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戏说孔子 第0014章. 一生最怕小人

时间:2018-07-09作者:义门书生

    ,精彩小说免费!

    自己其实是那个打酱油的,顶多也就是要点吃喝,眼看着不仅酱油打不成,反而自己要被砍断一只脚,曲微吓得花容失色,身嘶力竭地大喊大叫道:“大王冤枉啊,大王冤枉啊,不是我,不是我呀……”

    齐景公见状,感到既愤怒又无奈,此次他通过精挑细选,挑选了三十六位美女,本来他最看重的就是这个曲微了,回国之后说不定还要把她给宠幸一番,然而这个美事就要被孔子给搅和了,真的是岂有此理。

    这个时候孔子大摇大摆的走到齐景公面前,说道:“请问国君,像这种妖言惑众的女子,扰乱我们齐鲁的盟会,破坏我们两个国家的长期的友好关系,是不是需要给她治罪呢?!”

    齐景公尴尬极了,他用一种非常奇怪的表情对孔子说道:“寡君不知道这件事情,既然这个女子妖颜活动要治罪,就按照我们齐国的法律,砍一只脚算了吧。”

    说完,齐景公恨得牙痒痒的,也许把孔子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可是骂归骂又有什么办法呢。

    既然如此,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那就兑现吧。

    孔子转过身来,用胜利者的姿态环顾四周,缓缓地说道:“那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开始盟誓吧。”

    “且慢!”

    有个声音从台下传过来,紧接着,一个身影飞奔上台,直接挡在孔子的面前,原来是齐国的上大夫黎锄。

    “上大夫所为何事?!”孔子尽管很是不悦,但是还是保持了基本的礼节,不咸不淡的质问他道。

    “今天齐鲁两国假谷会盟,这对于我们两个国家来说是天大的事情。孔丘作为鲁国的大臣,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巧言令色,喧宾夺主,污蔑我齐国的一个弱女子……难道你想压倒两国君王的气魄?!我看你就是一个乱臣贼子……”黎锄恶狠狠滴说道。

    “哈哈哈……”

    孔子仰天长笑,对他怒目而视,并没有再说话。

    “你笑什么?!”

    “我笑,天底下可恶之人……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的恐怕就是你这种人吧。上大夫,是不是我揭穿了你的阴谋诡计,你就想报复我?!”孔子不悲不伉地说道。

    黎锄冷笑一声,继续往下说道:“孔丘,你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悔改。人们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那既然你硬是要死硬到底,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现在有请陈国和蔡国的国君,你们两位出来评评理,他到底有罪无罪?!还请陈国的君王先来吧……”

    当目光游离的陈湣公和黎锄四眼相交的时候,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心想,今天如果不按照他的意思说的话,那自己的脑袋搬家是肯定的了。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可怜的陈国的君王慢慢的站起了身,右眼的眼皮跳个不停,双腿居然当起了秋千,这哪里像个一国之主,哪里像个大当家的,只听他哆哆嗦嗦的说:“各位,咱们陈国是个小国,更是个弱国……国家的地盘只有齐国的首都临淄的几条街那么大,真的是很小很小的,小的微不足道。”

    “你不要东扯西拉的,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只好请蔡侯说了。只要她老人家开了口,那你肯定就没有机会了。”

    黎锄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他不肯帮齐国说话的话,那么今天肯定是不会活着回去的。

    这种利害关系,陈湣公自然是知道,于是他只好赶鸭子上架,抽了抽鼻子,强打起精神,嘶哑着喉咙大声说道:“我说,我说是鲁国的孔丘,没有道理……”

    这简直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台上台下顿时鸦雀无声,一片静悄悄的。

    这天底下哪里有公理,强权就是公理,现在在这现场上是最好的体现。

    当黎锄把目光聚焦在蔡文侯身上的时候,由于陈湣公已经做了充分的示范,他蔡文侯自然也不傻,也是装出一副爽快的样子,站起身来,大声说道:“的确是孔丘太过分了,太急于在各国君臣的面前表现自己,破坏了大事,更破坏了两国会盟的友好气氛……”

    说完,蔡文侯冲着孔子,露出了一副阴森的笑脸,这笑简直是比野兽在吃人之前更可怕。

    “那两国的君王都这么认为,我们齐国也就没什么好说的,来人呢,把孔丘拿下!”黎锄大声叫道。

    台下的那些士兵,早已准备好了粗粗的绳索,只等台上的人一声令下,就会冲上来,将他们捆得严严实实的,绑成粽子一样,然后拖到一边去砍头。

    现在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一个个兴奋的哇啦哇啦乱叫。

    台上的晏婴也看到了,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恶气,心想,真的是天灭鲁国,正准备把手里的杯子往地上狠狠的砸,这是他发出信号的一个标准动作,只要他手里还有个杯子,那么台下的士兵肯定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如果他砸下去,那就是要动手了。

    就在他正准备实施这个恶毒的想法的时候,远处有一阵清晰的马蹄声传了过来,很快就直奔会盟台下,原来是齐国的烽火台的传令兵,翻身下马之后,很快有人将一只由羊皮筒子写就的驿报交到了他的手里。

    难道后院失火了,晏婴感到心里有些发慌,他就没有把杯子砸向地面。

    待他打开这张高度机密的羊皮筒子,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一排字:晋国大军十万,正准备攻打陈国和蔡国。另外,鲁国的太子带领八万将士,前往齐鲁边境,似乎要两路夹击攻打我国。

    当看完整个情报之后,晏婴只觉得浑身发凉,如同响起一阵惊雷,羊皮桶子掉在地上,他也忘了捡起来。

    再看看会盟台下,孔子的几个学生已经被齐国的士兵给绑了起来,台上的孔子和鲁定公两个人也正要叔手就擒。

    在此万分危急的时刻,鲁定公振臂大呼,“住手,你们赶快给我住手,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在这一片混乱之际,晏婴首先冷静了下来,他并没有向那些狂热的士兵们继续下命令。

    既然今天的大国晋国,要攻打陈国和蔡国,那么齐国和鲁国必定要遭受损失,如果见死不救的话,今后陈国和蔡国必定不会再向齐国进贡了,而且肯定会成为晋国的附属国。

    现在即使齐国消灭了鲁国,那么再远,就没有什么可以威慑陈国和蔡国的了。

    更为严重的是,如果万一鲁国向晋国求援的话,两个国家要是联合起来,那一定会对齐国构成极大的威胁,更别说齐国要占什么便宜了。

    这种利害关系,想起来都会让人后背发凉。

    想到这里,晏婴连忙高声叫道:“赶快来人,给我倒上一杯酒。”

    他之所以专门要人倒酒,是因为齐国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知道,最后的发力全在他的身上,说具体一点,就是在他的那只酒杯的上面。

    现在既然要人给他倒酒,这就说明他就根本不可能做那个砸杯子的动作了,这样一来,齐国和鲁国之间就不会走向兵戎相见。

    在齐国君臣,面面相觑之时,只见晏婴小心翼翼的端着酒杯,走到孔子的面前,笑眯眯的对他说道:“孔丘,在下真的是不得不佩服你,你可真的是算得上是一个圣贤之人,可是你今天怎么居然说不过我们齐国的一个上大夫呢?!”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即使今天不杀你,孔丘和你的君王,我至少要在气势上也要压倒你们。

    听了他的话,孔子冷笑一声道:“孔丘一生最怕小人。我曾经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哈哈哈,好一个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还听说过亲君子而远小人,这些都是你自己说过的话吧?!”

    “看来你对我的话记得挺牢的。”孔子没好气的说道。

    “是呀,我对你的有些话的确是深有感慨,其实我想你应该也知道我的个头的确是很小,我就是个小人,带咱们齐国,大家都叫我小人晏婴……你看看是不是这个样子?!”

    被五花大绑的子路听到了,对着他们大声喊道:“你不是小人,你其实也是个大丈夫。不过你们的上大夫黎锄才是真正的小人,做事卑鄙的狠,简直是可恶之极!”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不得不做个顺水人情了,晏婴连忙对左右挥了挥手,道:“算了算了,大家都是一场误会,一场误会,赶快把孔夫子放开,他是圣贤之人,我们齐国是个大国,君王是个明君,怎么能够杀圣人呢?!”

    就在齐景公正准备发作的时候,晏婴及时的把手里的情报悄悄的塞给了他,齐景公草草的一看,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他心里也是恨得牙痒痒的,但是拿鲁国的君臣一点办法都没有。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由他这个真正的老大发话了,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对众人说道:“赶快给孔子和他的学生松绑,不得无礼!赶快来人,把这个乱臣贼子黎锄给我绑了,改日治罪!今天我们齐国,愿与鲁国,世代相好,永不兵革相见……另外为了表示我们的友好,把刚才那些美女全部都送给鲁国的君侯,还有你们鲁国的三座城池,我们还给你们,以表达我们的歉意。”

    至此,孔子在鲁国的功劳薄上记下了浓重的一笔,这是他人生道路上的最灿烂的篇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