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浅情深:季少的大牌宠妻 第127章 兴师问罪

时间:2017-11-30作者:苏狸

    ,更新快,,免费读!

    接下来的几天,楚昕充分的将陪护人员的身份展现的淋漓尽致,就连贺瑾看到几次,也忍不住的讽刺两句,讥讽季展云的命太好。

    明明是很温馨的感觉,季展云却一直都木着脸,每次在楚昕的视线扫过来的时候,他的心就是狠狠一跳,总有一种慌乱的感觉。

    任何时候,哪怕面对生死都能置之度外,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季少,这几天身体越来越好,心却越来越虚。tqr1

    楚昕没有对之前突然出去的事情发表任何的说法和解释,难得的季展云也心虚的没有主动问起,两人都没有对那天的事情进行刻意的提起,仿佛压根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是装作没有发生过,就没有发生的!

    丛夏之前也说了,楚昕很生气的跑了出去,他是真的恐慌过,从来不知道慌张紧张害怕感觉的季少,自从认识楚昕之后,这样的感觉体验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平常。

    不自信吗?恰恰他在对任何的事情上,上亿的合同,哪怕被敌人拿枪指着,他都不见变一下脸。可所有的胆量,在楚昕的身上,似乎就被无形的化解了。喜怒哀乐,总是会忍不住的套在她的身上,他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

    “你总盯着我做什么?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不喜欢躺在床上的季少,这段时间也没有处理事情,两人真的什么事情都没管,一个陪护,一个养伤。

    平常受伤后,想要让他好好的养一养,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自从楚昕来了之后,方烨觉得身上的担子骤然一松,总算不用每天顶着压力,让季展云吃药了。

    想想楚昕端着水拿着药过去让季展云吃的画面,方烨就觉得心塞塞的,差别待遇不要太明显啊,那乖乖吃药,乖乖听话的散步休息养身体的人,确定还是他们的大boss吗?

    如果不是非常确定是本人,他都要怀疑是不是被人掉包了。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就是这个道理吧?

    将白开水递给季展云,楚昕笑着问道。

    默默的接过水,虽然俊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但也能看的出来他对吃药的不情愿和排斥。

    “良药苦口利于病,你伤得不轻,差点就去上帝那里报道去了!虽然我并不信仰上帝,可谁让这是在国外,国外可不流行阎罗王,只能去上帝那里去忏悔自己的罪过。”

    笑着接过季展云手中已经空了的杯子,楚昕的确在笑,说的话也很平常,只不过那微微眯起来的眼睛,却透露出来她不一样的意思。

    将东西放在一旁,拿起之前放下的尖刀,她走到前面的花圃中,弯腰倾身的认真修剪着花圃中的花。

    “季展云!”她唤道。

    “嗯?”

    “你说,一个人拥有某些群体苛求不来的健康的,跳动有利的心脏,是多么的美好的事情?活着难道不好吗?怎么会有人会自寻死路呢?”咔嚓一声,一剪刀下去,一个花枝就被剪去。

    “……”季展云抿着唇,他知道,他的身体恢复的不错,楚昕也开始算账来了。

    恰好这个时候,方烨过来,他的身边是过来找他的丛夏。

    方烨这几天也了解的差不多了,之前季展云受伤的经过。不知道还好,清楚了其中的曲折,他嘴上没说什么,其实心里面是非常的生气的,他气的是季展云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那时候的情况得有多危险?一个偏差,哪怕稍微的偏差那么一公分,也许现在季展云已经躺在了棺材里面,哪里还能像现在这样的活蹦乱跳?

    方烨是非常不赞同季展云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去冒险开玩笑的,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

    所以,他是期望楚昕做一些什么的。

    恰好听到楚昕这番话的方烨,顿时停下脚步,非常礼貌的对丛夏说道:“看样子,boss和少夫人有话要说,从当家,不如我们去客厅等一等?”说是去那边等一等,狂热的八卦之心上来的方烨,压根就没有打算挪动脚步。

    “不用,既然来了,就在这里等着吧!在这里,至少能看的清清楚楚,他们什么时候能结束谈话,省的耽误时间。回去了客厅,还要通知他们,来来回回麻烦多了。”

    丛夏也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方烨的提议。

    开玩笑,既然碰到了楚昕兴师问罪的场面,说什么也得看完了。她非常期待,往常在他们跟前孤傲淡漠的季少,要怎么面对楚昕的怒火呢?

    如果是在平常,季展云是肯定能看到方烨和丛夏来到的。即使发现不了,方烨也会提前给予提醒和通知。

    可惜的是,现在连方烨都了,加上他的注意力又都放在楚昕的身上,哪里有功夫注意四周?这是自己的别墅住处,周围都有保镖和监控,他可不认为谁那么大胆的能进来。

    季展云没有马上回答,他也不知道要怎么接话,明显是针对他的问题,没有点名道姓,他又不是傻子听不出来。

    楚昕似乎也不着急季展云不做声不回应,她依旧慢条斯理的修剪着花枝,四周似乎只能听到那一剪子一剪子的咔嚓声。

    不说季展云到底是什么感受,方烨突然就觉得背脊有些发凉,毛骨悚然的感觉,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想活的人费尽心思,花费了多少钱都没有多少希望,想死的人劳师动众的,不如交换一下,反正一个想活一个想死,挺公平的,季少觉得呢?”

    的称呼都来了,楚昕秋后算账的决心得有多强烈?

    “……”依旧沉默的季少,保持着沉默是金的谏言,不吭一声,却也没有胆子离开。

    “季少大概觉得我管的有点多,毕竟谁生谁死,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说对吗?”

    “没有!”总算开口了,却是惜字如金的两个字。

    “没有?没有什么?终于直起身的楚昕,慢悠悠的转过身,笑眯眯的问道。

    “……你说的对!”非常乖,非常配合的应和着她的话。

    看的方烨嘴角抽搐,这还是他所认识所了解的那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季少吗?

    你也太没有坚持了吧?从来都觉得自己是对的,谁说你错你承认过?结果现在楚昕不过指桑骂槐的说了两句,你就没骨气的听了,从了,认了,差别待遇未免也太明显了些。

    相比较方烨表面上的淡定,心中的疯狂吐槽。

    一旁好整以暇的看热闹的丛夏,看到听到这一幕,意外的眯了眯眼睛,她似乎低估了楚昕在季展云心中的地位了。

    不过也不能说这样不好,有好处也有坏处!

    丛夏从来都是理智的,也许是身处的环境,造就了她看任何的事情,都不只是局限于当下,走一步就得想好后面的十步。

    楚昕得到季展云的爱,的确这是两人的感情事情。

    可,季展云的身份不一般,一旦被人抓住了这个把柄,楚昕是公众人物,目标就更加大,一旦被他们这类的人盯住,即使想要保护也没有办法保护的了。

    就像这次的塞壬·布鲁斯,如果不是楚昕有自保能力,现在楚昕恐怕已经在意大利布鲁斯家族的地盘上了,到时候他们就处在被动位置上,谁也无法预料到楚昕会遇到什么样的待遇。布鲁斯那个人,太狡猾太危险。

    想到这里,丛夏原本舒展的眉间逐渐的蹙起淡淡的痕迹,她往后退了两步,对方烨淡淡道:“既然季少现在有事情要处理,那我下次再过来吧!”

    “那也行,boss和少夫人在一起的时候,一般不喜欢说公事。”方烨也不阻止,他们都是忙碌的人,什么时候说都一样,况且也有电话视屏,再不济也在一个城市里面,相互之间距离的也不远、最关键的是……他真的没有说谎,那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是绝对不希望有人打扰的。上次有人不小心的惊扰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那淡淡的视线压迫下,回去都能做噩梦了。

    当然,方烨是绝对不会承认,那个不小心惊扰到他们的人是他就是了!

    “也不需要刻意的告诉昕昕我过来的消息,本来也不是找她的,省的她说我不重视她。”

    “如果你不重视她,那谁还能重视她?”为了朋友能直接和季展云对上,作为朋友来说,真的已经无话说了。

    “谁?季少不是吗?”

    “不,boss不是!”

    “我以为季少已经将昕昕看的比谁都要重要了呢!”

    “当然,只是在boss的心中,少夫人的地位与他自己同等,是当做自己来对待,谁会不重视自己?那已经成为了本能习惯。”方烨也没有再看下去的欲望了,加上丛夏要离开,他说什么也得将人送出去才行。

    丛夏嘴角一勾,淡淡笑道:“重视自己?你觉得季少是那种重视自己的人吗?当然,说服我的同时,麻烦让他身上的伤口消失。”

    “……”好吧,话说的太满,自己打自己的脸了,真是活该。

    “行了,不用送了,告诉季少,今天晚上我会过来拜访,希望到了晚上能将时间空出来。”

    “好的,请慢走!”

    方烨目送丛夏上车离开后,这才转身往回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