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价约婚,厉少女人谁敢娶 第1586章 余生不负你——五更四千字

时间:2018-01-25作者:小喵妖娆

    赫连笙看着自己的手,再看向苏锦她已经抱着自己的肚子锁在床上了……

    赫连笙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冷笑,居然被这么设计了。

    江鱼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他们这是着了苏锦的道儿。

    据他对苏锦的了解,她虽然善于表演,但是她绝对没有这个脑子,能想出这么一出戏来。

    “江鱼,给我老公打电话!”

    赫连笙看着苏锦,一字一句的说道。

    “医生,你给她检查检查!”随即,赫连笙又对一旁的医生和护士说道。

    刚才自己没有注意,先前走的那个医生,一定是假的,而现在进来的才是真的。

    她也不认为苏锦会有这样的脑子,设计她。

    显然,又是那个神秘人,又是针对她。

    虽然不知道神秘人是谁,但是,这样的招数,她想一定是个女人,因为男人不会用这种陷害的手段。

    顾绮雯?她做不到,她还在坐牢。

    余叶,她在精神病院……

    那么还有谁?

    江鱼立马给封汐打了电话,然后对赫连笙说,“少爷马上就来。”

    这时苏锦脸色开始变的苍白,脸上已经布满了汗珠,疼痛不是装的。

    然后,赫连笙就就看到苏锦的裤子被血染红了……

    她一阵眩晕,脑子里就是当时自己流产时的画面。

    那么多的血,止都止不住,疼,非常的疼……

    江鱼把赫连笙护在身后,不让她看到这样的画面。

    苏锦这个女人为了陷害笙姐,竟然不顾自己孩子的死活,这样的女人,真的是枉为人。

    “医生,救救我的孩子……”

    苏锦抓着医生的手,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了。

    “赶快推到抢救室,还有报警……”

    那个医生一看大出血,怕是孩子保不住了,为了避免责任,她叫护士报警,看渍连笙他们。

    而先于他们的是,一群记者蜂拥而入,“就是她,总统的弟媳……”

    “封氏财团,现任总裁……”

    “床上那个孕妇,就她,封少的情人,怀孕后,被封太太逼着打胎……”

    “孕妇流血了,这是流产了……”

    记者们七嘴八舌的说着。

    然后,立马就都涌向赫连笙和江鱼这边。

    “封太太,苏锦流产是不是和你有关?”

    “封少为什么要隐瞒结婚的事实?”

    “听说封太太不孕,是不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才会容不下苏锦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封太太,你知不知道,故意杀死胎儿,也是杀人罪?”

    赫连笙和江鱼是完全被记者给围住了。

    因为这些记者张口就说,赫连笙是总统大人的弟妹。

    所以,他们这个时候的言行举止,直接关乎到,霍仲饶的形象问题。

    赫连笙也不能随便开口说话,江鱼更是不能用武力。

    对方也是吃准了他们这一点,才会在设计了这出戏后,找来这些记者。

    后面还有什么?应该是警察了吧?

    而且赫连笙保证,这些记者都是现场直播。

    直播就是为了让你们这些人,再有能力,也不能压着新闻报道不发。

    这样的算计,真的是防不胜防。

    “封太太,我都说了我会带着……孩子离开,你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杀了我的孩子……”

    “你也是女人,怎么能这么狠心对待一个无辜的孩子……”

    苏锦人疼的不行,可是,说出的话,却是底气十足,吸引了所有记者的眸光。

    因为人太多,赫连笙看不到苏锦此时是什么表情,其实,她也不想看。

    一个女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用自己的孩子来陷害人,真的是够可恨。

    赫连笙拉着江鱼的手臂,她从他身后走了出来。

    “你们安静一下,你们想要问什么,我们可以去走廊,不要耽误医生进行抢救。”

    赫连笙的声音不高不低,但是,就是那么轻轻柔柔的一句话,瞬间就让七嘴八舌的记者们安静了下来。

    作者们相互看着,然后,赫连笙就往前走,一步步地走,记者们就自动散开。

    江鱼护在她身后,眼睛盯紧了周围的环境,他必须要保证赫连笙的安全。

    走廊里

    “我是封氏财团总裁封汐的妻子,我叫赫连笙!”赫连笙拿过身边一位记者的话筒,对着所有人,开了口。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赫连笙,不是余笙?

    “你们有什么问题一个个的问,我一一解答,在这里我会对我回答的问题负责,所以,也请你们对于你们问出的每一个问题,也能负责。”

    赫连笙的眼睛把所有的记者都看了一遍,她在寻找,哪一个或是哪几个不是真实的记者。

    这些人中,必然是有煽动者存在,否则这些人又怎么会知道那么详细的事情。

    “请问封太太,里面那位苏锦小姐,你认不认识?”

    靠近赫连笙的一位女记者问道。

    “认识,大概一个月前,她找到我,说她怀里我丈夫的孩子。”

    赫连笙看着这个记者,看她拿着话筒的姿势,判断出,她是真正的记者。

    所以,赫连笙也很痛快如实的回答她的问题。

    “所以,封太太,就想法设法的要杀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吗?”

    这时不远处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开口问道。

    赫连笙看着他单手插在兜里,问话的时候,左腿还不自觉的抖动着,而问题直接用了杀字。

    显然是冲着她来的,他一定不是一记者。

    “作为记者,你应该具备该有的职业道德,更加应该注意用词,想方设法,还有杀了,这些用词,你能负责吗?”

    赫连笙微眯着眼眸,语气和刚才回答问题无异,但是,却会让人感受到强烈的气场。

    那个男人没有想到赫连笙会这样冷静地问他这个问题。

    他不是记者,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回答这个问题。

    “你不要转移注意力,你不是说会一一回答我们的问题吗?怎么问了,你就不敢回答了,就是做贼心虚。”

    那个男人开始强词夺理,语气也比刚才激昂了许多。

    这时一个长头发的女人,也附和道,“听说当初封太太就是因为怀了封少的孩子,才嫁入豪门,现在地位不保,就想要赶尽杀绝,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那是一个无辜的生命,你怎么下得去手?”

    赫连笙看着那个女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记者,两个了……

    “我还是那句话,你能对你说的话负责吗?”

    “还有一点,我需要阐述一下,那就是我到这个房间前后不过三分钟,医生进来不过一分钟,而来自四面八方的你们却一同出现了,究竟是谁给你们报的料,在这里我不做评说,因为没有证据的话,我不会说,因为负责不起。”

    其余的记者都在小声窃窃私语,正常一点的人,都会知道,这个时间点不对,除非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还有一点,我这里有一段电话录音,我是接到了医院的电话,才会出现在这里。”

    说着赫连笙就点开了,自己的电话录音。

    自从那个神秘人后,单反,她接到陌生的电话,她都会录音。

    电话那边清晰的出现了医生和赫连笙的对话。

    “你好,我是妇产医院的医生,请问你是不是苏锦的家属,她现在正在我们医院住院。”

    “我认识她,但是,我不是她的家属。”

    “我现在只能联系到你,她现在是胎死腹中,再不引产,她会有生命危险。”

    “秉着对生命负责的态度,我要是认识她,希望你来医院劝劝她。”

    那一男一女,听到赫连笙手机里的内容,相互看了一眼。

    “这,我们是被人骗了,爆料者不是说,是封太太杀了苏锦肚子里的孩子。”

    “是啊,还说要摘除苏锦的子宫,让她这辈子也不能再怀孕……”

    “是啊,我们接到的也是这个,然后我们才来的……”

    “我们是被人利用了……”

    “怎么办,我们还是现场直播……”

    “医院已经报警了,我丈夫一会也会赶来,我们会配合警方调查。”

    “还有一点,我需要强调,苏锦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丈夫的,因为他不会背叛我们的婚姻,也不会做对任何人不负责任的事情。”

    “既然是直播,我也想对幕后的推手说一句,如果你是针对我,那么请不要伤及无辜,这样卑劣的手段,枉为人!”

    江鱼简直是对赫连笙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们家少奶奶怎么就能这么镇定自若。

    面对这些人,她的头脑还能如此的清晰,他刚才都乱了。

    这时警察已经赶到,赫连笙明显的看到了,那两个假记者,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两个警察也是有问题。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为了陷害她,而这样大费周章。

    “谁是余笙?我们接到报案,说你蓄意谋害胎儿。”

    其中一个个子高一点的警察直接看着赫连笙问道。

    “怎么又是余笙,刚才不是说赫连笙,难道我们弄错了……”

    这时又有记者小声嘀咕道,他们被赫连笙和余笙给弄糊涂了。

    “刚才报警的应该是护士吧?是她和你们说我叫余笙吗?一个不认识我的护士,怎么会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赫连笙看着那两个警察,淡笑着问道。

    “是啊,你们不会是假警察吧?”

    “快看看他们的警察编号……”

    这些记者是有一点的不对,就会立马想要抢占报道。

    这些记者直接去拍那两个警察胸前的编号。

    那两个警察,相互看了一眼,眸色里都流露出不知该怎么办的神色?

    赫连笙不再说话,她想这些记者就能够让那两个警察自乱阵脚了。

    “这摆明了就是要陷害封太太,真实居心叵测啊。”

    “就是,连那个苏锦都是装的,刚才说的那些话,肯定也是为了陷害封太太。”

    “那可不一定,我看她出了好多血,现在我们也不能凭着封太太一个人说的话,就判定苏锦说假话,毕竟谁也不会拿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

    刚才那个女记者又开口说话了。

    “就是,豪门这种手段太多了,肯定是封太太自编自导这样一出戏,为的就是要洗白自己,然后杀了人,还能除掉苏锦,又赢得个受害者的形象。”

    那个男人也附和道。

    这些记者就是随风倒,听着那一男一女的假记者说的也在理。

    就又开始窃窃私语,又说他们说的对,赫连笙在说假话。

    这个时候,那两个警察一看势头又有了转向,又开口了。

    “我们是警察,你们不要妨碍我们工作,之所以知道你的名字,是因为被害人苏锦提供的,关于你的这点质疑,申请之后,我们可以调出报警录音为证。”

    这些记者一听警察说的也有道理,又都看向赫连笙。

    赫连笙没有想到这几个人几句话又把局面给扭转了。

    这时江鱼,伏在赫连笙的耳边告诉她,“他们几个都带了耳机,应该是有人在指示他们做事。”

    赫连笙这时也看到了,他们几个确实带着耳机。

    “给小喇叭打电话,让她追踪!”赫连笙又小声的对着江鱼说道。

    赫连笙真的是对那个神秘人,越来越感兴趣了。

    这么不遗余力的对付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江鱼也是这么想的,这显然是冲着笙姐来的。

    “既然你说你们是警察,那么给我背一下你们的警察编号吧!”

    赫连笙笃定他们都背不出来。

    然后好事的记者就用手捂住他们胸前的编号。

    两个警察此时又慌乱了,因为他们确实背不出。

    警察的编号,和身份证一样,哪有警察会不知道自己编号的。

    “他们不会真的不是警察吧?怎么会背不出自己的编号?”

    “就是,你们看他们两个都慌了……”

    “现在怎么什么人都有,胆子可真大,居然连警察都敢冒充。”

    “就是,这都是些什么啊?”

    “我看那两个人也不像是记者,以前都没见过!”

    “你这么一说我看着也眼神,我们这些怎么都是混个脸熟的,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

    赫连笙沉稳的看着那四个人,她想看他们还有什么招数。

    “你们这些记者,在阻挡我们办案,要是嫌疑人跑了,你们谁负责?”

    两个警察开始叫嚣了。

    “我负责!”封汐的声音自后方传来。天价约婚,厉少女人谁敢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