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撩妻入怀:陆少很强势 第334章 重来一次

时间:2019-09-20作者:景宁陆景深

    屋外传来佣人走动的声音,有人在门口停下来,轻声道:“大小姐,您没事吧?”

    华遥顿时浑身一僵。

    不必想,也知道一定是佣人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不放心才过来问的。

    她连忙瞪向面前的男人,示意他将手松开。

    然而季临渊却仿佛看不见似的,手仍旧放在她的腰上,将她锁在身体和门板之间,抵得死死的。

    华遥无奈,只能应付了一声,“没事。”

    佣人有些疑惑,不过倒也没再多问什么,转身离开了。

    等外面的人都走了以后,华遥才再次瞪向季临渊,冷声道:“还不松开?”

    季临渊淡定的看着她,并没有松开,反倒是微微往前倾身,与她的距离更近了。

    强烈的压迫感袭来,华遥心如雷鼓,忍不住整个人往后缩去。

    季临渊忽然轻笑了一声。

    “遥遥,你心里有我。”

    华遥狠狠一颤。

    像是已经笃定了这个结果,季临渊伸手轻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向自己,一双眼睛又黑又沉,眼底深处的冷意消褪不少,却多了几分她看不清的情绪。

    “你知道这几年,我经常在想什么吗?”

    华遥有些茫然,没说话,直直看着他。

    季临渊摩挲了下她下巴上的肌肤,轻声道:“我常在想,当初你曾那么热烈的喜欢我,为什么又要抛弃我?你那个时候,和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你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图个新鲜,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是配不上你华大小姐的身份的……”

    过往的记忆如同浪潮一般涌进脑海。

    五年前,华遥年纪还小,年少气盛的她,第一眼看到季临渊,便喜欢上了那个气质清冷,眉眼野性的少年。

    但那样的年纪啊,即便是喜欢,又怎么能轻易说出口呢?

    越是喜欢,越是纠结,越是别扭。

    明明心里爱得要死,偏偏脸上一定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尤其,她还是华家的大小姐。

    她的身边,结交的朋友个个非富即贵,全是晋城的上流子弟。

    就连景宁,在墨采薇出事之前,也是景家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

    富贵圈里多攀比,当某天,有人问起她是否跟一个穷小子在一起,并且对她冷嘲热讽的时候。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那只是玩玩儿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对方激她,说她以后也就只能嫁给一个农村出来的野小子,一辈子给人当黄脸婆,她一下子就急了,她说她才不会嫁给乡下野小子,她是华氏的大小姐,就算现在谈恋爱也不过是图个新鲜,那些乡下野小子根本不可能配得上她?

    她明明不是那个意思的。

    她只是想说,她认定的那个少年,不是乡下出身的穷小子。

    他有见识,有胆量,有气魄。

    他是一颗蒙尘的明珠,绝不是可以和那些真正的粗俗不堪的乡下混混能比较的。

    所以,她相信他,终有一天能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他可以配得上她。

    可这些解释,她都没机会说出口。

    季临渊站在巷子的一端,将她趾高气昂说出的那些话,全部听进了耳朵里。

    直到今天,华遥也从未忘记过,当时他那双阴沉而冷漠的眼睛。

    仿佛一个瞬间,就将她推到了千里之外,两人明明距离那么近,近得只有几步的距离,可偏偏却又像隔着很远,远到她根本遥不可及。

    第二天,季临渊就消失了。

    在距离高考仅仅只有一个礼拜不到的时间的时候,他走了,悄无声息,连句话也没给她留下。

    华遥当时是气的,是恨的。

    她毕竟骄纵惯了,从小到大,谁不是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着?

    可这个男人,却只因为听到了几句话,就这样不辞而别,一走了之,这算什么?

    那段时间,她疯狂的寻找,疯狂的打他的电话,甚至悄悄跑去他的老家找他。

    可结果却一无所获。

    后来,她无意中听到之前和她一起争论的那几个小姐妹说,有人看到季临渊出国了,好像还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她不相信,在考试结束以后,不顾父亲的反对,追出了国。

    那是一场赛车比赛上,他眉眼依旧冷淡,却意气风发,车子开得又快又稳,毫无悬念的拿了第一。

    他开门,下车,然后拥住了旁边的一个女孩。

    他的脸上绽放出了愉悦而幸福的笑容,像一把刀,狠狠刺进她的眼球。

    瞧,自己有多傻!

    她不肯承认的内疚,着急,担心,思念,年少情动的纠结,自以为是爱情,在别人眼里,或许只是一场微不足道的风花雪月。

    她在大西洋的这一端,想象着他听到那些话,该有多难过,可事实上,他意气风发,美人在怀,甚至从不曾将她的话放进心底,也从不曾为她感到难过。

    最后,她没有出现,失望而归。

    在时间的沉淀下,将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埋进心底,再也不曾拿出来展示,再无人知。

    华遥的思绪飘得很远,顺着时间的洪流,逆流而上,有那么一瞬间,盯着面前男人的眼睛,仿佛真的再次看到了当初的那个少年。

    季临渊还在继续说着。

    声音又低又哑。

    “我曾经放弃过你,我以为,空间和时间的距离,可以改变一切,包括我对你的迷恋和喜欢,事实上,我做到了,四年不见,我似乎真的淡忘了你,我可以和别的女人谈恋爱,调情,甚至上床。

    可是,为什么每次到了关键的那一步,眼前出现的都是你的脸呢?你说,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蛊?让我再没办法喜欢上别的女人,甚至是,连最简单的身体碰触都觉得恶心,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甚至都质疑我他妈到底还是不是一个正常男人。

    事实上,你的再次出现,证明我是,遥遥,这一点你再清楚不过,我的内心深处有一道声音,替我拒绝了外面所有的女人,只因它还没有完全放下你,忘记你,它属于你,现在,你还要它吗?忘记过去的一切是非对错,重新接受它,再爱它一次好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