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21.给谢南补课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楚意帮谢南补课的时已经进入了期末复习阶段,周五放学,楚意问谢南,“去图书馆给你补课?”

    谢南嘴里叼着棒棒糖,闻言,咔嚓一下咬碎,舌尖把糖块卷了一圈,然后才慢慢悠悠地回答,“不去。”

    楚意:“马上就要考试了。”

    谢南无所谓道,“所以呢?”

    楚意:所以呢?

    “谢南,你去不去?”楚意平静地问。

    “不去。”谢南干脆地回答。

    楚意绕过旁边的桌子,走到谢南身边,凑近他,问道,“我再问一遍,去不去?”

    谢南下意识地身子往后扬了扬,嘴唇动了动,没好气地开口,“去,但是我要吃你做的饭。”

    “什么?”楚意直起来的身子顿了顿,“不行。”

    谢南侧了侧身,半边肩膀靠在身后的墙壁上,一只胳膊支在桌子上,右脚抵着地面,一下一下地轻点,“你不答应我也不答应,反正老子不在乎!”

    楚意胸口有点儿痛,她语气发沉,“谢南,我是个孤儿,没有爸,所以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自称老子。还有不去就算了!又不是我不会!”

    谢南点着地面的脚顿住,坐直了身子,无辜地看着楚意,“是你要给我补课的,现在却说我随便,你这女人怎么这样啊?”听着语气还有点儿委屈。

    楚意: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他爸妈是怎么生出这么个东西的,明明是他错了好吧!

    怎么搞得自己像是个负心汉,老流氓,搞大了别的女孩子的肚子,提上裤子就跑的渣男呢!

    “走吧。”楚意提上书包,谢南呲溜一下起身,然后跟在楚意后面,楚意提醒他,“书包。”

    “哦。”谢南憨憨转身,拿起没装几本书的书包。

    最后,楚意直接带着谢南回了武馆,然后在食堂里借了个位置,做了两菜一汤,谢南看着桌子上的菜色,愣了一瞬间。

    楚意:“不喜欢?”

    “不是。”谢南摇头,“只不过我对龙虾过敏,一吃身上就会长疹子。”

    楚意看着桌子上的油焖大虾,怔了一瞬,情绪明显地低沉了下去,然后抱歉地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对虾过敏,厨房今天有,我想着就做了。”

    其实是楚意觉得第一次正式做饭给谢南吃,怎么样也得好一些,虾对她来说可能就是最好的食物了。

    楚意还记得她第一次看见虾的时候是师父第一次带她吃饭时,师父点了油焖大虾,那是年幼的楚意第一次知道世上原来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后来虽然也吃过几次,拖师父的福,其他好吃的也吃了不少,可是油焖大虾一直是她最喜欢的东西,无可替代。

    油焖大虾成了楚意的最高待客之道,可惜……还有人对它过敏。

    果然,富贵病需要富贵人生。

    “你怎么了?”谢南伸手碰了碰楚意的胳膊,“你是不是不开心了,我真的过敏,没有骗你,不是嫌弃你做的饭。”谢南着急了,“真的,我说的是实话。你的手艺很好,上一次的蛋炒饭就特别好吃。”

    “吃饭吧。”楚意把一碗米饭放到谢南的位置上。

    谢南看到楚意已经开始吃了,也讪讪地坐下去,夹了一块子酸辣洋白菜喂到嘴里,嚼了嚼,眼睛发亮,“楚意,这个特别好吃。”

    “那你多吃点儿。”楚意头也没抬地说,蒙头扒拉着碗里的白米饭。

    看到这样的楚意,谢南心里闷闷的,说不出的感觉,他停下吃饭的动作,小心翼翼地问楚意,“我是不是得罪你了啊?”

    “没有。”楚意夹米饭的动作顿住,然后饭粒掉了下去,在桌子上滚了一圈,落在谢南的脚边。

    楚意抽了一张纸巾,蹲在地上把饭捡起来,扔到垃圾桶,“我觉得不舒服,你先吃,吃完以后叫我。”

    看着楚意走出去的单薄背影,谢南第一次觉得她很孤单,脆弱。

    以前他觉得楚意是无坚不摧的,跟其他娇滴滴的女生不一样,不管面对什么事都是一个表情,稳重自持,冷静克制,仿佛天塌下来都不在乎。

    可是,今天谢南却莫名得觉得她很孤独,从骨子里传出来的孤独。

    一顿饭,谢南吃得没滋没味,看着桌子上的残羹剩饭,还有对面楚意碗里满满的米饭,谢南陷入了纠结。

    半晌,谢南站起来,想要把桌子收拾一下,但是从来没有干过这些琐碎事宜的名门少爷,有点儿犯难,不知道从何下手。

    谢南想先擦擦桌子,这个他干了一个星期,最熟悉了。

    他从旁边的桌子边儿上拿了一块儿抹布,然后开始擦桌子。

    其实一个人吃,桌子本来就不脏,谢南的吃香又一贯得优雅,桌子上干干净净的,但是被谢南拿着不知道擦过哪儿的抹布胡乱擦了一通,桌子更脏了。

    谢南颓丧地扔下抹布,然后开始收拾碗筷,可是一不小心碗就从他的手里掉了出去,与地面接触的那一瞬间,楚意刚好出现在门口。

    碗碎裂,谢南看看地上的碗,再看看楚意,尴尬地搓搓手,他弱弱地开口,“我……我就想收拾一下。”

    楚意走近,看着桌子上的狼藉,大概也知道了怎么回事,她没有说多余的话,就只有简单的一句,“放下吧,开始补课。”

    谢南也摸不准楚意到底是生气了还是没有,只能乖乖地跟出去。

    楚意拿出一张a4纸,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单词,中英都有。

    楚意:“先测测你的词汇量,英译汉,汉译音,以前做过吧?”

    “没有。”谢南很实诚地回答,他从来不背单词,又怎么会做这些鬼东西!

    楚意:“………你先看看,试着做一下。”

    谢南拿过来,开始写上名字,然后看到第一个,开始跳过,第二个,跳过,楚意在一旁看得脑壳疼。

    最后,整整一张a4纸,谢南只写了两个英译汉,三个汉译英,而且还有两个是错的。

    楚意都忍不住好奇,“你是怎么做到英译汉对了两个,汉译音就对一个的?”

    谢南把笔夹在食指和中指间,一边悬着花儿一边又开始臭屁,“这些东西小爷……不是,我只不过是不想做而已。”

    楚意问道,“那你的英语是怎么考到六十多分的?”

    按照谢南的状况,六十多分楚意都觉得高了,这张a4纸上的单词都是最简单的,甚至有一半的单词都是初中的必修内容。

    谢南骄傲地说,“小……我的听力不扣分,完型老……我就没有错过,偶尔感兴趣了,做几篇。”

    楚意:“……英语听力可能是她扣分最多的地方了,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谢南也看出了楚意的困惑,解释道,“我在国外待过一段时间,所以这些听力简简单单吧!”

    楚意:“……行吧,我们今天先从语法填空开始,只要语填的基础打好,改错就几乎不会扣分了。”

    “好啊。”谢南回答得很快。

    在楚意把卷子拿出来的时候,就准备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