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15.油条配胡辣汤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谢南和楚意进去的时候,训练场上空无一人,黑乎乎的。

    楚意找到开关,把所有的灯都打开。

    风吹过,卷起两片疲倦地掉下来的树叶。

    楚意靠在木头桩子上,看着裸着上半身的谢南说,“先做一下准备动作,然后开始训练。”

    谢南活动之前看了一眼安逸地站着的楚意,“你不训练吗?”

    楚意眯了眯眼睛,嘴里轻轻地吐出一个字,“不!”

    谢南刚想问“那你过来干嘛?”但是想想是自己把人家拉过来的,又憋了回去。

    谢南一个人做完热身运动以后,开始练习前几天教过的招式。

    差不多六点左右,就过来了几个人,他们看着谢南和楚意,疑惑地问,“师姐,你怎么在这儿?”

    自从楚意上了高中以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早地出现在训练场上了。

    “今天怎么这么早?”楚意问小九。

    “这不是没事嘛!”小九挠挠头,“早上睡不着,就过来跑几圈,他是怎么回事?”小九指着谢南问。

    “哦,他呀。”楚意看了一眼远处的谢南,随口答道,“他也是睡不着,就出来练练。”

    “他进步很快嘛!”小九看着谢南的动作,酸酸地夸赞道。

    虽然不情愿,但也不得不承认,谢南就是进步特别大。

    “嗯,资质不错。”楚意由衷地开口,还记得师父第一次教自己的时候,就说她的资质防身可以,再往上就很难了。

    这么多年,楚意也确实非常拼命地在训练,但是除了刚开始进步显著,后来效果甚微,只不过在普通人面前有一点花架子罢了。

    可是谢南不一样,这才开始没有多久,他就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超过楚意了。

    天边慢慢地露出鱼肚白,金灿灿的光芒从天际散发出点点金边,霎时间,一轮圆日一跃而出,整个天际仿佛亮堂了起来。

    谢南大汗淋漓地跑过来,随意地拿起旁边的帕子抹了抹额上的汗水。

    “我想吃饭。”谢南看着楚意说。

    楚意:“………”

    “去换衣服,我带你们出去吃。”楚意说。

    本来武馆是有自己的小厨房的,但是这时候还没有到饭点儿。

    再说,昨天晚上没有事先说好,楚意也不好带着他们两个去蹭饭。

    叫上刚起床不久的苗柠,楚意带着他们两个去巷子尽头的一家早餐店。

    连个牌子都没有,倒像是古时候的酒肆,门楣上插着一块儿布襟,在清晨的风中飘荡。

    门口还架着一架铁炉,里面烧着炭火,上面架着一口锅,里面的油滋滋滋地响,一个妇人在炸油条。

    楚意走过去,打招呼,“梅大娘,三碗胡辣汤,六根油条。”

    “哎,好嘞!里面坐!”梅大娘一边招呼一边动作不停地放面团,捞油条,井然有序。

    谢南忍住自己拔腿就跑的冲动,跟着楚意走进去。

    倒是苗柠,看得津津有味的,对一切都非常新鲜,像个好奇宝宝。

    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东西,铁炉,煤炭……这些她只在电视上看到过。

    谢南抽出里面的纸巾,把座位擦了两遍才坐下去。

    苗柠在一旁对着楚意挤眉弄眼,楚意无奈地笑笑,对谢南的行为很无语。

    “你早上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的时候也没有见你这么矫情!”终于,楚意忍不住吐槽。

    “那不一样。”谢南煞有其事地说,“训练场上就算是泥坑,我也会进去,但是这是吃饭的地方,要是不慎重对待,这顿饭也吃的很没有意思。”

    “比如说……擦板凳?”楚意疑惑,这是什么奇怪的说法。

    “不包括,但也不能说不是。”谢南这样解释,“所以吃饭的时候保证一个最基本的环境是对食物的尊重。”

    “那我吃干净不浪费它们不才是对它们最大的尊重吗?”楚意问道。

    谢南:“………”

    好有道理,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吃饭吧。”谢南说。

    正好梅大娘把他们点的东西端上来了,热腾腾的胡辣汤,炸得松软酥脆的油条散发着食物最原始的清香。

    楚意把油条掰成几瓣,然后泡到碗里,拿筷子搅了搅,等到胡辣汤的汤汁浸到油条里面,才捞起来,喂到嘴里。

    苗柠好奇地看着楚意的吃法,也有样学样,谢南眉头皱得都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在他的记忆里,还没有这么粗鲁的吃法。

    苗柠吃了一块儿,眼睛亮起,大加赞赏,“这样真的好好吃啊!我是从来没有吃过。”

    “你没有吃过油条吗?”楚意问道。

    “没有。”苗柠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我小时候吃过一次,还是我们班有同学把早餐带到教室,我尝过一口,不过没有今天的好吃。”

    “梅大娘的油条,胡辣汤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好吃,你以后有时间了可以经常过来。”

    “不行。”苗柠摇摇头,“我妈不让我吃这些,她觉得不健康。”

    楚意:好吧,她没妈,她也不知道这些,从小吃到大,她也觉得自己挺健康的!

    谢南斯斯地吃着油条,咽下去以后才喝一口胡辣汤。

    楚意没想到谢南吃饭还挺斯的,上一次吃蛋炒饭的时候没有注意。

    今天仔细一瞧,楚意在心里咂咂嘴,果然是讲究人,跟她这种像杂草一样长大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谢南怕怕地看着楚意,“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看你吃得很秀气!”楚意平淡地说,然后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

    谢南:“!!!”

    “操!楚意,我他妈的是女的,呸,我他妈的不是女的!”谢南一着急,嘴都瓢了。

    苗柠没忍住,一口饭全都喷了出来,好巧不巧的,全都掉到了谢南的碗里。

    谢南看着苗柠的眼光,简直可以杀死人。

    苗柠一秒钟惊坐起,惊慌地看着谢南,然后可怜巴巴地看向楚意,“表哥,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你刚刚的话太搞笑了。”

    楚意本来没笑的,但是被苗柠的这句话给逗笑了。

    她看了看苗柠,然后又看向谢南,果然,谢南的脸更黑了。

    这孩子也太逗了,专踩谢南的雷点。

    苗柠哭兮兮地看着谢南,小心翼翼地补救,“表哥,我再去给你换一碗。”

    看到谢南没有说话,苗柠一溜烟地跑出去,找到梅大娘,帮谢南重新上一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