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39.谢南被反调戏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吃完饭以后,谢南没有动弹的意思,楚意也没有赶他,自己收拾了碗筷去厨房洗碗。

    就两个人的碗筷,收拾起来很快,不到半个小时,楚意已经洗完碗筷,打扫完厨房出来了。

    谢南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桌子上还放着一盘瓜子。

    楚意无奈地笑笑,这人还真是会享受,这瓜子还是邻居李奶奶送过来的。

    这不是马上要过年了,李奶奶乡下的亲戚自家种,自家炒的瓜子给她送了一些当年货,李奶奶惦记着她一个人孤零零地也没有个大人帮衬着,就给她送了一些。

    “你不回家吗?”这已经不是楚意第一遍问他了,可是谢南就像是没有看到楚意着急赶人的样子一样,依旧嗑瓜子磕得起劲,“不回去,我今晚就在这儿睡了。”谢南起身,在房间里面转了一圈,“没有多余的房间,那我就睡沙发吧。楚意,帮我拿一条被子,再拿一个枕头。”

    楚意懒得理他,爱待就待着吧!

    楚意转身,回房间写作业,明亮的台灯下,映衬得楚意的手指纤细修长,泛着柔和的白光。

    指尖滑过书本,慢慢地翻着参考资料。

    窗外突然间刮起了大风,吹得树枝吱吱作响,枝丫的影子倒映在玻璃上,像是张牙舞爪的魑魅魍魉。

    楚意起身,拉上窗帘,手在窗帘边上顿了顿,然后回到书桌前,拿起笔却没有写字。

    她记得今早看得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雪,楚意掀开了窗帘一角。

    果然,说来就来,刚才还是断断续续的,几乎隐在黑暗中看不清楚,这才几分钟的功夫,已经洋洋洒洒地满天飘洒。

    在灯光的照耀下,仿佛小白绒毛,楚意打开窗户,伸出手,接着空中飘落的雪花玩。

    门外,谢南敲了敲门,“楚意,我想要洗澡。”

    楚意暗叹一声,她真是欠他的,但是大雪天的,又不能让他这时候回去,出了事谁负责?

    楚意收回手,关上窗户,然后打开门,谢南敲门的手还没有落下去,看到楚意,气势明显弱了一截,“楚……楚意,我想要洗澡。”

    楚意当着谢南的面打开卫生间的门,“去吧。”

    谢南诧异地挑了挑眉,“那我去了?”

    他似乎没想到楚意会答应得这么痛快,但是楚意答应得利落了,他心里又不舒服了。

    楚意到底有没有把他当做一个男生啊,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能随便让男生在家里洗澡吗?

    谢南似乎没有想到是自己死皮赖脸地要求要洗澡的。

    “不去吗?”楚意疑惑地看了谢南一眼,然后一把关上门,语气开始变冷,“你到底有完没完,一会儿要这个,一会儿又要那个,让你去,又在这里磨磨蹭蹭?”

    谢南利索地转身,不想跟楚意废话,他刚才简直就是多管闲事,楚意这种女人能跟一般人比吗?

    显然不能。

    谢南气得把淋浴开到最大,站在下面,仰着头,让水从脸上冲下来,等到差不多了,才伸出双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

    水珠顺着健硕的胸肌滑落,再滑过像搓衣板一样的腹肌,最后隐入。

    谢南看了一眼架子上的洗漱用品,犹豫了几秒钟,最终还是拿了下来。

    谢南使劲地掰了一下,盖子打不开,他直接放弃了,旋了两下连瓶盖一块儿扭开。

    往手上倒的时候没有把握住力度,不小心倒满了手掌心,还有一些直接给倒在地上了。

    洗发水瓶子不大,被谢南这样一作,差不多一半都没了。

    谢南看着手上一大坨还顺着指缝往外漏的洗发水,懵了一瞬间。

    最后直接全部抹到自己的头发上,反正不能浪费,要是让楚意知道他作践她的洗发水,楚意会杀了他吧!

    泡沫在头上晕开,谢南站在淋浴下面,边搓边冲,就是这样,泡沫还越来越多,谢南干脆不搓了,等到冲得差不多了,才开始搓洗。

    洗完以后,谢南又开始纠结,他没有换洗的衣服穿。

    “楚意。”谢南在卫生间里面喊,“我没有衣服穿。”

    听到声音,楚意开门走出来,看着卫生间的门不耐烦地开口,“自己想办法。”

    她还忙着写作业,今天晚上都没有做几道题,她简直想要捶死谢南算了。

    “楚意,我没有衣服穿。”谢南又说了一句。

    “我知道啊。”楚意在外面咬牙切齿地说,“所以呢!你让我怎么办?我上哪儿给你找衣服去啊?”

    里面安静了一分钟,谢南魔鬼似的声音又在楚意耳边响起,“楚意,你可以把你的衣服给我先借用一晚上。”

    楚意没好气地开口,“混蛋,我的衣服你穿的进去吗?自己多高多壮自己心里没有点儿数吗?”

    谢南没有说话,楚意听到里面悉悉索索地,几分钟后,谢南围着一块儿浴巾出来了。

    只堪堪遮住了重点部位,楚意都想要骂娘了。

    “混蛋,那是我的浴巾。”楚意真想给他一把扯下来,让他去裸奔。

    “我知道啊!”谢南大大咧咧地走出来,“我没有衣服穿,只能用你的浴巾了。你不会介意吧,师姐?”

    “我不会介意个屁!”楚意开始爆粗口了。

    “那我给你。”谢南说着,手已经放在腰侧,仿佛只要楚意说一个是字,他立马就可以扒下来给她。

    楚意也不是被吓怕的,见谢南这个样子,她转身坐在沙发上,支着腿目不转睛地看着谢南,“好了,你可以开始了。”

    “开始什么?”谢南被楚意给整懵了。

    楚意用下巴指了指谢南,“就你身上的浴巾啊,你可以拿下来了。”

    谢南的脸色以肉眼可见地速度爆红,“楚意,你还是不是女生啊,哪儿有女生像你一样的?你还知不知羞啊?”

    楚意起身,走到谢南身边,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踮起脚,靠近他耳边,吐气如兰,“谢南,不要试图挑战我!”

    然后松开谢南,转身回屋,边走边说,“卫生间收拾干净,衣服自己放进洗衣机里洗,浴巾用完给我洗了。”

    谢南征征得没有动,楚意说的话仿佛是回音一样从他的耳边来回动荡。

    楚意摸过的肩膀仿佛着了火一样,滚烫灼热,白皙的皮肤泛起了颗颗小鸡皮疙瘩。

    他的耳垂红的滴血,脸庞也灼热烧人,像是喝了最烈的酒一样,谢南感觉自己应该是醉了,他转身又进了卫生间,只不过这次淋下来的是冷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