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第73章 越想越慎得慌

时间:2019-10-20作者:絮琳

    朵儿捏了捏司徒冕的耳朵,气得腮帮子鼓起来,总说她是猪,总说她笨,真是的,她如此骁勇善战,聪明伶俐,这家伙难道眼睛瞎了吗?居然没有看到。

    “伊千朵,你再碰我的耳朵,我就把你从这儿丢下去,你信不信?”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人这么放肆,就连他妈妈,也没有这么捏过他的耳朵。

    听到威胁,朵儿赶紧放手,司徒冕凶起来,真的有点儿害怕。

    “司徒冕,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今天的恩情,我一定会记得的,今后,你有用的着我伊千朵的地方,尽管说。”

    “不需要。”司徒冕关上手机,一下子坐在床上。

    “伊千朵,不打算下来?还想在我身上挂多久。”

    “啊,好,嘿嘿。”朵儿赶紧松手,躺回床上,司徒冕起身,又立刻俯下身子,两个人的距离瞬间变得很近。

    朵儿紧张的用手撑在他的胸口前,头发散落着,清澈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司徒冕,我们都是各有婚约的人,所以”

    “所以什么,猪,赶紧睡吧,昨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忘记吧,都过去了。”司徒冕贴得她近近的,温热的气息散落在她脸上,弄得她心慌意乱的。

    司徒冕看了看那张蠢蠢欲动的红唇,终究还弹开了,只是拉过被子给她盖好,然后再把空调的温度调好。

    朵儿全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和司徒冕在一起的时间,总觉得很诡异,却又很安稳。

    “司徒冕,你呢?是不是又要去工作。”

    “我去洗澡,然后睡觉,好好休息吧,晚安。”司徒冕看了一眼朵儿,便关上枕边的灯,然后转身拿着浴袍朝着洗澡间走去。

    听到了关门声,朵儿这才放心的闭上眼睛,不过脑海里全部都是欧阳远泽和冷妍的样子……其实,每个人都一样,真的当这些不可思议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才会明白一切并不是这么容易放下的,说不在乎那都是自己骗自己罢了。

    司徒冕洗好澡,本想着去楼下书房工作的,可还是想来看看朵儿,推开门,走进去,却发现朵儿坐了起来,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

    “伊千朵,你疯了?”

    “司徒冕,我睡不着。”朵儿扭头看着司徒冕,披头散发的,在屋外的路灯称托下,显得格外的幽怨。

    “哦。”司徒冕应了一声,懒得搭理朵儿,准备给她关上门。

    朵儿却突然打开灯,然后光着脚,噔噔噔的朝着他跑过去,看得司徒冕整个人不知所以然,唯一的想法是,这个笨女人脑子果然不好使。

    “伊千朵,你又想怎么样?”

    “司徒冕,我们一起看个鬼片的电影吧,就是特别恐怖的那种。”朵儿探着脑袋,悄悄地说。

    “伊千朵,家里就你和我,能不能说话大点声,别搞得神神叨叨的。”司徒冕靠在门边,伸手将靠近他说悄悄话的朵儿推开些距离,虽然有些疲惫,不过他发现,伊千朵这个女人现在看起来还挺可爱。

    “哦,我说,我们能不能一起下去看鬼片啊,我现在睡不着。”朵儿反应过来,猛地提高音量。

    “不行,时间太晚了,你得睡觉,想看,我明天可以带你去电影院。”司徒冕摇摇头,这么晚了,他可以熬夜,这个脸色还是不太好的女人不可以。

    “不行,我不能去电影院看这个,我们就在家里看,好不好?”朵儿抓着司徒冕的手臂,她一直很想看,但是没有办法去电影院里看,因为心脏格外的受不了。

    “司徒冕,我们去楼下看吧,我这辈子有个心愿,就是看一场鬼片,你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成全我,好不好?”

    “你不怕?”司徒冕半信半疑的问着,这个女人,想一出是一出的。

    “不怕,我胆子可大可大了。”朵儿乐呵呵的笑着“真的,我们就看一次,好不好?”

    “确定?”

    “确定以及肯定。”朵儿竖起手指来,一脸的认真。

    司徒冕无奈的摇摇头,背过身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么你回去穿好鞋子,要么爬上来,我背你下去。”

    朵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直接跳到司徒冕的背上,有人背着不用走,何乐而不为呢。

    司徒冕笑笑,背着她下楼,然后扔在沙发上,将投影仪打开“想看什么片子?”

    “咒怨,汐汐说挺恐怖的,对,我们就看这个。”朵儿眨眨眼睛,盘腿坐在沙发上,满脸的期待。

    司徒冕快速弄好,然后就离开了,朵儿赶紧哀求“司徒冕,说好的我们一起看的,你去哪里啊?”

    “司徒冕,你回来,如果你不想看,能不能把我背回去啊,我一个人”

    电影的恐怖声音响起,朵儿心里一颤,她一个有心脏病的病人,凌晨看这个,的确是有点害怕的,司徒冕不陪着她,她还真的不敢看,啊,越想就越慎得慌。

    “司徒冕,你大爷的,司徒冕,司徒冕。”

    “不是说胆子可大可大了?就这点儿出息,伊千朵,你真是打脸。”司徒冕将一杯温热的牛奶放到朵儿手里,嘲讽着。

    “是啊,但是,这房子空荡荡的,我一个人,有点点害怕也是正常的,何况我这反应,也没有很怕啊。”朵儿呶呶嘴,接过热牛奶,紧紧地握着,感受着这样的温度,心里也变得安稳了。

    “是,你这反应的确是不害怕……快点,把牛奶全部喝了,我就陪你看,不然,我去工作了。”司徒冕挑挑眉,此刻,他真的特别有一种照顾女儿的错觉。

    “好,我喝。”朵儿乖乖地将牛奶喝完,然后一直盯着司徒冕,深怕他反悔跑了一般。

    司徒冕无奈的拍拍手,将所有的灯都熄灭了,然后坐在她的身旁,百无聊赖的看着这种人吓人的所谓鬼片,他这种人,看鬼片,就跟看动画片似的,毫无意义。

    “司徒冕,这气氛,感觉还不错啊,真好,好。”朵儿咬咬牙,她捂住心脏,能够实现这个愿望,就算明天离开了,也不会遗憾了。

    心脏病,这三个字让她的人生失去了很多选择,虽然她不曾埋怨,却也有觉得难过的时候。因为很多正常人随意可做的事情,她这一生都可能没法去完成,所以现在,能够尝试着去做些挑战,对她而言,都是福分。

    “闭嘴,好好看。”司徒冕向后躺,两只手环抱着,朵儿默默地移动到他的身旁,小手轻轻地拽着他的浴袍。

    刚开始电影里的男人就直接跳了下楼,吓得朵儿抓住司徒冕的胳膊,眼睛闭得紧紧地“他死没死?”

    “头着地,应该是,死了吧。”司徒冕笑着回答,才开始就怕成这样,后面该怎么办?这个笨女人,是来搞笑的吧。

    “好的。”朵儿这又探起脑袋,不过手扔在紧紧地抓着司徒冕,仿佛他便是她唯一的倚靠和希望。

    接下来的时间里,三分之二的剧情里,朵儿五次扑进司徒冕的怀里,不是因为剧情多恐怖,而是这种氛围和感觉,让她不得不躲避,要不然心脏会真的受不住,能感受就已经很不容易,完整去看,她还是不奢求了。

    司徒冕倒不在乎,张开怀抱,等着朵儿自己过来,后面,索性将她抱着,看着她捂着眼睛,从指缝里偷偷看得样子,他的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

    终于电影结束了,司徒冕伸伸懒腰,拍拍手,将灯打开,怀里的女人却因为突如其来的灯光刺眼,便翻了翻身,将他的腰紧紧地抱住。

    “伊千朵,电影已经结束了,没必要怕成这个样子吧?”

    见没有人回答,便低头一看,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司徒冕汗颜,看鬼片吓成那样,最后还能睡着,也是一种能力啊。

    “伊千朵,你真是厉害。”

    关了投影仪,将她横抱着上楼,然后轻轻地放回床上,重新为她拉好被子。

    他也觉得很累了,便直接躺上去,真的,他不知道和这个女人睡了几次了,难道她就真的觉得这种关系很单纯?居然每一次都毫无防备,睡相还这么的,简直是勾引人犯罪啊。

    “唉,单纯一点儿也好……只是,伊千朵,你睡了我,就要对我负责。”

    怀里的女人蹭了蹭,将他又抱紧,弄得他心里痒痒的,不过他的确累,而且习惯了这种睡觉的方式,很快也沉沉地睡去。

    ……

    而云容集团的顶楼办公室里,楚南禹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面前的男人背对着他,冷漠至极。

    “南禹,阿越最近都跟在你身旁,为何还是会出现这种情况?”

    “爷,这件事是我疏忽了,对不起。”南禹抱歉的欠了欠身。

    “疏忽?舞会那一次,我就提醒你要多注意朵儿的安全,你也向我保证过,可现在呢,朵儿差一点就遇到危险了,你知不知道,事情一旦发生,后果是什么吗?”男人淡淡开口,语气里全部都是愤怒。

    “对不起,我以为小姐会和欧阳远泽的家人在一起呆很久,就没有特别注意。爷,这一次,是我错了,我对不起小姐。”南禹深深地自责,发生这样的事,他的心里也特别不好过。

    “你错了?南禹,事后认错,是特别没用的,这一点,我不想再教你。今天的这种危险,如果再在朵儿的身上发生一次,你,就不要想留在她身边。”

    “没有下一次了,爷放心,今后,小姐的安全问题,我会竭尽全力的。请爷,再给我一次机会。”南禹弯下腰,其实,不用爷说,但凡朵儿今天遇见任何一点问题,他这一生都不会原谅他自己的。

    “……罢了,有惊无险便好,南禹,我就这一个妹妹,所以,她半点儿闪失都不能有,知道吗?”过了很久,男人熄灭了手里的烟,语气也才慢慢变得有些温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