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52.父子和解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楚意拍了拍谢南的脸颊,“谢南,你妈妈刚才打电话叫你回去呢!”

    谢南嘟囔了一声,抓住楚意的手,贴在脸上,睡得香甜。

    楚意没想到谢南的酒量会这么差,她还以为多少喝一点儿排解排解烦闷的心情,怎么搞的自己心情更加糟糕了。

    楚意都不知道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怎么面对谢南,人家本来就心情不好,她还把人家给灌醉。

    一时间,楚意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来回得在客厅里踱步。

    “水水。”听到谢南说要水,楚意赶紧倒了一杯,然后她犹豫了,这样怎么给他喝啊?

    谢南还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短袖都掀到了肚皮上面,露出了令人流口水的八块腹肌。

    楚意扶起谢南的头,把水杯放到他嘴边,“谢南,喝水。”

    谢南晕晕乎乎地张开嘴,楚意小心翼翼地灌进去,但还是有一些顺着下巴流了下来,幸亏夏天,也不会着凉。

    楚意给谢南喂完水以后感觉自己浑身出了一身汗,也许是酒劲上头,楚意脸颊泛红,她扯了扯衣领,打算去洗澡。

    热水一冲,楚意感觉脑袋迷迷糊糊的,真的是,酒量越来越不好了。

    楚意穿着睡衣睡裤出来,就看到谢南半边身子刚在地上,只有两只脚搭在沙发上。

    楚意弯腰,想要把谢南扶上沙发,可是楚意力气再怎么大,谢南都是一个大男人,她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还是搬不动。

    楚意干脆放弃了,赌气般地坐在谢南身边,戳了戳他的脸颊,“叫你一天天地气我,气我。”

    谢南感觉有一只手一直在他的脸上作乱,他一把抓住,往怀里带了带,楚意被他弄得一个踉跄,整个人趴在他身上。

    谢南按住乱动的人,出声道,“不要乱动。”

    楚意挣扎着要起来,但是被谢南箍得死死的,半分都不能动弹。

    再加上她也开始醉酒,浑身没有了力气,趴在谢南怀里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半夜,谢南意识开始觉醒,察觉到怀里的人,他没有动弹,借着月色看到楚意乖乖地趴在他的胸口,谢南伸出手指描摹着她的眉眼。

    “楚意。”谢南小声地开口,“恐怕我不能和你上一个学校了,不过也没有关系,你去哪座城市,我就去哪儿。”

    看着怀里的人没有动静,谢南稍微地动了动隔壁,然后换了一个姿势,继续把人搂在怀里,“楚意,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女生好欠打,一副拽得不行的样子。可就是这副样子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后面觉得其实你也没有表面上表现的那么坚强,其实你也会孤独,也会退缩,似乎是看穿了你的伪装,我每天都想着看你的自我表演,但是看着看着,关注点就不对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反正就是觉得你身边出现的所有男生都不顺眼,但是你好像……对我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啊!”

    谢南低头在楚意的额头上亲了亲,然后抵着她的头顶缓缓开口,“不过我会努力的,努力让你喜欢上我。”

    谢南絮絮叨叨地说了许久,直到口干舌燥,他才抱着楚意,满足地睡了过去。

    楚意她家是老房子,外面有很多古树,所以清早鸟儿的叫声格外地密集。

    楚意被吵醒的时候,谢南还在呼呼大睡。

    楚意微微抬头,看到谢南的手臂紧紧地箍住自己,她心一跳,懊恼地拍拍自己的脑袋。

    昨天晚上真是晕糊涂了,她怎么就趴在谢南怀里睡着了?

    楚意轻手轻脚地起来,没有惊动谢南。

    等到楚意回房间以后,谢南睁开了眼睛,完全不像是刚才睡醒的样子。

    其实在楚意睁开眼睛的时候谢南就醒了,只不过他怕楚意尴尬,没有睁眼罢了。

    谢南坐起来,揉了揉宿醉后的头,不知道楚意是从什么地方找的酒,这么烈。

    楚意听到卫生间传出来的水声,心态更加鸵鸟了,她坐在床上发呆,一会儿,水声停了,有脚步声在门口停下,谢南的声音响起,“楚意,我先回去了。”

    楚意点点头,意识到谢南看不到,才出声说,“嗯。”

    谢南出门以后,直接打车去了医院,推开门,谢南看到谢教授正坐在床上看报纸。

    “爸。”谢南叫人。

    谢教授听到声音,抬头看到谢南,“你来了!”

    “我妈呢?”

    “回家去收拾换洗的衣物了。”谢教授放下报纸,接过谢南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你昨天没有去参加英语考试。”

    谢南以为谢教授又要像往常一样批评他,等了半天,没有听到声音,抬头,就看到谢教授正注视着他,“谢南,没想到一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这么多年,我们两父子好像从来没有认真谈过话,我一味地以为自己的想法就是正确的,就是对你好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你需不需要。”

    “爸。”谢南有点儿不知所措,这是他爸吗?不会是被什么附身了吧?

    “其实你妈昨天也跟我谈了很久,我一直没有意识到你的问题,你也满十八岁了,成年了,该有自己的人生了,可以自己做主了。”

    谢南一时间接受不了谢教授的转变,毕竟父子两个吵了这么多年,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对这个转变他是欣喜的。

    “爸,谢谢你。”

    门被推开,谢母走进来,“你们两父子在聊什么?”

    “妈。”'谢南起身,接过谢母手里的早饭,帮她摆饭。

    谢母不敢置信地看着谢南,“小南,你。”

    “怎么了?”谢南转头看着谢母。

    “不是,你竟然主动摆饭?”谢母欣慰又不可思议地看着谢南,她生的儿子自己知道,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家里不让其他的人进来,所以就连请个保姆都不行。

    可是现在居然主动摆饭了,而且看起来还有模有样的。

    谢南一愣,突然间发现他不知不觉地就养成了这个习惯,他唇角勾起,眼睛里面都泛着细碎的柔光。

    谢母看到谢南这个样子,八卦之心顿起,“小南啊,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谢母想到了昨天晚上的电话,“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的那个女生,你是不是和她在一起?”

    谢南抬头,震惊地看着谢母,“楚意给你们打电话了?”

    “楚意?”谢教授也震惊地看向谢南,“你说的那个楚意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

    “哪个?”

    “就是上一次来我们家里的那一个啊,在数学方面非常有天赋。她的成绩非常好,按理说要被保送的,她去了哪所学校?”

    “她没有接受保送名额。”谢南开口。

    “为什么?”就连谢母都很奇怪,有了保送名额多省事,就不用心惊胆战地等高考成绩了。

    “没有为什么。”显然谢南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费口舌。

    “没有保送就没有保送吧,这件事情不重要,对她来说,考哪所学校都有希望。”

    “你们说的这个女生是谁啊?”谢母好不容易有个插话的机会,“是不是就是小南。”

    “是。”谢母还没有说完,谢南就承认了。

    “那什么时候带到家里来吃顿饭?”谢母提议,听到谢教授和谢南都见过了,她心里也痒痒的,想要见一见这个让谢南和谢教授都赞不绝口的女孩子。

    “不行。”

    “为什么不行?”谢母疑惑地看着谢南,随即反应过来,揶揄地看着谢南,“不会是你还没有搞定这个女孩子吧?”

    谢南想说不是,可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

    他懊恼地看了一眼谢母,然后溜之大吉,“我出去问问医生,我爸的情况。”

    谢母在后面笑得开怀,谢教授无奈地说,“行了,你就别打趣他了,待会儿不回来了你又担心。”

    谢南一个人出去站在天台上吹风,今天气温不是特别地高,天台上风凉凉的,谢南看着远处的大楼和下面的公园,里面的人行色匆匆,他看着看着,思绪渐渐地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