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他又狼又奶 8.谢南赌气不参加竞赛

时间:2021-01-09作者:秦七月

    楚意受伤以后,不能去武馆了,平时出行也极其不方便。

    苗柠负罪感满满,她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要不是自己,楚意也不会受伤。

    她想要每天接送楚意上下学,被楚意拒绝了,苗柠正要想个办法让楚意同意的时候,头被敲了一下,她转过过去,就看到谢南看着她,挑了挑眉,“我帮你接送。”

    “什么?”苗柠摸着自己被打的头,傻傻地问。

    谢南都快被这个蠢表妹蠢哭了,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他真不愿意承认自己跟她有四分之一的血缘关系。

    “你拿什么接送楚意?”谢南上下打量了一眼苗柠,只把她看得心慌,“靠你的这两条小短腿吗?”

    苗柠来不及计较谢南对她的嘲讽,她听出来了谢南的意思,他要接送楚意。

    “好好。”苗柠忙不迭地回答,小声地说,“谢谢表哥。”

    楚意看到她们两个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无奈地转过去,“我不用你们接送,我自己可以。”

    “每天瘸着一条腿蹦蹦跳吗?”谢南嘲讽地说,然后低头掩饰住笑意,抬头缓缓地说,“放心,我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这个蠢得要死的妹妹。”

    最后,谢南也知道了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回家的时候就听到母亲在跟姑姑打电话,说起楚意救了苗柠的事,想要请楚意到家里去做客,但是被楚意拒绝了。

    这两天,苗柠每天都会带一些有营养的吃食,楚意不接受她就哭。

    楚意:“……”

    “不用。”楚意拒绝得很干脆,她又不是为了报答才救的人。

    就算是楚意不同意,晚上放学的时候,谢南还是执意跟着她走。

    霸道地接过她的书包,想要背着她,楚意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背着书包就可以了,我又不是瘫痪了。”

    谢南:“好心当成驴肝肺,我还懒得背你”

    虽然嘴上说得很决绝,但是行为还是很诚实,在楚意下楼梯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的胳膊,脚上放慢速度,跟在她的后面。

    对这样固执的谢南楚意实在是没有办法,最后就任由他去了。

    反正是自己的小师弟,适当时候帮扶一下师姐也没什么。

    ………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数学竞赛如期而至。

    刚好举办时间是周六,一大早,楚意就爬起来,虽然脚不方便,但她也会简单地做一下拉伸。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楚意开始洗漱,吃早饭,然后出门打车去考场。

    考场门口人不多,也是,这又不是高考。

    楚意从包里拿出准考证,还有身份证等相关证件,递给监考老师。

    看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瘸着腿上台阶,中年女教师忍不住说,“这位学生,要不我找个人扶你上去吧!”

    楚意礼貌地道谢,“老师,不用麻烦了,谢谢您!”

    其实过了这么多天,脚已经不是那么疼了,但是楚意还是比较小心。

    毕竟,她们练武的人对自己的身体每一个器官都比较重视。

    楚意走进去,然后在教室里没有看到谢南,她记得昨天看到了谢南的准考证,好像跟她在一个教室。

    也许是还没有来吧,楚意想,毕竟谢南踩着点儿上课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随即,楚意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注意这件事了,考卷发了下来,她的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试题上。

    楚意很在意这一次的考试,因为这不仅关系着她最后能否报送,还关系着她的生活费。

    数学竞赛的奖金不低,楚意一直很重视。

    她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吃穿都是个问题,更不要说读书了。

    可是偶然间,她被师父收为关门弟子。

    自从武馆开始收徒以后,她才慢慢有了自己的收入。

    虽然收入不低,但是楚意的目标不仅仅是吃饱,所以,每一次的比赛,她都尽最大的努力参加。

    ………

    谢家,谢南半躺在床上打游戏,谢教授推门进来,看到他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谢南,你们马上就要数学竞赛了,你怎么还不知道准备准备,就不能少打点儿游戏吗?你是要跟它过一辈子吗?”

    谢南瞥了一眼谢教授,幽幽地开口,“数学竞赛就在今天。”

    “什么?”谢教授大惊。

    “就在今天上午九点钟,而且现在已经快要结束了。”谢南继续加把火,还怕气不死谢教授。

    谢教授:“………”

    “你这个逆子,你简直要气死我了。”谢教授良好的修养在谢南这里一秒钟破功,他看着床上吊儿郎当的谢南,指着门说,“你给我出去,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谢南嗖得一下子起身,边走边说,“搞得像是谁愿意当你儿子一样,你也太高估自己了。”

    谢教授一怒之下一巴掌拍在谢南的脸上,“有本事你永远不要回来。”

    谢南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夺门而出。

    谢教授想要说点儿什么,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谢南跑出去以后,进了一家游戏室,打了一下午的游戏,觉得没劲,出门以后又进了一家酒吧。

    他坐在卡座里,点了几杯酒,灌了两杯下肚,喉咙里面火辣辣的。

    谢南放下酒杯,懒懒散散地躺在卡座的沙发上,这个点,已经陆陆续续地有很多的人进来了。

    有个穿着妖媚吊带的女生坐到谢南身边,轻轻地摇晃着酒杯,吐气如兰,“帅哥,喝一杯!”

    谢南掀起上眼皮,看了一眼,妈的,画得跟个鬼一样。

    谢南伸出手指,揉了揉鼻子,嫌弃地说,“你离我远点儿,我对你身上的味道过敏。”

    女人尴尬了一瞬,随即反应了过来,娇嗲地开口,“帅哥,不要这样说人家嘛!”

    谢南脑子里面乱哄哄的,不想理女人,没想到她越来越得寸进尺,手摸到了谢南的大腿上,谢南一抖,一脚踹在女人的小腿上,“离我远点儿。”

    女人似乎没有想到谢南脾气这么暴躁,她只是看着这个男孩子一个人,长得非常帅气,看穿着也非富即贵,想要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脾气这么烈!

    “滚!”谢南凉薄地看了一眼女人。

    他是这里的常客,他谢小爷还从来没有吃亏过,想要在他身上捞金,他又不是白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