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第69章 胆颤心惊的

时间:2019-10-16作者:絮琳

    大家也懂事的笑着,然后陆陆续续的离开,林梅却拉着朵儿“朵儿,你和小,小”

    “小妍,快点带阿姨出去,快点。”朵儿赶紧说着,只要小妍出去找到远泽哥哥,她就没事了。

    “恩,等我。”冷妍点点头,赶紧拉着林梅离开了。

    “不行,小妍,不行……”

    很快,房间变得安静起来,朵儿将身上的围裙解开,紧握着手里的碎酒瓶,这个男的敢向她动手动脚,她一定拼死抵抗。

    冷妍带着虚弱的林梅冲出包间,没有走几步,就遇到了远泽,她松开林梅,冲入他的怀抱里,痛哭起来“远泽,你可算来了,刚才吓死我了,远泽。”

    “没事就好,别担心,我来了。”

    轻轻拍拍冷妍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突然远泽松开了她“小妍,朵”

    “妈,妈,远泽,快点,快点,送我妈去医院,远泽,流了这么多血,妈,救救我妈。”冷妍回头看到林梅晕倒在地,额头上不停地流着血,立刻将她抱起来,惊慌的叫着。

    “远泽,你先救救我妈,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求求你……”

    “好。”见林梅和冷妍都平安,朵儿应该没有事,他先把林梅送去医院,然后再来接朵儿吧。

    将林梅抱起来往外走,冷妍回头看了看那个包间,眼神变得无比阴冷,最终还是狠心的转身离开了。

    包间里,朵儿上窜下跳的跑着,彪哥倒也不着急,笑着追赶朵儿,朵儿没办法,刚想打开门逃跑,人才出去片刻,就被那彪哥一把抓了回来,然后狠狠地扔在了沙发上。

    “你不要过来,我未婚夫是欧阳远泽,他知道了,你会死得很惨的,你,不要过来。”朵儿不断的往后退,缩在沙发角落里。

    彪哥解开了自己的皮带,猥琐的打量着朵儿“季雪要的是林梅,却不曾想到,竟然给我送这么个尤物,放心,林梅母子也逃不掉,小美人,我会好好疼你的,千万别想着跑,让哥哥,好好爱你吧。”

    刚刚转弯上楼的司徒冕停了下来,刚才他似乎看见了朵儿的身影。

    “老大,怎么了?罗总在上面的呢。”林煜疑惑的问,老大这是在干什么。

    “林煜,你信不信直觉?”司徒冕淡淡地问。

    “老大,你是魔怔了,我们只有半个小时,还得赶”

    林煜话还没有说完,司徒冕迈着修长的大腿,直接转弯进入了包房,伸手去开门,发现门已经反锁了,他直接一脚踢开,林煜耸耸肩,老大这是怎么了,他还是先上去同罗老板打个招呼吧,毕竟赶时间。

    “好你个小贱女人,竟然敢伤我,看我不干你哭起来,到时候让你求着我。”

    “你去死,放开我,放开我。”

    只见满脸是泪花的朵儿,正凶狠和一个肚子上被扎出血的男子博弈,这一幕,让司徒冕整个人的那种怒气到了极致。他走过去,一脚给彪哥踢开,然后脱下西装外套,将它披在了朵儿身上。

    “妈的,是谁敢坏劳资的好事?”

    猝不及防被打,没站稳就倒在地上的彪哥也极其愤怒,他捂着伤痕起身,拿着酒瓶子就想给司徒冕打去,可司徒冕一个转身,将那酒瓶夺去,猛地敲在彪哥的头上,随后又是一脚,蹬他摔在地上,疼得叫唤。

    彪哥不服气,爬过去拿起手机按了按,很快,一群拿着铁棒的人快速赶来屋子里。

    “猪,你哭起来真丑。”

    低下头,司徒冕简单的替她抹去脸上的泪水,她的眼泪让他觉得无限心疼,可又觉得很庆幸他刚才毫不犹豫的进来了,不然,这个小女人,该……

    “呜呜呜,司徒冕,你大爷的,吓死我了。”朵儿哭着伸开了手求抱抱,等不来欧阳远泽,她本想着同归于尽的,没想到司徒冕来了,动作还这么迅速。

    司徒冕邪魅一笑,将她抱在怀里,扯过西装外套给她披好“没事,有我在,什么都别怕。”

    朵儿依偎在司徒冕怀里,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这一刻她真的害怕极了,司徒冕的出现,真的像救命稻草一般。

    “彪哥。”

    “彪哥。”

    冲来的一群人,赶紧将彪哥扶起来,然后气冲冲的看着司徒冕。

    “兄弟们,给我上,这个贱女人竟然找了个帮手,今天非得打死他们,然后咱们轮番干了她。”彪哥起身,吐了一口带血的口水。

    “哪里来的死小子,竟然敢伤我彪哥,也不看看,你惹了谁。”

    那群人甩着手里的铁棒,嘈杂的声音响起来,朵儿吓得一哆嗦“司徒冕,怎么办?”

    司徒冕回头,抱着朵儿坐在了沙发上,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所有人,脸上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让一群人都觉得有些害怕。

    “这个胖子,是你们的老大?”

    “是啊,敢惹彪哥,你是不想活了,我告诉你,今天就得教教你道上的规矩。”彪哥身旁的一个男的将吸了一口的烟扔在地上,那种神情无比嚣张。

    “当然,如果你把这个女的放出来,然后跪着给彪哥磕头认错,或许,饶你不死。”另外一个也跟着放狠话。

    司徒冕挑挑眉,一脸的不屑,轻轻碰了碰手腕上的表“我最后说一次,不想死的都离开,否则你们上面的人都罩不了你们。”

    “哈哈哈……”

    屋子里响起一片笑声“小子,我王彪想要动的人,在这一片还没有人敢多说半句,你喊我一”

    “喊你什么,好大的胆子啊。”林煜的声音突然响起,幸好他看到了老大发来的信息。

    “又来一个,你是谁?”旁边一个小弟不耐烦的怒吼着。

    王彪顺着目光看去,见到是林煜的那一刻,瞬间腿软,身后的小弟们赶紧掺扶着,司徒冕很少露面,知道他的不多,可林煜不一样,他从小混酒吧,三教九流都有认识,何况他还是司徒冕的贴身助理。

    “彪哥,又来一个送死的,今天我们让他们有来无回。”

    “闭嘴……煜哥,是什么风让您来了?”王彪一巴掌给身后说话的人打去,然后毕恭毕敬,点头哈腰的看着林煜。

    “彪哥,王彪对吧?有意思,我老大你也敢得罪,还有,我老大的女人,你也敢染指?”林煜笑笑,双手插在裤兜里,一颗棒棒糖含在嘴里,样子却不禁让人害怕。

    他还以为老大是怎么了,直到看见司徒冕怀里的女人,他想也不用想,肯定是伊小姐。何况,他很多年没有见过老大这样了,只怕在场的人,都活不了。

    “老,老大,他,他,他是司徒,司徒冕?”王彪战战兢兢的问着,满头大汗的跪下。

    身后的小弟们纷纷丢下了手里的铁棒,也赶紧跟着跪下,这个竟然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司徒冕,他处理事情和人的手段,可是过硬的,何况他的背景,还特别强大。

    司徒冕默默地看着,今天若不是因为朵儿在怀里,他真的会杀了他们,这个世界本就混浊不堪,该狠心的时候就绝对不该心软。

    “司徒少爷,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希望司徒少爷,司徒夫人能绕我一命,对不起。”王彪一边磕头,一边认错。

    身后的小弟们也不敢说话了,跟着重重的磕头,一个两个,都胆颤心惊的。

    “林煜,给他一把刀,我要他的两只手。其他人,一人一只小指头,谁都逃不掉。”司徒冕淡淡开口,他从来不开玩笑,王彪从碰到朵儿的那一刻开始,就死不足惜。

    “不要,不要啊,司徒少爷,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你饶过我好不好,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求求你。”王彪吓得哆嗦起来,他要早知道这个女人是司徒冕的,就算季雪给多少钱,他都不敢碰。

    “都没听见我说话?”司徒冕再次开口,那张冷漠地脸上写满了杀意。

    林煜朝着屋外挥挥手,一帮穿着黑色衣服身强体壮的人就走了进来,将所有的人摁在地上。

    “你们最好乖乖听话,你们死了没关系,连累家人就不太好了。”林煜幽幽开口,好戏才刚刚开始,这个王彪,只怕不是断了手这么简单。

    “慢着,司徒冕,你松手。”朵儿糯糯的开口,声音还是有些哽咽和害怕。

    “你,可以吗?”

    “可以,放开吧,我想自己面对。”

    司徒冕点点头,松开了她,然后把自己的外套给她穿好,将她护得严严实实的。

    朵儿从司徒冕怀里起身,走到王彪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说过,我若活着从这里出去,你必定会受到惩罚,现在,你信还是不信?”

    “我信,我信了,信了。”王彪吓得频频磕头认错。

    “你信了?你信就不会色胆傲天,伤害很多无辜的女孩,你信就不会为虎作伥,如此折磨林姨和冷妍。从你想害人的那一刻起,就应该会想到有今天。”朵儿语气慢慢变得平淡,她知道,这一刻,不能怂,哪怕是女人,也该有尊严和魄力。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司徒夫人,我错了,求求你,饶过我好不好,对不起,对不起”王彪哭着哀求,他看得出来,司徒冕很在乎她,只要她求情,司徒冕一定会饶过他的。

    “社会就是因为有你这种的人,而变得不知礼法。还有你们,小小年纪,不务正业,以为跟着他这样的人,就能混出人样?简直是大错特错,希望能悬崖勒马,改过自新。”朵儿看着王彪身后那群比她大一点儿,或者小的人,劝慰着。

    “司徒夫人,我们知道了,我们改,马上改,对不起,我们错了,错了。”王彪身后的人齐声说着,惊慌的道歉。

    司徒冕不禁有些好笑,这种时候,小女人还不忘教育别人,可她又怎么知道,这帮现在还忐忑着保证改变的人,想着的只是活命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