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第1733章 咬死

时间:2019-09-24作者:楠楠李

    叶菁芸和贝蕾在看到乔碧萝的那一瞬间,脸上的血色瞬间被抽走。

    一张唇紧紧抿着,神色慌张。

    她们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生怕那双不安的双眼在众人的面前流露出太多的东西。

    俞松走到她们当中,朝着沈繁星看了一眼,毕恭毕敬地朝着沈繁星点了点头。

    下一秒,脸色便瞬间阴沉下来,冷脸将手中的乔碧萝扔到了地上。

    乔碧萝一下子扑到了叶菁芸和贝蕾的跟前。

    两个人自然是避之唯恐不及地双双退了几个大步,仿佛乔碧萝是瘟疫一般。

    乔碧萝此刻到底狼狈到什么程度?

    衣衫褴褛,披头散发不说,身上甚至还渗出斑斑血迹,脸上不均匀的青紫,犯青的唇角还有已经干涸的血迹,如果不是沈繁星刚刚见过她,根本不会认出面前这个狼狈的女人,是乔碧萝。

    明明不久前,她还在她的面前如何精明算计她们,左右不超过两个小时,她居然成了这个样子。

    真是世事无常。

    抬眼看了一眼俞松,她难得揶揄,“俞松,虽然上了年纪,但是好歹也是个女人,小心以后找不到老婆。”

    俞松噎了噎,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家太太都还有心思跟她开玩笑。

    还有……

    他家太太今天貌似不太对劲啊!

    怎么还想起来跟他开玩笑了?

    唐简在旁边嘴角早就抽了又抽。

    这个女人是真的无药可救了。

    这种局面,她都能不忘她的冷笑话,实在……

    无法吐槽!

    一个奇葩女人!

    俞松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看了一眼乔碧萝,道:“……我也没怎么对她动手……”

    沈繁星挑眉,“没怎么动手?她这个样子,如果你真的要动手,她是不是要残了?”

    俞松连忙摇头,“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她……不是我打的。”

    沈繁星眉心蹙了蹙,沉默了两秒,突然转身朝着叶菁芸母女两个看了一眼,看到她们躲躲闪闪的样子,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垂眸看着地乔碧萝,淡淡道:

    “那可就奇怪了,我两个小时前我离开庄园的时候,乔碧萝女士还好好的,怎么这才两个小时不到,她突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按理说,完美完成了任务,该是有奖赏才是……”

    乔碧萝此刻泪流满面,双手狠狠在地上抓了抓,猛然抬头看向叶菁芸和贝蕾。

    “是ava和贝蕾!”

    她单手指着叶菁芸和贝蕾,哭天抢地,气的浑身颤抖。

    “一直都是她们!宋叔家里突然出事是她们的安排,宋叔离开我才能到庄园顶替宋叔的位置,才更有可能替她们完成她们的计划。”

    “麝香是她们给的,让我把那些东西放到繁星公主和穆夫人身上,甚至还在安排好的车子里也放着跟那些混合香薰差不多味道的香薰,企图掩盖麝香的气味。这都是她们千叮咛万祝福给我的事情。

    因为她们根本不允许威廉先生跟别的女人成功生下孩子,更担心繁星公主的存在不仅会影响她们在王室的地位,甚至还担心她们抢走即将到手的王位,所以她们想要趁这次机会,一箭双雕,既能把穆夫人的孩子害死,还能将罪名扣到繁星公主的身上!”

    “都是她们安排我这样做的,怕我做不好细节,甚至把计划都事无巨细地告诉了我。可我明明按照她们的吩咐做了,但是她们……她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让我这个知情人活着!”

    “在繁星公主和穆夫人离开后,得知计划如期进行没多久,她们便安排了一群杀手强行闯进庄园将我带走,企图将我杀人灭口……真是好狠毒的心,我忠心耿耿为她们卖命,她们却想要杀人灭口消灭证据……”

    乔碧萝一番撕心裂肺的指责,把叶菁芸和ava震的六神无主,嘴巴张张合合,哆哆嗦嗦说不出一句话来。

    围观的众人纷纷震惊地看着她。

    简直匪夷所思。

    “从刚刚开始她们母女就不顾孕妇的危险情况,死死咬着繁星公主不放手,原来是想要倒打一耙!”

    “原来是她们真正想要穆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居然想要栽赃给别人?我的天,简直太让人震惊了,怎么会想到要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原来这就是真相!当初硬抓着人不放,死活都要一个解释,那嘴脸实在是可让人厌恶了。”

    “我今天真的大开眼界了……一个养女,不仅不懂得感恩,还要谋害王室的子嗣,更想要贪得无厌的企图王位,简直无耻至极。”

    众人充满震惊和鄙视的指责,让叶菁芸和贝蕾脑海一片混乱。

    只能脸色惨白地否认。

    “不……我们没有……”

    “我们没有,我们真的没有……外婆,你不要听这个疯婆子的话,她一定是在跟谁联合起来陷害我们,我们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这么多年,您是最了解我们的不是吗?您一定不相信她说的那些话的对吧?”

    尤莱亚女王眸色阴沉地看着她,听到她的话,突然冷冷哼笑出声。

    “是。这么多年的相处,我是最了解你们的!当年你母亲年纪轻轻就敢跟我说谎,趁我对女儿思念泛滥的机会博取我的同情和爱怜,成功进入王室代替王室公主的位置!如果不是不久前事情终于真相大白,我都不相信,当初那么小的年纪,就知道如何利用人的感情达到目的。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我的身边虚情假意,从我的身上得到一件又一件特权和庇护!正因为我对你母亲了解,所以才更加知道,对荣华富贵,对权利,对地位,她到底有多贪婪。

    你的母亲如此,一直跟你母亲在一起的你,在这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你们母女,真是害的我好辛苦。如今所有的事情都摆在眼前,你到底以为我有多愚蠢,到现在都还看不透你们的把戏,甚至还要相信你们?”

    贝蕾脸色苍白,贝齿紧咬着唇,连连摇头,口气紧张又害怕:

    “不是这样的外婆,我们真的是冤枉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