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14.谢南遇到老鼠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苗柠晕晕乎乎地睁开眼睛,摸着自己身上的毯子嘟囔,“我要喝水。”

    楚意把桌子上的矿泉水递给她,“小柠檬,喝完水我们回家了。”

    苗柠咕噜咕噜地灌了好几口,用手背擦了擦嘴巴,问道,“现在几点了?”

    楚意看了看表,“马上十点半了。”

    “十点半了……”苗柠猛地大喊,“十点半了!完了,这么晚回去我妈肯定会打死我的。”

    楚意:早干嘛去了?喝酒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起来?

    “那赶紧起来,我送你回去。”楚意帮苗柠拿书包,还有送给宁康吾的礼物。

    谢南看着苗柠傻乎乎的样子,幽幽地来了句,“别忙活了,你这个样子回去得被打死。”

    苗柠的妈妈是谢南的姑姑,她这个人极其注重规矩,对苗柠的管束尤其严格。

    苗柠现在还不回家,苗妈估计已经找了好多地方了,现在回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谢南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边拨号边说,“我打电话给姑姑说一声。”

    苗柠感激地看着谢南,眼巴巴地盯着他的手机。

    等到接通以后,谢南清了清嗓子,“姑姑……嗯……我跟小柠檬在一起,今天晚上我有个同学过生日,小柠檬也认识,我们一起出来玩,现在在家里,太晚了,就不过去了,直接在我家睡了。”

    谢南挂断电话,苗柠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表哥,怎么样了?我妈妈同意了吗?”

    “嗯。”谢南点点头,“姑姑已经打电话问了你的好几个同学,幸亏今天我爸妈都不在家,要不然,苗柠你就等死吧!”

    苗柠没有理会谢南毒舌,问道,“舅舅,舅妈去哪儿了?”

    “一个出国谈生意,一个学术研讨会,好几天不着家了,不用管他们。怎么样?跟我回家?”

    “不。”苗柠往后退了退,退到一个安全的位置,“我要和楚意一起回家,我今晚住她家了。”

    楚意:“………”

    “行吧。”楚意看向谢南,“那我今晚就先带她回去了。”

    谢南懒得理会苗柠,反正他都已经帮到这个份上了,接下来该怎么做,随便!

    楚意带着苗柠回去,刚出门,然后看到谢南也跟着出来了。

    “你这是……不玩了?”楚意诧异,谢南今天晚上还没有玩吧,像这种场合,不是一般这个时候夜生活才开始吗?

    “我送你们回去。”谢南顺手拦了一辆车,“你们两个女孩子不安全,虽然。”谢南打量了一眼楚意,“你看着挺安全的,但就怕那些饥不择食的人。”

    楚意:她真想把她三十七码的鞋拍在谢南的四十二码的脸上!

    楚意先扶着苗柠坐进去,然后自己才进去,谢南自动坐到前面。

    司机师傅看着他们三个,“去哪儿?”

    楚意这才想起来没有说地点,“随州街29号。”

    “怎么去哪儿?”谢南转身问楚意。

    “家里面今天停电停水了,还没有来得及去交费,不方便。”

    谢南想说点儿什么,可是想到楚意一个女孩子住,这些事情都得她自己做,喉头哽了哽,谢南开口,“你怎么不让你那些师弟师妹帮你的忙?他们应该有时间吧?”

    楚意诧异地看了一眼谢南,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没有带手机,本来想着放学去交的,但是耽搁了。”

    巷子比较窄,车子是开不进去的,谢南跟着楚意和苗柠下车。

    楚意扶着苗柠在前面走,谢南单手插着裤兜,慢悠悠地跟着。

    进去以后,院子里安安静静的,住在这里的人都休息了。

    楚意把苗柠带进她的房间,让她先去洗漱,出去找到谢南,“你还不走?”

    谢南:他好心好意送他们回来,这就开始赶人了?

    卸磨杀驴,过河拆桥,楚意可真是好样的!

    谢南脸色逐渐黑沉,楚意看到谢南开始炸毛,她无奈地扶额,“旁边有个空房间,没有人住过,要是不嫌弃的话,凑合一晚上吧!”

    “嗯。”谢南表情淡淡地点点头,“矜持”地走进去,留给楚意一个背影。

    楚意:“………”

    这两兄妹都是什么品种的玩意儿啊?她今晚都快要给整懵圈了!

    大半夜的时候,楚意听到拍门的声音,她猛地坐起,然后意识到是自己的房门被拍响了,到底是哪个没有眼色的家伙,这时候扰人清梦。

    楚意下床,穿上拖鞋,拧开锁,打开门,就发现是谢南站在门口,上半身还光着,就穿了一条裤子,明显是刚从床上蹦起来。

    楚意靠在门边,打了个哈欠,都快被他气到没了脾气,她问道,“怎么回事?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我这儿来干嘛?”

    谢南指着自己的房间说,“那里面有老鼠。”

    “正常啊!”楚意看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那间房子很久没有住人了,得亏今晚铺盖是新换的,凑合一晚上罢了,要求那么多干嘛?

    “这里是平房大院,有老鼠再正常不过了。不过你是怎么发现的?”楚意纳闷,她睡觉比较沉,只要不是老鼠钻进了她的被窝,她一般是没有感觉的。

    谢南:“它一直在叫,吵得我睡不着。我还听到它悉悉索索吃东西的声音,整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那玩意儿实在是太恶心了。”

    楚意默,她们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老鼠做伴是常事。

    那时候,孤儿院的环境不好,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爱心人士的捐助,一切运营几乎都靠自己,能吃饱就不错了,哪儿有闲工夫要求其他的,所以楚意真心觉得这事不大。

    可是一想到谢南这个名门贵公子,从小在温室里养大的娇花儿毕竟没有见过这些,她又心软了,“要不………那你说怎么办?”

    谢南:“……我哪儿知道,反正我不去那间房子睡了。”

    “那好吧。”楚意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表,四点半了,“要不,你去训练场打打拳,一会儿天就亮了,或者去接待室凑合一下?”

    谢南:这都是什么鬼玩意儿?

    “要去你陪着我去,反正我一个人不去。”

    楚意:“………我的房间又没有老鼠,凭什么?”

    谢南笑得恶劣,“反正我不管,要不我就进去。”

    谢南作势要进去,楚意赶紧拦住了他,“你别瞎胡闹了,小柠檬还在睡觉,别把她给吵醒了。等我换件衣服,我陪你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谢南满足地唇角勾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