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助阵:总裁爹地投降吧苏清月 第262章 被霜打了

时间:2019-09-16作者:苏清月

    苏清月听着,心里也跟着难受,想江小萌一个人孤苦无依地守在手术室前,这得多难熬?

    她叹口气,问清楚江小萌医院的地址,挂断电话后下了车。

    “承允。”苏清月叫住快要走进主楼的白承允,小跑追过去。

    白承允看着苏清月脸上狗腿的笑容,觉得她这声“承允”,绝对没好事。

    果不其然,苏清月嘿嘿笑着,“烨哥儿爸爸,我的助理出了点事,我过去帮帮她。所以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照顾下心柑,让她今晚睡在这里啊?”

    白承允漆黑的瞳仁从苏清月身上扫过,脚下步伐恢复。

    “苏小姐是不是对我们的关系有什么误会?我凭什么给你照顾孩子?我又没有兴趣做心柑的后爸。”

    拜托,你这样的,别说心柑不愿意,她自己也不愿意好吗?

    年轻时候是谁都有可能犯错,但大猪蹄子吃一个就够了,吃多了可腻得慌。

    她又不是脑子里安了抽水马桶。

    苏清月心里的白眼快要翻得只剩眼白,脸上的笑容却春光灿烂无比谄媚。

    白承允走多快,她就跟多快,“看烨哥儿爸爸说的,我们关系不至于这么生疏的吧?心柑和烨哥儿,可是很好的朋友呢。”

    苏清月说完,从白承允眼中看到了“可我们不是”五个大字。

    啧,这人真是越来越难说话了。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道理。

    他们两人,可不就是什么都不是么?

    心里一旦有了这个设定,苏清月的底气就显得没那么足了。

    但江小萌哭得确实太让人难受,这趟医院,她必须去。

    于是苏清月商量着道:“要不……烨哥儿爸爸,你看心柑住这里一晚需要多少寄宿费,我把钱付了?”

    白承允看苏清月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苏小姐觉得自己付得起?”

    苏清月摸了摸干瘪的钱包,又看了眼偌大的主楼客厅,觉得有点扎心。

    “那要不、要不等周末的时候我们都有空,我下厨,请烨哥儿爸爸和烨哥儿吃饭?”

    之前她求着白承允时,白承允不就要求了一顿饭么?

    可显然今天的白承允已经不是昨天的白承允了。

    他抬脚往二楼他的卧室走去,余光瞥见苏清月紧追不舍。

    冷嗤道:“苏小姐是越发的会过日子了,一顿饭就想把人打发了?”

    那不然要怎样?

    要不是时间太晚了心柑没地方去,她会在这里这么低姿态地求着他?

    还傲娇上瘾了,要不要送你上天啊?

    苏清月咬牙切齿,恨不得白承允就在她的牙缝里被她嚼个稀巴烂。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你怎么这么难伺候啊?难不成要我给你写一张感恩券啊?都多大的人了别这么幼……”

    苏清月也是被白承允逼急了,说了什么自己都没意识到。

    等看到白承允脸色骤冷,她才反应过来。

    以前死皮赖脸追白承允时,青春期少女嘛,总会做些自以为浪漫实则幼稚到让人笑掉大牙的小玩意儿。

    “感恩券”就是其中一件。

    她对白承允是这么解释的:“你不要小瞧这张卡片,我给了你这张卡,就意味着把我自己卖给你了,你可以对我提任何要求,我都会答应你的。”

    年少的苏清月,美滋滋地认为这是一个空手套白狼的绝好机会,只要白承允跟她提要求,一来二去后,两人不就难舍难分了吗?

    可惜她想的美好,白承允却懒得理她,他始终冷漠地将她拒绝在他的世界之外,以至于她曾经给了他那么多张卡片,他却一张都没用。

    至于那些卡去了哪里?必然是被他扔了

    苏清月也是今晚喝多了,她提什么不好,偏偏提这种丢脸的过去?

    想必白承允也是想到了被她骚扰的那些年了吧。

    气氛略冷。

    苏清月咳了声,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看了眼时间。

    “不早了,我得赶紧去陪小萌了,心柑就拜托白先生了。”说完转身就跑。

    这会儿又“白先生”了?

    白承允望着苏清月仓皇而逃的背影,漆黑的双瞳一点点深幽。

    苏清月本想看白承允友好的话,向他借辆车用,这个点,这个地方,叫车软件也是叫不来车的。

    地铁又已经停运,怎么去医院,对苏清月来说是个问题。

    她头疼地走出秋园,铁门外,黑色布加迪等在那里。

    司机见苏清月走过来,降下车窗,“苏小姐,我送您去医院吧。”

    苏清月“嗯?”了声,下意识看到主楼白承允房间的方向。

    “是白承允让你送我的?”

    司机没回答,只催了声:“苏小姐,快上车吧。”

    “……谢谢。”

    苏清月拉开车门上车,司机刚刚踩下油门,载着心柑和烨哥儿的车划破暗夜迎面而来。

    她却没心思去想心柑在里面睡得好不好,有没有醒来找她,她一颗心,全放在了白承允给她安排的这辆车上。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为什么每次都在她不想幻想时,又引着她幻想呢?

    苏清月想不通,也猜不透,犹豫了半天,最后掏出手机翻出白承允的微信,发过去几个字。

    “谢谢你,承允。”

    秋园主楼白承允的房间里,白承允坐在未亮灯的露台上,手机的亮光在深黑的夜里格外刺目。

    他掠过去一眼,看着屏幕上的内容,任由手机屏幕重新归于黑暗,却始终没动。

    ——

    医院。

    苏清月下了车,上了icu所在的楼层。

    icu外,江小萌抱着双腿团坐在椅子上,脸上的泪痕干了又湿。

    苏清月远远看着,转身去自动贩卖机取了两杯热可可,端着走过去。

    “喝点热饮吧,这里冷气打的太冷了。”

    江小萌一见苏清月,慌忙擦干了泪从椅子上下来。

    哑着嗓子,“老大,其实你不用过来的,我自己可以应付……”

    话还没说完,一个护士走过来,面露难色。

    “小萌,我也是奉命传达消息。罗医生说,你要是再不补齐费用,这icu……阿姨怕是不能再在里面待着了……”

    苏清月清晰地看到江小萌身子重重一颤。

    刚才还强装坚强的人,一下子被霜打了似的,萎顿在椅子上,半天抬不起头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