散?从这里出去,自杀的人又有多少?”

    “你说的没错,的确很多的人很惨,最后挣钱的人,当然只有可能是开设赌场的人。可是楚楚,这样的买卖,是自愿的,没有人强压着你在赌桌上,硬要你赌上一切不是?追根究底,不过是贪婪在作祟,想要的更多,付出的代价就更多,自然,风险就越大。”

    两人走到电梯里面,对于简的话,楚昕没有做回应。她看着简掏出一张金卡在电梯上的感应处贴了一下,目送电梯一层一层的往上爬。

    “你可以摘下你脸上的东西了,碍眼的很。顶层楼上的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放心好了!”靠在反光的电梯壁上,简笑着说道。

    “你的承诺,曾经我还挺相信的,只不过现在,我保持怀疑。”虽然话是这么说,楚昕还是摘下了口罩。她既然来了这里,总不能一直都戴着口罩。有心人真的要调查,包裹的再严实也没有什么用。

    这是她第一次将这张脸露出来,不知道真的被曝出去之后,外面又要怎么说她呢?tqr1

    正想着的时候,叮的一声,顶层到了。

    这是赌徒们无法上来的地方,这个地方招待的都是特殊的人,除非有特殊的通行卡,否则就是强闯也闯不进来,除非会飞。

    顶层上面的装饰很豪华,简直来的不像是个赌场,而是一个豪华的宫殿一样。

    顶层的人也不少,只不过人来人往的都注意着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突然,一个东西盖在她的脸上。

    “虽然觉得碍眼,看不到亲爱的楚楚漂亮的脸了,不过,果然还是习惯了楚楚这个样子,露出一张脸来,注意力都被吸引走了,反而没有办法专心致志的做自己的事情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