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13.调侃谢南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他们三个进去的时候,包间里的人都奇怪地看着苗柠和楚意。

    谢南不是就去上个厕所吗?为什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回来的时候还带来两个妹子?

    池边野调侃地看着谢南,“南哥,这是怎么回事?”

    其中有一个人认识苗柠,他踹了问话的男生一脚,“这个是小柠檬,南哥的妹妹,小时候我们见过的。”

    “小柠檬啊!”池边野笑笑,“不好意思啊,哥哥没认出来,没想到多年没见,你都长这么大了,来,叫声哥哥听听。”

    苗柠今天心情不好,没有功夫理他,自顾自地坐到沙发上,拿起一瓶酒开始喝,可是她不会喝酒,还没有喝两口,就被呛得眼泪鼻涕一起流。

    楚意递给她一张纸巾,“不要着急,慢慢喝。”

    谢南斜睨了她一眼,“说得好像你很熟练一样?”

    楚意笑笑,“酒量虽然不好,但是喝趴你足够了。

    谢南:“……”

    男人就不能被说不行,无论是哪方面的。

    他一把扣住酒瓶,拖到楚意面前,“敢不敢比一比?”

    楚意:这人是魔鬼吧?他是不是有病?逮着机会就比试,怕不是脑子有毛病?

    谢南不知道楚意心里的想法,还目不转睛地看着楚意,“喝不喝?”

    楚意:“你是有病吧?”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谢南的反应,谢南可是他们这一圈人中的老大,他们从听着来没有见过哪个女生这么对谢南说过话?

    不对,不能说哪个女生?就是男生,也没有人敢跟谢南这么说话?

    那些说了的,也早被他打趴下了。

    谢南脸黑了黑,然后把酒瓶放下,“不喝就不喝。”

    赌气的话听着还有点儿委屈。

    周围的人跟见了鬼一样看着谢南,这还是他南哥吗?

    他南哥不应该要么喝要么滚吗?

    “看什么看,滚!”谢南蹬了几个看笑话的人一眼,“真是闲的蛋疼!”

    魏知几个人连忙收回视线,各干各的,对嘛,这才是他南哥嘛,刚才那个人就跟鬼附身了一样。

    苗柠半瓶啤酒下肚,整个人脸红到不行,圆圆的脸蛋儿更像是阿克苏的红富士了。

    楚意惊诧,问谢南,“她的酒量怎么样?”

    “就这样啊!”谢南朝着苗柠努了努下巴,“你不是看到了吗?啤酒而已,要是白的,几乎是一杯倒。”

    楚意:“那你不拦着她?我以为还不错呢!”

    谢南把酒杯放在桌子上,抬起右腿,翘着二郎腿,侧了侧身子,上半身偏向楚意,眼神幽深,在ktv昏黄的灯光下,眉眼仿佛染上了一层雾,声音低沉,“你不也没有拦着吗?”

    楚意不自觉地往旁边偏了偏,“我不知道她酒量这么差,我以为再怎么不能喝,两瓶啤酒没有问题。”

    谢南嗤笑一声,突然叫她的名字,“楚意。”

    楚意看向他,疑惑地问道,“干嘛?”

    谢南垂眸,没有再说话,楚意顺着他的实现看过去,就看到他盯着自己的肩膀。

    “你的衣领上有口红印。”谢南低低地开口。

    楚意偏头,自己看不到,她伸手扯了扯衣领,然后就看到衬衫的领子上被蹭上去了一点点口红。

    楚意看向苗柠这个罪魁祸首,无奈地拿纸巾擦了擦。

    可是印记已经干了,拿纸巾擦于事无补,楚意只好起身,去卫生间处理。

    楚意出去以后,有跟谢南从小一起长大的男生问,“谢南,这谁啊?长得真他妈的好看!”

    长孙策长得人模狗样的,但是张口闭口就是他妈的,一看就是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

    谢南虽然跟他们从小厮混在一起,但是他的成绩在这一堆人里面是没得说的。

    可是长孙策,成绩年年年纪垫底,要不是他爸妈给学校捐了座图书馆,他现在早被开除一百八十次了。

    谢南一脚踹到长孙策地小腿上,眼神沉得仿佛在滴水,“我告诉你,别打她的注意。”

    长孙策:“你喜欢她?”

    谢南:“放你妈的狗屁!老子是为了你好,不信你等着瞧!要是被楚意下手可比我重多了,要是你看到刚才问她要微信的男生的下场,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难道你说的那个师姐就是她?”另一个男生插话道,谢南前几天经常忙到见不到人,追问之下,才知道这小子最近在练武。

    “嗯。”谢南点点头,让他们知道了楚意的厉害,才没有人敢打她的注意,毕竟,那张脸太招人了。

    还有,他这也是为了兄弟们好,楚意那女人,不对,她就不算个女人……

    谢南现在还觉得昨天和楚意对练的时候被她打的脊背发疼,一定是肋骨出了问题,回去得瞧瞧,谢南这样安慰自己。

    楚意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这几个人都奇怪地盯着自己,有敬佩,抑或者是惧怕,又是……

    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楚意也懒得多想,她拿了一块儿毯子,盖在已经睡着了的苗柠身上。

    这丫头也真是好养活,这样就睡着了,啧啧!

    楚意无奈地摇摇头,打算等苗柠醒了再回去。

    “意姐。”长孙策凑过来,狗腿地看着楚意,“听说你是南哥的师姐?”

    楚意莫名其妙,但还是点点头,“嗯,没错。”

    长孙策嘿嘿一笑,“既然是南哥的师姐,那就是我们大家的师姐,你们说是不是啊?”

    后面坐着的也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听到长孙策的话,都跟着附和,就看这小子要干嘛,反正最后南哥生气了,挨打受罪的又不是他们。

    楚意偏头看了谢南一眼,就发现他正无所谓地看着这场闹剧,楚意摸不准他们要干嘛,只好按兵不动。

    长孙策没有听到楚意拒绝,还以为她同意了,继续说,“既然是师姐,那闲暇时期可不可以教兄弟们两招啊,这样打架的时候也不会丢师姐的人是不是?”

    楚意:你们打架丢不丢人真的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但是为了武馆的生意,还有她的生活费,这话她不能说,转而脱口而出变成了,“一个月一万五,报名缴费,你们随时可以来训练。”

    “好好。”长孙策笑得跟个傻子一样,还以为自己占了便宜。

    看到别人比自己多一半,谢南顿时感觉心里舒畅多了。

    再看楚意都顺眼了许多,反正长孙策有钱,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