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往情深,傅少的心尖爱妻! 第132章:不过一时新鲜

时间:2019-09-18作者:慕微澜傅寒铮

    傅寒铮双手抄兜的站在黑色世爵车边,黑眸清冷凌厉的注视着这边。

    男人的眼神,能将人冻死。

    慕微澜先是心虚,随后又觉得自己窝囊,想到傅寒铮心心念念着那个桑桑的女孩,她就开始理直气壮起来。

    凭什么他心里惦记着别人,她就不能跟其他男人正常交朋友?

    祁彦礼眼底划过一丝玩味。

    慕微澜下车后,小糖豆手里抱着大白布偶跑了过来,“慕慕!”

    慕微澜冲小家伙温柔笑了笑,“糖豆,想不想我?”

    “嗯!想!我跟爸爸都很想你!”

    机灵的小糖豆说完这句话,还特意仰起小脑袋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大人。

    可是父亲大人臭着一张脸,好像没有反应!

    真是的,她给爸爸在慕慕面前说好话,爸爸还不领情!哼。

    慕微澜摸了摸小糖豆的小脑袋,牵着小家伙的手,道:“我们去家里玩一会儿好不好?”

    “好!”

    慕微澜从头到尾,都没看傅寒铮一眼,更没跟他说半句话,直接把他当空气了!

    慕微澜刚打开门,一只手的手腕子便被男人一把扼住。

    傅寒铮低头吩咐小糖豆,“糖豆,你先自己进去玩。”

    小糖豆知道自己的父亲大人跟慕慕有话要说,便抱着怀里的大白乖巧的“哦”了一声,自己先进了屋子里。

    傅寒铮这才冷寒着俊脸开腔:“你是不是应该要跟我解释一下?”

    他这样霸道的质问口吻,令她很是不舒服,而且,她对他坦白,可他对她坦白了吗?

    慕微澜轻描淡写的道:“解释?我没什么好跟你解释的。”

    “慕微澜!”

    傅寒铮将她用力抵在了门板和胸膛之间,慕微澜无处挣脱,涨红了小脸瞪着他。

    祁彦礼从车上下来,笑道:“傅总原来这么没有风度,对一个弱女子竟然用强的?”

    傅寒铮眸子沉黑沉黑的,里面全是冷肃杀意,他将怀里的女人一把揽进怀里,冷声对祁彦礼道:“我对我自己的女人有没有风度,这件事不需要祁总来评论!”

    祁彦礼别有深意的望了一眼慕微澜,道:“可是,慕小姐好像没把傅总当成男朋友,否则,怎么会这么不情愿?”

    “傅寒铮,你放开我!”

    傅寒铮故意放开她,慕微澜钻进了屋子里。

    外面,只剩下傅寒铮和祁彦礼两个人。

    傅寒铮迈着长腿沉步走过去,目光冷锐锋利,“祁彦礼,我警告你,不许动慕微澜!”

    “我只是向慕小姐抛出了一根橄榄枝,她去亚华,完全是她自己的意愿。”

    傅寒铮的黑眸里,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祁彦礼,乔桑的事的确是我亏欠你,但你别以为,我会在这件事上让着你。”

    祁彦礼走近一步,在他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开口道:“是啊,你让着我,这些年你明明看不惯我,却还故意丢一些甜头给我尝,但傅寒铮,我不会因为这点小利益就感谢你,更不可能不恨你,我要的是,你跟我一样,失去最宝贝最心爱的东西。”

    傅寒铮冷笑一声,黑眸沉静的望着满是恨意的他,“我对慕微澜不过是一时新鲜,如果祁总喜欢,等我玩腻了再送你。”

    “我还以为傅总对慕小姐是真爱,没想到啊!”

    祁彦礼故意提高了嗓音,冲里屋的慕微澜喊道:“慕小姐,你都听见了吧?傅总说,他对你不过是涂一时新鲜,等他玩腻了,就把你送给我!你还不如现在就跟了我……”

    话还没说完,傅寒铮挥拳,重重一记,砸在祁彦礼的脸上!

    祁彦礼嘴角被打出血,他冷笑着舔了舔,“打啊,狠狠的打,你现在打我一下,往后我便会让你比我现在疼上百倍千倍!傅寒铮,这点疼对我来说,根本不是疼,在十年前,我就经历了地狱,你以为我还会害怕吗?”

    “滚!”

    ……

    祁彦礼走后,傅寒铮转身要进屋时,慕微澜把门猛地甩上。

    傅寒铮站在门外,难得的吃了闭门羹。

    门内,站在慕微澜脚边的小糖豆,仰着小脸问:“慕慕,我们这样把爸爸关在外面真的好吗?要是爸爸进来了,会不会打我们屁屁?”

    “那就不让他进来了。”慕微澜蹲下身,将可爱的小糖豆抱进怀里,“今晚糖豆就在这里睡觉好不好?我待会儿做好吃的给糖豆吃。”

    糖豆点点小脑袋,可还是有些害怕,提醒道:“慕慕,爸爸要是发火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

    “你爸爸难不成还能吃了我?走,我们去做好吃的。”

    慕微澜在厨房做着饭,心里想着傅寒铮说的那些话,心不在焉的,刀口锋利,一下子切到了她的手,血珠子一时从指尖滚出来一大滩。

    脑子里,只剩下他那句冷漠无情的话——

    “我对慕微澜不过是一时新鲜,如果祁总喜欢,等我玩腻了再送你。”

    不知是疼的,还是委屈,眼睛忽然就红了。

    小糖豆跑进来,奶声奶气的小声音问:“慕慕,你怎么哭了?是不是爸爸欺负你了?”

    “没、没有,我只是手划破了,有点疼。”

    小糖豆抓着她的手,小嘴对着那伤口吹了吹,“爸爸说这样吹一吹就不疼了。”

    慕微澜望着这么贴心的小糖豆,眼泪不仅没止住,反而掉的更快了。

    门外,忽然响起一道汽车引擎声,慕微澜朝外望去,傅寒铮开着车走了。

    呵,果然,他对她的耐心和兴趣,不过尔尔罢了。

    她怎么会傻到去奢求傅寒铮的真心呢?

    小糖豆眨着大眼说:“爸爸走了,我现在去把门打开好吗?我想去外面的院子玩。”

    “去吧。”

    慕微澜在厨房里站了会儿,垂着脸发呆,忽然,头顶上方传来一道熟悉低沉的男声。

    “怎么割破手了?”

    她狠狠一怔,望了望外面,又望了望面前的男人,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你不是走了吗?!”

    傅寒铮目光灼灼的瞧着她,“我不过是去停个车,你就这么希望我走?”

    “你、你故意框我!”

    傅寒铮不语,只攥着她受伤的手指,放在薄唇边将那血迹吸干净。

    男人温热的薄唇,包裹着她的指尖,暧.昧至极,令人脸红心跳的。

    慕微澜红着脸气急败坏,“傅寒铮!”添加”hongcha8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