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50.谢南缺考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艳阳高照,地面被晒得烫脚,前天晚上的雨好像对飙升不下的气温没有起到一点点的作用,空气中都散发着粘腻的味道。

    学校这一片区都被贴上了不准鸣笛的告示,十字路口有交警把守。

    今天是高考的第二天,虽然还是会紧张,但是比起昨天走到教学楼都会手抖的无措慌乱感,今天这已经算是非常好的了。

    楚意穿着一条黑色的运动裤,黑色的帽衫卫衣,拿着考试用具淡然地走进考场。

    只剩下最后一门英语了,考完这一门,他们就彻底地从高三的压抑中走出来了。

    楚意走进考场,找到自己的座位,从容地坐下去,等着发卷子。

    可是好景不长,刚做完听力,楚意的眼皮开始狂跳,她心一慌,中性笔在纸上拉出一道划痕。

    不过幸好,不是在答题纸上,楚意放下笔,按了按狂跳不止的右眼皮,定了定心神,等到它不跳了以后,才开始重新做题。

    可是这样一打岔,楚意胸有成竹的心态开始崩塌,做题也出现了失误,一篇完型填空看了两遍还是摸不清状况,脑子里面迷迷糊糊,蒙蒙登登的。

    楚意停下笔,闭上眼睛,深呼了一口气,做了一遍眼保健操,才继续做题,虽然没有达到最开始的做题感觉,但是比起刚才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

    谢家现在已经乱成一团锅了,医院里,家里人在病房外面着急地转了转去。

    谢南倚靠在墙角,低着头,眉头紧缩,一言不发。

    今天下午谢南的要去考试,作为父亲,儿子这么重要的时刻当然要参加。

    昨天是谢母送谢南去学校的,今天她的会议实在是脱不开身,谢父就打算送谢南去学校。

    可是还没有出门,就在谢南换完鞋起身的刹那,头晕目眩,整个人往后倒,要不是谢南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谢父,脑袋就会磕到身后的桌角,后果不堪设想。

    谢南赶紧拨打120,等到送到医院以后,才给其他人打电话。

    谢家人过来的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就在病房外面聚集了一圈。

    病房的门终于开了,医生还没有出来,家属就围了上去,“医生,我先生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说道,“送来的很及时,患者情绪不能太激动,也不能做体力劳动活,如果这样的话,心脏不能有效地将血液泵入全身,会导致缺氧,引起昏厥,严重的话会致死。”

    谢母喃喃自语,“那他这是怎么回事啊?”

    谢父是不可能因为劳累过度导致心脏病复发的,那就是……

    谢母将目光投向了谢南,看到角落里的儿子,她才想起来谢南好像没有去考试,来不及纠结太多,谢母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走过去,一把抓住谢南的手腕,“小南,你没有去考试?”

    谢南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目光征征地盯着病房,谢母都被自己儿子的表情吓着了,半晌,谢南才缓缓开口,“我爸这个样子多久了?”

    谢母咽了咽口水,“小南。”

    “妈。”谢南叫得很平静,“我爸这个样子多久了?”

    “有一段时间了,因为你要高考,就没有告诉你。”

    “是不是今天是我发现了,你们打算一辈子都不告诉我?”谢南红着眼眶问道。

    “小南。”谢母拉着谢南的手,“是爸爸说要瞒着你的,妈妈也同意,你要高考,就不要为这些琐事操心了。我们先去看看爸爸好不好?”

    谢南没有说话,跟着谢母往前走,病房里,谢教授还没有醒,谢母走上前,帮他掖了掖被角。

    谢南站在远处,突然间不敢上前,谢母向谢南招了招手,“小南,过来看看你爸爸。”

    谢南踌躇了一下,才慢慢像婴儿蹒跚学步般慢吞吞地走上前。

    看着躺在床上毫无生机的谢教授,谢南才突然间发现他真的是老了,眼角有了皱纹,鬓角有了掩盖不住的白发。

    “妈,他这样多久了?”谢南蹲在谢教授的床边,双手局促地放在床上,问道。

    到了这时候,也就没有再瞒着的必要了,谢母叹了一口气,紧紧地牵着谢教授的手说,“在你上初三的时候检查出来的,你爸爸不让我告诉你,我也就瞒着没说。”

    “那他今天?”

    “今天是我的错。”谢母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他今天告诉我,让我陪着你一起去,说是你一生中只有这么一次高考,可是公司有个会实在是走不开,他就跟我闹脾气。你爸爸这个人,有什么话都不会说出来,只会自己在心里生闷气。”

    听到这里,谢南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以前的自己。

    谢母说,“你也不要有心理压力,按我说啊,你的这个成绩可以上一个很好的经济类院校,没有必要非得奔着国内数一数二的学校去。可是你爸爸不听,他优秀了一辈子,而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他几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谢南低着头没有说话,目光悠远地看着病床上的谢教授。

    “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大不了我们明年再复读一年。”谢母倒是想得很开,主要是她对谢南的成绩没有要求。

    对于谢母的话,谢南没有回应。

    以前他也是这样想的,可是现在他有了想要追寻的东西,自然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

    这时候,高考已经结束了吧,谢南目光空洞地看着躺在床上的谢教授,脑海里想着楚意现在已经出来了吧。

    她在干什么呢?

    是考完了就专心等成绩,还是迫不及待地对答案呢?

    按照楚意的性格,她应该考完了就不会多加关注了,转而去关注下一个阶段的内容。

    谢南晃了晃头,他现在都不敢多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