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戏说孔子 第0007章. 会盟开始了

时间:2018-02-20作者:义门书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得了,代宰相,让寡君来替你说吧……”

    鲁定公微笑着看了一眼正跪在地上规规矩矩作答的孔子,他心想,事情已经非常的紧急,如果还让这个说话婆婆妈妈的夫子继续唠叨下去的话,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还不如赶快夸赞他两句,然后马上上路。

    鲁定公咳嗽了两下,又继续往下说道:“你的这位弟子,在我们鲁国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在跟你求学的时候,不仅授业精通,以言语闻名,利口巧辞,善于雄辩。而且还有经商之才,听说他经常来往于曹国和鲁国之间,现在已经财富超过千金……想必代宰相把他也一同约上,应该有你的用意吧?!”

    鲁定公的这一番话,很显然是吃定了孔子,他想把自己的弟子一同带上,顺路给他介绍几笔生意呢。

    孔子急得满头大汗,连连叩头道:“寡君恐怕误会臣的意思了,臣以为,这一路上肯定有诸多凶险,这位弟子口才很是了得,本来想把他推荐给寡君,正苦于找不到机会,没想到现在是个天大的机会。所以,臣绝对不放过……”

    “那真的是好极了,咱们鲁国如今缺的就是人才,既然有这么好的人才,现在让他为国分忧,岂不是更好。请代宰相站起来说话,我们的时间不早了,请把你面前的这壶酒喝完,我们就立即出发吧。”

    听清楚鲁定公的话,孔子这才放心地擦干了汗,连忙站起来,躬身说道:“多谢寡君,多谢寡君!臣一定会肝脑涂地,绝不辱使命的。”

    “哈哈哈,这就好,寡君知道代宰相一定有办法的,咱们鲁国终于有救了……”

    “周公之礼也有救……”孔子和众多臣子随身附和道。

    孔子正要站起身来,跑到自己的桌旁,准备端起酒壶就喝,谁知道他刚才站起身的时候,用的力气稍稍大了一些,居然又把那个青衣童子招惹了出来。

    只听到青衣童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孔博士怎么又把我给招进来了,难道我刚才说的还不清楚吗。你的老师要你的进度稍微快一点,他说你是在做实验,不是真的在过生活……”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刚才我不小心跺脚让你误会了。”

    “那你以后真的要注意一点,对了,我再提醒你一句,这酒如果喝完了,是真的会醉酒的,所以你千万要注意适量……”

    那青衣童子很快就从孔博士的画面中隐过去,当然这些系统里的鲁定公那些虚拟人物,肯定是不可能感知得到的。

    “代宰相,你怎么坐在原地又发愣了,难道是嫌弃寡君的酒不好喝吗?!”鲁定公端起酒杯,问道。

    “非也,臣想起了一件事情。”孔子连忙将酒杯端起来说道。

    “什么事情,快快道来?!”

    “臣刚刚推荐的那四个学生,想必要尽快地将他们召集过来,这样才不会误我们的事。”

    鲁定公满意地点点头说道:“代宰相真的是为了国家殚精竭虑,连吃饭喝酒的时候都想到要为寡君,分忧解愁……来呀!”

    “在!”

    站立在两旁的传令官,一下子跪在鲁定公的面前,只等他一声令下。

    “快快前去,将代宰相的四位弟子给召集过来,就说有要事!”

    “是!”

    传令官速速地站起身来,跑到后面就去办诏书手续找人去了。

    鲁定公接着往下说道:“代宰相,咱们几个稍安勿躁,不到半个时辰你的那几位学生一定会来报到的。”

    听了他的话,孔子这才稍微放下心来,端起酒杯,对鲁定公说道:“臣这就放心了,这酒我就一口干下去。不过臣的酒量,您是知道的,不胜酒力……”

    “哈哈哈,代宰相纯属多虑了,如果真的喝酒喝醉了,等一会儿,尽管在车上睡觉,一觉醒过来,也就到夹谷了。”鲁定公笑嘻嘻地说道:“对了,光咱们君臣几个还远远不够,还必须要有将和兵,这样的话,那个齐君才不敢随随便便的欺负我们。”

    很快,鲁定公就当堂宣布,大夫申句为右司马,乐颀为左司马,命令他们各率兵车五百乘,跟着鲁定公的队伍的后面。同时又命令大夫兹无还率兵车三百乘,作为先头部队,驻扎在夹谷的附近。

    当把这些安排下来之后,鲁定公和孔子君臣之间,终于在朝堂之上,安安心心地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还没到一个时辰,孔子的四个学生,颜回、子路、子贡和冉求,都已经等在王宫的大殿之外。

    这子路本来就在外面,帮孔子驾车,不用鲁定公的传令官们找来找去的。

    颜回则呆在孔子的家里,正在静静地等消息呢,自然也不用费很多周折。

    子贡正在季桓子在家里帮他算账,也很快就让他放下了手里的活计,匆匆地赶来。

    四个人之中,最狼狈的则是那个冉求,有的时候称之为冉有。

    他正在鲁国的都城里面,正在打理几家店铺呢,红红火火之中,一下子迎来了几个牛高马大的官兵,硬是将他强行拽到了这里。

    原本以为是犯了鲁国的什么法,心里正忐忑不安。

    等他来到这里之后,传令官这才告诉他真相,这才将一颗石头放了下来。

    当他们四个人恭恭敬敬地抬起头来的时候,自己的老师孔子已经有些微微发醉了,就连忙站起身来,将他们的老师抬到车上,一上车之后,孔子就已经呼呼大睡,鼾声大作了。

    见此情形,鲁定公笑道:“看来代宰相真的是不胜酒力,今天的拜相之礼免了,这酒席也结束的很快。来人哪!”

    “在!”

    “出发!”

    “是!”

    大小兵车一千多辆上的官兵大员们,齐刷刷的应答之声,给了鲁定公无穷的力量,他相信自己的鲁国不仅是个千乘之国,而且还可以和强权齐国,通过会盟的形式,进行生死的较量……

    就这样,孔子迷迷糊糊地一路走一路睡觉,好在他的酒量,也不算太差,居然在这崎岖颠簸的路程之中没有吐。

    等他醒过来之后,天已经朦朦亮,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山谷的旁边,这才想起自己是来夹谷会盟的。

    他连忙站起身来,却发现鲁定公正站在他的旁边,身后是他的四个得意学生。

    鲁定公有些焦急地对孔子说道:“代宰相,你终于醒过来了。寡君告诉你,那些齐国人带了很多人马,正在杀气腾腾地和我们对峙,我看他们气势汹汹的样子,会不会想乘此机会对我们下手?!”

    孔子将自己的衣冠简单地整理一下之后,对鲁定公郑重其事地行了个君臣之礼,道:“寡君莫慌,臣自有办法。”

    说完,君臣几人又走出了大帐之外,只见前面烟尘滚滚,在火光之中,隐隐约约看见一个巨大的土台,孔子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这个狡猾多端的齐景公和他的臣子晏婴,在鲁定公来到此地之前,就修建了一个三层的巨大的高台,专门用来各国君主会盟。

    据孔子之前了解,此次一同前来会盟的国君,还有陈国和蔡国的国君,想必他们的心态和鲁定公一样,战战兢兢,同时又毕恭毕敬的。

    等高台周围的烟尘散去之后,孔子终于看清楚了,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只见刚才的烟尘,正是齐国的兵车故意这么干的。

    这些齐国人想必想用这种方法,在这三个国家的国君的面前,有意的显摆。

    那些兵车略作停留之后,又开始绕着鲁国国君的大帐篷,咕咕噜噜地开始跑了。

    孔子看到这里,心头不由一阵火起,连连躲脚骂道:“这帮该死的齐国人,我知道他们把我们骗到这里,就没有安什么好心。请寡君……”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系统又处于暂停状态,青衣童子这个时候又不早不晚地跑了出来,对孔子说道:“尊敬的孔博士,又有什么问题需要我来帮你解决?!”

    孔博士有些尴尬,硬着头皮地问道:“是这样的,我想了解一下夹谷会盟的时候,这三个国家真的是没有死一个人?!”

    青衣童子笑了一笑,摇摇头说道:“的确是没有死一个人,连人受伤的都没有……大家都是一场虚惊吧。”

    “那这样就好。在请问一下,我在这个系统里面,如果里面的士兵真的砍杀的话,会不会对我有实质的伤害?!”

    青衣童子说道:“真实的伤害是没有的,但是你会感到真正的疼痛,那种掉脑袋的感觉是真实的……”

    “那如果被杀死之后呢?!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在里面被士兵们杀死,我会不会退出系统?!”孔博士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肯定会退出系统,不过你将会返回系统记忆之前的那段,重新开始后面的……这样的话你就不会做无用功。”

    孔博士说道:“那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对了,你觉得我设计的这个系统怎么样?!”

    “你的老师说你的这个系统还有很多问题,不过到目前暂时还没有发现……你也不用太骄傲了,以后有问题记得要及时和我,还有你的老师沟通……”青衣童子说道。

    “那好吧,我没有其他的问题,谢谢你。”

    青衣童子不再说话,点点头就立即消失了。

    “老师,你看看这帮齐国恶人,在我们君主的面前极为嚣张跋扈,你是不是想起了往年的一些事情?!”子路问道。

    孔子的这个学生是个直肠子,他除了有开车的技艺,真正厉害的地方则是当个武士,如果不是一路伺候孔子的话,他子路在鲁定公的军队里,当个高级军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子路的话提醒了孔子,他连忙振作起来,以掩饰刚才的尴尬,指着前面说道:“你们看这些人,在唱些什么?我居然一点都听不懂……”

    “代宰相,你当然听不懂啦,这男人用女人的腔调去唱……怪里怪气的。”子路没有称呼孔子为老师,而是直接叫出了他的官名,有一些不满地说道。

    “他们已经唱了大半夜了,都是用的这种腔调,看来是想让我们睡不着觉,扰乱我们的心神。”子贡说道。

    颜回看了看,深深地对孔子施了个礼,说道:“老师,难道您真的听不懂他们在唱什么?!”

    孔子摇了摇头,有些伤感地说道:“他们唱的,我其实是听得懂的,只是歌词的确是很不雅观……都是一些杀头砍脚的……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冉有说道:“老师,咱们还是回去休息吧。”

    孔子看到他眼前的四个学生一眼,说道:“现在咱们都是跟随君主在外面,不是在我的草堂里,你们就换个称谓吧,不用再叫我老师,要么直呼其名,要么叫我的职务……”

    子路四人恍然大悟,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齐声回道:“是,代宰相……”

    当他们师徒五个人回到鲁定公的大帐之内,只见鲁定公和一干人等,正在帐篷之类等他。

    鲁定公一看到孔子,就大声地说道:“代宰相,刚才寡君和你们几人到外面观望之时,代宰相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陷入了沉思……寡君就先行返回了。”

    听了鲁定公的话,孔子(这个时候是孔博士)意识到自己设计的系统,终于找到了漏洞。

    那就是自己和青衣童子沟通的时候,系统其实还处于继续运行状态,处于暂停状态的,其实只是他个人而已。

    那到时候自己和青衣童子必须要把这个漏洞处理好才行,要不然虚拟系统的这些人物,就可能会打乱自己的计划,到时候肯定就会得不偿失的。

    孔子终于吸取了教训,没有再躲脚,或者是假装沉思,而是恭恭敬敬地对鲁定公说道:“寡君,请问您有没有和陈国和蔡国的两国国君沟通?!”

    鲁定公看了看左右,问道:“他们在哪个地方?!寡君怎么没有找到他们?!”

    “回禀寡君,据我们的探子报回的消息,这两个国家的君主正在和齐国的齐景公喝酒聊天呢……”

    “哦,难道这三个国家偷偷摸摸的碰在一起,是不是想算计我们鲁国?!”

    鲁定公开始皱起眉头来,他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孔子和他的几个学生,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就开始闭目养神来。

    孔子见状连忙说道:“寡君不用过于担心,这陈国和蔡国两国的国君,肯定是不会和齐国在一起,共同对付我们国家的。”

    听他这么一说,鲁定公立即睁开眼来,脸上露出兴奋之色,问道:“代宰相,请你说出你的意见……”

    孔子点点头说道:“据臣分析,这陈国和蔡国两个国家,他们的国力和我们国家比起来,很显然,要差得很远。据我们了解,这两个国家此次前来会盟的时候,加起来的兵车才不足三百辆,其阵势肯定是比不上我们国家的……所以,您就不要过于担心。此外,他们还希望我们能够在前面帮他们顶一阵子,如果我们完了,那他们的末日也就到了,这也许就叫做唇亡齿寒……”

    “嗯,代宰相真的是博学之人,说的话和别人说的话就是不一样,看来我们鲁国以后在用人的时候,都要想些新的法子才行。”鲁定公喜笑颜开地说道。

    “其实有用之才到处都是,寡君也不用到处找,臣的身边就有一位。”

    鲁定公看了看身后的子路他们,问道:“哦,是哪位贤才?!”

    “是这位,他的名字叫端木赐,字子贡。您就叫他子贡吧,这样好记一些。”

    “子贡……这名字寡君怎么觉得很熟悉?!”鲁定公细细地琢磨道。

    “报告寡君,小民曾经为国库捐助了很多资财的……”子贡走上前来,立即跪在地上,毕恭毕敬地说道。

    “哦,是的,是的,寡君想起来了。原来在前几年我们国家闹灾荒的时候,有很多富商就曾经为国家捐献了很多资财,其中有一位捐献得最多的就是……你!”鲁定公和颜悦色地说道。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大丈夫应当忠心报国,钱财乃身外之物,大丈夫时时刻刻准备着应当以死报国,这才是小民的本意……”

    鲁定公连忙把子贡拉了起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子贡正是寡君要用的人才,怎么舍得你就这么去死呢?!相信你此次前来一定有办法帮我退敌的!”

    “大丈夫肝脑涂地,在所不辞!”子贡说道。

    “好,真的是好极了。看来天不亡我鲁国……咱们鲁国是文明之邦,老天爷怎么会舍得我们灭亡呢?!”鲁定公开心地说道。

    “寡君说的是,咱们鲁国继承了周公的各种礼仪,现在就等着机会去全面推广……”孔子也说道。

    “好,会盟结束之后,寡君回去帮你想个好办法,专门为你安插个职位,就让你继续为国效劳吧。”鲁定公说道。

    “寡君,臣的这个代宰相,只不过是一个临时的官位罢了,如果可以的话,回去之后可以把这个职位交给我的这个学生,我想以他的能力,一定能够使得鲁国越来越富强的。”

    鲁定公看了一眼孔子说道:“这个就不是在你的考虑范围之内了,你不是说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现在就是要好好的给我当好这个官,回国之后再说。”

    “多谢寡君!”孔子和他的四位学生齐刷刷地说道。

    “报!”

    这个时候,帐篷之外突然有传令官跑了进来,一头跪倒在鲁定公的面前。

    孔子和他的几个学生知道,君臣一众人等恐怕遇到大麻烦了。

    只听那传令官说道:“报告寡君,齐景公邀请现在就前往高台,开始会盟了!”

    鲁定公大惊,道:“哦,这么快就开始了,连给我们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我们一路鞍马劳顿的,别说让我们没有睡好觉,在我们外面转了大半夜,还装着女人唱歌以扰乱我们的心神,这明显是不想让我们把事给办成的……”

    孔子想了一想,说道:“寡君不用过于担心,毕竟我们为这次会盟事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的,他们如果要对我们不利的话,我们所带的兵马可不是吃素的……相信我们的鲁国健儿都不是吃素的。”

    鲁定公点了点头,说道:“这倒也是,我们的确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怕他乱来。当然,更让寡君放心的是,代宰相得亏很快就酒醒过来了,这样也就不会误事。”

    传令官说道:“那现在时间不早了,就请寡君一干人等前去会盟。”

    鲁定公这个时候突然沉默了,孔子看到了想道,这个虚拟人物会不会也是陷入了跟自己一样的暂停状态?!

    当初自己设计系统的时候,可是没有想到这一点的,那就是虚拟人物,按照事先的设定,将会一点一点地将他们原来没有的计划或者是事件资料,输入进系统。

    这样在系统的演变过程之中,虚拟人物就会按照新输入的资料,继续往下面进行演变。

    “代宰相……”

    当鲁定公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孔子明显地感觉到他的眼神看着自己有些怪异,心里不由得大惊。

    难道自己的系统出了什么差错?!

    不管是历史上还是自己的系统里,孔子和鲁定公君臣之间的情谊是肯定的,彼此之间从来没有过什么不愉快。

    因为两者之间的大目标还是一样的,那就是去除鲁国的分裂势力,鲁国的三桓……

    “臣在,请问寡君有何吩咐?!”孔子立即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问道。

    “代宰相快快请起,我们的三支部队正驻扎在附近,想必这齐景公不敢乱来。现在寡君希望代宰相还有你的这几位学生,一起前去陪同会盟,你们看如何?!”

    听了鲁定公的话,孔子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这种感受他才切身的体会到。

    “臣和学生们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这一刻,这还有什么需要迟疑的呢?!”孔子答道。

    听了孔子的话,鲁定公下了最后的决心,缓缓地说道:“传令官带路,前往高台会盟!”

    孔子和他的几个学生,弹了弹满身的尘土,郑重其事地整理好衣冠,然后前呼后拥着,紧紧地跟着鲁定公,缓缓地离开了帐篷。

    当他们重新走出帐篷之后,一阵凉风吹来,让在场的人感受到了无穷的寒意。

    这时虽说是春天,可是天气却越来越暖和,孔子身上所穿的衣并不是太多,此时此刻的这一阵风,让他有了更多的刺骨的感觉,气温相当于退回到了几个月前的大雪之天。

    就在两个月之前,鲁国遭遇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大的雪灾,走在鲁国国都的大道之上,厚厚的积雪居然能够埋过膝盖。

    尽管官府打开了很多粮仓,可是还是有很多人在这次雪灾中,被夺去了性命,这其中就包括孔子的一些学生。

    他的学生的确是太多了,多得连他自己都想不起来,也许是和后世中所记载的三千多人有点出入。

    可是,想来应该还是差不多的,因为每年的消耗,孔子还是多少记得一些,就是学生在看老师的时候,都会献上一捆干肉,这种肉的消耗量,一年之内都有大概的统计数据。

    爱吃肉是孔子的一种嗜好,当然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嗜好,其他的学生在老师的附近用餐的时候,也是要消耗这种干肉的。

    “代宰相,你怕不怕?!”鲁定公突然问道。

    “啊?”正在一边走路,一边默默东想西想的孔子,被鲁定公的话给拉了回来,他连忙躬身答道:“回寡君,臣不怕!”

    鲁定公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继续问道:“代宰相可曾学习过兵法?!”

    听他这么一问,还真的把孔子给问住了。

    这个时候,孔子又轻轻地跺了几下脚,将那青衣童子给唤了出来,问道:“这回遇到大麻烦了,鲁定公问我……我的那位祖先,在生前的时候,有没有学过什么兵法之类的?!”

    青衣童子笑道:“你说的古代兵法,我倒是知道一些的。”

    孔子有些着急了,说道:“那赶快告诉我,要不然鲁定公又要说我……临阵怯场了,说不定一着急他就会把我的人都给砍了。要知道,那个时候的君王动不动就会杀人砍人的……”

    “你放心吧,系统已经帮你修正过来了,只要你现在处于暂停状态,系统的其他虚拟人物也是处于暂停状态的。”

    孔子这才放心地说道:“那好吧,你得把我的问题搞定,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稍等稍等,这就好,这就好。”青衣童子继续往下说道:“我目前查询到的资料是,历史上的孔子曾经自己说过,从来没有学过兵法……这是他和卫灵公问阵对答的时候,自己坦白的。”

    “上面具体怎么讲?!”孔子(这个时候是孔博士)更加着急了,问道。

    “军旅之事,未之学也……”

    孔子连连摇头道:“这个恐怕不对吧。孔子后世的弟子亚圣孟夫子,曾经有过一句名言,那就是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这可是从我的……我的那位先祖中的话给演绎过来的。这怎么能说孔子一点都不懂兵法呢?!”

    “这个么……”

    青衣童子居然一阵哑口无言,这让孔夫子急得抓狂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