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戏说孔子 第0012章.要擦枪走火了

时间:2018-07-09作者:义门书生

    ,精彩小说免费!

    齐景公说道:“寡君觉得代宰相说得很有道理,国相在这些年来,对国家的贡献是很大的,堪称楷模。”

    晏婴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对齐景公施了一个礼,说道:“多谢寡君,臣还做得很不够。”

    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又缓缓的坐了下来,然后对包围孔子的那些士兵做了一个散开的动作。

    顿时,孔子周围的那些刀剑长矛,就纷纷散开了。

    从目前会盟的气势来看,鲁国君臣的迫在眉睫的威胁已经解除,但是齐景公君臣,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孔子仍然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他以胜利者的姿态返回座位,和鲁定公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人又会心一笑,然后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台下的子路他们见了,顿时喜笑颜开,彼此之间击掌欢庆,都纷纷长出了一口气。

    他们意识到,自己的老师和国君迫在眉睫的危险,已经被老师的机智所解除。

    站在他们旁边的上大夫黎锄,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他看了看灰溜溜地经过他的那些士兵们,连连摇头道:“这个晏婴,也不知道他搞个什么鬼,要杀就杀嘛,也不知道他到底怕什么。”

    谁知道他私下的嘀嘀咕咕,被颜回给听到了。

    颜回笑了笑,朝他走过前去,轻轻地对黎锄说道:“上大夫,你可是你们齐国的栋梁之材,怎么能够说出这种话来呢?!这随随便便杀人,大开杀戒总归是不好的吧。再说,如果真的要大开杀戒的话,这要是传了出去,你们齐国国君的威名岂不是要受到很严重的损害?!这就会陷他于不仁不义之地,岂不是得不偿失?!”

    “这……”

    一向巧言善辩的黎锄,居然被颜回的这一番话给问得哑口无言。

    尽管他在官场上一向和台上的那个晏婴面和心不和,可是在国家的终极的利益的面前,两个人彼此之间也算得上是统一战线,他也是为刚才的那一刻的失误而懊悔不已。

    如果要是给他再来一次的话,他恐怕要冲锋陷阵,拔刀相向,绝不给孔子机会了。

    子贡看到黎锄,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也走上前来,调侃道:“上大夫,我曾经到你们国家去游历过,看到你们国家的猎人打的那些猎物,跟我们国家的不一样……”

    正理屈词穷的黎锄,听了子贡的一番话,他感觉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道:“子贡先生,你什么时候到我们齐国去游历过的?!”

    “就是在三年之前吧,你们齐国的猎人曾经向我学习过如何去打猎,我就顺便教了他们几招,并且看到他们打下了几只野豹。”

    黎锄点点头说道:“子贡先生说得很对,我们齐国的猎豹是非常多的,在冬天的时候,我们临淄的大街上,国民十有八九穿的毛皮,都是这种猎豹皮做的。”

    “我当然知道,这是一种非常珍贵的皮革,只不过你们齐国人的确是太小气了,我们鲁国人想买你们的还不肯卖……当然,我们国家也有猎豹,只不过数量要比你们国家要少很多。”

    黎锄笑了一笑,说道:“这你恐怕就误会了,这种皮革是我们国家的一种非常重要的战略资源,是受到保护的。不仅仅是你们鲁国,哪怕是吴国,或者是旁边的楚国,我们都有法定,是绝对不肯卖的。”

    “这个我当然是知道的,如果有人敢偷偷的卖给别个国家,按照你们齐国的法律,恐怕要砍头的。我觉得这太过分了。不过我对你们的豹皮不感兴趣,我只是想说,你们齐国的猎豹眼睛长得很怪……”

    “哦?!先生居然这么了解,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们齐国豹眼都长得向前突出,嘴也长得很长……至少比我们鲁国的都要长很多。”子贡说道。

    听了他的话,黎锄感到很是惊讶,问道:“是吗?居然还有这种事情,不会吧?!”

    子贡一本正经滴说道:“是的,我是亲眼所见,的确是比咱们鲁国的猎豹嘴要长很多……我想是不是你们齐国的野兽更加贪婪啊?!”

    “哈哈……”

    在旁边看热闹的子路他们听了,都纷纷忍不住窃笑起来,心想这个黎锄还是个上大夫,居然这么蠢,连子贡的言外之意都听不出来,也不知道他这个官是怎么当上的。

    齐国有这种人掌权,那恐怕就很危险了。

    黎锄听到子贡的话,很是不服气,正准备反驳他,却听见子路他们的笑声,顿时明白到自己被他给耍了,不由得恼羞成怒,他压低了声音,对子贡说道:“你居然敢当众如此羞辱我,看来你真的不知道我的手段,你信不信我到时候要弄死你……”

    子贡假装很害怕的样子,对他说道:“上大夫,你可不要拿这件事来吓我,我这个人胆子很小的。不过,我说的也是事实,你们齐国的猎豹确实很贪婪,在争食的时候抢啊抢啊,渐渐的这嘴就越来越长,眼珠子也越来越上……”

    “你们觉得这事好笑吗,我觉得这事一点都不好笑,我看你们真的是活腻了,活得很不耐烦……今天的事情还没有完,等一下还要你们好看。”黎锄恼羞成怒地看了看台上,又威胁他们道。

    “上大夫,你好歹也是你们国家的栋梁之材,多多少少会有些肚量吧,居然这么开不起玩笑……那我是不是应该向你道歉呢?!”子贡说道。

    “你说呢?!不过,我可要告诉你,你们今天死定了,作为一个将死之人,你对我道不道歉我无所谓……”

    说完,黎锄用手使劲的握住剑柄,狠狠滴瞪了他一眼,然后径直迈步向台上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子贡冷笑一声,朝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骂道:“豺狼之国,我说的就是你,你还以为我们会怕你?!”

    此时此刻,时间已经快到晌午,高台上的风已经弱了很多,坐在台上会盟的几个国家的君臣,已经渐渐地感到了这种炎热。

    尤其是那个病入膏肓的晏婴,额头已经布满了一层密密的细汗,他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四周,看到距离他最近的齐景公,也和他差不多一样狼狈。

    但是,齐景公的身体稍微好一点,不像他那样虚弱不堪,额头上的汗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坐在那里倒还是勉强可以承受的。

    晏婴想站起来,想暂时离开座位,去把额头上的汗擦干净,以免得在这种会盟的非常庄重的外交场合上失礼,反倒给鲁国君臣抓住了把柄。

    可是,他却猛然感觉到自己的腰椎一阵剧烈的疼痛,却怎么样也没办法站起身来。

    正在尴尬之间,齐景公也发现了他的异样,连忙朝他侧了侧身子,关心地问道:“国相,你连日劳累,想必应该很辛苦了,要不先下台休息一阵?!我叫黎锄上来临时代替你……”

    因为,他看到了正在上台的黎锄,向他快步走过来,想必应该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向他汇报。

    “寡君,臣还能挺住……”晏婴龇牙咧嘴地答道。

    “这……”

    听了他的话,齐景公心里感到一阵暖意,这种感觉却不是这炎热的天气带给他的,而是晏婴的一片赤诚。

    不过,在晏婴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他却有另外一层考虑。

    因为,他和黎锄在官场上,彼此之间是对手,面和心不和这事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在这种重要的场合之上,如果自己因为身体的原因退了下去,对方就完全有可能主动或者是被动的替上来,这在国君的眼里,恐怕就会起到一种潜移默化的暗示效果,那就是他晏婴从此之后要急流勇退“退居二线”了。

    他在国内的那一张巨大的关系网络,恐怕就会随着他的退隐,而树倒狲辐散,这对他来说是很不利的。

    于是,晏婴强打起精神,对齐景公说道:“国君,陈国和蔡国的国君,他们干坐在这里这么久,却什么都不肯说,尤其是不肯支持我们国家,臣认为他们也是不是有点失礼?!”

    听了他的话,黎锄冷笑一声,心想这个矮子没办法干掉鲁国君臣,居然想把气撒到陈国和蔡国的君主身上,这事如果要是传出去的话,岂不是被天下人笑掉大牙?!

    他冷冷地看了一眼晏婴,对齐景公施了一个礼说道:“国君,臣有要事禀报……”

    齐景公看了晏婴一眼,和颜悦色的对黎锄说道:“上大夫,寡君也真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呢……”

    黎锄连忙说道:“好,那请您先讲吧。”

    齐景公点了点头,说道:“国相这一阵子很是辛苦,今天又在这里坐了这么久,寡君令你将国相扶下台去,回营房休息去吧。”

    黎锄先是一怔,随即点头称是,站起身来就要去扶晏婴。

    谁知,却被他给一把推开,冷冷地说道:“上大夫,你还是好好地坚守你自己的岗位吧,你这样擅自闯上前来,岂不是失职?!”

    眼看两个人又要擦枪走火,这把旁边的齐景公真的给弄急了,他连忙对晏婴说道:“国相,寡君知道你很累了,就先去歇息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