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浅情深:季少的大牌宠妻 第124章 自作死

时间:2017-11-30作者:苏狸

    ,更新快,,免费读!

    见楚昕沉默不语,丛夏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凑到她的跟前,双手握住她的肩膀,道:“我亲爱的昕昕无论做任何的事情,都是追随本心,不管过去如何未来这样,都按照自己心里面最真实的想法去做,去寻找答案,这就足够了!”

    她们是好朋友,所以,她们相互之间都非常了解对方!

    丛夏知道楚昕心中的纠结,楚昕也知道丛夏话里面隐含着的深层含义。她们之间的对话,很多时候都不需要说的太直白,相互之间都是能理解明白的!这就是默契,哪怕很长时间没有见面,这份默契依旧存在。

    “你永远都知道如何说服我,用最简单的话语,直击我的内心世界,我连逃避欺骗自己都不能了。”

    楚昕似乎很无奈的说道,不过仔细观察,就能看出来,她的眼中失去了凝重纠结烦躁,如释重负的轻松。

    就像楚昕自己说的那样,丛夏从来都是知道如何抓住一个人的心,要如何做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她能成为丛家的家族,掌管着丛家的家业,以二十四岁之龄,力压家族中其他资深的长辈,将丛家牢牢的把握在手中,就足以看得出来,她的能力,和洞穿人心的本事。

    “这是我的一点优势!”

    见她算是彻底的放松之后,丛夏也从容的转移话题。

    “对了,刚刚贺瑾问你的事情,是谁要杀了季展云,你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吗?”说到底,楚昕还是关心季展云的事情的,他差点就被人杀了,哪怕明知道他们这一行生死是常事情,可一想到季展云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样子,她就止不住的觉得心里面发寒。

    “你想要知道?我刚刚的回答,你听到了的!”

    “那些话,骗骗不了解的人还说的过去,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如果不是知道了些什么,你不会如此从容。我的事情的确重要,可还没有重要到你亲自的上门来!你过来的目的,一个是为了找我说这件事情,另外一个,则是为了季展云的吧?你想要看看他醒了没有。”

    “如果我想要知道季展云醒了没有,我可以直接打电话,或者让人来看看,不需要自己亲自跑这一趟的。昕昕,这一点你难道没有考虑到吗?”

    面对楚昕的质疑,丛夏显得很从容,她笑着抵着下巴,微微歪着头,笑盈盈的注视着楚昕说道。

    她一贯知道楚昕聪明,每次说起正事的时候,楚昕总是能给她惊喜。

    朋友,这两个字,说起来简单,可真正的能做到朋友,也得看是不是表面上,还是真正的交心。表面上的,是拿来充数的,必要的时候,舍弃掉了也是正常不过。而交心的,是真正的放在心上,谁也不能动,是珍惜的存在,不能让其受到伤害,总是要想方设法的保护着。

    说到交心的朋友,哪有那么简单?如果轻易的就能交到说交心就交心的朋友,那就没有那么多的麻烦事情了。tqr1

    有的时候丛夏说过,或许楚昕真的很适合和季瑶调换一下身份,比起季瑶,楚昕反而更加适合在这样的世界中生存,而且活的很好。

    价值观一致,能理解,能交流的知心朋友,丛夏想,不需要多少,有那么一两个就行了。甚至比自己的姐妹兄弟都要来的可靠亲密。

    “你之前说了,调查的事情收效甚微,你能说出这四个字,就说明,一定已经查出来了一点头绪,你回应了的关键字眼,就是在那个‘微’字上!丛夏,我说的对吗?你特别的喜欢玩一些文字游戏,不了解的人,是绝对想不到的。”

    楚昕站起来,她笑的自信,挑眉解释的时候,那种从内到外为的自信铸锭,让丛夏的眸光闪了闪。

    作为一个上位者,被人明确的指出了心中的想法,那绝对不是一个好的感觉!

    好在对方并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挚友!

    “昕昕,我一直都说,好在你不是我的敌人,否则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争斗,大约不死也得半伤。”

    “我也说过了,你们的那一套,不要用在我的身上。那是因为你们心里面想的太复杂,我只是简单化的去想事情而已!况且,我也是占了了解你的便利,否则又怎么知道你平常的习惯呢?ok,言归正传,你调查出来了什么?”

    丛夏没有再逃避这样的问题。

    过了一会儿,她端起已经冷掉的咖啡,将被子里面的咖啡全部都喝完了,这才慢悠悠的说道:“和我预料的也没有差多少,其实季展云早已经有了猜测,只是没想到对方动作那么迅速!加上我手头的一些麻烦,几方合作下来,我和季展云都忽略了这一点。所以这次遇险,也是对自己的一个警告吧,骄傲自大总得付出代价!”

    毕竟是一些机密,丛夏能开口解释,已经是非常给楚昕面子了,总不能说的直白的点名道姓吧?不说楚昕本身就不是这里面的人,说出来她也不知道。即使是,也得顾及一些身份上的差异。正是因为知道是朋友关系,所以,本着保护的原因,也得留着一点。

    楚昕原本也只是想要知道丛夏是不是已经调查出来什么了,本身也没指望真的就能知道对手是谁,她也没有本事真的能为季展云报仇了。不过让她觉得意外的是,季展云竟然从一开始就知道,难道说他一开始就打算以身涉险的吗?这么不将自己的命当回事的人,真的适合?

    那一瞬,楚昕的心中充斥着怀疑。

    如果季展云真的是明知道有危险的情况下,不顾及她可能会有的担心,将自己的命置之不顾,那么她真的得重新定义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她需要的是一个爱人,是一个可以让她依靠的人。而不是一个担惊受怕的总是想他出去之后,也许就不会再回来的人。

    “季展云醒了吗?这都已经几天了,再不醒就得乱套了。”

    丛夏叹了口气,毕竟是在她的地盘上出的事情,如果季展云真的出了事情,不只是季家会整个的乱了,连她这边也会陷入到混乱之中。多少人眼巴巴的瞅着想要分一杯羹,现在暂时是在观望,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窝蜂的扑上来?她是人,不是神,没有三头六臂的去应付那帮子狼子野心的东西。

    她的话,并没有得到身边的人回应,她扭过头,就见楚昕目光深沉复杂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个人仿佛魂游天外了一样,压根就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想什么呢?”

    “季展云知道自己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吗?这次的危险,他难道就没有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难道就没有想过?一旦他出了什么事情,那些担心他牵挂他的人,心里面得有多难受?还是说,做这一行,天生就应该将生死置之度外?别人的担心牵挂,也无关紧要?”

    楚昕淡淡的说道,她没有看丛夏,也不是针对丛夏,她的心里面就是有一股火气难以平息下去。她觉得自己这几天的担心都像个笑话,她以为是因为意外发生,促使季展云受伤差点将自己的命丢了。结果呢?事实竟然是他自己自作死。

    他既然那么的不在意别人是否会担心他,她再说别的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昕昕?”丛夏知道楚昕真的动了怒了,想要劝说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为什么解释的人是她呢?原本计划就是季展云定下来的,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身边的任何人都不知道。她背负下来了罪责,凭什么季展云就好运的得到了楚昕的关心牵挂?不公平不是吗?

    所以,有什么问题,大家一起来抗。该解释的人,也是季展云,她负责解惑,不负责解决麻烦矛盾和误解。

    “抱歉,丛夏,我并不是对你发火,我只是觉得……无论你们做什么,你都应该考虑有人会担心!你是我的朋友,我绝对不希望你出任何的事情,丛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楚昕垂下眸子,试图解释自己的烦躁郁闷。只是越是解释,连她自己都觉得说出来的话有些难以理解。

    到了最后,也只是越来越烦躁而已!

    她深吸了口气,在丛夏注视下,连笑容都维持不了了,急匆匆的扔下一句:“季展云什么情况,你上去看看就知道了,反正死不了!我先出去透透气,我也好几天没有出门了。”没有等丛夏反应,自顾自的往门外走去。

    那急匆匆的有些凌乱的脚步,显示出了她此时此刻躁动不安的心情。

    丛夏目送她的离开,目光慢慢的沉淀下来。

    楚昕比她想象中的陷得还要深。

    她慢慢地皱起眉,这样的局面,也不知道究竟是好是坏,她的心里面其实并不是多么的赞同的,至少现在的局面,她还是希望楚昕能理智一些。

    也许,简的出现,简的要求,也是一种缓解的方式!

    只是希望楚昕能自己想通才行,其他的人的话,也只能是嘴上的建议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