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往情深,傅少的心尖爱妻! 第527章:小糖豆失踪了3

时间:2019-09-18作者:慕微澜傅寒铮

    临川钢铁厂内,一片昏暗。

    被绑在一把废旧椅子上的小糖豆,双眼被黑布蒙住,小脸上满是泪水。

    “嗷呜呜呜……爸爸……慕慕……快来救糖豆呜呜呜……”

    小家伙害怕的一直哭,魏珍云有些烦躁,呵斥了一句:“你再哭,我就把你舌头给割了!”

    “……”

    小糖豆吓得小身子一抖,立刻紧闭着小嘴,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哽咽的嗝,看上去可怜至极。

    魏珍云冷笑道:“你是顾雨晴唯一的外孙女,顾雨晴一定很疼爱你,我要是在她外孙女这白白嫩嫩的小脸蛋儿上划几刀,顾雨晴一定会恨死我吧哈哈哈哈……”

    说着,魏珍云便提起手里的刀子,在小糖豆软嫩的小脸上拍了拍,小糖豆毕竟是个小豆丁,吓得呜呜大哭起来。

    “爸爸这里有坏人……爸爸快来救糖豆……这个女人好坏呜呜呜呜……”

    “别着急,你爸爸和你舅舅,很快就会来了。”

    一个小时的期限,在最后五分钟里,傅寒铮和宋宴沉匆匆赶到,直接踹开了大门大步走进来。

    宋宴沉黑眸冷厉的瞪着她:“魏珍云,果然是你!”

    傅寒铮一进来,就看见被绑在那儿哭的小脸通红害怕到浑身发抖的小糖豆,那是他一手养大的女儿,他自己都舍不得打一下碰一下的闺女,如今竟然被一个仇人绑在这里威胁恐吓,傅寒铮内心的怒意,烧灼着整个心脏,他垂在西裤边的两只手,捏成有力拳头,仿佛蓄势待发,随时都有可能重重拳击过去。

    “大人之间的仇恨跟大人算,你绑架孩子算什么,把小糖豆放了,条件可以谈!”

    小糖豆一听到傅寒铮的声音,刚止住的眼泪,立刻崩塌,“爸爸!爸爸!”

    傅寒铮听着小糖豆哭的已然沙哑的声音,更是心在滴血,忍不住柔声安慰:“糖豆别怕,爸爸来救你了,别怕,有爸爸在,一定不会让你受伤的。”

    “嗯嗯!”小糖豆哭着重重点了点小脑袋。

    魏珍云将刀直接架在了小糖豆柔嫩的小脖子上,“钱呢?你们把钱扔过来!”

    宋宴沉将手里提着的保险箱,直接扔了过去,扔到了魏珍云脚下,“你可以清点一下,你要的一千万,我们已经带到了,你还有什么要求才肯放过小糖豆?”

    魏珍云一边提防着他们,一边用一只脚将保险箱打开,保险箱的自动锁一弹开,确定里面是真钞后,魏珍云又用脚将保险箱直接关上。

    她手里拿着刀子,往小糖豆脖子里逼近了一分,小糖豆感觉到了疼痛,小眉头皱的极深,“爸爸……糖豆痛痛……”

    傅寒铮望着小糖豆脖子上流下的血迹,黑眸猛地一缩:“魏珍云!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们把我儿子山山送进监狱,你们倒是一家人开开心心过的好不快乐,我呢,宋毅不仅跟我离了婚,我现在连儿子都没了,我的身份,地位,我奋斗了大半辈子,全都毁在你们手里了!还有那个慕微澜!如果当初我直接掐死刚出生的她,我现在依旧是风光无限的宋太太!而你们在哪儿还不知道呢!”

    说着,魏珍云手上的力气,又大了一分,小糖豆脖子上的血液流的更多更快了。

    傅寒铮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你不就是想拿着钱离开南城吗?你把糖豆放了,我可以做你的人质!”

    “你做我的人质?比起这个小家伙,你更难掌控,我可不会上了你们的当!”

    宋宴沉抛出一个诱.惑的条件:“你只要放了小糖豆,我可以现在立刻让宋山山出狱,然后送你们母子去国外。”

    听到这个体检,魏珍云灰暗的眼神亮了一下,“当真?”

    傅寒铮黑眸冷厉的盯着她手里的刀子,“你先让你的刀子离小糖豆的脖子远一点!”

    小糖豆张了一下小嘴,小脸上全是清泪,小奶音沙哑的低喃了一句:“脖脖……疼。”

    傅寒铮胸腔的怒意以燎原之势燃烧着,“魏珍云,你听到没有!”

    魏珍云将刀子稍微挪开一下,那刀口不再紧贴着小糖豆的脖子,但仍旧极为危险,只要小糖豆乱动一下,那刀口就随时有可能割破小糖豆脖子的动脉。

    傅寒铮的心脏处,咚咚咚快速跳着,他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将衬衫全部汗湿。

    魏珍云命令宋宴沉:“你现在立刻给我打电话,让警.局把山山给放了!”

    “好。”

    宋宴沉直接打了警.局电话,魏珍云要求他开扬声,宋宴沉依言将扬声器打开。

    电话接通后,宋宴沉沉稳开腔:“杨局,我是宋宴沉,之前送到你们那儿因为吸.毒被抓的宋山山,刑期似乎已经满了,今天可以放人吗?”

    那边的杨局派人去查了一下,过了几分钟后,说:“既然宋二爷开口,今天当然可以放人。”

    “好。”

    挂掉电话后,宋宴沉说:“现在,你可以放了小糖豆了吗?”

    “你这么说几句,我根本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我怎么信你?”

    傅寒铮提议:“你可以现在打电话给宋山山,让宋山山去机场,我们可以提供机票,送你去机场跟宋山山汇合。”

    “你们真有这么好心?”

    “我现在的确想把你千刀万剐,但我女儿在你手里,比起我女儿,你们的死活与否对我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如果放你和你儿子离开南城可以换我女儿平安,我自然乐意。”

    对于傅寒铮的话,魏珍云似乎信了大半。

    很快,魏珍云拉着小糖豆,用刀抵着小糖豆的脖子,跟傅寒铮和宋宴沉上了一辆车。

    宋宴沉开车,傅寒铮坐在副驾驶,魏珍云和小糖豆坐在后座。

    宋宴沉一边开车,一边用眼角余光和傅寒铮交流。

    傅寒铮从后视镜里,注意着魏珍云的一举一动。

    魏珍云似乎觉得宋宴沉开的慢,有些暴躁的开口:“快开车!你们要是有什么歪心思,别怪我对这个小孩子下狠手!”

    “坐稳了。”

    宋宴沉踩下油门,黑色宾利在马路上如猎豹一般飞了出去。

    从临川到机场的路上,路途有些遥远,就在魏珍云僵持了许久后,整个人稍显疲惫时,傅寒铮身手极快的飞速转身出手,一把握住了魏珍云手里的刀子!

    魏珍云用力想将刀子从傅寒铮掌心中抽离,却发现傅寒铮力道大的惊人,他仿佛不怕疼痛一般,手心与刀子也似乎长在了一起似的,直接握着刀锋,将刀子抢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