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撩妻入怀:陆少很强势 第585章 修成正果

时间:2019-11-28作者:景宁陆景深

    景宁到达丽华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1点整。

    这个时间,对于做qing趣用品这种生意的人来说,亲自送货其实已经不太安全。

    尤其她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但没办法,生活不易,衣食住行都需要钱,何况过几天慕彦泽还要回来。

    恋爱六年,大半时间都是异地,他要打理国内外的生意,她自然也不能拖他的后腿。

    好在这几年两人感情很好,她除了日常工作,自己也经营了一点小生意,过几天他的生日,一定能给他个惊喜。

    想到这里,景宁无声的勾起嘴角,笑了笑。

    将脑袋上的黑色帽檐压低了一些,这才抱着快递盒往里走去。

    丽华酒店,晋城有名的销金窟。

    通常来这里消费的人,大都非富即贵。

    大厅的富丽堂皇自不必说,就连电梯也是镶金镀银,人站在里面,被灯光一照,只觉流光溢彩,让人自惭形秽。

    景宁却只是抱着盒子,目不斜视。

    一张清丽的脸被口罩遮了大半,只露出那双平静无波的眸子,隐隐透出一股清冷和孤傲。

    电梯在22楼“叮”一声停下,她走出去,很快就找到2202房,按响门铃。

    门还没开,里面就传出男女急不可耐的暧~昧呻~吟。

    “泽,啊……别,好像东西到了。”

    “等等,我去拿。”

    景宁站在门口,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东西还没到,这就玩儿上了?

    还真是心急!

    门很快打开,一个穿着浴袍,身上还带着水汽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景宁没去看他,将盒子递过去,“843块!现金还是微信?”

    对面的人却没有动。

    两秒过后,一道试探性的声音响起,“……宁宁?”

    景宁微怔,抬起头来。

    只见站在门口的男人身形高大,一头短发湿漉漉的,身上仅穿着白色浴袍,暖黄色的灯光下,英俊白皙的脸上写满了惊讶,错愕,以及……一丝慌乱。

    景宁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彦泽,谁呀?”

    “没谁,送货的。”

    慕彦泽抢在景宁开口以前急急出声,然后迅速从钱夹里掏出一叠钞票塞进她手里,顺便将盒子抢了过去。

    门“砰”一声关上。

    景宁站在那里,指尖微微发抖,脸色也是一片苍白。

    片刻,她突然嗤笑了一声。

    看着手上那叠钞票,仿佛看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嘲笑她的无知和愚蠢。

    里面传来男女情动的声音,她深吸了一口气,将眼眶里的酸意逼回去。

    然后转身,一边走向电梯一边掏出手机。

    “喂,你好,市公安局吗?我要举报,有人在丽华酒店吸毒招伎,房号是……”

    二十分钟后。

    一辆警车停在丽华酒店门口,旁边还有几家扛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

    酒店里的人被押解出来,记者们顿时纷涌上前。

    “慕先生,有人举报你在酒店里吸毒招伎,请问这是真的吗?”

    “慕先生,作为慕氏的继承人,你觉得这样的行为对吗?”

    “慕先生,请问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谁?有传闻说是一位娱乐圈的流量小花,这是真的吗?”

    “慕先生……”

    慕彦泽被记者围攻得水泄不通。

    半响,才忍无可忍的怒喝一声,“滚!”

    记者们被吓了一跳,果然退开些许。

    慕彦泽透过人群,死死盯着站在人群之外的景宁,眼底满是阴鸷狠戾。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景宁冷冷勾唇,眼底闪过一抹嘲讽。

    “你这么做,永远都别想得到我!”

    景宁突然走上前,在所有媒体的目光中,扬起手——

    “啪!”

    一个重重的耳光甩下去,慕彦泽的脸被打到偏至一边。

    周围霎时一片寂静。

    “不好意思,一时手抖,没忍住。”

    她淡笑了笑,揉着手腕,看着一脸愤恨的慕彦泽,声线清冷。

    “一张掉进茅坑的废纸,你以为我还会稀罕?刚才这一巴掌算是利息,剩下的本金,三天之内我要你如数归还!”

    慕彦泽的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什、什么本金?”

    景宁挑了挑眉,“你确定要我提醒你?”

    慕彦泽的脸瞬间白了下去。

    她凉凉的笑了笑,笑容里满是讽刺和鄙夷。

    人被带走,记者们自然也没有再停留的道理,也跟着呼啦啦离去。

    原本被堵得水泄不通的酒店门口,霎时间便空了下来。

    景宁站了一会儿,直到感觉胸腔里的呼吸顺畅了一些,这才准备离开。

    却不料,一转头就对上一双深邃探究的眼眸。

    那是一个穿着深色西装的年轻男人,长身玉立,身姿挺拔,利落的短发下一双眼睛深邃如星海,让人看不见底。

    英俊的五官在夜色的掩映下,透着一股清隽的贵气,与周遭的灯红酒绿毫不相融。

    景宁心头一动。

    潜意识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然而目光再转至他的身后,那个小心翼翼跟着的秘书,以及秘书身边那辆银色保时捷时,又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认识这样显眼的人物。

    她没有多想,转身离开。

    直到那道娇小的人影融入车流,陆景深收回目光,淡淡的问:“刚才那人是谁?”

    身后的苏牧连忙答道:“您是问刚才被带走的那个?好像是慕氏集团的少东家,前几天刚从国外回来。”

    陆景深微微皱眉,“我是问那个女的。”

    “啊?”苏牧有些懵,“哪个女的?”

    注意到陆景深的神色转为不悦,苏牧立马反应过来,“抱歉总裁,我马上去查……”

    “不用了。”

    陆景深打断他的话,沉思了几秒,突然想起什么。

    眼底闪过一抹意外,再次望向女孩离开的方向,勾唇一笑。

    片刻,方才迈步往里走去。

    ……

    作为报案人员,景宁也跟着一起来到了警局。

    刚做完笔录,外面就风风火火闯进来一群人。

    为首的是景家的老太太王雪梅,一冲进来,当先就给了她一巴掌。

    景宁皱眉,嘴角有腥咸的血腥味散开,她冷冷抬头,看向站在对面的一群人。

    “你这个孽障!”

    王雪梅气得浑身发抖,“你明知道那是你妹妹,还敢报警?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

    景宁拭了拭嘴角的血迹,抬眼看着眼前的老妇人,目光嘲弄。

    “妹妹?你是指景小雅?”

    “装什么傻?外面的新闻都满天飞了,说是景家二小姐勾~引别人的未婚夫,你作为始作俑者难道会不知道?”

    景宁低眸,轻笑了笑。

    “原来那个女人是她呀!我还以为是哪里跑来的野~鸡,急着开张做生意,原来是我的亲妹妹?”

    ,content_nu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