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往情深,傅少爱妻如命 第536章:情痴

时间:2019-09-12作者:慕微澜傅寒铮

    到了晚上,傅寒铮在书房处理这么多天落下的工作,慕微澜跟小糖豆在婴儿房看小盐豆。

    慕微澜抱着小盐豆,满眼温柔的看着儿子,“这才几天没见,弟弟又长重了不少。”

    “弟弟好能吃,喝奶奶比我喝的还多。”

    慕微澜好笑的说:“弟弟现在还小,主要靠喝奶,喝奶当然比你多啦。”

    小糖豆把小脸凑过去,小手里抓着一个小拨浪鼓逗着小盐豆,“弟弟你看这是什么?你喜欢吗?”

    小盐豆眼睛眨都不眨,一脸冷漠的样子,完全对这拨浪鼓不感兴趣。

    “弟弟好冷哦。”

    “看样子,性格大概是随你爸爸吧。”

    慕微澜抱的有些手酸了,将不哭不闹的小盐豆重新放回摇篮里。

    小糖豆这才问:“慕慕你跟爸爸为什么要逃跑?我一起床就看不见你们了,我打你们的电话也不接,我以为你跟爸爸不要我跟弟弟了。”

    “我跟爸爸怎么可能会不要你跟弟弟呢?我们只是想着,如果我们要是告诉你的话,你肯定哭着闹着不让我们去,索性就不告诉你了,反正没几天我跟爸爸就回来了。”

    “骗人,明明去了好多天。”

    慕微澜目光柔软的看着小糖豆,将小家伙抱到怀里来,“那糖豆想慕慕了吗?”

    “哼,不想。”

    “真的?可是慕慕很想糖豆啊。亲一个好不好?”

    小糖豆很傲娇的抱着小手臂说:“看在你这么想我的份上,我就亲你一下吧。”

    小家伙在慕微澜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下。

    慕微澜情不自禁的在小家伙脸上也亲了口,“还是我们糖豆好。”

    小糖豆坐在慕微澜怀里,听到外面传来雨声,小脸一转,看向窗外。

    “慕慕,外面又下雨了。明天我不想上学了可以吗?”

    慕微澜忍俊不禁,“哪有人因为天气不好就不上学的?”

    话音刚落,院子里便闪来一道车灯光芒,照向窗户,刺了一下慕微澜的眼睛。

    “奇怪,这么晚了,谁来我们家?”

    慕微澜起身走向窗边,只模糊的看见,院子门外,停着一辆车,车上下来一个身材挺拔高大的男人,有些眼熟……似乎是……祁彦礼?

    小糖豆也跑了过来,“慕慕,是谁呀?”

    “好像是爸爸的……朋友。”

    自从乔桑活着回来后,祁彦礼跟傅寒铮算是井水不犯河水了,但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化干戈为玉帛,慕微澜不清楚,只知道在商场上,祁彦礼似乎已经不针对傅寒铮了。

    婴儿房的门被推开,慕微澜回眸看到傅寒铮,说:“寒铮,我好像看见祁彦礼在楼下……”

    “我看到了,我过去见一下他。”

    “哦,你去吧。”

    慕微澜不免有些疑惑,这么晚了,祁彦礼来傅家找傅寒铮做什么?

    ……

    楼下,院子外。

    黑夜里,下着滂沱大雨,可祁彦礼没有撑伞,孤零零的站在门口,显得有些落寞,他满身的锐气仿佛也被这大雨冲刷,只剩下无助和憔悴。

    傅寒铮撑着一柄黑伞从别墅里出来,走到铁门前时,微微蹙眉。

    祁彦礼这般落魄的模样,除却今天,他也只见过一次,那就是在乔桑死后。

    雨水,顺着他的眉骨,往下滑落,祁彦礼里的声音里,充满了害怕和恐惧:“乔桑有没有来找过你?”

    “没有,我跟她私底下没有过联系。她怎么了?”

    祁彦礼声音微微颤抖着:“乔桑消失了,我找遍了整个北城都找不到她,我以为她在离开前会来找你,所以……”

    傅寒铮抿着薄唇,眼神微沉,思忖几秒后,还是决定说出口:“彦礼,现在你所见的乔桑,并不是乔桑,你该清醒一点。”

    大雨中,祁彦礼咆哮道:“她是!她是乔桑……她是!”

    “我查过她,她是乔桑的亲妹妹,乔洛。”

    “不,她是乔桑,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跟乔桑长得一模一样,不会……她就是乔桑……”

    傅寒铮冷静的打断他的念想,一字一句道:“乔桑早就死了,后来出现的那个女孩,是乔洛。”

    “嘭!”

    祁彦礼捏着拳头在傅寒铮脸上狠狠揍了一拳,双眼通红的瞪着傅寒铮:“她是,我说她是,她就一定是。”

    傅寒铮尝到一抹鲜血味,但并没有还手,看着祁彦礼转身,大步进了车里。

    ……

    趴在窗户口注意着楼下动静的慕微澜,自然看见了祁彦礼揍傅寒铮的画面。

    小糖豆眨巴了一下眼睛,惊奇道:“爸爸居然被人打了也不还手,那个叔叔很厉害吗?厉害到爸爸都不敢打回去吗?”

    慕微澜:“……”

    闺女,难道你此刻不应该关心一下你老爸受伤了吗?

    “你爸爸那是不想使用暴力,打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所以你也不可以效仿,知道吗?”

    小糖豆点点小下巴,“打人打不过,还是快点逃跑比较聪明。”

    慕微澜:“……”

    等傅寒铮回了屋子,慕微澜一看他嘴角被打出血了,皱眉抱怨道:“祁彦礼什么人,好好说话不行吗?干吗打人?”

    慕微澜去拿了纸巾帮他擦着嘴角的血迹,“不行,我去拿个冰袋给你敷一下,要是明天青了紫了就不太好了。”

    等慕微澜拿了冰袋回来,傅寒铮坐在沙发上,正跟徐坤打电话。

    “派人找一下乔桑,有任何消息,随时像我汇报。”

    挂掉电话后,慕微澜坐过去,拿着冰袋帮他敷着,说:“他把你给打了,你还要帮他找人啊?不对,乔桑不见了吗?”

    傅寒铮淡淡的“嗯”了一声,说:“这个乔桑,不是乔桑。”

    慕微澜眉头蹙的更深了,“什么意思?”

    “她是乔桑的亲妹妹乔洛。她应该是回来复仇的,之前我出车祸坠海,是她派人剪断了我的刹车油管,又引我去周山,我才出了车祸。”

    “这件事,你怎么从来没告诉过我?”

    “因为这是我欠乔桑的,这条命,也算是还给她了。”

    慕微澜将手里的冰袋直接丢到他手里去,“傅寒铮,以后我不准你再这样了,你知不知道那时候我跟小糖豆有多无助,有多害怕,我们给你办葬礼后,头七的日子,我在房间里点蜡烛,想等你回来,结果把窗帘烧着起了火……我……”

    即使是现在想起,慕微澜依旧觉得那段日子无比的灰暗,甚至是黑暗。

    傅寒铮将她一把拉进怀里,紧紧抱住,“抱歉小澜,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也不会让你有机会再体会到那种无助。”

    “你最好说到做到。”

    慕微澜伸手捶了一下他的肩膀,微红着眼瞪了下他,“对了,那祁彦礼不知道现在的乔桑是假冒的吗?”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熟悉乔桑的人,连我都发现了,他不可能没有任何怀疑。”

    慕微澜水眸瞪大,“所以……祁彦礼一直在骗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