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猎魔手记 第11章: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时间:2021-01-14作者:老张老张

    钟馗吃鬼镜?还别说,我真知道!

    爷爷的书中有过记载,从清朝时期流传过一面钟馗吃鬼镜,专门镇宅,挡煞,驱鬼逐邪用的。

    据说这面镜子是铜镜,正面打磨的十分光亮,背面却是一副钟馗吃鬼的图案。

    钟馗是谁?那是专门抓鬼的神仙。虽然长得丑陋无比,但却是一切鬼魅邪祟之类的克星。

    说起这面镜子,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典故。

    说的是清朝时期,有江湖术士去某个凶宅收鬼,不成想这只猛鬼是从地府里逆走黄泉路跑出来的硬角色。

    那江湖术士使尽一切手段,都降它不得,眼看就要死在猛鬼手下。

    结果在这个时候,恰好遇到钟馗缉拿亡魂,三下五除二的把猛鬼给抓起来吞进了肚子里。

    说来也巧,钟馗吞鬼的时候,恰好被一面铜镜给映照在其中,于是机缘巧合之下,在镜子背面形成了一个钟馗吞鬼的图案,那江湖术士拿到手之后如获至宝,从此以后降妖伏魔,无往不利。

    这个传说到底是真是假已经无法考证了,唯一能确认的是,驱魔圈子里的确是有这么一面镜子,而且还超级厉害。

    不管你是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一旦遇到这面镜子都得歇菜。

    据说钟馗吃鬼镜最后一次出现的时候是在九十年代的闽南,一个喜欢风水的商人花了三百多万买到手的。

    后来那商人因为破产了,欠了一屁股债还不上,于是就抛家弃子,带着一笔钱财跑去了境外,剩下的家宅被债主们洗劫一空,那面钟馗吃鬼镜也就此消失不见。

    当时我看到这些记载的时候,爷爷还长吁短叹,说家里要是有这么一面镜子,何至于他十八年寸步不离的守在我身边?

    当年我出生的时候,那白毛老僵也不敢趴在屋顶上偷偷吸我精气了。

    却说吴老大说出钟馗吃鬼镜之后,我就好奇的说:“那面镜子我听说过,但不是早就丢失了吗?”

    “你们找这玩意儿干嘛?”

    吴老大一听我果然知道钟馗吃鬼镜,顿时大喜过望,说:“张小兄弟,实不相瞒,我们最近接了个活儿,说是太行山那边有个乱葬岗,有人说在那看见了钟馗吃鬼镜。”

    “有个喜欢收集古董的买家,想要这面镜子,开了高价要它,足足五百万现金!”

    “张小兄弟,我们哥俩儿就是吃这碗饭的,五百万着实是个不小的价钱,寻思着干完这一票后,起码我俩那大侄子在京都买房的首付就够了。”

    “所以就接了下来,准备去乱葬岗找找钟馗吃鬼镜。”

    我惊讶的合不拢嘴,乱葬岗?钟馗吃鬼镜?没开玩笑吧?

    吴老二说道:“张小兄弟,我们知道这活儿棘手的很,首先我们找不到那座乱葬岗,毕竟太行山纵贯好几个省份,没个具体位置,还真不好找。”

    “其次呢,五百万动人心,可能会有一些人早就开始准备去找那镜子了。我们若是晚了,估计连洗脚水都喝不上。”

    “所以我们兄弟俩斗胆,想请张小兄弟入个伙儿,呢,懂的多,估计来拿风水地势都难不倒你。这事要是成了,一百五十万的酬劳绝不会少了你的。”

    我皱着眉头说:“吴大哥,五百万酬劳的确很高。但你可知道,钟馗吃鬼镜到底是干什么的?那是绝佳的驱鬼逐邪的镇宅法器。”

    “您想想,那镜子为什么要被人丢在乱葬岗里?还不是为了镇鬼?先不说咱们能不能找到那乱葬岗,就算找到了,里面的恶鬼们怕是也够人喝一壶的了。”

    吴二哥说:“张小兄弟,你说的事情我们哥俩儿也考虑过,乱葬岗那地方就不是什么善地。但富贵险中求,要是不干这一票,京都那房子首付就没着落了。”

    “我们哥俩儿干了这一行,注定是要断子绝孙的,就指着这大侄子以后上个坟,图一口香火,万万不敢委屈了他。”

    我暗暗叹气,干驱魔人这一行,经常跟一些脏东西打交道,不但侵蚀身体,往往还会不得善终。

    偏偏干一行的人,又都相信死后之事,不愿意死后断了供奉,做一个凄凄惨惨的孤魂野鬼。

    我犹豫了一下,说:“入伙的事情就再也别说了,但两位真要找到了那乱葬岗,我倒是有几个建议。”

    “第一,钟馗吃鬼镜既然出现在乱葬岗上,想要找它,最好找一个专业点的风水师给两位定个大概位置。”

    “第二,那镜子既然能镇鬼,也绝对能摄人魂魄,最好别去拿镜面照自己,免得被钟馗吞了三魂七魄。”

    “最后一点,万万小心乱葬岗的脏东西,你们拿走了镜子,指不定会放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定要找个代替的东西,镇压群邪。要不然,我怕两位走不出乱葬岗。”

    几句话说的吴家兄弟面面相觑,吴老大说:“小兄弟,你真不肯入伙?”

    我摊摊手,说道:“不是弟弟我不肯,实在是三叔那边管得严,要是知道我乱跑,非得把我的腿给打断,实在抱歉。”

    吴家哥俩儿叹了口气,吴二哥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委屈兄弟了……”

    我忽然觉得不对,这条路根本就不是通往白事店的,而是出城的!

    在那一刹那,我脑海里心念电闪,冒出了两个字:卧槽!

    下一秒,就见吴老二随手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喷雾剂一样的东西,他对着我脸面随手一喷,我就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直接栽倒在后排座位上。

    失去意识之前,我依稀听到吴老二小声说道:“大哥,咱们绑了这小子,姓何的不会追过来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我猛地睁开眼睛,然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也不知道吴老二到底用了什么药,反正直到现在我都觉得头疼欲裂。

    意识逐渐清晰,但手脚依然酸软,我尝试着动弹了两下,就听到吴老大说:“张小兄弟,醒了?”

    “实在是对不住了,不过我俩几斤几两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要是没有兄弟你,那面镜子实在拿不到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