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32.谢南的局促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喝完一杯水,楚意感觉到肚子里面有暖意了,把杯子放到厨房。

    然后看了看谢南还没有回来,楚意也不想管了,回到卧室,关上门,爬上床,整个人蒙在被子里。

    她现在只想睡一觉,谢南想干什么就让他自己去瞎琢磨吧,她也没有精力管。

    楚意睡得迷迷糊糊得就感觉有人回来了,门被大力关上,楚意心想,不愧是谢南,干什么都幼稚得要死,关个门而已,都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回来了。

    只是一瞬间的意识,楚意再次闭上眼睛睡过去了,谢南脱下鞋子,没有看到楚意,厨房和卫生间的门都开着,也没有人。

    谢南想要到卧室看看,到门口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后想到楚意不舒服,谢南还是打开了门。

    淡蓝色的床单和被套清新淡雅,楚意的房间没有多余的装饰,但是仅有的饰品摆放得恰到好处,温馨美好。

    楚意脸蛋红红的包裹在里面,睡得正香。

    谢南退了出去,关上门,然后提着东西去厨房。

    可是谢大公子何时做过这些事情,打开百度,搜索如何打来天然气灶,摸索半天,好不容易打开火,谢南直接拿灶上面炒菜的大锅来煮红糖水。

    他在里面倒了满满一锅水,把火开到最大,然后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水煮开,谢南又把锅抬起来,拿到洗碗池边,把多余的水倒掉,只在锅底留了一点点,没有水蒸气的浪费的话应该能倒一水杯。

    楚意听到厨房里面的声音,爬起来,穿上拖鞋,出去。

    走到厨房门口就看到谢南手忙脚乱的淘着米,没有找到淘米的器具,他拿着一个碗在挣扎,米粒从指缝里露出去,顺着洗碗池的孔往下水道跑。

    楚意走过去,问道,“谢南,你在干什么?

    冷不丁被楚意的声音吓了一跳,谢南手里的碗没有拿稳,掉了出去,眼看就要掉在地上,楚意眼疾手快地伸出手,可惜,还是没有接住。

    陶瓷碗摔碎的声音很响亮,两个人看着摔碎的碗和凌乱的厨房,相顾无言。

    楚意蹲下去,开始捡碎碗片,谢南也局促地半跪在地上,紧张无措地开口,“楚意,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楚意进来就大概明白了,锅里面快要煮焦了的红糖,打开的电饭煲,还有快要被洗没了的米粒,这一切都告诉自己谢南的意图。

    “我没有做过这些,下次……下次我一定会做好的,不会再摔碗了。”谢南看楚意把大块的碎片捡起来,扔到了垃圾桶,自己去捡小碎片。

    楚意还没来得及阻止,谢南的手指已经被划伤了,看样子,伤口还不浅,一滴滴的血冒出来,在地上印出点点红梅。

    谢南更加无措了,他今天一直处于很凌乱的状态,干什么都坏事。

    “你先出来。”楚意也顾不得地上的碎片了,他拉着谢南的手出去,按在洗手池的水龙头下面,打开水,冲了冲,谢南疼得嘶了一声,胳膊不由自主地往回缩。

    楚意按住他的手,说道,“先冲一下,等会儿我给你包扎一下,不要染上脏东西。”

    楚意处理伤口很是简单粗暴,冲完以后,拿消毒酒精在伤口上洒了一点,然后拿棉签沾了一遍,谢南的手已经疼到麻木了,额头上冷汗都要出来了,他不得不怀疑楚意是不是乘机报复,可是看她的样子又不太像。

    楚意也意识到自己确实是粗暴了一点儿,可是没有办法,从小到大习惯了这样的处理手法。

    她放满了速度,语气也尽量放柔,“稍微忍一下,处理不好的话会感染的。我尽量慢慢来,要是疼的话喊出来,喊出来就不疼了啊。”

    谢南:“………”

    当他是三岁小孩呢!

    “老子”话出口,谢南赶紧挽救,“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这点儿疼而已,我还是忍得住的。”

    消完毒,楚意拿起旁边的纸巾在谢南的额头上擦了一下,然后递给他看,“这是什么啊?口是心非!”

    谢南一把夺过纸巾,“这是热的,对,就是热的,你这屋里太热了,我今天穿的太厚了。”

    谢南边说边用另一只手抓起胸前的领子,抖了抖,仿佛真的受不了了。

    楚意笑意吟吟地看着他,仿佛看穿了一切。

    谢南一瞬间炸毛,气急败坏地开口,“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啊,赶紧给我处理伤口,你看看它都这么严重了,都快要疼死了。”

    谢南没有意识到自己最后的语气越来越像是在撒娇。

    楚意给伤口消完毒,抹上药膏,清清凉凉的药膏抹到伤口上,带来的舒爽感让谢南忍不住叫了出来。

    楚意:“……”

    楚意快速地贴上创可贴,嘱咐道,“最近几天不要碰水,等到结痂了再说。”

    然后楚意站起来,揉了揉酸疼的腰,把药箱放到本来的位置,“厨房的碎片拿扫把扫干净,不要拿手抓,碎片太小,抓不起来,反而会割伤手。”

    “我知道了。”谢南一副受教的样子。

    “红糖水不要煮了,它也不是那样煮的,我现在不饿,也不想喝粥,打扫完了就回去吧,我想休息了。”楚意说完,转身回卧室。

    谢南赶紧站起来,抓住楚意的胳膊,“我给你买了暖宝宝,你……你用一下,网上说女生这几天肚子会比较容易受凉,要保护好。”

    “谢谢!”楚意没有转身,走到餐桌边,拿起上面放着的暖宝宝和暖宫贴,回卧室,再也没有看谢南一眼。

    回到卧室以后,楚意快速地关上门,擦掉眼角的泪水,暖宝宝和暖宫贴都被她扔到了床上,没有动。

    楚意抱着一个破旧的大熊,脸埋在大熊的怀里,哽咽声小到几乎听不到。

    谢南在卫生间里找到扫把,仔细地扫干净碎片,倒到垃圾桶里,还细心地用拖把拖了一遍。

    本来想把锅洗了,收拾一下厨房,但是想到他之前的杰作,谢南还是没有动手,他怕把楚意的厨具都给霍霍完了。

    走的时候,谢南还顺手带上垃圾,这是他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情,没想到现在做起来如此的顺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