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网游之最强法王 第749章 争端

时间:2019-05-12作者:王大猫

    永安城的两个队伍同室操戈为的就是争夺这个精英怪的归属权,而如今当他们看到有人竟然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抢夺这个精英怪,两方人马对视一眼后,不由分说同时调转了攻击目标,对准另外的那个团队就动上了手。

    野外发生的这一幕其实一点都不离奇,其实并不仅仅是永安,争王中很多没有打过仗的势力都没有形成那种身处同一个城市中就是肩并肩的战友关系,他们的心中多半还是把这种同城关系看做是身处同一座主城中完全没有丝毫关系的陌生人,就好像是当等级达到某个阶段,进入到了另外的一座主城当中,虽然这个主城有一位名义上的城主,但实际上连同这位城主在内,对于同在一座主城当中的其他玩家而言,和陌生人并没有丝毫的差别。

    所以,即使在外人的眼中他们是在同室操戈,但实际上他们为了各自的利益而战,并没有任何离奇的地方,相反,这很正常。

    三支团队越打越激烈,三方都打着一定要弄死对手才肯罢休的心思,而就在这一刻,梦幻泡影来到了战场。

    其实他早就已经在一旁观摩许久了,他是跟随蓝色咖啡而来的,原本他是想要跟蓝色咖啡进行第一次接触的,不过这个想法却始终犹豫不决,因为他并没有一个适合的立场出现在这位永安城城主的跟前。

    而当他站在一旁带着一种匪夷所思的心态观摩着这场同室操戈的时候,刚开始他的确非常的震惊,他看过了晋阳城玩家的团结一致众志成城,也见证了怒龙吟众叛亲离,而眼下当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很不理解为何这群玩家会对自己人出手,但是渐渐的他明白了其中的原委,而随着他对于永安城这种无政府无组织的现状不断的加深印象的同时,脑海中一条险恶的计划也应运而生。

    “各位停一停,听我一言!”

    梦幻泡影的声音伴随着周围玩家们的嘲笑声和评论声突兀的响起,不少人都回头看向了他,眼神中多少都带有一些鄙夷和不解,在没有出手的那些人的心中,显然是不明**幻泡影为何要阻止这场好戏,不过很显然,梦幻泡影的话没有起到丝毫的效果,对于早已打红了眼的三个团队而言,此时此刻他们是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言语的。

    梦幻泡影很清楚他的发言必然会导致这个结果,而此时的他做出了一个其他人意想不到的举动,他突然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道具,然后淡淡的一笑后说道。

    “各位不放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答对了的话,这个东西就送给他了!”

    梦幻泡影的话和他手中的这个东西,引起了部分人的注意,而与此同时,还在交战过程中的蓝色咖啡百忙之中瞥了梦幻泡影一眼,但就是这一瞥让他的心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因为他清楚的看到梦幻泡影手中的那个物品。

    这是一张附魔,开放野外等级后,附魔不再是什么稀世珍宝了,但是数量仍旧是少的可怜,附魔也是有品级之分的,初级的附魔就是单纯给装备添加一项属性,而且能够附加的属性值少的可怜,当然也算是聊胜于无,而最高级的附魔自然就是兵种附魔了,兵种附魔就如同一份特殊的转职道具一样,在整个争王中也是极其稀少的,当初风轻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也才凑齐了三十张白马义从的附魔,要知道那可是集结了全城之力才得到的,而梦幻泡影的运气不错,他也得到了一张。

    当这张金色品质的附魔一出现,立刻就成为了场中的焦点,不少人的眼睛都红了,当然不是感动的,而是仿佛看到了埋藏千年的珍宝一样。

    永安城的玩家们别说附魔了,就连能够看到坐骑的都屈指可数,开服至今还有至少一半的玩家没有拥有坐骑,自然也就不可能获取到官衔了,而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就是蓝色咖啡从开服至今跟永安城玩家的关系非常差,他从未组织玩家们去进行过哪怕一次的公会活动,当然了蓝色咖啡也从来没有当过公会会长。

    同室操戈的战斗停了下来,当所有人的视线放在梦幻泡影手中的金色附魔上的时候,也有不少人心存疑虑,这个人是打哪来的,想要做什么,他此举有何用意,不过更多的人此时却已经叫唤了起来,纷纷要梦幻泡影赶紧提问题。

    看着他们这个样子,梦幻泡影的心中充满了无限鄙夷,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却是分毫不减,而此时的他问了一个让众人感到惊疑却又好似在情理之中的问题。

    “谁能回答我,风轻为何要攻打永安?”

    这个问题从梦幻泡影的口中说出来之后,现场的气氛为之一凝,风轻为何要攻打永安,如果要由争王中的一个玩家来回答这个问题的话,除了风轻本人外,似乎就属永安城玩家最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了。

    当下不少玩家回过神来之后,他们开始各抒己见,争抢着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无论他们回答什么,梦幻泡影都是微笑着摇头否定,等到在场超过五十名玩家都做出了回答之后,蓝色咖啡终于是忍不住了,神态不善的看向对方说道。

    “你难不成是专门来戏弄我们的,这么多答案你都不满意?”

    蓝色咖啡的话也立刻得到了不少人的同意,在他们想来,他们之前给出的答案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来阐述了这个问题的原因和结论,可以说是有理有据,况且这段时间以来他们就这个问题已经讨论过无数次了,除非是风轻愿意站出来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否则的话,在永安城玩家的心中,他们的答案是最具有权威性的,但是如此权威的答案,竟然被一个连所属城市都没有的外人给否定了,如果不是看中了对方手中那个金色兵种附魔,说不定立刻就会有几十个技能甩在梦幻泡影的头上。

    此时梦幻泡影看向了蓝色咖啡,淡淡的一笑,脸上还展露出了一些倨傲的神态来,这种神态不仅仅是对蓝色咖啡发出的,同样也有一种看不起在场所有人的感觉。

    就在所有人快要达到愤怒的临界点的时候,梦幻泡影终于是开口说道。

    “风轻打下永安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用他的梓潼来换取晓风残月的江州,而风轻归还永安的目的也同样如此。”

    梦幻泡影的答案说出口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但是很快人群中哗然一片,很显然梦幻泡影的这个解释在他们想来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什么梓潼换江州,什么风轻云淡、晓风残月,这跟他们讨论的话题有半点联系么?

    不过预料当中的反驳却并没有来到,在场这所有人中除了蓝色咖啡和那些对风轻心存些许感激之情的玩家对这个答案不屑一顾外,但是对于那些批判风轻,始终认为风轻是阴谋者的人来说,这个答案虽然看似荒谬,但实际上仔细一想,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

    而更重要的是,这个答案如果是从阴谋论的角度出发,这简直可以给风轻冠上“走狗”之名的最好借口了。

    玩家们对于风轻为何要夺取永安又为何要归还永安的问题都只是从事情发生发展的表面出发,从他们能够看得到的地方来尽量跟阴谋联系在一起,说到底他们的这些结论不但难以抓住观众们猎奇的心理,而且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已经过时了。

    玩家们批判风轻所用的观点从来都不是风轻攻占永安这件事,道理也正是上面那两个,风轻拿下永安看似诡异但也有一定道理,而且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永安也早已不再是舆论的焦点,所以基本上除了永安城的玩家们还在讨论外,谁还会拿这件事说事。

    但是梦幻泡影提出的这个观点却是完全打破了之前玩家们对此议论的焦点,用梦幻泡影的话来说,风轻是用原本在自己手中的梓潼来换取晓风残月的江州城,虽然看似这个观点很荒谬,但是如果能够证明风轻在攻打永安之前就已经跟晓风残月达成了盟约的关系,那么风轻对风月楼之战还能算是站在玩家立场上的正义之战、仁义之战吗?看着好友栏中的那个名字,梦孤城犹豫了很久也没有拨通过去,因为他不知道给那个人发去消息后又该说些什么。

    是的,这个好友的名字是九五至尊。

    晋阳对甘陵宣战,意味着行者的人已经跟平原城主见过面了,并且也达成了合作的协议,就这个问题梦孤城虽然并不会责怪小泉,毕竟小泉来争王没多少时日,他对这里的了解并不够多,加上她现如今的等级也仅仅只能当一个幕僚,相比起风轻、云淡这些人来说,小泉的能力还是要差上一点的。

    但是梦孤城心中郁闷和无奈的源头却是现如今身在晋阳城下却始终没有拿下晋阳城的九五至尊,不过想想也觉得挺可笑的,毕竟当时放弃攻打晋阳城返回襄平的就是自己,如果那个时候他不返回襄平而是留下来的话,晋阳城早就该在两个小时之前拿下了。

    可是梦孤城有回来的理由,而这个理由也并不能解答晋阳城为何还没有拿下的这个事实,除非眼下晋阳城的状况有变。

    可惜的是,梦孤城却并不能就这么单纯的给九五至尊发消息,他两之间的关系破裂是一回事,九五至尊觊觎襄平城城主之位又是另一回事,而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个都是要面子的人,这种面子甚至远远超过了过年的时候未婚男女回到老家被追问婚事的那种尴尬。

    迟疑了半晌,最终梦孤城还是关闭了好友栏,他很想知道晋阳城下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他却不能给九五至尊发消息去确认具体情况,对晋阳势力之战打到这个份上,身为一梦孤城老大的他,着实挺悲哀的。

    然而梦孤城并不知道的是,九五至尊并不是不想拿下晋阳,相反他非常迫切的想要拿下晋阳,拿下晋阳不单单是为了这场战事,还有他跟梦孤城之间的能力比拼,但可惜的是,那因为被一梦孤城精英团队所击杀的两百名晋阳城玩家给他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虽然这两百人没有听从云淡的命令,他们擅自行动跟一梦孤城的精英团队开战结果全军覆没,但由于这并非是真实的战场,而他们的死亡也并非就意味着出局,而当他们回到晋阳城中复活,再次组织起来出城迎战的时候,凭借他们眼下45级的等级并且已经达成了第一次兵种升级,这群人的战斗力统合起来就不是50级区域中那二十人的骑射部队可以相提并论了。

    这群玩家有的转职成了步兵,有的是骑兵,也有的是弓兵和法师,虽然说争王中的转职兵种和别的网游中的一转职业有着很大的区别,但单就转职后玩家通过官衔晋升而多出来的这部分生命值,也让他们成为了在战场上让敌人恐惧的存在。

    如今这两百人已经完全打出去了,天罗子也身在其中,这是天罗子第一次身为一名士兵参战战斗,但是天罗子的表现却当仁不让的成为了战场的主角,没并的,就是因为风轻当初给予他的那张白马义从的附魔。

    当初歌长恨赶在争王中所有玩家之前达到了45级,并且在进行转职之前曾经跟风轻提到了一些有关兵种提升方面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到今天为止,至少在晋阳城的玩家心中起到了很重要的意义。

    其中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争王中的兵种升级并没有任何的意义,转职之后无论是步兵也好是弓兵也好,只不过是职业的攻击特性发生了改变,步兵自然是近战单位,而弓兵获得了持有弓箭远程射击的能力,而除此之外,和其他玩家并没有太多的不同,转职之后没有获得新的技能,也没有新的职业特性或者职业天赋。

    正是因为没有那些新增加的元素,因此晋阳城的玩家很快就适应了他们眼下的兵种,并且按照他们熟悉的职业配色以及争王中的战争打法快速的进入到了各自的

    角色当中,并且在接下来的战斗中,面对远比他们弱小许多的襄平城玩家的时候,发挥出了恐怖的战斗力。

    不过,天罗子却是一个例外。

    白马义从的附魔如今在晋阳城中也只有寥寥三十多人拥有,之所以是附魔,而并非是特殊专职的道具,就在于附魔可以随时使用让玩家们拥有更强大的战斗力,而并非是说当玩家进行了兵种升级后就不能转变为白马义从了。

    白马义从是骑兵的特殊形态,作为三国时期公孙瓒的独特兵种,在争王中除了具有骑兵的特色外,还拥有了一项特殊的能力冲锋,在攻击敌人之前每移动一步可以临时提升5%的攻击力,这个效果在命中敌人之后刷新。

    刚开始的时候,天罗子还单纯是利用这个特殊能力来进行攻击力提升,由于骑兵拥有坐骑的缘故移动速度比步兵快,并且马匹跨越步子也比较大,所以天罗子在刚开始时计算攻击力的时候并没有计算的那么精确,但是到了后来,天罗子渐渐的摸索出了一套新的打法,而这套打法不仅仅扭转了战场人数上的劣势,而且也让更多晋阳城的骑兵玩家们领悟了另一种骑兵阵列的战术。

    而这套打法便是迂回战术。

    天罗子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骑兵的战术名词,但是他却通过他自己的理解摸索出了这套打法,当然了天罗子发明的这个所谓的迂回,并不是真实的游击战,而是他利用并不怎么宽阔的战场来让坐骑攻击到敌人之前绕了一个巨大的弧度,俗称跑圈,用围着敌人的绕圈的方式来找寻敌人队伍中的弱点。

    天罗子刚开始的时候,仅仅只是利用这种绕圈的方式来让自身增加攻击力,走直线的距离太短,即使每移动一步可以增加5%的伤害,但最终伤害却无法让他秒杀掉一个玩家,而且冲锋造成的伤害是一次性的,只有第一次攻击敌人的时候才有伤害加成,所以天罗子为了追求伤害最大化,他想到了这个绕圈的法子。

    然而渐渐的,天罗子在不停绕圈的过程中,他发现襄平城的玩家始终注意着自己的行动,甚至因为他一个人的缘故吸引了对方很多人的目光,一方面是因为白马义从附魔之后让他的坐骑染成了白色的缘故,非常醒目,而另一方面则是对手对于他的这种行为十分的敏感。

    天罗子所不知道的是,人在看高速移动中的物体时眼睛很容易疲劳,而且很容易达到对焦,所谓对焦,就是捕捉到物体在快速移动过程中的某个瞬间,让眼睛和物体达到了相对静止,而这就叫做照相机原理。

    襄平城的玩家一直在试图捕捉天罗子快速移动过程中的身影,却迟迟没有发动远程攻击或者使用技能,因为他们并不能准确的锁定天罗子的位置,而导致他们一直处在捕捉目标的过程中,而当如此多人一直在注意天罗子的移动规律的时候,必然就会被其他人抓住破绽,而这个时候晋阳城一方的玩家抓住时机,一顿猛攻,斩杀了大量的敌人。

    也正是从那一刻开始,越来越多的晋阳城骑兵部队加入到了和天罗子一起绕圈的过程中,如果说天罗子一个人还因为目标单一的缘故便于被敌人掌握规律,但是一旦骑兵绕圈的数量多了起来,那场面简直是眼花缭乱,很快就让被骑兵部队围困在中间的敌人们纷纷自乱阵脚,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九五至尊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他也只能干着急,实力上本来就存在着差距,士气也是接连出现单方面死亡后而备受打击,到了后来,晋阳城的步兵队伍也找寻到了自己的作战方式,他们将自己的身体隐藏在骑兵队伍的后方,利用骑兵高速移动的轨迹来寻找机会,等到对手视线飘忽,逐渐感到头昏眼花的时候再发动攻击,局面一点点的被这二百多名玩家给扭转了过来。网游之最强法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