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第115章 想钱想疯了

时间:2019-12-01作者:絮琳

    出了宴会厅,朵儿随便找了个地方坐着,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下,她拨通了汐汐的电话,可是很久都没有人接,现在,她好想有个人可以说话。

    “为了他,值得吗?”司徒冕走到伊千朵的身旁,将她揽在怀里。

    他本来应该生气的,这个笨女人竟然心里一直对欧阳远泽念念不忘,可转念想想,还是出来寻她,深怕她一个人傻乎乎的,出什么意外。

    “你懂什么,他是我的初恋啊,他是我伊千朵十八岁以前朝思暮想、心心念念想要嫁的心上人,可是现在,这个我写满了日记的远泽哥哥,他再也不属于我了……”朵儿趴在司徒冕的怀里,大声痛哭,她不懂这种感情是爱,还是依赖。

    只是觉得,生命里没有远泽的陪伴,仿佛失去了很多的光彩一般,远泽,带给她的不仅仅是爱情,还是一种寄托。

    “笨女人,那是因为之前,你没有遇到我。”司徒冕轻笑着,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看到这一幕的南禹悄悄地转身离开,另一旁欲上前的齐修影,也苦笑着离开了,爱一个人,终究是需要身份的,有身份的总比没有身份的理直气壮……

    婚礼依旧很热闹,齐修影随着季家的人一起敬酒,招待客人,而楚南禹呢,一个人喝着闷酒,无玫远远的看着,并没有上前去劝慰,毕竟,这种事,能想的开的能安慰的人只有他自己,外人终究是无法清楚了解的。

    再伊千朵的强烈要求下,司徒冕妥协了,将她放在背上背着,然后,两人沿着马路一直走。

    他真的,为了这个笨女人,姿态和标准是一改再改,如果还是得不到她的心,他就把她买了换钱,然后重新投资,说不定赚的钱要翻好几倍呢。

    “司徒冕。”

    “我在。”

    “其实,我不喜欢欧阳远泽的,我只是太习惯生活里有他了。”朵儿的手搂着司徒冕的脖子,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那颗很疼的心,也慢慢变得安定。

    “恩。”司徒冕点点头。

    “司徒冕,他可以喜欢很多人的,为什么偏偏是冷妍呢,我不是一个爱死缠烂打的女人,只要远泽有喜欢的人,提前告诉我,我都会选择祝福的,可是,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本来好了些的情绪,再次涌上心头,眼泪还是不停的流下,低落在司徒冕的肩膀上,晕染开来。

    “这个世界,没有这么多的为什么,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所以,已经发生的就不要想如果,乐观一点面对,才是你现在最好的选择。”司徒冕轻声安慰,欧阳远泽或许是喜欢的朵儿的,只是冷妍的家庭比现在的伊氏好而已。

    “呜呜……”朵儿不予理会,继续哭着。

    司徒冕无奈的叹息,其实,今天这个结果也是可以预见的,毕竟欧阳家想在h市有一席之地,有所依靠的只有季家,正好季家野心勃勃,力量越大,牵扯住司徒家就越牢靠,这种双赢的事情,季成明和欧阳烈两个老狐狸,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

    不过这样倒是成全了他,反正他这么多年来,过得太顺利,也有些麻木了,现在有这个笨女人陪着,倒也多了些意思和挑战,他倒要瞧瞧,这两只狐狸是不是真的狡猾……

    ……

    而另一边,郑忆汐欲哭无泪的瞪着顾子介,她也是今天才知道冷妍和欧阳远泽是结婚的,想着朵儿去看到会难受,她便决定早点过去,陪着朵儿,共同面对那两个不要脸的渣渣。

    谁知道,顾子介也要去,还让她去接他。

    要去接他也就算了,偏偏在出门的时候,被一堆记者追。被记者追也就算了,他还带着她一起跑。一起跑也就算了,这家伙竟然还崴了脚。

    这些都算了,最重要的是,顾子介什么都没有带,而她的手机和钱包也都在车里。

    另外,最最最重要的是,顾子介拽着她胡乱跑了半个多小时,现在,在什么鬼地方,郑忆汐都不知道,四处荒无人烟,过往的车辆都是拉着很多货物的货车。

    因此,郑忆汐只好就席地而坐,完全不搭理顾子介,偶尔回头瞪他几眼,这样的蠢猪,她这种高级的小姐姐,是真的不该与之为伍,实在是可悲至极啊。

    “郑忆汐,你瞪什么瞪,都这么久了,我的脚越来越肿,你赶快想办法啊。”顾子介气鼓鼓的看着身旁悠哉悠哉欣赏风景的汐汐,他脚真的很痛啊。

    “郑忆汐,你说话啊,哑巴了是吧,平日里不是很爱叨叨吗?”

    “我说顾总,顾大少爷,你下次跑的时候能不能带着导航跑,这里四下无人的,你还笨到崴了脚,现在,手机和钱都没有,路也不认识,我能有什么办法,还不如静下心来,慢慢等待时机。”汐汐瞅了一眼顾子介,嘴里叼着狗尾巴草,格外的豪迈。

    反正她不管,既来之则安之,大不了等顾家报警,警察来接他们,这样也好,她这辈子还没有做过警车呢。

    “……郑忆汐,我脚肿了,再不处理就废了,而且天色这么晚,你是想我死在这儿吗?快点想办法。”顾子介疼得呲牙咧嘴的,他现在是真的动不了。

    “放心,我保证,在警察找到这儿的之前,你一定不会死。”

    “郑忆汐,我要是被警察找回去的话,你就永远不要出现在公司了,好歹是保镖,看看你老板,都被你折磨成什么样了?”顾子介一脸不悦的吼着汐汐。

    都什么时候了,这个不知死活的郑忆汐,还好意思说风凉话,他这种公众人物,被警察找到,铁定是娱乐头条,这让他颜面何存,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发生。

    “……顾总,你摸着你那被自己吃掉的良心,问问,到底是谁折磨谁?”汐汐挑挑眉,好家伙,都疼成这样了,居然还不忘推脱责任,真是一点儿也不绅士。

    “你,好样的……撕……”一激动,脚就碰到旁边的石块,疼得顾子介赶紧捂着自己的脚。

    汐汐呶呶嘴,真是大少爷,一个扭伤而已,居然痛成这个样子,罢了,看在他这般可怜的份上,她就好心帮帮他,不过刚准备开口,她就想到了些什么,嘴角勾起了笑容。

    “郑忆汐,你笑什么,不许笑,给我憋回去。”

    “顾总,让我救你也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汐汐拿着拿狗尾巴草碰了碰顾子介的下巴,一副大姐大的模样,今天,她终于可以硬气一回了。

    “趁火打劫,郑忆汐,你真有种,我告”

    “顾总,话不要说的太满,我只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过了这个村,你就只有警察叔叔咯。我想,顾总也不希望明天公司围满记者吧。”汐汐打断了顾子介的拒绝。

    顾子介这么一个在乎脸面的人,只要她态度稍微坚决一点,他一定会乖乖就范的。

    不出汐汐所料,顾子介瞪了她一眼,最终还是选择妥协。

    “行,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只要正当不违法,我都可以答应你,当然,以身相许什么的,我不接受。”

    “想得美,我又不眼瞎。”

    “你,说吧,条件。”顾子介一忍再忍,等他好了,再收拾她。

    “不急,顾总,这也没有纸笔,我该怎么相信,您说得是真的呢,还是假的呢?”汐汐眨眨眼,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一定得把握住。

    有个凭证比较好,以后没钱了,跟顾子介要个十万八万的,也能凑合一段日子啊,而且这个钱要的可以理直气壮,正大光明,嘿嘿。

    “郑忆汐,我说话有这么不靠谱?”

    “当然啊,顾总心里没有点啥数吗?我看,还是顾总好好想一想,该怎么才可以兑现这个承诺,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想好这个承诺是什么,但是,我人微言轻,胆子特小,就害怕顾总翻脸不认账。”汐汐莞尔一笑,掉落一边的牛仔裤带随意搭着,丸子头蓬松极了,风吹过来,碎发飞扬,倒显得很可爱。

    顾子介温柔地看着她,竟然觉得有些心动,不过片刻之后,赶紧打消这个念头,肯定是相处太旧,出现幻觉了,郑忆汐这个唯利是图,暴力犯傻的男人婆,可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顾总,别一直盯着我看,撒娇卖萌,出卖色相什么的,在我这儿没用,你知道的,我比较ma

    ,看不上你这种细皮嫩肉的。”

    顾子介撇撇嘴,拽下了脖子上的链子,那是他第一次接手公司时,父亲送他的礼物,这么多年,都没有摘下来过,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想交给她。

    “这是我贴身之物,可以说弥足珍贵,等你想好承诺,就拿它来,找我兑现吧。”

    “看着也不怎么值钱啊,顾总,要不然,你把手上的腕表给我?”汐汐接过,发现的方形吊牌上有公司的logo,还有顾子介的签名,不过,她更想要那块腕表。

    就算顾子介以后不承认,那表也能卖些钱啊,她也不亏嘛。

    “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顾子介差点没有气吐血,他拿如此珍贵的东西给她做凭证,她竟然好意思嫌弃,居然选择一块表,真是想钱想疯了吧。

    “没什么,没什么,这个,挺好,我相信顾总一定不会骗我的。

    刚才顾子介那个神情,是特别生气的,比之前更恐怖,所以,她还是见好就收吧,不然,竹篮打水一场空,就真的太傻了。

    “这对我来说,很重要,你要是把它弄丢了,我保证,你小命不保。”

    ”放心吧,我一定收好,这东西对我来说就是聚宝盆,嘿嘿。来,顾总,我们站起来,时间估摸着也差不多了。”汐汐将链子挂在了脖子上,然后伸手,把顾子介扶着站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