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25.谢南见师父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晚上,谢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得睡不着,半夜的时候,才迷迷瞪瞪地睡过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外面的阳光顺着没有拉好的窗帘缝里钻进来,调皮地打到谢南的脸上,谢南伸出胳膊挡了挡阳光,翻了个身,从床头柜摸出手机,十一点了。

    十一点了!

    谢南惊坐起来,然后翻身下床,大步走进浴室,淅淅沥沥的声音传出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谢南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边走出来。

    随意地胡乱擦了两下,谢南把毛巾随手一丢,然后打开衣柜,翻出一件亚麻色的短袖,刚穿上去,谢南眉头蹙起,两只手在下摆处一拉,双手交叉一翻,衣服就被脱掉了。

    他又重新拿出一件白色的短袖,还带着帽衫,穿上以后,谢南站在镜子面前怎么看怎么奇怪,跟他的气质完全不符,谢南严重怀疑李女士选衣服的眼光。

    谢南又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黑色的换上,满意地点了点头,果然,她还是更适合黑色。

    白色,也太娘了!

    但是一想到楚意对那些小白脸温和的样子,谢南又气不过,犹犹豫豫还是换上了那件白色的连帽短袖。

    出门的时候,正好撞上刚要出门的谢母,谢南诧异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谢母奇怪地看了谢南一眼,然后翻了个白眼,嫌弃地开口,“这是我家,我怎么不能在这儿?”

    “我是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去上班?”谢南也不是真的关心谢母为什么没有去上班,顺嘴问一句罢了。

    “起晚了。”谢母尴尬地撩了撩头发,然后扶着楼梯下楼,谢南奇怪地看了一眼谢母,然后像一阵风一样从谢母身边经过。

    谢母感觉自己都要被带翻了,连忙扶紧了楼梯,就看到谢南风一样跑出门,门被啪嗒一声关上,带来一阵强劲的风力。

    谢母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缓了一口气,然后揉了揉酸疼的腰身,慢慢往楼下走。

    谢南一路跑到小巷,然后停下来喘着气,楚意正好也过来,她今天早上陪厨房里做饭的阿婆去买菜,刚回来。

    “谢南。”楚意叫了一声。

    听到来人的声音,谢南僵硬地转身,看到楚意手里的大包小包,赶紧走过去,弯腰就要接过来,楚意躲了一下,拒绝道,“这个不重,我提的动。要不你帮阿婆提一下?”

    谢南转身接过阿婆手里的菜,阿婆年纪大了,无儿无女,孤身一人,后来师父让她给孩子们做个饭,平时照顾一下他们,也算是给阿婆一个落脚之处。

    “小伙子,谢谢了。”阿婆颤颤巍巍地说,谢南从来没有在食堂吃过饭,所以阿婆没有见过他,不过她平时的任务就是照顾那几个孤儿,没见过的人多了,倒也正常。

    “不客气。”谢南很轻松地一只手拎着阿婆手里的东西,另一只手还空着,他也没有征求楚意的同意,直接从她手里接过来。

    楚意:“………”

    楚意只好跟着谢南往前走,边走还要边照顾阿婆,“阿婆,小心点儿。”

    谢南嘴角勾起,醉人的丹凤眼泛着柔光,听着后面的声音觉得大清早的树上鸟儿的叫声都顺眼了起来。

    进去以后,谢南把东西放进厨房,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进厨房,跟他想象中的差距很大,嗯,就是很大。

    “今天谢谢你。”楚意对谢南说。

    “不客气。”谢南低头,跟楚意对视了一眼,然后迅速地移开。

    心脏蹦蹦蹦地跳,妈的,为什么这么怂?

    谢南在心里鄙视自己。

    “我带你去见师父。”楚意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在水龙头处冲了冲手,随意地擦了擦,说道。

    “嗯。”谢南点点头,跟在后面,和楚意拉开几步的距离。

    “离那么远干什么?”楚意走了几步,转过头来问。

    谢南:“……”

    谢南没有说话,快走了两步,和楚意肩并肩。

    楚意发现谢南今天话格外地少,要是以往自己这样说,他早就炸毛了,不跟自己掰扯清楚不罢休,今天怎么多余的话都不说。

    楚意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应声以后,谢南才跟着楚意走进去。

    里面的老头须发皆白,身体健硕,眸子清明,颇有种仙风道骨的意味。

    “来了,坐。”师父指着床边的位置说。

    “师父。”谢南叫人,难得的乖巧。

    “嗯,最近怎么没有过来,是出什么事情了吗?”师父问道。

    “没有多大的事。”谢南摇摇头,然后看了楚意一眼,快速地转过来,“从今天开始我会正常过来。”

    “好。”师父把茶水放在谢南的位置上,然后对楚意说,“你先出去,我跟谢南聊一会儿。”

    “是,师父。”楚意出去,关上门,然后回屋做卷子。

    谢南拘谨地坐在一旁,气氛突然间沉闷了下来,他尴尬到脚趾抠地,却不知道说点儿什么。

    谢南看不起现在的自己,以前只有自己让别人尴尬的份,还从来没有别人让自己尴尬的时候。

    “谢南。”师父突然间出声。

    “师父。”谢南乖巧地回应。

    “你是不是喜欢楚意那个丫头啊?”师父突然间来了这么一句,谢南吓得刚喝进去的茶水猛地喷了出来,拒绝得干净利落,“没有,绝对没有。”

    师父轻笑一声,“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谢南:“师父,我真的没有,我就是把她当做……当做师姐。”

    “谢南啊。”师父的语气突然间沉了下来,“你不要看楚意什么事情都运筹帷幄的样子,其实这个孩子心里可脆弱了。”

    谢南心想,这话你跟我说干什么,但是耳朵还是快速地束起,听师父讲话。

    “我第一次见楚意的时候,是六岁,小小的,饿得只剩下一身皮包骨头,在一家牛肉面店门口打转,然后我就看到她快速地溜进去,把客人吃剩下的馒头拿走,我本以为是自己要吃,我就偷偷地跟着她,没想到是给小五的,自己的肚子饿得咕咕叫,只知道喝水充饥。”

    谢南:“……”

    他从来没有听楚意提起过这些事情,他知道楚意是个孤儿,但是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压根想不到以前过得那么艰难。

    谢南的胸口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涨得生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