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戏说孔子 第13章 断其一足

时间:2018-07-09作者:义门书生

    ,精彩小说免费!

    孔子的一番话,尽管把晏婴气得个半死,但是在齐景公的劝慰之下,只好忍住,不再发作,其哼哼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看到自己的老师占了上风,在一旁观战的子路,呵呵的笑了起来。

    其他的三个学生在看台上也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至少在目前为止,他们师徒几个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却稍纵即逝,让孔子逃过了一劫,黎锄感到很是郁闷,忍不住低声的牢骚道:“对方人要杀就杀,居然还要找个什么理由……”

    谁知他的这一番话,让站在旁边的颜回听到了,他赶忙走过身去,悄悄地说道:“上大夫,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

    “什么奇怪的事情?!”听他这么一说,黎锄感到很是愕然,问道。

    “我发觉你们齐国的豹子的眼睛怎么长得很突出,而且豹子的嘴也比鲁国的要长得多……”

    听了他的这一番话,黎锄感到很是不解。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颜回的话里有话,这小子岂不是在嘲笑自己的长相和野兽差不多嘛?!

    不由得气得牙痒痒的,他用力的拽了拽颜回的衣袖,恶狠狠低声地说道:“你给我闭嘴,小心我早晚要你好看。”

    颜回用力的把手抽了回去,也毫不示弱道:“上大夫,你可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份。不要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你们齐国的豹子,你看看你的眼珠子都快要蹦出来了……”

    听了他的话,黎锄感觉自己就像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都不是人。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在会盟高台上端坐的那些人,浑身开始冒起热汗来。

    晏婴坐在那里,虚弱的身体稍微恢复了一些,他的注意力此时此刻,放在陈国和蔡国两国的国君的身上,看到他们两个也是浑身冒汗,很是着急,就连忙对他们说道:“两位国君等得着急了吧,只是会盟的大事,非同小可,你们是咱们齐国和鲁国会盟的见证人,我们必须要弄的庄重一些……”

    他的这一番话,吓得陈国和蔡国的国君连连点头,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国君心里清楚的很,如果把齐国的君臣得罪了,那么自己很有可能会倒霉。

    其实这一帮人中最着急的应该是孔子,因为到现在为止,尽管自己在口头上占了一点上风,可是还不知道这种会盟还要延续多长时间,对他们齐国君臣的真实用意还不太清楚。

    尤其是台下的那些如狼似虎的齐国的兵卒,想必应该一心准备向致他们于死地。

    这个时候脾气暴躁的子路有些忍不住了,他对子贡说道:“你们在这里,我冲上去把老师和国君叫下来……万一我要是死了,你们替我尽孝吧。”

    他的话语之间非常悲壮,听者无不动容。

    子贡一下子把他给拦了下来,然后用眼神拼命的提醒他,自己已经被黎锄和梁丘据他们给盯死了。

    这个时候,台上台下的人的注意力,一个个都在晏婴的身上,或者说聚焦在他手里的那只酒杯的上面,只要他的一个动作,鲁国的君臣就会化成肉泥。

    可是大家焦急的等了半天,也不知道这个垂垂老矣的国相,今天到底是出了什么幺蛾子?居然半天不肯动手……

    “歌舞表演……”

    在台上,有人高声的喊了一声,大家的注意力又集中在一个队列的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高台之上,出现了一群齐国的美女,领头的正是齐国最漂亮的女人曲微,这是一个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的女人,只见她的头上戴了一朵花,看上去正是花枝招展的样子,在一阵乐器的伴奏之下,开始唱起了齐国国君的颂歌。

    不过这段颂歌和鲁国也有一点关系,里面唱的是鲁桓公的妻子文姜,但是他的老婆从小就和他的哥哥私通相好,以至于即使嫁给了鲁桓公,这一对狗男女偷偷的在齐鲁边境幽会。

    所以说,在明白人看来,这首歌其实是算不得上是一个颂歌,倒是把齐国和鲁国的国君,还有那个浪荡的女人,全部都给讽刺得体无完肤。

    一曲歌唱完之后,陈国和蔡国两国的国君不由得捏了一把汗,心想今天恐怕自己要倒大霉了。

    曲微,在经过鲁国君臣的身旁的时候,轻盈的身体传来一阵阵的花香,就像一只不断飞旋的燕子……

    如果是在自己的朝堂之上,有这么一位大美女在莺歌燕舞,好色的鲁定公必然会感到神魂颠倒,可是现在却一点都兴奋不起来,因为自己身处在这杀气腾腾的会盟之上,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被他们干掉。

    悦耳的音乐声传得很远,聚集在四方的齐国兵士听到了,不由得开始窃笑起来,大家都在嘲笑鲁定公的先祖,鲁桓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窝囊废,自己戴的绿帽子,一直到今天还在被别人骂。

    所有的这一切,鲁定公自然看在眼里,听在耳里。

    只见他微微颤抖着,握紧了拳头,轻轻的低下了头,有些狼狈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酒杯,他恨不得举起酒杯,就狠狠的朝那个恬不知耻的女人砸过去。

    可是在鲁国的淫威之下,他绝对不敢这么做,因为这完全可以给他带来杀身之祸的。

    这可是自己的先祖的屈辱,他感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好像是被他们狠狠的扇了几记耳光。

    在台下的子路已经彻底愤怒了,他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嘴里发出低吼道:“和他们拼了吧。”

    可是颜回却拼命的扯住了他,及时的制止了他做无用功。

    其他的学生这个时候希望自己的老师孔夫子能够出面,及时的制止那个女人,一边跳舞一边侮辱他们的先祖。

    “哈哈哈……”

    这个时候,台上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大家循着声音看过去,发酵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老师,孔子。

    “孔丘,你在笑什么?!”晏婴感到很是奇怪,冷冰冰的问道。

    孔夫子见鱼儿已经上钩了,就连忙制止了笑声,不紧不慢的回道:“我笑的不是别的,我笑的是你们齐国,还有你这位国相爷……什么泱泱大国,什么才智之士……我看都是胡说八道。”

    听到孔夫子的这一番话,晏婴感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他拼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也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么说,你说我们齐国没有大国风度?!”

    孔子答道:“这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这样吧,我想给国相爷讲个故事,不知道国相爷想不想听。”

    “那好啊,你倒是说出来听听。”

    晏婴决定,等听他讲完之后再动手不迟,因为自己的国家毕竟是个大国,即使杀人也必须要有个理由吧。

    “从前有两个国家在打仗,有一个国家打输了,大家都一窝蜂的往自己国家的方向跑,这个时候有个人回头看了看,他自己身后的人看上去很狼狈,他不由得开始嘲笑起他们来。你猜猜嘲笑他们的理由是什么?!”

    “孔丘,你最好是一口气说完吧,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

    “那个嘲笑的人,他说你居然跑了一百步,而他自己才跑了50步……这个跑了一百步的人,绝对是个怕死鬼,是个孬种……”

    “哈哈哈……”

    这个时候,台上又有人开始发笑了,笑的不是别人,正是齐景公本人。

    孔子淡然一笑,走到他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问道:“国君,夫子不知道你在笑什么?难道是我这个故事讲的不够好吗?!”

    齐景公摇了摇头说道:“孔丘,你的故事讲得很精彩,不过我觉得你还是有点糊涂,这在战场之上,大家其实都是打了败仗的,跑一百步和跑50步有什么区别呢?!”

    听他这么一说,孔子清了清嗓子,回答道:“您说的很有道理……只不过我这个故事是有感而发的。首先我很感谢你们,动用你们齐国最漂亮的女人来尽兴,只不过这歌里面唱的其实和我所讲的故事都是差不多的,彼此彼此而已。文姜和他的哥哥相会,作为丈夫的鲁国国君,怎么会不答应呢?!只不过他们两个人是私通,这不管是按照周朝还是按照其他诸侯国的法律,都是有罪的……那么照此道理,文姜就好比是逃跑了50步的兵卒,而鲁襄公就是逃跑了一百步的兵卒……说起来这种事情谁最丢人呢?!其实还是你们齐国,要知道,你们可是东方的泱泱大国,居然拿这种事情来羞辱咱们鲁国人……我想出这种馊主意的,一定不是你们在台上的二位,想必是在台下的那位上大夫黎锄……这种馊主意他居然想得出来,想必应该没有安好心。在座的陈国和蔡国的国君就罢了,如果是让其他人听了去,岂不是要招惹天下人耻笑……来人!”

    说到这里,孔子的脸色一沉,台下的他的学生子路和冉求,一看到机会来了,就连忙飞身上台,脸色深沉如铁,对孔子深深的鞠了一躬,问道:“敢问代宰相有何吩咐?!”

    孔子扫了一眼齐国君臣,然后语气威严的说道:“我今天要带齐国国君处罚这个女人,她居然敢擅自扮演文姜,来羞辱我们两国的国君……还不把他给拿下去,按照齐国的法律……断其一足!”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