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价约婚,厉少女人谁敢娶 第1452章 沉沦——季沉舟你怎么这么坏……(四千字)

时间:2017-10-15作者:小喵妖娆

    那仁的声音带着紧张,也有一丝丝的微颤。

    他不知道季沉舟知道这件事后会怎样,但是,那仁不想隐瞒。

    是介意继续分手,还是原谅继续在一起,那仁听他的决定。

    季沉舟板过那仁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在那仁的眼里,他看到了愧疚的不安。

    “你是傻瓜,你还真是,你想和我什么?你是怎么又上了季九的当,又被他下药了?”

    季沉舟这话的时候,是有些气的。

    他想要那仁保有他的简单单纯,可是,有时候又会气他的不动脑子。

    “你……你知道?”那仁瞪大眼睛看着季沉舟,他知道……

    然后恍然大悟,他都暗中派人保护他了,又怎么会不知道。

    “知道什么?知道你有多笨?”

    看着那仁急切想要知道那一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样子,季沉舟坏心的继续逗弄他。

    “季沉舟,你……知道我想要知道什么……”

    那仁的样子有些要哭了,那是想要从季沉舟的嘴里知道,那一晚是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在祈祷着是这样的答案。

    季沉舟也看到了这份期待,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季沉舟清了清嗓子,似乎有什么事是难以出口的。

    “那个季九被我打了,前两才从医院出来……”

    那仁听了季沉舟的话,心又一沉,难道季沉舟没来得及救他,他还是和季九发生关系了?

    看着那仁那苍白了的脸,季沉舟呼出一口气,“你和季九什么都没发生,他都被我打了,还怎么会对你做什么……”

    听了季沉舟的话,那仁的头迅速抬了起来,明朗朗的看着季沉舟,也不话,但是,那眼神却是在询问,“你的是真的?”

    “嗯,不骗你……”季沉舟有些闷闷的再次给了那仁肯定的答案。

    那仁有些不明白,怎么自己没和季九发生关系,季沉舟好像很不高兴似的?

    那仁又想到床上的血渍,“我醒来的时候,床上有血渍……怎么回事?”

    其实那仁还想问,他不是被下了药,难道睡一觉就没事了?

    他记得非常清楚,当时自己的身体热的不行,那种感觉他体验过一次,不释放是不行的……

    一听到那仁血,季沉舟的脸更加的暗沉了,那表情十分的憋闷。

    “这事儿以后不许再提了,总是是你和季九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所以,不要再想了!”

    季沉舟强硬的对着那仁下着命令,语气很低沉。

    季沉舟越是这样不明白,那仁心里越是不安,人之常情的就会以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只是季沉舟不。

    “季沉舟你不把话明白,我怎么可能不去想,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样,我就会更加的乱想……”

    那仁有些恼了,打掉季沉舟环在自己腰上的手。

    “老实点,我这不是……那晚的事情你一点都不记得了?一点点的印象都没有?”

    季沉舟脸露出一丝的闷红,不自然的问道。

    那仁摇摇头,他要是有一点印象,他也不至于会在这里问季沉舟了。

    “那个……你就是睡了一觉,季九给你下的药,就是让你昏迷的。”

    季沉舟呼出一口气,然后笑着道。

    “看你这个样子,是不是非要发生点什么事情才行?”

    紧接着季沉舟在那仁又要开口的时候,又道,语气明显沉了几分。

    “我不是,就是你有些怪……”

    要不是季沉舟这个样子,那仁也不会乱想。

    他就是怕季沉舟有事瞒着他,他更加怕的是,他真的和季九发生了事情,而季沉舟选择原谅他,而独自承受。

    “哪里怪?是不是没有把你直接办了,你就觉得怪了?”

    季沉舟故意在那仁的颈窝里呵气,惹的那仁直躲。

    季沉舟坏心的在他的腰上掐了一下,那仁捂住嘴没出声。

    “你别闹了,这里是别人家……”那仁羞恼的瞪着季沉舟,在别人家这样,丢不丢人。

    “咱们霍司令一时半会下不来,他憋着的火气,正好没处发!”

    季沉舟又在那仁的腰上掐了一下。

    他其实也没有想这个时候做什么,就是想分散一下那仁的注意力而已。

    不让他再想那一晚的事情……

    “你别了!”那仁自然知道这火要怎么发,毕竟还是腼腆的性子,听了这话,会不自在。

    “现在的姑娘都不会像你这么纯又会害羞!”

    要么季沉舟把那仁当宝,就这样的那仁,怎么能让人不喜欢。

    “对了,你的人把秦楠带去的地方……秦楠都不穿衣服,吓到他了。”

    一姑娘,那仁就想起了秦楠在电话里的那些。

    “我只是告诉他们好好给他压压惊,至于怎么压惊那都是他们安排的,我可从来都不去那种地方。”

    季沉舟的信誓旦旦的,那仁则是眯着眼看他。

    秦楠在电话里可了,那里的经理一知道他是季沉舟的朋友,立马和他,“季少都好久不来了,以前季少几乎来这儿玩!”

    秦楠就和他,“季沉舟也不是个好东西,居然喜欢来这种地方玩。”

    这会季沉舟居然还敢信誓旦旦的,他从来都没有去过,这不是直接撞到了枪口上。

    “你真的没有去过?”那仁决定再给季沉舟一次机会。

    “当然,我怎么会去……”

    季沉舟以前玩的疯,经常会去,这不是为了不让那仁吃醋误解,才谎的。

    可是,一看那仁那又眯了几分的眼,季沉舟就知道,秦楠一定是和他了什么。

    “陪范斌去了几次……”季沉舟笑着握住那仁的手,“我保证什么都没干,干干净净的!”

    另一只手做出发誓状。

    “骗子!”那仁抽出自己的手,白了一眼季沉舟。

    他本来是没有在意的,谁让季沉舟非要谎,反倒是有些欲盖弥彰了。

    “你看你,我就知道你心眼愿意吃醋,所以才没去过。”

    季沉舟反倒觉得委屈了,自己善意的谎言,怎么就成了骗子了。

    “你还委屈了,以后不准再和我谎,我最讨厌欺骗!”

    那仁的是真的,因为他是真诚的人,所以,他希望对待他的人也是坦诚的。

    “傻瓜,我不会对你谎的!”

    在那仁的头上摸了摸,季沉舟宠溺道。

    这个时候,修爷走了进来,咳嗽了两声。

    “外面太冷了……”跟在他后面的是常青和阿文,显然三个人都在外面站了一会了。

    偌大的司令部,怎么会没有地方呆着,季沉舟眯着眼,修爷居然也会玩手段了。

    人家玩了又怎么样,季沉舟只能闷着不能破,因为有人信啊!

    “修爷,我……你快坐下,我去给你们倒点热水去!”

    季沉舟看着那仁推开自己,慌忙的找着厨房的方向。

    也就是他不会去想,哪里不能呆着,就只会想着他们家修爷冻到了。

    再比这寒冷的多的地方,修爷都能呆上一,又何况这十几分钟……

    他们家的傻那仁,真是傻的可爱!

    那仁去倒水了,修爷冲着阿文使了一个眼,阿文奔着季沉舟就过来了。

    季沉舟立马做出防备的姿势,他可还记得,他身上的那两刀出自于谁的手。

    可是,季沉舟显然是给他师傅莫沉丢人了。

    阿文虚晃几下,季沉舟就乱了,还是狠狠的挨了阿文一拳。

    季沉舟疼的弯着腰,侧着头看向修爷……

    “不管你做这些事是为了保谁,最终因为你,那仁难受了,我心里不痛快,这一拳,你该受着。”

    修爷出的话闷闷的,那仁那些精神恍惚的样子,手下的人都有报告给他。

    那要不是那个秦楠反应快,那仁很可能就已经被撞死了。

    就是那么两三秒的时间,现在想起来,他都是一身的冷汗。

    “嗯,修爷的是,是我没有做好。”

    季沉舟对修爷承诺过,他会好好的对那仁。

    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可是,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让那仁受到了这么多的委屈,是他没有做好。

    “我这次回去,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以后我会留在云城,你想做的事情,我会帮你!”

    其实,修爷这么做完全是为了那仁。

    他必须好好的保护他,裴家是倒下了,可是,跟随总统的势力又不是只有裴家,那仁随时都会有危险。

    季沉舟诧异的看向修爷,要知道修爷这些年的势力都在岛上。

    而且,他很多的手下都是通缉的,他们要是离开了岛上随时都有危险。

    “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完了,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修爷做事很稳,在那仁要跟季沉舟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想过这个问题。

    留在那仁身边,保护他,免得这一的就担心他了。

    “修爷你!”

    那仁肯定是希望修爷离他近一些的,再,就算是修爷不帮他。

    他提出要求季沉舟也是要答应的。

    修爷对着季沉舟了一句话,季沉舟的眸微微一沉。

    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握成拳,然后点点头。

    就在季沉舟点完头后,那仁端着几杯水出来了。

    “修爷,常哥文哥,你们快喝点……”

    这会外面那么冷,就是站十几分钟也是不行的。

    常青和阿文看着那冒着热气的水,无奈的接了过来。

    很想一句,我们不冷……

    果然,那仁一听到修爷他们以后都会住在云城,高兴了好一会。

    有时候他就像是远嫁的女儿,总是会惦记着修爷。

    这是一种比喻,就是那种差不多的心情。

    季沉舟要带那仁回家,可是,那仁却要回他公寓,不放心秦楠还有谭梦。

    季沉舟只能依他,开车带他回公寓。

    路上

    “你给你父亲听了录音,那么他岂不是也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了?”

    这个问题是那仁在烧水的时候,想到的。

    虽然季沉舟和她父亲有仇恨,虽然季沉舟要扳倒他父亲,但是,那总归是他的父亲。

    “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他!”

    季沉舟不以为意,世界上最狡猾的狐狸,的就是他父亲。

    那仁没有在话了,只要不对季沉舟有影响就行。

    他也知道季沉舟不想,关于他父亲的任何事情。

    那仁渐渐的明白,一定有什么事情,是季沉舟深深埋在心里,而不愿意出来的。

    要不他怎么会要一心去扳倒他的父亲,还有一些人是他必须要对付的。

    有些事情那仁不敢去深想,因为会痛,他不敢去想时候的季沉舟,经历过什么……

    回到公寓的时候,谭梦刚从家里出来,还是一身家居服,看样子就是要到对门那仁家的。

    “你不是不回来了?”谭梦看着那仁问道,完全忽视掉了他身后的季沉舟。

    谭梦很自然的摁着密码,然后打开门。

    “啊……回来了!”

    那仁也不知道秦楠是怎么和谭梦的,所以只能这么回答。

    “梦梦你等下,我马上就好!”

    厨房里传来秦楠的声音,他也是刚到家不久。

    费劲了力气谢绝了那些人压惊的款待,秦楠赶紧回来给谭梦做晚饭。

    谭梦少吃一顿没事,不能饿坏了肚子里的孩子,那可是两个宝贝……

    “楠哥,那仁也回来,还有他老公,你多做点!”

    谭梦坐在沙发上,拿了一个苹果直接咬了一口道。

    那仁刚喝一口水,听了谭梦的话,差点没呛到。

    谭梦是知道他和季沉舟在一起过,但是,具体的事情她是不知道的。

    从她嘴里听到老公两个字,那仁真的是觉得可以直接死了。

    “梦梦……”

    那仁想要谭梦别乱话,这时候,秦楠从厨房提着刀冲出来。

    “季沉舟,你特么还敢来我们家?梦梦,这人不是那仁老公,他们分手了,他是混蛋……”

    秦楠一想到那仁被季沉舟给甩了,这些受的罪,他就恨不得杀了季沉舟。

    “这是你们家?你确定?”季沉舟用手指指了指客厅的角落,笑着问一脸火气的秦楠。

    而那仁则是盯着秦楠手里的刀,厉害了我的楠哥,都能为了他和别人拼命了,感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