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第1768章

时间:2019-10-23作者:楠楠李

    天才本站地址:[]

    https://w.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各个网站的网络推送消息前前后后发送到每个人的手机上。

    点开消息,内容直接是一个视频。

    正是国际峰会座谈会的入场,当看到薄景川缓缓坐到会议桌的主位,开口自我介绍的后。

    所有人都炸了!

    “冥集团的创始人是……白……不不不……是薄先生?!”

    “omg,这怎么可能?前一秒还是白脸,现在却是冥集团的创始人?世界这么玄幻的吗?他才多大就国际第一的集团创始人了?”

    “那薄家老爷子之前的作为岂不是……”

    “是啊,他离了薄氏什么都不是,还他是吃女人软饭的白脸,前两天还开记者会公然把他赶出薄家……”

    “以前看不上沈总的家世,非要那个袁思纯,结果人家沈总摇身一变成了y国高高在上的公主,袁思纯却是个三谋上位的产物。把自己的孙子赶出薄氏以为给他施加点压力他总会乖乖地腆着脸回去求他,结果人家却是国际第一集团的创始人,根本没有把薄氏放在眼里……这老爷子真是……”

    “而且之前各种公共场合各种嘲讽沈总和薄先生,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也是厉害。”

    “现在可真尴尬……”

    网上的风向突然一下子就变了,冷嘲热讽的人依旧在,但是这次却转换了目标。

    飞机准备降落的时候,沈繁星醒了过来。

    俞松过来通知:“网上对这件事情有不良言论激烈的总共三百六十四人,来自国内各个城市,但是有一百个多人都在平城,因为位置比较分散,目前只抓了十几个,其中有几个言论最恶毒的人也在其中。”

    沈繁星冷着脸开口:“我现在要马上见他们。”

    俞松隐隐能猜到沈繁星会有什么举动,犹豫道:“太太,有记者已经知道你们临时回国的消息,现在机场都是……”

    “去办。”

    薄景川打断了俞松的话,俞松连忙了句“是”便通知手下将人带过来。

    飞机滑行还需要一些时间,等到沈繁星他们一行人下了飞机,已经是二十分钟后。

    刚刚到出口,一群便围了上来。

    俞松安排的保镖及时将他们一行人保护了起来。

    “薄先生,请问您是在什么时候创立的冥集团?”

    “您当初创立的初衷是什么?”

    “冥集团的发展如此之快,是不是有什么捷径?或者有其他东西作辅助?”

    “为什么您要一直隐瞒您是冥集团创始人这个消息呢?”

    “沈总,请问您从一开始就知道薄先生就是冥集团的创始人是吗?”

    “您当初跟薄先生在一起是不是也是因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才……”

    沈繁星在这个时候突然停了下来,人流也跟着她渐渐停下,紧紧盯着她。

    良久,沈繁星才将视线放到刚刚提出最后一个问题的记者身上,“你们到底想要一个什么结果才是满意的呢?”

    她脸色阴沉,气场强势又冰冷,看向记者的视线也像是一把冰刀。

    “以前是他薄景川提前看中了我的公主身份。现在又是我提前看中了他冥集团创始人的身份?到底哪个答案,才能更让你们满意呢?不如我们互相都有所图好不好?他当初看中了我公主的身份,而我当初看中了他的冥集团创始人的身份,这个回答你们还满意吗?”

    那记者被沈繁星几句话的哑口无言。

    “公司创立的初衷,为什么发展的如此之快,又为什么隐瞒?公司创立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就像如今这样担心被薄老爷子赶出来,发展的这么快是因为他背后又暗黑势力当靠山,既然里面猫腻这么多当然只能瞒着。不用你们猜测,我把你们最想要听的结果亲自给你们听。这个回答你们是不是也应该很满意?”

    沈繁星一股脑把记者刚刚有关她的还有薄景川的问题全都回答了一遍,记者们站在原地是面面相觑,集体哑口无言。

    “还有,至于这次公开冥集团创始人的事情,你们,包括所有人,不必你们在社交平台上冷嘲热讽,老爷子是什么样的人不要你们来评判,我是不是恶毒,是不是公主,他是不是白脸,是不是冥集团的创始人,也不用你们操心,实话就算他真的是白脸,也吃不到你家的一粒大米。

    我很好奇,你们身上那股子咬牙切齿,逮谁都要讽刺一遍的劲头到底是为什么?让谁看……都好像是被你讽刺的几个人合伙挖了你们家的祖坟一样。实际上,你们知道你自己家的祖坟在哪里吗?如果知道,那么有没有想过让自己的言行举止给自己家祖上添点儿光呢?”

    “……”

    “……”

    整个机场出口挤满了人,但是此刻却全是沈繁星清晰的声音。

    几句话简直让他们百口莫辩。

    所有的话全都被她了,他们还能什么。

    现场直播被传到网上,那些还在不断讽刺老爷子如何丢了西瓜捡芝麻,有眼无珠,搞笑尴尬,为老不尊的人大部分不敢再发言。

    所有人都看着视频中的沈繁星,就算她什么都不,他们也静静地等着。

    似乎这个女人身上真的有那么一种魔力,总是让人不自觉地将注意力放到她的身上。

    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默不作声的沈繁星突然将视线转移到了机场的出口。当看到俞松带着几个人走进来的时候,她的眸子突然眯了眯,人也往前走了几步。

    俞松在她面前站定,“太太,这些人就是网上那些人……”

    沈繁星看着面前几个年轻的男女,甚至还有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或者有其他方面残疾的人,足足四五个。

    她转头看向旁边几个健全的人,冷笑一声,“看看跟你们站在一起‘志同道合’的人都是些什么人?他们身体残疾,你们呢,心理残疾是吗?”

    周围的记者都围了上来,对着她疯狂拍摄。

    被沈繁星讽刺的几个人又是害怕又是愤怒,“你话心点,你凭什么我们心理残疾?”

    旁边有残疾人也开口,“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歧视我们残疾人是吗?”

    沈繁星只是冷笑盯着那几个健全的人,“你们心理残疾就受不了了?最起码我比你们有种,不会躲在屏幕后面拿键盘当杀人刀。受不了,你们大可以找我算账,我就站在这里,有本事你们来。”

    她的话音刚落,身边便围上了几个保镖,目光犀利阴沉地盯着对面几个人。

    他们几个明显不敢上前。

    “你们当然没本事,活在明处惹不起任何人,所以才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只敢躲在暗处。”

    她着,视线缓缓扫过那几个残疾人,最后将视线放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女人身上。

    “你错了,我不歧视残疾人。”

    几个人都被她身上莫名寒冷的气势吓到,均是一脸防备地看着她,结果下一秒,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变突然被沈繁星从轮椅上扯了起来。

    “啪啪啪”地几声清脆的巴掌响之后,女人“噗通”一声被沈繁星扔在了地上。

    那一双腿自膝盖以下全部萎缩,根本没有站立起来的可能。

    所有人都被沈繁星想的举动吓呆了,都纷纷后退了几步。

    沈繁星冷眼看着地上的女人,神情冰冷,声音也是刺骨的寒。

    “生而为人,我当然都一视同仁。所以你现在也别拿我欺负你是个残疾人来辞!谁能我歧视残疾人?正常人我照打,残疾人,我也照打!”

    她话音刚落,身旁被吓傻了的正常人脸上突然就硬生生挨了一巴掌。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沈繁星,只觉得这个女人今天是真的疯了。

    一下飞机就怒怼了一番记者,现在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几个人公然扇起了脸。

    更甚至还动手打了一个残疾人。

    这种事情,是太容易让人诟病的行为。

    到时候社会舆论会变成什么样子,根本难以想象,她怎么也是个企业老板,而且刚刚冲上国际峰会,就算她现在有薄景川这个“冥”集团的创始人撑腰,也不能这么肆意妄为。

    现在社会影响这么大,不用多想,她今天的作为一定会付出相对应的代价的。

    可是,她刚刚的话,也貌似有点道理……

    刚刚被打的跌坐在地上的残疾人捂着脸刚想要控诉沈繁星,结果就被沈繁星紧接着而来的话和举动吓地一句话都不敢了。

    她当然没有歧视残疾人,正常人她打,她身为残疾人也是同等对待。

    可是,事实上她就是残疾人,她动手大残疾人,在社会大众的眼里,?他们是受社会特殊关照的人群,她今天的行为,根本就站不住脚。

    被吓了好半天,她才捂着脸哆哆嗦嗦地道:

    “你居然打残疾人……一定会为你今天的作为付出代价的……”

    “这会儿又强调自己是残疾人了?怎么,残疾人不是人吗?”

    沈繁星缓缓朝着她走近几分,吓地她连忙挣扎着往后蹭了蹭,一脸恐惧防备地看着她。

    “你……你要干什么?”

    沈繁星一张脸冷的无法形容,浑身冰冷强势的气场暴涨。

    “我认得你吗?还是薄景川认得你?你这双腿是我们害的,还是我们联合害死了你全家,以至于你这么憎恨我们?连帮我们句话的人都不放过?”

    她缓缓俯身,伸手用力卡住了她的下颌,强势冰冷的气息瞬间直逼她的面门。

    “什么是鸭子和ji女,你自己是有多仇视这个社会,觉得把人贬的一无是处,才觉得自己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价值是吗?”

    “别人是鸭子和ji女,你感觉自己就比他们高人了一等了是吗?天天靠踩低别人来提高自己的价值,搞死别人你就是最优秀的那个是吗?”

    沈繁星冷笑一声,捏着她下颌的手更加用了几分力,女人疼的五官都紧皱到了一起。

    “社会给你们特殊优待,不是养一群心理变态的杀人犯的,不图你们为社会做出多大的贡献,最起码也别当社会,别当国家的搅屎棍!你们把一个无辜的人逼的自杀进医院,给社会造成了多大的动荡知道吗?我打你?我当然打你,如果那个孩子没有抢救回来,我还要让你们以命偿命!”

    话到最后,沈繁星的声音陡然加重,冷厉的声音像是一把重重的铁锤,一下一下敲击在所有人的心上。

    看到女人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嘴唇,她猛然将她推到一边,缓缓站起了身。

    视线扫过周围那几个正常人和残疾人,“你们所有人都一样,如果真出了人命,你们所有人都得给她陪葬!既然网络法律这么不完善,那我就逼着他们完善!那个孩子敢用性命赌,我就敢豁出去所有去整治你们!不信,你们就等着看看!”

    所有人都被沈繁星的话震的愣在当场,完全不知道些什么。

    对于她的话,所有人都没有怀疑过她的真实性。

    只要敢,她必然是做的出来的。

    更何况那浑身涤荡而出的气势,根本无法让人想要去质疑。

    而且,从她的口中,貌似网上那个扬言要自杀的人好像真的出了事情。

    网络暴力的影响,这么来,沈繁星如此愤怒的原因,他们也算是知道了。

    再结合刚刚她过的其他话,那么的确,面前这些人,网络暴力的始作俑者,的确不值得原谅。

    放到这件事情上,这些残疾人比正常人更让人觉得可怕。

    任何地方都享受着社会的特殊优待,结果他们却如此愤世嫉俗,躲在屏幕后面各种难堪的词汇攻击辱骂别人,的确可恶加倍。

    社会给他们的优待,不是他们作威作福的理由。

    不仅不知道感恩,还有做这种报复社会的事情,典型的恩将仇报。

    场面直接直播到网上,所有人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对她的抨击和指责,再到她的那些话……

    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因为她打了人再针对批判她,反而引起了很多共鸣。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