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34.谢南的细心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楚意还没有说话,倒是谢南先发制人,“你和他有什么好说的?齐默整个人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离他远一点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坑了。”

    楚意:“……谢南,你不要这样说别人,会很尴尬的。”

    “我不尴尬。”谢南说得理直气壮,他谢小爷还从来没有尴尬的时候。

    楚意叹了一口气,靠在围栏上,声音缥缥缈缈,“你这样我会很尴尬的。”

    谢南面色一阵变换,“那我以后不说就是了。不过齐默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他就是怕当班长影响他学习,才告诉老师不当了,这才回占用了你这么多时间的。”

    楚意:这孩子咋就这么执拗呢?咋就说不清了呢?

    “谢南,这是每个人的选择,我们没有评价的必要,再说了,这件事情是我自愿的,要不是别人强压着我做的,是不是?”

    谢南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明明一米八七的男孩子,整整比楚意高出一个头,此时却在她面前乖乖巧巧的。

    “你现在开心吗?”谢南突然间抬起头,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楚意一时间摸不准,只好顺着心意回答,“被你们这样一打搅,倒是没有之前那么郁闷了,不过开心还谈不上。”

    “哎,你干嘛去?”谢南突然间不管不顾地拉着楚意的手,往楼下跑。

    “带你去个地方。”谢南头也不回地说,跑得飞快,楚意刚开始的时候顺着他的力道跑,等反应过来以后自己也加速跑,两个人的速度非常快。

    谢南牵着楚意去了操场后面,这里是一片湖,冬天结冰了,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上面铺了厚厚的一层雪。

    谢南帮楚意拂掉头顶和肩膀上雪花,低头问道,“马上就要上课了,你就这样跟着我出来了?”

    “不是你拉着我出来的吗?”

    “我拉着你出来你就出来啊,楚意,你也太好骗了吧。”谢南往前走了一步,凑近楚意,两个人目光相接,谢南的那双桃花眼溢满笑意,他调笑道,“楚意,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楚意一巴掌拍在谢南的肩膀上,“你想得美,姐姐不喜欢小弟弟,是吧,师弟?”

    谢南脸上失望的神色一闪而过,然后像是开玩笑般地开口,“那就好,要不然我还得想办法找出不会伤害你的理由拒绝你!”

    “那我可真得谢谢你啊!”楚意笑着把一个雪球砸在谢南的身上。

    谢南抖了抖胸口的雪球,压下心底的一丝异样,追着楚意大喊,“楚意,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啊!是不是我说不喜欢你你恼羞成怒了,又觉得打不过我开始搞偷袭了?”

    楚意笑得肆意,反手一个雪球又朝着谢南飞过来,谢南只是往后退了两步,并没有躲开。

    这次,雪球砸到胸口朝上的位置,砸开的雪钻进了脖子里,冷的谢南哆嗦了一下。

    他拉开拉链,抖了抖雪,幸亏这个阶段的雪比较厚实,不像有些地方的雨夹雪落地就化。

    楚意乘着谢南没有注意,拿着一团雪跑过来,直接逮到了谢南的脖子里,谢南冰得跳了起来,楚意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谢南,你刚才好搞笑!”

    “我还搞笑了是吧?”谢南干脆把外套脱掉,只穿了一件毛衣,毛衣的领子比较高。

    谢南弯腰从栏杆上攒了一团雪,捏成一个雪球,然后朝着楚意扔过去。

    楚意见谢南要动真格,早已经跑远了,这个雪球只砸到她的背上,然后四散开来,冬天穿的厚,一个雪球砸上去根本没有太大的感觉。

    “谢南。”楚意拿着一个雪球,朝谢南喊了一句,笑得明媚灿烂,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羽绒服,脸蛋冻得红彤彤的,说话的时候嘴里还呼着白气,笑得明媚张扬,谢南一下子慌了神,没注意,雪球直接砸到了自己的胸口。

    毛衣不像是光滑的羽绒服,雪会自动滑落,它会沾在毛衣上面,就像是吃面包的时候不小心掉的面包屑。

    谢南拍打了两下,不但没有打掉,反而有些地方融成了水珠。

    谢南干脆不管了,抓起一把雪就往楚意身边跑,也不管雪球有没有捏紧,也没有注意到底偏没偏方向,谢南抡圆了隔壁扔过去。

    但是还没有近身,雪球已经散开了,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这四散而逃的白雪更添了一股唯美气氛。

    “谢南,你好蠢啊!”楚意在前面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哪儿有你这样打雪仗的?”

    “你还觉得挺开心的是吧?”谢南跑过去,一把揽住楚意的脖子,仗着身高优势欺负楚意。

    楚意笑了半天,浑身没有力气,挣扎不开,只好求饶,“谢南,我错了,我不该笑话你的,可是你实在是太搞笑了。”

    “我哪里搞笑了,嗯?”谢南低头,热气喷洒在楚意耳边,冻到麻木的耳垂突然间碰到热源,一冷一热的结合让耳朵酥痒难耐,楚意不断挣扎,“谢南,痒。”

    “哪里痒?”谢南疑惑。

    “耳朵,你放开我,难受。”楚意用手去摸耳垂。

    但是手却被谢南箍住,他触摸到楚意的耳垂,楚意瑟缩了一下,打了个冷颤,耳垂红的滴血,谢南调侃,“怎么这么烫?”

    “冻的啊!”楚意胳膊往后一顶,谢南闷哼一声,然后放开楚意,往后退了一步,捂着肚子,不敢置信地说,“楚意,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

    楚意低头,潋滟的眸子看着谢南,“谁让你先欺负我的,小弟弟?”

    谢南:“都说了我比你大,不要叫我小弟弟。”

    “那叫小师弟?”

    谢南:“………”

    谢南干脆坐在地上,楚意把谢南的羽绒服拿过来,递给他,“穿上吧,很冷的。”

    谢南接过来,没有穿,反而放在地上,铺平,看着楚意,指了指自己的衣服,“过来坐。”

    楚意也没有矫情,两个人一人一边挨着坐下。

    大雪纷飞,两个人并肩坐在湖边,要是手里有根鱼竿,真有种“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气氛。

    “谢南,谢谢你。”突然之间,楚意冷不丁冒出来一句话,谢南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谢我什么?”

    “谢谢你长得这么帅啊!”楚意偏头看了谢南一眼,然后转头,看着白雪覆盖的湖面。

    谢南一声不吭,但是耳垂变红了,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

    不管回去以后会发生什么,总之这一刻,他们是快乐的。

    往后余生,回想起来,高三的那年冬天,那场雪,还有那个他或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