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第1717章 不省心的孕妇

时间:2019-09-14作者:楠楠李

    沈繁星挑挑眉,唇畔勾着不明所以的笑:

    “让我跟你一起?你确定?”

    贝蕾点头,“有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

    沈繁星冷笑了一声,她现在斜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水果惬意的跟个仙儿似的。

    不方便?

    怕是现在没有比她更闲的人了?

    说是要给外婆摘水果敬孝心,她这种状态不方便?

    垂着眸子敛去了眸中的神色,才又掀眸道:

    “你看我现在像是不方便的人吗?”

    贝蕾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那正好,我们一起去吧。”

    沈繁星将手中的水果放进了嘴里,然后缓缓坐直了身子,盯着贝蕾看了良久,才勾唇道:

    “去倒是无所谓,我就是担心还会不会碰到跟上次一样的司机,万一这次我有去无回,实在是太不值得。”

    旧事重提。

    贝蕾脸色猛然一僵。

    尤莱亚女王脸色也沉了下来。

    “水果我吃不吃都可以,繁星你乖乖在家待着。”

    沈繁星笑眯眯地看着贝蕾,“天气的确挺冷,敬孝表忠心的机会也不差这一次!下次……再表也不迟。”

    沈繁星中间有片刻的停顿,只是贝蕾却没有在意。

    “既然你有事情的话,那就算了,我自己也可以……”

    她说完,从地上站了起来。

    只是刚刚站起来,她整个人身子微微晃了晃,摇摇欲坠地样子像是要摔倒在地上。

    “贝蕾!你还生着病,胡闹什么?!”叶菁芸口气有些急。

    贝蕾却摇摇头,“这几天正是那里的水果成熟最好的日子,错过了很遗憾,况且我在家待着也是待着,倒不如为外婆做点什么心里还踏实一些。”

    话说的真是漂亮。

    连沈繁星本人都快要被感动了。

    “繁星,你跟着一起去。”

    说话的是刚刚一直沉默着的姬凤眠。

    她的突然出声让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聚集了过去。

    贝蕾和叶菁芸更是一脸防备地看着她。

    她却用笔淡定地在文件的某处做了一个标记,才缓缓又道:

    “反正你也没事。不如……就出去逛逛。”

    姬凤眠从文件里抬起头,直直望向沈繁星。

    母女二人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对望了一会儿,沈繁星才动了动眉心,点头。

    “好啊,既然你都亲自邀请我了,去一次也无妨。”

    贝蕾勾勾唇,脸上的笑意终于多了几分真诚。

    “那我们走吧。”

    沈繁星点头,“不介意我多带一个人吧?”

    贝蕾皱眉,刚想要开口找理由拒绝,却被沈繁星抢先。

    “摘水果毕竟是体力活,多带一个人多一个帮手,更何况,我也的确不大放心单独跟你一起出去。”

    贝蕾:“……”

    房间里弥漫着一阵短暂的尴尬。

    而沈繁星却率先走出了房间。

    贝蕾跟着出去的时候,发现早就有一个女人跟在了沈繁星的身后。

    女人身材纤细,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修身羽绒服,手里却提着一个跟她的衣着和身材不太搭配的黑色皮箱。

    她皱了皱眉,但是见她只带了一个女人,便没再多说什么。

    三个人一路朝着王宫大门的方向走。

    “繁星,等等我……”

    贝蕾吃力地跟在二人身后,终于在到了王宫门口的时候,突然喊住了她们。

    沈繁星挑眉,顿住。

    贝蕾追上她们,气息有些喘。

    “不好意思,我最近……身体不太舒服,所以能不能走慢点儿?”

    “不舒服你不在家好好待着……”

    唐简看贝蕾脸颊绯红,说话也有些沙哑,下意识地说道。

    结果她话还没有说完,贝蕾双腿一软,便瘫软在了地上。

    “喂!”

    唐简忙俯身去看她。

    贝蕾掀起沉重的眼皮,“抱歉,我现在的头实在很晕……”

    “我怕是不能去庄园了!但是……繁星你能不能去帮我去一趟,红香蕉和桔子要摘,父亲也要通知他回来……不然我刚刚承诺了外婆,不好跟她交代……”

    沈繁星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让我自己一个人去?我以为你又想到了什么折磨我的招儿在路上对付我。看来是我想多了。”

    贝蕾有气无力,“你……你想多了,外婆现在对我很不满,我怎么可能做让她更生气的事情,对我没好处的不是吗?”

    沈繁星一双星眸一片深沉。

    良久,她讽刺一笑。

    “……那你好好养病。毕竟是外婆安排下来的事情,总是要有人去完成的。”

    贝蕾虚弱地笑了笑,“那就辛苦你……们了。”

    沈繁星扯了扯唇,转身离开。

    唐简:“……”

    贝蕾:“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你先陪她吧。谢谢你。”

    唐简将她扶了起来。

    贝蕾看着沈繁星和那个女人上了她们自己的车里。

    直到车子启动,贝蕾满是病态的脸上突然勾起一抹冷笑。

    -

    车上,唐简疑惑地看着沈繁星。

    “你到底在想什么?那女人喊你一起能有什么好事?你居然还真答应跟她一起出来了?”

    沈繁星却反而道:“她是真的在生病吗?”

    唐简顿住,“是啊,身体的确挺烫的,不像是作假。”

    沈繁星勾勾唇,淡淡道:“三天,她这场感冒拖了这么久,脑袋没烧坏也是奇迹了。”

    唐简:“你是说她这次是故意的?可是她演这场戏,又为了什么呢?”

    沈繁星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窝了起来。

    “当然不是为了让我好过,她找过能有什么好事?”

    唐简脸色立即沉了下来,“你知道有危险还敢要主动上她的套?!我打电话给你老公信不信?”

    沈繁星幽幽地扫了她一眼,“你打呗,反正这次是我妈让我来的。他算账也该找我妈算账。”

    唐简抽了抽嘴角,“……那你现在还要去?”

    “去啊,当然去,不去岂不是浪费了她们母女费尽心思排练好的一场好戏。”

    唐简仰天长叹一口气,抚着额头,怒道:“你神经病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沈繁星闭着眼睛哼哼了两声,“是啊,这次我来当武松。”

    唐简牙根儿都咬酸了,“武松?怀着孕的武松吗?”

    沈繁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