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950.第950章 拉下水

时间:2019-05-12作者:楠楠李

    第950章 拉下水

    “把我的手镯还给我!”

    此刻沈繁星和钱子瑜又成了焦点。

    楼若伊更是走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钱子瑜火气不减,瞪着沈繁星,怒喊道:

    “她偷了我的镯子!”

    “……”

    “……”

    钱子瑜尖锐的声音一落,全会场一片寂静。

    今晚这是什么场合,虽说是一场迎归宴,但是在场所有的人,哪个不是上流社会的太太小姐。

    一个“偷”字,在平常都不齿低级的作为,现在放到此刻所有人的眼里,足以给这个人下了“死亡通牒”。

    名声彻底毁掉,这意味着什么?

    沈繁星站在原地沉吟了几秒,眸光一转,脸上闪过一抹讽刺的冷笑。

    真是无孔不入。

    周围的人看着沈繁星的目光充满了质疑,怨毒和鄙夷。

    “果然找媳妇儿还是要门当户对的好。一些小门小户家里的人啊,小毛病就是多。”

    “对啊,这都要嫁入豪门了,要什么没有,这毛病怎么就没改改?”

    “怕是习惯了吧。看上了别人的东西,第一反应就是占为己有……”

    周围一些人低声交头接耳,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但还是轻飘飘,若有似无地传到了别人的耳朵里。

    “偷了你的镯子?”楼若伊冷了脸,“别说她本人的品行不会去做这种事情,而身为我薄家的儿媳妇,更不可能做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情。你先搞清楚是不是自己记错了,不要随便污蔑人!”

    楼若伊冷怒的声音掷地有声,将周围所有都在嘀嘀咕咕的声音都给憋了回去。

    袁思纯在一旁皱了皱眉,扫了一眼楼若伊。

    刚刚明明对沈繁星有不满,这会儿怎么又跟没事人一样,站出来同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护起了短。

    也许是今晚受到了惊吓,所以身上所有防备坚硬的外壳都卸了下来,对于楼若伊的信任和保护,沈繁星突然觉得喉间有些酸涩。

    这应该就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无条件信任和保护。

    她曾经也体会过,但是时隔多年,这种感觉突然涌出来,猝不及防的让人怀念又感动。

    她眸子轻轻颤了颤,漠然无情的脸上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一片温暖柔和。

    薄景川看着她的神色,漆黑的眸子微微黯了黯,大步走上来将她拥在了怀里。

    “我先带你回去。”

    薄景川的出现,让所有的人脸色都正了正,退了几步,再不敢多说一句话。

    “不能走!”

    钱子瑜突然又尖声喊道,大跨步挡在了沈繁星和薄景川面前。

    一阵极冷的气息几乎将整个会场冻结。

    众人到吸了一口凉气,大气都不敢出。

    看着薄景川冰封万里的俊颜,钱子瑜双腿突然有些发软。

    “薄……薄大哥……”

    “滚开。”薄景川的声音极淡,却冷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沈繁星此刻却抓着薄景川的胳膊,轻声说道:

    “先等一下,这件事的确需要解决一下,不然会有误会。”

    虽然都说身正不怕影子歪,她虽问心无愧,但是她不能给别人落下薄景川的妻子其实是个小偷,薄家大少爷的妻子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人。

    都不能。

    现在的她,更不允许自己身上有一点点的污点。

    薄景川蹙眉,搂着沈繁星的手越发的紧。

    一旁的楼若伊却也说:“这件事情的确需要先解决一下,景川,你先别紧张。”

    紧张。

    楼若伊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诧异的。

    虽然知道自己的儿子很中意繁星,但是却没想到他会紧张在意到这种程度。

    繁星的脸色确实不太好看,但是还不至于到撑不住的地步。

    他居然就在事情不清不楚地情况下要强行带繁星离开。

    繁星的名声不要了?

    薄家的名声也不要了?

    他这是什么都不在乎了吗?

    “这件事情我会解决。”薄景川断然道。

    沈繁星轻轻推开了薄景川,朝着他笑了笑。

    “你在旁边等我两分钟。我自己解决这件事情。”

    薄景川握紧了她的手,不肯松开。

    沈繁星掀眸看他,“你不信我吗?”

    薄景川漆黑的眸子微动,低头盯着她,最后却还是松开了她的手。

    沈繁星心中动容,朝着他露出一个安心的笑。

    之后,她缓缓侧身,面向身旁的钱子瑜时,微笑的脸上已然恢复了冰冷。

    “无凭无据,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我拿了你的手镯?”

    一提到手镯的问题,钱子瑜的气就腾的一下子上来了。

    “你还狡辩?今天我买手镯的时候,纯姐,姨妈,还有薄阿姨,甚至连蓝纤纤都在。你敢说你没有看上我的镯子?当初你为了那个镯子还跟我起了一些小争执,到最后镯子还是被我买下了。你肯定不甘心吧?所以刚刚在洗手间的时候,你趁我不注意就把我放到洗手台上的镯子拿走了!”

    钱子瑜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光证人就一下子说出了四个人。

    听起来,倒是有凭有据了。

    沈繁星冷笑,“我当初既然让给你,那我就没有非要它不可的念头。我要是真看得上,你连摸都没机会。”

    她说着,视线看向一旁的袁思纯。

    “当初袁大小姐也在场吧?”

    众人将视线齐齐放到了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袁思纯身上,薄景川微眯着眸子,视线也朝着她看了过去。

    那冰冷锐利的视线像是一把淬着冰的箭射了过来,袁思纯心头一颤,脚下竟然朝后退了半步。

    随后立即注意到不妥,连忙说道:

    “嫂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我拿了子瑜的手镯?”

    沈繁星勾唇,“你这么一说,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我刚刚想问的是,你既然在场,就没有看到我从头到尾到底有没有拿走她的手镯吗?”

    “如果她认定是我拿的话,那也应该是在我从卫生间出来之后。当初我可记得,你一直在对着镜子整理头发,她说她的手镯放在洗手台上,我如果要拿,你应该是最容易发现的。”

    袁思纯的脸色猛然一沉,银牙暗咬!

    这个该死的女人!

    居然要把她拉下水!

    (本章完)</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