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价约婚,厉少女人谁敢娶 第1522章 余生不负你——余笙,别以为我会求着你回来

时间:2017-12-05作者:小喵妖娆

    封汐拉着余笙乐颠颠的就要往里面走,但是,余笙却抽回了自己的手。

    封汐看着自己空了的手,再看余笙面色清冷的看着他后退两步。

    “什么意思?”封汐这话问的很慢,似乎是没有想到余笙会是这个反应。

    昨晚他睡不着,还给时年打了电话,把余笙卖房子的事情和她说了。

    时年说,那是因为余笙没有安全感,从来都没有人给过她可以依靠的肩膀。

    封汐也是后来才知道余笙是被收养的,而且收养她的那个家庭,除了她母亲对她好之外,其他人都是一般。

    封汐想自己给她一个家成为她的依靠,让她以后都不会再没安全感。

    可是,他满心欢喜的带她来登记,她却是这个样子……

    怎么就这么的难伺候……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不该你一个人就做了决定。”

    “你说登记就登记……”

    余笙看着封汐眼里正在酝酿着风暴。

    她已经迈出了一步,说过要试试,可是,不能前两天刚说完试试,今天就结婚。

    他们之间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磨合适应。

    她觉得封汐做事完全都是凭感觉去做事。

    把房产过户到她名下,把年龄改了比她大三岁。

    这些事情都是他想到了就做,从来都不会考虑后果。

    昨晚他还摔了她的手机,今天又拉着她来登记结婚。

    做什么事情都是这么的随心所欲。

    余笙习惯做事不冲动,因为她承担不起冲动的后果。

    她习惯的把问题想清楚了再做。

    这就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差距。

    “你不嫁给我,你还能嫁给谁?我问你,你还能嫁给谁?”

    封汐恼了,他想克制自己的脾气,可是,火气一上来的时候就是完全的控制不住。

    “你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我是爸你是妈,你还想嫁给谁,我问你,余笙,你特么的还想嫁给谁?”

    封汐的性子本就是那种很冲的,天不怕地不怕老子最大。

    一直都没想结婚的人,如今站在了这里,而这个女人却不想和他登记结婚。

    一旁的江鱼干着急,其实他接到少爷电话的时候,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说登记就登记,等到余姐上车的时候,看她那架势就是不知道要去登记的。

    就像是余姐说的,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少爷不该就这样自己做了决定。

    在他看来都有些儿戏了,何况余姐那么稳重的人,自然是要经过深思熟虑才会做出决定。

    一个女人嫁给一个男人是需要考虑权衡很多的,并不是说嫁就嫁的,这是他妈说的话。

    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这都是老话说的,在理。

    “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谈!”

    因为就在民政局门口,余笙不想和封汐吵架,不是她怕丢人,而是怕有人认出来封汐,再曝出什么来。

    就算是封汐的脑门上不贴着“我有钱”三个字,就他这帅气的长相,不凡的穿着,一打眼就能看得出,是个有钱人。

    加上那种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气势,又彰显了权势。

    “我现在很冷静,不冷静的人是你,余笙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登记,以后都别想我会再和你结婚。”

    封汐根本就不管周遭人投来的眸光,气呼呼的对着余笙说道。

    江鱼想拦都没拦住,少爷可知这话说出来有多伤人。

    余笙的脸上看似丝毫未有变色,可是,她的手还是出卖了她,哆嗦着。

    “还是你想嫁给顾少庭,余笙,你嫌我年纪小,顾少庭和你正般配吧?嗯?要不,你怎么会和他一起过生日!”

    封汐冷笑着,别人都追着他,缠着他,可是,他都不愿意去多看一眼。

    就只有余笙,他这么对她好,她还和他这般推推拒拒的,女人真的是不能惯着。

    余笙看了看封汐,又看向江鱼,看到他低下头,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真是难为了封汐那样暴躁的性子,昨晚居然会忍着不说顾少庭和她过生日的事情。

    这样被监视的感觉真糟糕,她都和他说了,有约,也告诉他是个男人。

    而他还不放心,还要派人跟着自己……

    “那你按你的办。”余笙说完这话转身就走。

    封汐上前两步,要抓她的手臂,可是,却硬是握成了拳头,没有去抓。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封汐不会收回来。

    她余笙既然不想和他结婚,那就不结。

    “余笙,你走了,就别回来,别以为我还会求着你回来!”

    就像是打架输了的孩子,封汐赌气道。

    “我说少爷,你这是干嘛,说狠话有用的话,世上也就不会有那些上心生气又减肥不得的人了。”

    “到时候你还得去哄余姐!”

    江鱼是真的喜欢余笙这个姐姐,对于她和少爷的事情,他也是希望他们会幸福的。

    虽然少爷嘴巴毒脾气又不好,唯一算是优点的就是长的帅。

    因为江鱼知道,他们家少爷,就是一会阴天一会晴天的。

    “我才不会去哄她,以后我不认识她!”

    封汐恼怒的吼道,转身上了车。

    封汐自己开的车,把江鱼给扔下了。

    江鱼心里就明白,少爷这是让自己暗中保护余姐,就是嘴硬不说而已。

    余笙庆幸自己那天把之前住的房子给租下来了。

    最起码她现在还有个地方住。

    午饭是在对门的房东李奶奶家吃的饺子。

    若是说让余笙觉得在北城这几年,过的最舒心的日子就是住在这里。

    李奶奶人很好,这是老楼区,这两套门对门的房子,是退休的时候,单位给分的,这一住就是二十多年,前两年社区给翻新了,住着还算是方便。

    余笙刚走出李奶奶家,就看见了江鱼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个手机盒子。

    江鱼闹着头,叫了一声余姐。

    余笙笑了笑,请他进来坐。

    江鱼也没客气,直接跟了进去。

    这里是一室半的房子,很小,没有明厅,厨房卫生间都很小,卧室也不大,放下一张床一个柜子,就没地方了。

    江鱼坐在床边觉得怪异,干脆直接坐在了地板上。

    从盒子里拿出手机,放在了床上。

    “余姐,卡我给你放进去了,不是少爷买的,这手机算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说完生日礼物,江鱼又觉得有些不太好,毕竟他要是跟踪监视人之一。

    余笙看着那个手机,给余叶买手机的时候,她有看到这一款,比余叶的那个还贵。

    “江鱼,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既然你买了,那我把钱给你,至于你想送生日礼物,那么改天请余姐吃个饭就行。”

    虽然江鱼跟在封汐身边,每个月的工资也不少,但是,这快一万的手机,她还是不能要的。

    “别啊,余姐,你再给我钱,我这心里多难受,再过两个月我生日,你再请我吃饭呗。”

    江鱼咧嘴一笑,小眼眯眯的样子,还挺帅气的。

    “那也好,我就先用着了。”

    余笙心想也行,到时候再送江鱼一个差不多价位的礼物。

    她不拿手机心里不踏实,怕她养母给她打电话,她再接不到。

    余笙也没问江鱼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

    她也不会难为江鱼,他也是听命于封汐而已。

    “余姐,那个,少爷……就是那性子,说的都是气话,你别往心里去,他这会肯定又自己在那后悔呢!”

    江鱼跟在封汐的身边也有两年了,也算是了解他的性子。

    “嗯,这次好好治治他这随心所欲的病!”

    余笙这话说的很淡,她没有想过说封汐说了以后再也不和她登记结婚了,她就真的当真。

    就是因为了解封汐的性子,所以,她才会说,“那就按你说的办。”

    她承认封汐挺好的,对她是真的挺好的,这一点她之前想都没有想过的。

    所以,她也迈出了一步,说要试试。

    昨晚当封汐的手覆在她肚子上的时候,她心尖荡漾开来的都是幸福。

    她就知道,她对封汐是喜欢的,否则她不会那么不理智的和小她三岁的男人在一起。

    但是,封汐的性子要一点点的去磨合改变,他将来要是孩子的父亲。

    要是一直都是这样任性妄为,耍脾气摔东西,她不认为对孩子有好处。

    她也想确认封汐对她是不是就是一时感兴趣,又或者是不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才会对她这般。

    因为他的性子实在是太善变了,余笙不得不权衡。

    生活不像是写小说,那些霸道总裁爱上女秘书,说结婚就结婚,然后没有任何磕磕绊绊的吵架,全然都是掉进蜜罐的生活。

    那样的事情是不存在的。

    “呵呵……余姐,我就喜欢你这沉稳的性子,就该压压少爷那暴躁的性子。”

    难怪大少会如此的欣赏余姐,真的是慧眼。

    “所以,你也有任务。”

    余笙的眼里闪过一丝皎洁之色,她笑着对江鱼道。

    江鱼听完余笙的话,脸一红,“余姐,你真坏!”

    封汐没回家,而是去了顾爵和楚柏卿他们家。

    进门就嚷嚷着饿了,顾爵就没搭理他。

    继续躺在那让他们家楚柏卿给他剪指甲。

    楚柏卿则是指了指桌子上的苹果,“先吃个苹果!”

    “我不吃苹果,我要吃肉!”

    封汐其实什么都不想吃,就是想要折腾人。

    “我看你是想吃炸药!”

    顾爵懒洋洋的说了这么一句。

    眼皮都没抬一下,手就摸上了楚柏卿的侧腰。

    “你别乱摸,小心我给你剪了肉!”

    楚柏卿的眼里尽是温柔,在一起这几年,他们的感情丝毫没有因为时间的拉长而变浅。

    顾爵是越发的爱粘着楚柏卿了。

    “你不会,手稳着呢!”自己的媳妇自己最了解,做事那是一个稳当。

    封汐哪里受得了顾爵和楚柏卿,当着他的面这么的秀恩爱。

    “吃了炸药,就炸死你们!腻味的烦人不烦人。”

    自己和媳妇闹别扭,就见不得别人秀恩爱,这是什么心理。

    “羡慕?嫉妒?有本事你也找个女人腻味去。”

    顾爵嘲讽道,他们这里面就剩封汐还没有结婚,封衍一天愁的不行。

    “你别说刺激他了!”楚柏卿抓过顾爵的另一只手,继续剪指甲。

    楚柏卿知道,封汐还没有遇到合适的人。

    他要是遇上自己喜欢的,肯定会对她非常好。

    “不刺激他,他怎么会努力的找女人去!”

    顾爵其实也是为封汐着急,但是,他就是看谁都不顺眼。

    “我有女人,我找个屁!”

    封汐的语气很冲,和余笙生的闷气这会烧的正旺。

    顾爵和楚柏卿都没说话,都以为他说的是气话。

    封汐一看他们这样的态度,就知道,他们不信自己说的话。

    他和余笙的事情,除了他哥知道外,也就是三哥知道他对余笙有兴趣。

    其他人都不知道。

    “靠,我是真的有女人了,连孩子都有了。”

    封汐说到孩子的时候,特别的得意神气。

    这次顾爵和楚柏卿又一次的无视了他,都不信他说的。

    “真的,你们看……”封汐那处手机,把里面余笙的报告单给他们看。

    封汐拍下来都是要留作纪念的,到时候做一个相册。

    “余笙……”楚柏卿看到了余笙的名字,他知道这是封汐的秘书。

    “对,就是我那个秘书余笙,一个半月了,我当爸爸了……”

    说到孩子的时候,封汐什么怒气都没有了。

    那语气那神态简直是要多美就有多美。

    “我艹,你这特么的真速度。”

    要么女人,要有,就女人孩子都有了。

    “一次就中!”

    封汐笑眯眯道,一想到他和余笙的那一晚,仅有的一晚,他就心痒了。

    余笙怀孕后,都不能彻彻底底的做那事儿,真的是要烦躁死了。

    等孩子生出来,必须要做够了,好好的弥补一下自己。

    封汐已经完全的忘记了自己今天对余笙说过的话。

    “……”顾爵无语。

    “……”楚柏卿无语。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楚柏卿先问了,因为他对余笙的印象也是不错的,虽然不熟。

    “你哥知道吗?”顾爵其实更好奇封衍知道不,要是知道了,怎么还不宣传一下。

    “别提结婚的事儿,那个女人,我才不娶!”

    一说结婚,封汐又恼了,想着自己今天被余笙给拒绝,他就觉得心口犯疼,腔子积火。

    楚柏卿和顾爵相互看了一眼,顾爵就拿手机给封衍发了一条信息。

    怕这事儿封衍还不知道,封汐这性子,再把余笙给气走了。

    到时候,媳妇孩子都没了。

    “怎么了,说说看!”楚柏卿笑着问道。

    他自然是希望封汐能娶个好女人,幸福快乐的生活。

    虽然封汐什么都不缺,也有这么多人疼着他宠着他。

    但是,毕竟是亲眼目睹了母亲死在大火力。

    那样的童年经历,是他一辈子的是伤痛。

    他需要有个女人来疼他爱他。

    “我今天带着她去民政局,要登记结婚,结果她不要……不要和我结婚。”

    封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是不能理解,他无法理解,余笙为什么不嫁给他。

    他封汐哪里不好吗?

    北城有多少女人想要嫁给他,他捡了多大个便宜,还拒绝。

    “你们这是才开始吧?或许恋爱都不算,怎么就想着要结婚了?”

    楚柏卿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他也了解封汐那为所欲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性子。

    而余笙他在封汐的公司见过一次的,谈不上是惊艳的那种漂亮,却是让人看着就舒服通透的那种恬静。

    是个理性又敏感的人,所以,不会这么冲动就和封汐结婚。

    再说,封衍也不认为他们是在谈恋爱后,余笙才怀孕的。

    封汐说一次就中,那很有可能是个不可控制的意外。

    这样的情况下,或许换作别的女人,一定会和封汐结婚,飞上枝头变凤凰,但是,余笙应该不会,不考虑清楚,她是不会托付终身的。

    “昨晚我们因为她急着用钱把她的房子给卖了,就吵架了,我给时年打电话,她说余笙这是缺乏安全感,那我想就结婚呗,这样她是不是就有安全感了,谁知道,人家不和我结婚。”

    封汐一想到余笙卖房子,又是杜啸宇,又是顾少庭的,他心里的火就更旺盛了。

    顾爵一直都没有说话,就在那发信息,听了封汐的话,才抬起头来,看着他们家楚柏卿。

    楚柏卿则是给了他一个“二少就是这么任性”的眼神。

    在任何人看来封汐这个登记的举动都是任性的。

    而非惊喜浪漫的,毕竟是人生大事,不但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不能他自己做决定,也关系到另一个女人的一辈子幸福。

    “起码你该求婚的不是吗?余笙说要嫁给你,你再带着她去登记,应该是这么一个顺序的。”

    楚柏卿放缓了语气,这么说他想封汐就应该明白了。

    “我们一开始的顺序就是错的,后面的还讲究那么多做什么。”

    封汐和余笙是先一夜情有了孩子,然后,才是在一起的。

    不是正常的恋爱结婚生子的顺序,所以,他觉得直接登记是很正常的。

    其实刚才楚柏卿说,“起码你该求婚的不是吗?余笙说要嫁给你,你再带着她去登记。”

    这话时,封汐也觉得自己好像忘了很重要的求婚。

    他记得那个时候时年说过,你哥还没跟我求婚!

    女人是不是都在意这个?

    封汐想应该是吧!毕竟余笙和时年的性子是挺像的,她也是女人,应该会在意这个的。

    “你这太不顾及那个女人的感受了,显得有些强人所难,人家答应你吧,拿自己的幸福不负责任,不答应你吧,你说人家不识好歹。”

    顾爵也没记住余笙的名字,就说了“那个女人”

    他这些年和楚柏卿在一起,说教人的话,他也能张口就来了。

    楚柏卿给了顾爵一个“有进步”的眼神,顾爵则给了他一个“那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的眼神。

    “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封汐眼睛眨了眨,觉得甚是有道理。

    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些。

    “封汐,你一直活的都很自我,很少去顾及别人的感受,这一点,你要改,毕竟身为人夫,人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或许你都没有想过这一点!”

    楚柏卿尽量不让自己的话说的那么生硬,而然封汐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

    封汐这次不说话,他想自己今天做的决定确实有些冲动了。

    他是想要给余笙一个惊喜的,他还想着她感动的样子,肯定会就此爱上他,而不可自拔。

    却没有想到,站在她的角度去考虑事情。

    封汐想,他的确应该是要好好的想一想了。

    余笙刚吃过了晚饭,就接到了余叶的电话。

    “姐,你吃过晚饭了吗?”余叶的声音甜甜的问道。

    “吃过了,你呢?”余笙晚饭吃的不多,胃口不怎么好。

    医生也说了,她的妊辰反应有点大。

    遭罪的在后面呢,余笙摸着自己的肚子,心想着孩子你可不要像爸爸一样爱折腾人才好。

    “我也吃过了,姐……”余叶叫了一声姐后,就没说话了。

    “有事情要和我说吗?”一般这个时候,余笙就能猜出来,余叶找她一定是有事情的。

    “那个姐,我昨天和我哥打电话,不小心说了你有男朋友的事情,妈不放心,让他过来看看,怕你被人骗了。”

    余叶小声的说道,也没注意到自己说的是“我哥”而不是“咱哥”

    余笙其实都已经习惯了,她也不在意,或许在余叶的心里,她和余强才是兄妹。

    但是,对于余强来,她是很厌恶的。

    “姐,哥没地方住,让他住你家吧,住旅馆也要花钱的。”

    余叶见余笙没说话,又说道。

    “我的房子卖了,咱们住院的钱,还有你交学费,都是卖房子的钱。”

    这是余笙第一次和余叶提到她的学费。

    “她怎么把房子卖了,余笙,谁让你卖房子的,那我来这我住哪?还有你现在住哪里?是不是住你男朋友家了,地址告诉我,我也过去住,我饿了,你给我做点吃的。”

    电话那边传来余强恼怒的声音。

    “我租房子住,没地方给你住。”余笙淡然道。

    “姐夫是给大老板开车的,应该有房子的。”余叶赶紧说道。天价约婚,厉少女人谁敢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