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26.楚意害羞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师父还在继续,“后来我收养了这几个孩子,后来啊,楚意长大了,这些就交给她打理了,可是你也看到了,孩子多,还有年老的,残疾的,七七八八的加起来一年的收益也就剩不下多少了。”

    “师父。”谢南叫了一声,想要打断他。

    可是事与愿违,“你也不要不爱听,我就说这一次,以后你要是想听了都没有地方去听,到时候就自己后悔吧!”

    谢南:他有什么可后悔的?

    “你知道为什么楚意喜欢吃油焖大虾吗?”师父突然间问道。

    谢南想起了上一次楚意给他做饭的事情,当他说对虾过敏的时候,她的眼神一下子就沉了下去,这里面还有什么大事吗?

    “那是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带她吃的饭。”

    “原来是这样啊!”

    “可不止是这样啊。”师父摇摇手,“回去吧,自己好好体会,不要后悔啊!”

    和师父的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结束了,虽然后面的每一天谢南都按时训练,但是和楚意的接触急剧减少,就连楚意都感觉到了。

    因为他提出要给谢南补英语,但是被他拒绝了,说是要开学再开始,本来楚意还没有想太多,可是谢南这个样子不得不让她多想。

    在楚意的目光胁迫之下,谢南不情不愿地拿着习题过来,放在桌子的另一边。

    楚意:我难道能吃了你不成?

    楚意拿过习题册,翻了一下谢南最近的做题情况,一片空白,楚意眉头蹙起,指着卷子上说,“你怎么回事?”

    “就是这么回事啊。”谢南翘起二郎腿,然后在楚意直勾勾的目光之下,然后又乖乖地放了下去,“我就是最近没有时间做。”

    楚意:“……”

    看着楚意这个样子,谢南莫名怂的一匹,“最近他们约着我出去打游戏,还有去潜水,去蹦极,没有时间做。还有,你要怪就怪长孙策,他叫的最欢,这些东西都是他掏的钱。”

    楚意:“…….”

    谢南没有抬头,抓过卷子就开始胡乱写,楚意都看不下去了,“谢南,你在干嘛?好好做。“

    “我这就是在好好做啊!”谢南看着卷子上狗爬的字一本正经地瞎说。

    楚意:????

    谢南的字就是一个大问题,在理综数学上面显不出来,但是语和英语作就是一个很大的漏洞。

    他的语作本可以拿更高的分,但是就是因为潦草的字迹,导致他的扣分点几乎都在这个上面了。

    楚意凑近谢南,刚叫了一句,“谢南。”

    谢南就像是一个弹簧一样一下子蹦起来,指着楚意紧张地说,“你干嘛?”

    “我怎么了?”楚意指着自己疑惑地问,她不就是想和他商量一下能不能先把字练好吗?

    “你,你,你”谢南你了半天,也没有理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他放弃了,只好坐到另一边,“你离我远一点儿,凑得那么近,我没办法好好学习。”

    楚意:………….

    楚意愣了一下,然后起身走过去,附在谢南身边,热气喷洒到他的耳廓,“谢南,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谢南就像是被触动了开关一样,立马弹坐起来,口齿不清地叫道,“你乱说什么?”

    虽然这样,但是耳朵红得滴血,幸亏楚意没有注意,要不然谢南就窘迫了。

    楚意微微一笑,慢慢直起身子,边退后边说,“那就好,姐姐不喜欢小弟弟。”

    “楚意!”谢南大叫一声,什么羞涩都没了,“你乱说什么,我比你大,比你大你知道吗?以后不要随便叫我小弟弟。”

    “你难道不是我的师弟吗?”楚意笑着说,她刚才就只是和谢南开个玩笑,没想到他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谢南:“师弟是师弟,跟弟弟不一样,我就是比你大。”说着说着,谢南气不打一处来,觉得男性的尊严受到了挑战,他一把抓住楚意的手腕,楚意没有注意,一个不下心就被他扯到了怀里。

    谢南微微一愣,但既然做都做了,再放手就更不是男人了,谢南凑近楚意,咬牙切齿地开口,“楚意,你给我记住了,我是哥哥,哥哥,知不知道?”

    “知道了,知道了。”楚意应和道。

    实在是谢南的样子太像是一个吃不到糖,撒泼打闹的小弟弟了,楚意说的话就像是哄小孩似的。

    谢南:“你记住了。”

    楚意:“嗯,记住了,现在可以好好地做题了吧?”

    谢南拿起笔,“嗯,你刚才要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楚意真被谢南这一幅大爷的样子给气笑了,她手指屈起,敲敲桌子,“好,我还得感谢你给我这个帮助你的机会喽!”

    “不客气。”谢南头也不抬地说。

    楚意:…………..

    “行吧行吧,我们开始做题。”楚意扶扶额,无奈地开口。

    谢南定下心来,做起事是效率非常高的,他做一半,楚意讲一半,很快地就做了两张卷子。

    谢南伸了伸懒腰,把笔扔到一边,仰躺在椅子上,吊儿郎当地开口,“我做完了。”

    “嗯。”楚意点点头,“今天非常得不错,继续保持。”

    谢南冷嗤一声,从鼻子里轻哼一声,懒洋洋地看了楚意一眼,“记住,我是哥哥。”

    楚意:………………

    楚意实在是无语了,她都不知道谢南脑回路这么清奇,她说什么了,她不就是夸了他一下吗?

    “行了,回去吧。”楚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直接背上书包,问谢南,“我要回家,要不要一起出去?”

    “不要。”谢南拒绝得很干脆,然后又觉得太冷情了,“我还要去练武场练一会儿,过几天师父会检查。”

    “行吧。”楚意背上书包,马尾被书包拉链缠住了,她理了好一会儿,可是好像越缠越紧,谢南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不由得上前,帮楚意整理。

    可是谢南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笨手笨脚的,半天搞不上,楚意都有点儿不耐烦了,谢南一把按住楚意的肩膀,“别动。”

    呼吸喷洒在楚意的肩颈处,夏天穿得本来就很少,露得比较多,楚意感觉这一块儿肩膀密密麻麻得起了鸡皮疙瘩。

    等到谢南弄好,楚意迫不及待地理他远一点儿,仿佛是洪水猛兽。

    “我走了,拜拜。”楚意说完,没有等谢南回应仓皇逃窜。

    谢南勾了勾唇角,往练武场走,但是进去以后,只是坐在木桩子上,仰着头看着天上的白云不断地变换着形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