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18.楚意受伤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像运动会这一类的活动,一向是学生们最爱的活动。

    运动会下午的时候开始举行,中午大家吃完饭,直接没有回教室,整齐划一地在没有商量的情况下心有灵犀地去了操场。

    “楚意呢?”谢南过来,问站在看台边上的苗柠。

    苗柠奇怪地看了一眼谢南,手里忙着开瓶盖,用下巴指了指远处的主席台,“她去交表了,你找她干嘛?”

    说着,苗柠又奇怪地看了一眼,谢南找楚意干嘛,他最近很不对劲啊!

    谢南拍了一下苗柠的头,一本正经地说,“她欠我的钱没还,我在追债。”

    苗柠一下子着急了,也顾不上被谢南拍歪的丸子头,担心得问,“她什么时候欠你的钱了?欠多少?她干什么了?是不是缺钱?”

    谢南:“……我是你哥,我怎么没有见你这么关心我?”

    苗柠把水塞到谢南的手里,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哀求道,“表哥,帮我开一下呗!”

    谢两根手指头刚放上去,松松地拧了一下,瓶盖就开了,这时候,苗柠嘟着嘴来了句,“要是楚意在就好了,我就不用自己开这么长时间了。”

    谢南刚要递给苗柠的水又收了回去,使劲拧了一下,然后递给苗柠,头也不回地走开。

    苗柠:“………”

    她想骂人,可是她不敢!

    楚意回来就看到苗柠可怜巴巴地看着她,“这是怎么了?”

    楚意拿起旁边的水喝了一口。

    苗柠气愤地开口,“我拧不开瓶盖。”

    “拧不开就拧不开呗!”楚意笑笑,拿过来,“我帮你就是了,怎么这么苦大仇深的,脸都皱成包子了。”

    然后下一秒,楚意顿了一下,诧异地问,“你的这瓶水怎么这么紧?”

    楚意使劲了一下,才扭开。

    苗柠气哼哼地说,“都是谢南那个小肚鸡肠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得罪他了,本来帮我拧开了,我还激动了一下,然后没想到他给我拧得更紧了。”

    楚意:“………”

    “哎,楚意。”苗柠喝了一口水,问道,“你是不是缺钱啊?”

    楚意:“……嗯,很缺。”

    “你要多少?”

    楚意疑惑地看着苗柠,“你要干什么?”

    苗柠小心翼翼地地看了楚意一眼,同情地说,“你要是缺钱的话,你可以跟我说,你为什么要问谢南借钱啊,他那个人可贼了,你问他借一百,他会让你还两百的那种!”

    楚意:她什么时候问谢南借钱了,她只是缺钱,但又不是吃不饱饭,武馆的收益还是可以的。

    还有苗柠对谢南是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说起谢南的坏话一口气都不带喘的。

    楚意拍拍苗柠的头,“放心,我有钱。还有……我没有借谢南的钱,要说欠他的吧,也就昨天的那顿饭吧。”

    “昨天的哪顿饭?”苗柠警惕,“你们出去玩了?去哪儿了?怎么不带我?”

    楚意真的是无奈扶额,她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回答,“我们昨天晚上练完武,觉得很饿,去外面吃了个夜宵,他请的客。”

    “哦。”苗柠蔫蔫地点点头。

    “好了。”楚意安抚地拍了拍苗柠的肩膀,“去看台上坐着吧,这个地方太热了,我去组织他们参加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哦。”苗柠听话地走到看台上,找了个阴影位置坐下。

    当广播开始播报比赛正式开始的时候,楚意需要随时关注每一个具体项目的检录位置和时间,然后检查参赛人员有没有过去。

    到了指压板跳大绳,楚意带着他们的队员一起检录。

    排队,登记信息,到了场地,看着面前的指压板,有些人开始瑟瑟发抖。

    魏知看着那上面凸出来的地方,颤颤巍巍地开口,“意姐,我现在退赛还来得及吗?”

    楚意:“……这还是大白天的,你在做梦呢?”

    谢南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魏知看看谢南,再看看楚意,瘪了瘪嘴,抱怨道,“谢哥,你们两个欺负我!”

    谢南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魏知,丢人!

    裁判员一身令下,楚意带头就钻进了摇起来的绳子中,然后后面的三个人一次跟着进去,他们旁边还有一个队在比赛。

    两个队的分值咬得很紧,旁边的队伍里有女生受不了了,脚步慢了一下,然后绳子被绊住,开始频频出错。

    也许是看到楚意他们跳得太顺畅了,旁边的队伍有点儿着急,绳子摇得很快,慢慢地,步伐也开始乱了,顺着大绳的力道,开始往楚意这边倾斜。

    突然间,恍恍惚惚间,那边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一个人没有抓稳,另一个人来的太紧,力道太大,绳子被甩出来,直接打到了楚意的脸上,直接被打出了一道血痕,时间被静止了一瞬。

    谢南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小心翼翼地扶着楚意的肩膀,看了一眼,幸亏没有打到眼睛,他转头看向魏知,“带她去医务室。”

    谢南大步地走向刚才甩绳子的人,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怒吼道,“你他妈的会不会甩绳子啊?不会的话做什么上来丢人现眼?”

    男生被谢南一拳打倒在地上,谢南最近练武,卓有成效,再加上愤怒中,使出了所有的力气,一拳打掉了男生的牙齿。

    所有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在谢南想要踹地上的男生的时候,楚意一把拉住了他,魏知跟在后面,“意姐,去医务室。”

    “谢南,你在干什么?”

    谢南没有看楚意,而是看向魏知,“带她去医务室。”

    魏知看看楚意,再看看谢南,一个也不敢动,嗫嚅了一瞬,什么话都没有说,退到后面,把空间给了赶过来的体育老师。

    “谢南,这是怎么回事?”体育老师怒吼道,“公然在运动会的时候打架,你这是不把学校不把我们老师放在眼里?”

    谢南没有理会体育老师和往这边赶的班主任,抓住楚意的手腕,“我带你去医务室。”

    楚意小小地挣脱了一下,谢南手上使劲,楚意吸了一口气,怒目而视,谢南阴沉着脸看着楚意,“脸还要不要了?”

    体育老师看到自己被无视,各种气闷,愤怒化为一声叹息。

    扶起地上的男生,看到他被打掉的牙齿和脸上的伤,他朝着走远的谢南喊道,“谢南,你这是要被记处分的。”

    谢南:随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