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往情深,傅少的心尖爱妻! 第216章:江清越比我帅?嗯?

时间:2019-09-18作者:慕微澜傅寒铮

    傅寒铮收了玩笑,脸色认真的道:“前段时间,那个第二人格出现了一次。”

    江清越夹着烟,眉心微微蹙起,“怎么回事?”

    傅寒铮摇头,“我不清楚。”

    “慕微澜知道这件事吗?”

    “不知道,但那天,她跟我的第二人格相处了一晚上,没出什么事。”

    江清越吸了口烟,缓缓吐出,“第二人格出现不要紧,但我怕,这个第二人格有一天会成为你的主人格,必须要找到原因,拔除他,改天重新做个检查吧,这件事,我不建议你瞒着慕微澜。”

    傅寒铮淡声道:“我会找时间告诉她,但不是现在。”

    慕微澜现在怀着孕,要是知道他的病情,只怕会担忧,影响养胎。

    ……

    傅寒铮抽完烟回病房时,慕微澜定的外卖已经到了,她坐在病床上,支起了病床上的小桌板,正准备开吃,见傅寒铮迈着长腿回来,眉眼弯弯的说:“回来啦,我点了两份,一起吃。”

    她点的是鸭血小馄饨,味道很香,她刚打开馄饨没多久,整个病房里都是香气。

    傅寒铮走过去,在她面前坐下,慕微澜凑了过来,嗅了嗅他身上的烟味,不太重,很轻很淡,不难闻。

    她不反感他身上的烟味,但她也不喜欢傅寒铮抽太多烟,暮光庆还在的时候,就经常因为工作的事情苦闷抽烟,抽的烟灰缸满满,整个书房都弥漫着浓白的烟雾,暮光庆因为抽烟太凶,咳嗽很厉害,所以,慕微澜不希望傅寒铮抽烟太多,把身体搞垮。

    “快吃吧,这个很好吃,你一定没吃过吧?”

    慕微澜撕开一次性筷子和勺子递给他。

    傅寒铮从进病房开始,双眸就一直注视着她,目光灼烫而深邃,慕微澜见他不接,下意识的抬头看他,正巧对上他的视线。

    小脸,微热。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吗?”

    说完,伸手摸了摸嘴角和脸,傅寒铮抬手忽然握住了她的小手,低头,吻了下她的唇角。

    他抽过烟,吻她的时候,她尝到了一丝清浅烟味,这个忽如其来的吻,弄的她有些无措。

    “你、你干吗突然吻我?”

    傅寒铮专注的望着她,薄唇缓缓开腔:“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我,会不会害怕?”

    傅寒铮自信、强大、甚至是自负的,即使是以前,他谈过一两个女朋友,在得知他患有人格分裂后,惧怕的逃离他,他仍旧不屑,也许是因为他对那些所谓的前任,并没有什么感情,在一起,也仅仅是为了摆脱家里的相亲,可面对慕微澜,他上了心,不知道该怎么对她提起他极力掩藏的秘密,更不知道,慕微澜在得知他病情后的反应是什么。

    他期待着她得知后的反应,同时也惧怕着。

    傅寒铮是自负的,却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在另一个人面前,心虚。

    慕微澜水眸直直的盯着他,盯了好半晌,忽然噗嗤一声笑出来,“寒铮,你是想听我说情话吗?”

    否则,怎么会问出这么非主流的问题来?

    她还真没发现,这么成熟内敛的男人,竟然也会问这种幼稚的问题。

    傅寒铮眼角微抽,将她抓进怀里,薄唇抵在她耳边,声音低沉的问:“那你说不说?”

    “……”

    他这是在跟她索要情话吗?

    慕微澜看着他有些严肃的脸,笑倒在他怀里,“就算你变成怪兽,我也不会怕你,更不会离开你。”

    她吊儿郎当的话,傅寒铮阴郁的脸色却是好了点,慕微澜伸手戳了下他的嘴角,很客观的评价:“不过寒铮,你对人发火的样子,还真是有点可怕,尤其是抿着嘴,板着脸,一言不发的时候,以后,你能不能对我和小糖豆多笑一笑?”

    傅寒铮薄唇勾了勾,“这样?”

    他忽然很正经很刻板的笑,慕微澜抖了下,“还是算了吧,你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忽然笑起来,我总觉得有什么阴谋。”

    “……”

    傅寒铮嘴角抽了抽。

    慕微澜吃着香喷喷的馄饨,用勺子舀了一只正要递到嘴边去,男人忽然握住她的手腕子,将那颗馄饨,递到了自己嘴边,张开薄唇,在她的注视下,吃下了那颗馄饨。

    “你自己有,干吗吃我的?”

    傅寒铮用勺子从自己那碗里舀了一颗出来,递到她唇边,“嗯?”

    “……”

    互喂吗?

    慕微澜心里甜甜的,吃下了那颗馄饨。

    慕微澜吃过馄饨后,拿起手机看消息,发现陆喜宝给她发了条微信——

    “微澜,真是感谢万分!江阎王居然给我放假了!我现在,在去酒店路上!”

    慕微澜愣了下,看向一边处理公事的男人,早晨的时候,徐坤把他的笔记本送了过来,所以,现在这男人正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脑屏幕,而他的手机,就搁在她手边。

    她想看看,是不是傅寒铮跟江清越说了什么。

    偷偷地将他的手机抓到手,输入了他的生日密码,点进微信,看见他跟江清越的对话框——

    “给陆喜宝放半天假吧,否则我老婆躺在床上无法安心养胎,算我欠你个人情。”

    慕微澜心口一震,绯色渐渐爬上脸蛋。

    他在他的好朋友面前,称呼她为“老婆”,还叫的那么顺口,慕微澜的虚荣心真是大大的被满足了。

    她退出界面,将手机锁定,偷偷将手机放回去,可手,忽然碰到了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

    她一愣,转头就看见傅寒铮凑近的俊脸。

    “小澜,你拿我手机在偷看什么?”

    “……”

    男人薄唇勾着戏谑的笑意,视线玩味,慕微澜被盯得不好意思了,“你跟江清越说情了啊,你欠江清越一个人情,那我也欠你一个人情。”

    傅寒铮淡淡的应了一声,“所以呢?”

    慕微澜红了小脸,抬起双臂抱住了他的脖子,柔软的唇瓣,凑到了他耳边:“所以……”

    她的话顿了下,傅寒铮眉心习惯性的微微蹙了下,等着她的下文,慕微澜趁着男人不注意,唇瓣忽然亲上了他的脸颊,但傅寒铮转了下头,所以,本该是个脸颊吻,却结结实实的错了位,四片唇瓣碰在了一起。

    慕微澜小脸烧红一片。

    吻完,傅寒铮眉眼带着些许的轻佻和纨绔,嫌弃道:“全是馄饨味。”

    慕微澜囧:“……”

    ……

    今天慕微澜要住在医院观察一整天,所以,到了下午,慕微澜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望着傅寒铮处理工作,只觉得自家男人实在魅力非凡。

    看着看着,就困了,傅寒铮大手抬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视线没离开电脑,柔声道:“困了睡会儿。”

    慕微澜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就睡过去了。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手机里收到了陆喜宝的十来条语音消息。

    点开一听,陆喜宝哭唧唧的,泣不成声。

    听了好几条后,慕微澜总结了一个消息,那就是,陆喜宝失恋了。

    “迟钧怎么能这样对我,他要跟富家千金订婚了,他说永远都不想再看见我!”

    “呜呜呜呜呜……混蛋!渣男!我才不要再见到他了!”

    “不行!我就这么大气的分手了岂不是便宜他了!”

    “呜呜呜呜……微澜我好难过……”

    慕微澜是公放的语音,再加上陆喜宝说话很大声,所以,在一边工作的傅寒铮全听见了。

    傅寒铮合上电脑,慕微澜以为是吵到他了,“打扰到你工作了吗?”

    傅寒铮将笔记本放到桌上,拿起手机,面不改色的说:“作为好朋友,我应该告诉江清越这个好消息。”

    “……”

    慕微澜嘴角抽了抽。

    傅寒铮怎么也有这么不正经的时候?

    “喜宝失恋,你这是把江清越的快乐,建立在喜宝的痛苦上。”

    傅寒铮不以为然,“重要吗?陆喜宝现在更需要的,是个牢靠的肩膀。”

    慕微澜想想也是,“但喜宝好像不喜欢江清越。”

    “我不认为,陆喜宝可以抵抗的了江清越,就像你,无法抵抗我。”

    “……”

    这男人,还真自大!

    慕微澜趴在他怀里,水眸直直的盯着他:“傅寒铮,有没有人说过,你有时候很自大还很自恋?”

    “你不喜欢?”

    “……喜欢。”

    慕微澜眯了眯水眸,看着这张过分英俊的脸,还真是说不出违心话来。

    傅寒铮发了条微信给江清越,言简意赅——

    “陆喜宝失恋了。”

    江清越很快速的回了一条,只有简短的三个字,“不意外。”

    慕微澜也看到了,“江清越怎么这么自信?”

    傅寒铮盯着屏幕上的三个字,只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江清越这个人,深谋远虑,陆喜宝被他看上,也不知是福是祸,江清越的“不意外”,在傅寒铮看来,等同于告诉他,陆喜宝被甩,是他一手策划。

    慕微澜不解,摸着脖子问:“江清越条件这么好,他喜欢上喜宝哪一点?虽然喜宝很好,但我不明白江清越看上喜宝哪一点。”

    虽然慕微澜对江清越并不了解,但那男人一看,就是跟傅寒铮一个国度的,气质难掩,为人清寒自负。

    陆喜宝是个居家又比较接地气的小女孩,跟江清越这种男人怎么也沾不上边。

    “你觉得江清越比我帅?”

    “……”

    这男人,弄错重点了吧!美女”songshu566”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