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第1771章

时间:2019-10-25作者:楠楠李

    沈繁星缓缓直起身子,看着他喃喃道:“他们最好也能像你一样聪明。”

    薄景川抚摸着她的头发,轻轻点头,“嗯,都听你的。有很多让你开心的事情可以想,比如……我最有钱,以后我们的宝宝们,只会在最好的环境里成长,长成最完美的样子。嗯?”

    想到宝宝们以后无忧无虑的生活,沈繁星一双星眸里渐渐有明亮的光在亮起。

    以后的宝宝们肯定是最幸福的,她一定会很爱他们,很爱很爱。

    她要看着他们出生,要一点点看着他们长大,给他们最后的基因,最好的生活,最好最好的爱。

    没有什么是比宝宝们更重要的了。

    可以看得出,沈繁星这个时候的情绪是真的转换了回来。

    薄景川吻了吻她的鼻尖,安心之余,却还是有点吃味。

    到头来还是那两个小兔崽子作用最大。

    楼若伊他们没多久便赶了出来,昨天晚上回到酒店没有见到他们,后来才知道他们连夜回了平城,再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新闻,火急火燎地就赶了回来。

    薄景川刚刚把沈繁星安慰好,楼若伊的身影便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繁星!”

    薄景川刚刚站起身,就被楼若伊挤到了一边。

    楼若伊抱着沈繁星上下左右都看了看,才抚上她的肚子,一脸担心地看着她。

    “你没事吧?”

    沈繁星冷静下来,渐渐涌上一阵暖意,“没事。”

    楼若伊的眼眶渐渐红了起来,“你别跟我逞强,我不管你以前有多坚强,多能隐忍,但是现在你就是瓷娃娃知道吗?你现在是孕妇,情绪不稳定,就太容易钻牛角尖儿,这不是你嘴上说说就没事的,知道那些孕期忧郁症的孕妇有多少吗?你现在重要的是管好你自己啊,你这个傻孩子!你说你要是有点什么意外,我该怎么跟你妈交代啊?当然还我孙子也很重要!”

    儿媳妇重要,孙子也重要。

    她要一视同仁。

    楼若伊哭的稀里哗啦,沈繁星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语调带着轻柔的哄慰,“我没事了,以后一定会安心养胎……”

    楼若伊哭声还是不减,继续控诉:“知道我这阵子到底有多提心吊胆吗?你以后能不能真的安分了?你这不让人省心的儿媳妇!我要被你气死了呜哇哇哇……”

    那哭声真叫一个伤心欲绝,仿佛她刚刚受了多大的委屈。

    沈繁星连连出声安慰她,“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对不起……”

    薄景川:“……”这到底谁才是孕妇?

    他刚刚安慰好的女人,现在转身去安慰别人?

    楼若伊最后还是被沈繁星安慰的差不多了,趴在她的怀里抽抽噎噎的不知道有多委屈。

    别墅外,薄司琛难得递给薄景川一支烟,父子两个身姿挺拔地站在那里,沉默了良久,薄景川的声音才冷冰冰的响起。

    “管好你老婆,到底谁才是孕妇?”

    薄司琛淡漠地吸了一口烟,“也请你管好你老婆,别有事没事惹我老婆伤心难过又生气。如果不是看看在她是你老婆的份上,你以为我会轻易饶她?”

    薄景川脸上的温度明显下降,“有本事去摆平你爸,现在这种局面你以为是谁造成的?”

    薄司琛轻轻扯了一下唇,“你本事也不小,你以为你能摆平得了你爸吗?”

    薄景川冷笑一声,淡淡地吸了一口烟,转头看向他,“试试?”

    薄司琛手中的烟蒂摁灭,弹进旁边的垃圾桶里,双手插兜,转头看向薄景川。

    “走啊。”

    薄景川同样将烟掐灭,扔进垃圾桶,“走。”

    两个男人互相对视了几秒,刚刚转身打算去后院切磋,结果便听到门口响起楼若伊带着鼻音的声音。

    “老公啊,繁星肚子饿了,想吃你做的大盘鸡……”

    薄司琛身子一顿,转头看向楼若伊。

    楼若伊一双延静还红着,看到他望过来,咧嘴笑了笑,“我向繁星推荐的,我还夸你厨艺超棒,繁星非常崇拜你呢……”

    见薄司琛不为所动,楼若伊抿了抿唇又道:“其实我也想吃了。”

    薄司琛俊逸的脸上微微扯动了几下,最后转身,朝着屋里走去,楼若伊马上笑嘻嘻地跟在了他身后,“老公,你做菜真好吃,麻婆豆腐,双椒鱼头,还有拔丝山药,超甜超好吃……”

    “嗯,知道了。”

    “老公真好,我替咱们儿媳妇谢谢你。”

    “少拿她当幌子。”

    “嘿嘿嘿……”

    薄景川:“……”

    还用着他出场摆平吗?

    只需要一个女人几句话就可以做到的事情。

    真是一点挑战都没有。

    刚刚想要进屋去陪着繁星,想到他刚刚抽了烟,抿了抿唇,还是没有进去。

    站在门外的玄关,等着身上的烟味散去些。

    几分钟后,大门口缓缓驶进一辆蓝色轿车,最后停在了门口。

    薄景川的眸子眯了眯,车门打开,看着一道纤细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嗯?你这是知道我要了,提前在这里迎接我吗?”

    薄景川蹙眉,“你来干什么?”

    许清知踏上台阶,“当然是来看我家繁星,薄董事长,让一个孕妇上那么大火,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许清知说着,便从薄景川的身旁经过,径自走进了客厅。

    “繁星!”

    “清知?”

    两道激动的声音先后响起,薄景川蹙了蹙眉,脸色不大好看,但是却还是没有进去。

    在外面又站了十多分钟,门口又来一辆车,下车发现是薄景行抱着晚晚下了车,后面跟着桑榆。

    薄景行:“呦,哥,知道我们要来啊!也不至于站在这里迎接我们吧,受宠若惊!”

    晚晚:“大哥哥~~大嫂嫂的宝宝很健康对不对?”

    桑榆:“大哥好,嫂子她还好吗?”

    薄景川:“……”

    几个人进屋,屋里又是繁星惊喜的声音响起。

    “桑榆?晚晚?!”

    “嫂子。”

    “大嫂嫂~~抱~~”

    “嫂子,我还是个大活人啊!”被无视的薄景行抗议。

    薄景川:“……”

    虽然几个人在他这里都不讨喜,但是,现在主要是繁星开心就好,他现在的情绪并不重要。

    然而事实上,不只他自己一个人这样认为,几乎所有人都这样觉得,他的情绪,的确不是那很重要。

    一屋子在一起一聊便是一下午。

    晚上吃饭,许清知干脆坐到了沈繁星的旁边,全程代替了他的位置,几个女人加一个孩子坐在一起,谈笑风生完全没有给在场两个男人说话的余地。

    有了晚晚,整个别墅的气氛从来就没有冷过。

    楼若伊自然喜爱的紧,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有时候晚晚还冒出点儿金句来,更是逗的一客厅的人哈哈大笑。

    许清知和沈繁星自然更不用说了,两个孕妇看到晚晚这么可爱,身为两个准妈妈,更是母爱泛滥。

    看着晚晚,一边开心,一边想象将来自己的宝宝会不会也是这样的可爱。

    一直闹到晚上很久,最后所有人都决定……住下来。

    薄景川:“……”

    许清知:“晚上我跟繁星一起睡!”

    薄景川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滚回你的客房去!”

    许清知五官都皱了起来,“怎么那么凶?反正繁星现在特殊时期,你又不能做什么,让给我一下怎么了?”

    薄景川神情完全不容置喙,沈繁星有些歉意的看着他,“……不如你今天晚上就自己……”

    话还没有说完,薄景川的视线便朝着她刺了过来。

    一副“你再说试试”的架势。

    沈繁星有些胆怯地缩了缩脖子,神情格外的委屈。

    楼若伊看到,当即就皱起了眉,“你干什么?!你居然敢凶我儿媳妇?!知不知道她现在是个孕妇?得到了就有恃无恐了是吧?渣男!”

    薄景川嘴角狠狠抽了抽,把沈繁星吓地连忙站起身去安抚他。

    “妈……别这样说,阿川他很好,他不是……”

    楼若伊可不管这些,“我不管,你凶女人,还是自己老婆,还是怀了孕的老婆!不是渣男你给我说点什么!”

    薄景川脸色是无法形容地难看。

    沈繁星拍拍薄景川胸膛,“你不要生气啊,我觉得你很好,特别好……”

    “繁星你别惯着他,男人不能惯的知道吗?越惯他们以后得上天!今天你就跟清知一起睡,不行我也跟你们一起睡!”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薄司琛缓缓将手里的水杯放到了茶几上,站起身,直接楼若伊抱走了。

    “哎呀,干什么?我正教训那个臭小子呢!不对,放我下来,我晚上要跟繁星清知她们一起睡!”

    “瞎凑什么热闹?你在中间,人家两个姐妹怎么谈心?”

    “哦……也是……”

    薄景川再次觉得他这个父亲就是个狡诈的老狐狸!

    “晚晚晚晚也要跟大嫂嫂和清知阿姨一起睡觉觉……小鱼也一起好了!”

    薄景行闲散地靠坐在沙发上,掀眸看着蹦蹦跳跳的兴致颇高的晚晚,微微挑了挑眉。

    “床太小,睡不下那么多人。”

    晚晚不满的嘟起了嘴巴,薄景川勾了勾唇,又道:“晚晚还小,勉强可以跟她们挤一挤,但是你的小鱼可就不能跟你一起睡了……”

    闻言,一直坐在旁边的桑榆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有些僵硬,身体也微微有些紧绷。

    晚晚一脸纠结,站在那里思索了半天,才终于纠结开口。

    “那小鱼你就跟大行行一起睡好了,晚晚今晚跟清知阿姨和大嫂嫂一起。”

    桑榆没想到晚晚这个小家伙变心变得这么快,小没良心的、

    “晚晚……清知阿姨和大嫂嫂现在不能跟小孩子住在一起的,她们现在怀着小宝宝,你睡觉说不定会伤害到她们的。”

    薄景行在一旁插嘴,“晚晚睡觉很乖啊。”

    晚晚连连点头,“恩恩,晚晚很乖的。”

    桑榆:“……不行哦晚晚。”

    晚晚脸色当即就变了,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

    许清知就在晚晚旁边,哪里见得她伤心,连忙将晚晚搂到了自己的怀里。

    “好好,晚晚不哭,晚上就跟清知阿姨一起睡。”

    晚晚眼里含着泪花,可怜巴巴地看着桑榆,桑榆实在觉得这样不妥,但是旁边的薄景行却点点头。

    “既然清知阿姨都说话了,那你就跟她睡啊。”

    晚晚当即开心地拍拍手,许清知瞥了一眼薄景行,撇撇嘴,真是司马昭之心。

    不过还是对桑榆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就当让我先提前当个实习妈妈吧。”

    都到了这个份上,如果桑榆再坚持拒绝,气氛多少都会有点尴尬。

    最后只能轻轻点点头,看着晚晚道;“你要乖乖的,如果不乖,我马上接你回来。”

    晚晚重重点点头,抱着清知的脖子不松手了。

    薄景行在旁边轻轻扯了扯唇,将手里的手机收了回来,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时间不早了,回房间洗洗睡了。”

    还坐在沙发上的桑榆下一秒就被人突然抓住了手腕,紧接着整个人便被拉了起来。

    沈繁星侧过身看着她,桑榆一时间撞上沈繁星看过来的视线,脸色突然红了起来,不知道作何表情,连忙低下了头。

    看着他们离开,沈繁星轻轻勾了勾唇,实在有些好奇他们两个的相处模式了。

    薄景行也就唯独在桑榆前面,才能有个正常人的样子。

    不过也是,桑榆那样的性子,的确需要一个强势一点的男人。

    “繁星,走了,我们去房间玩儿。”许清知拉着晚晚站起了身。

    薄景川当即搂紧了她,不让她动弹。

    沈繁星沉默了一会儿,再抬头看他,试探性地道:

    “不然我就去跟清知聊会天,等晚一点我再回屋。”

    “……”

    “我想跟清知谈谈心。”

    薄景川眉心隐隐作痛,沈繁星仰头看着他的脸上满是可怜巴巴的乞求,没办法,最终只能他先妥协。

    “就一会儿,我等你。”

    沈繁星带点点头,“好。”

    -

    桑榆一步步被薄景行拉着上了楼,只觉得一颗心马上就要跳出来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