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浅情深:季少的大牌宠妻 第123章 守着

时间:2017-11-30作者:苏狸

    ,更新快,,免费读!

    刚一开门,就看到方烨站在门口,手抬起来,似乎正要敲门。

    “怎么了?”

    楚昕出来,顺道将门轻轻的掩上。

    “丛当家过来了,说是要找你。”

    “丛夏来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就下去。”楚昕说道,“贺少有没有说,季展云到底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贺少只说只要boss醒过来就没事了,具体什么时候醒,他并没有说。”

    “这样啊,我知道了!”

    楚昕点点头,揉了揉额角,跟着下楼去了。

    还没有走到客厅,就听到客厅里面传来对话的声音。

    “你这次过来,是已经将需要调查的东西查清楚了?”

    贺瑾一副大爷的架势,竟然直接质问起来,仿佛做主的人是他一样。

    “这些事情我会等季少醒来之后,和他商量解决的方法!不过对方毕竟早已经做了布置,虽然这几天我一直都在调查,不过显然收效甚微。不过,这些事情,贺少关心是一回事,插手就不值当了,毕竟贺少的身份在这里,真的插手进去,怕只会惹得两边都不是人了。”

    丛夏含笑,她知道贺瑾的身份,也知道贺瑾和季展云的关系很好,他插手询问,她能够理解。不过,理解是一回事,回不回应,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不管季展云和贺瑾的关系怎么样,就身份上来说,他们的确是敌对的,应该说是天敌,无论他最终有没有走上那条路,他的家族在背后,就是一个很大的阻碍,她一点也不想去接触。当然也不会将关系弄得太僵硬,那对她并没有好处。

    丛夏虽然没有明白的说,可话里面的意思,只要有脑子的,都会听得出来,她压根不愿意回应这次的事情。她就差没直接说,关你什么事情,这是她和季展云之间的问题,一个局外人查什么嘴?

    贺瑾没听出来吗?他当然听出来了。

    不过……

    “哦!”他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楚昕走过去,以为他们没有什么话要说了,正要开口的时候,突然贺瑾又说话了。

    “你下次要是受伤了,可以找我,看在楚昕的面子上,我可以免费帮你做次手术,要知道请我的人很多,我的出场费很贵的。”

    “……”嘴巴微微张大的楚昕。

    “……”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方烨。

    他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吗?这是在诅咒吧?好好的做什么手术?好好的为什么要请你做手术?他到底哪根筋不对劲,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丛夏的端着杯子的手一紧,她慢慢的放下手中的杯子,虽然脸上挂着笑,不过那笑容怎么看都怎么瘆的慌。

    “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借你吉言,如果哪天我死了,我一定将遗体捐献给你,随你折腾。”冷冷讽刺一句,丛夏看到站在后面的楚昕,笑着道:“来了?我可等了一会儿了,说了要联系的,到了季少这里,你就直接将我抛到了脑后,重色轻友也得有个度数。”

    “我知道你在忙,难道我还上去打扰你吗?”楚昕收敛面上的惊讶,走上来冲着贺瑾微微的点了点头,走到丛夏的身边坐了下来。“说起来,你那么忙,还抽空过来找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真的说起来,的确有些麻烦。不过不是对我,是对你来说的。”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让贺瑾想插嘴都插不进去。

    他搞不懂自己刚刚说错了什么,她干嘛那么生气?他说的都是实话,也是自己心中的想法,难道她还不相信?

    从某些程度上来说,无论是贺瑾还是季展云,在感情上都是个白痴,无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多么的强大厉害,一旦到了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整个就是两眼一抹黑,随便骗一下就行了。就像当初季展云追求楚昕的事情上面,被自家母上大人各种戏弄也只能将苦果咽下去,还能怎样?

    贺瑾向来没有找别人讨教的习惯,所以只能自己摸索。而自己摸索的结果,有的时候比找人询问,被人洗刷一顿的结果更加可悲。

    贺瑾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有一见钟情的时候,如果一个星期之前,有人告诉他:“项少,你会对一个女人一见钟情。”那个时候,他只会嗤笑一声,一张嘴能毒死对方。他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尤其他们这样的人,感情哪有那么简单说来就来的?

    不过,感情这种东西,还真的要说一个缘分,早知道季展云受个伤动个手术,就能碰上一见钟情的女人,贺瑾老早就是压也要将季展云压在手术台上,那他不就早碰上了嘛!

    如果季展云知道贺瑾此时的想法,大概……不……不是大概,是绝对会将贺瑾从他的房子中扔出去,并且下令,从此之后,自己的近身三米只能,不能有贺瑾的出现靠近。tqr1

    “贺少,咱们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丛当家和少夫人有话要说!”方烨暗示的在一旁提醒道,他其实现在真的想要找个地方大笑一场。他发现贺瑾真的和季展云差不多,该说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太子爷吗?在感情上面,怎么都是那么小白呢?不说季展云,至少人已经追到了。贺瑾就太搞笑了,竟然在咒人家重伤,想想这种话一说出来,就算有点好感,大概也消失殆尽。更别说,丛夏这样的人,无缘无故的,怎么可能对一个陌生人产生好感?以她的身份,定然也差不多将贺瑾的身份查了一遍,在知道他们本该是敌对关系的情况下,只会对贺瑾更加的敬而远之。而刚刚贺瑾的话,不过是给了丛夏一个正当的远离理由罢了。

    贺瑾并不想离开,可那两人一个眼角都不给他一下,压根也没有要挽留的意思,贺大少又不是那种死乞白赖的人,磨蹭了一会儿,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走了。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看,期望能引起对方的注意,结果又再次的失望。

    瞥了眼和丛夏坐在一起亲密非常的楚昕,贺瑾冷哼一声,冷冷的扫了一眼方烨,说道:“哼,果然是季展云的女人,和他一样的讨人嫌!”

    “……”方烨保持沉默,反正对现在的贺瑾来说,看什么都不顺眼也是正常的。

    楚昕其实一直都是有关注贺瑾的,她总觉得贺瑾对丛夏好像态度有些奇怪,她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怪怪的。

    “想什么呢,我在和你说话,你神游到哪里去了?”

    “没有,只是在想,你和贺瑾什么时候认识的?刚刚下楼的时候,听你们在聊天!”楚昕回神笑着问道。

    “更正一下,我和他并不认识,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不过越俎代庖的替季展云来质问我事情的发展进程罢了,毕竟两人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亲密一些。我也是今天第一次开口交谈,之前见过两面而已!一次是在季展云做手术的那一天,一次就是送你过来的时候在大门口见到的,你应该有印象吧。”

    丛夏将事情经过解释了一下,她并不想在无关紧要的人的身上浪费时间。这番话说完之后,她主动开始了这次过来找楚昕的主题。

    “我这次过来找你,是受人之托。”

    “谁?”

    “能够通过我来找你,除了你的那些经纪人之类的,也就只有一个人了吧?”

    楚昕慢慢的垂下眸子,听到丛夏这句话,她马上就反应过来对方是谁了。

    “简还没有死心吗?那件事情我已经拒绝了,我不想再踏足那个世界,也不希望身边的人担心牵挂。”也或许只是自己觉得不想活的太复杂,希望简单一点的活着吧!

    丛夏没有马上对她的话进行回应,端起放在桌子上的已经冷掉的咖啡,喝了一口,淡淡道:“凉了,有点苦了!”

    “那就换一杯吧!”

    “不用,咖啡依旧还是那个咖啡,只是味道变了一些。或许对有些人来说,凉了的咖啡未到变了,苦的不能入口。可有些人,则是很喜欢这种味道,比起热的时候,更是别有一番滋味。昕昕,人生其实是可以不同的。”

    “你的意思是说,希望我答应吗?”楚昕意外的问到。

    “答不答应,在于你!”慢慢的说了一句,丛夏直视着她的目光,淡淡道:“只是我觉得,路不能封得太死,多个朋友,多条退路。不说有一天你一定能用得上,至少没有后顾之忧。”

    丛夏的话让楚昕默然,她知道丛夏说的都是事实,也都是为了她考虑,她心中很明白,真的这样对她并没有坏处。

    其实她并不排斥那种追逐速度的刺激感觉,甚至有的时候,她觉得都有些上瘾。也许不希望有一天自己真的出事了,让家人担心伤心。若按照自己的心意来,她不见得多么的排斥,那种刺激感觉,习惯了的人,真的会舍不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