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第24章 成熟的味道

时间:2019-09-03作者:絮琳

    一路上,朵儿都闭着眼睛休息,司徒冕微微低下头,拿着纸巾给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看着她一身黑白的职业衣服,扎着马尾,倒也有些成熟的味道。这个女人,每次都带给他惊喜和意外。

    车子很快便到了暖阳医院,司徒冕一把抱起朵儿下了车“司徒冕,放我下来。”

    “生病了还这么不老实?”司徒冕紧紧的抱着朵儿,就她这小身板,真的太轻了。

    “这不是你耍帅的时候,快放我下来,否则我的病没有人能治,快点,我真的没力气同你闹。司徒冕,你大爷的,放我下来,快点。”朵儿叹息着,每次遇到司徒冕,都没什么好事?

    “呃呃……”司徒冕半信半疑的还是将朵儿放下了,但是手却揽着她的肩膀。

    “你可以回去了,司徒冕,今天的事情,迟早你要付出代价的。害我这么多次,居然还这么心安理得。”朵儿推开他的手,她现在好多了。

    “要么我抱着你进去,要么我陪着你进去,二选一。”司徒冕不容拒绝的回答,他是想知道这个小女人是生什么病了,为何这么严重。

    “你……”

    “朵儿,怎么今天就来了,是不是不舒服?”一个推着病人出来的护士见到朵儿,温柔的笑着。

    “兰兰姐,李叔叔呢,我现在有些不舒服。”朵儿温柔的笑着,这个转变让司徒冕更不高兴了,这个女人,见他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

    “脸色不太对,李医生现在在老地方,不过有位客人,你去看看吧,要不要我现在送你去。”兰兰神色里全是担忧,那是来自长辈的心疼。

    “没事,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兰兰姐先忙着,我自己过去,一会儿再来找您。”朵儿看着兰兰推着的病人,还有身旁这个高大冷漠的冰块,她还是自己去吧。

    “恩,快去吧。”兰兰见朵儿这样说,便不再多言。

    朵儿赶紧离开,司徒冕则在身后跟着,一路上都有人同朵儿打招呼,这,不由得让司徒冕心里更加疑惑了,第一次见,一个外人和医院护士医生如此熟悉的人。

    “李叔叔,李叔叔……”朵儿刚刚敲了敲门,便猛地推门而入。这是多年的习惯,李叔叔在这个房间里,要么在研究病历,要么在看书。

    “丫头,你怎么来了?”看到朵儿的那一刻,李贺神色有些紧张,他没想到朵儿今日会来。

    朵儿冲进李贺的怀里,李叔叔就像她的爸爸一样,这些年,没少照顾她“今日跑急了些,有些不舒服,想着也快到了检查的日子,就提前来了。”

    “来,我看看有没有事。”一听朵儿不舒服,李医生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司徒冕的目光却停留在了那个坐在沙发上,温柔看着朵儿的男人身上,那种感觉让他觉得特别不爽。

    “没事,现在好多了,咦,李叔叔这里有客人呀?”见李贺担心,朵儿赶紧转移话题,可是当目光看向那个客人时,她却觉得莫名的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呢。

    “啊,朵儿,来,这是李叔叔一个朋友的儿子,他叫齐修影,也是子达公司的总经理哟。修影啊,这位是朵儿,我时常同你提到的,这丫头,越长越漂亮了吧,年轻人,有机会多相处,多认识。”李贺赶紧介绍着,朵儿这丫头,出落得特别美了。

    “很漂亮,呃,你好,我叫齐修影,伊小姐,幸会。”齐修影起身,礼貌的伸出手,不过眼睛却打量着司徒冕。

    “齐总也在这儿,难道是生病了?”司徒冕护着朵儿,握上了齐修影的手,这个齐修影,看朵儿的眼神让他真的不舒服,那种占有欲太强烈。

    “没有,来谈个合作而已,倒是司徒少爷,怎么想着来医院了?”齐修影淡淡抽回手,丝毫不畏惧司徒冕。

    “李医生,朵儿真的不舒服,现在额头上还有汗水,劳烦您先给她看看。”司徒冕没有直接回答修影,而是转身揽着朵儿的肩膀,急切的同李贺说。

    “好,这,这位是?”李贺倒没觉得什么,只是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很关心朵儿,而且脸让他觉得特别熟悉。

    “李医生您好,我是司徒冕,是伊千朵的……好朋友。”司徒冕见朵儿传来的眼神,便也不再乱说,这个女人,折腾起来,可是很有功夫的。

    “李叔叔,我越来越觉得疼了,我们去看看吧,那个,齐先生,改日有空再同李叔叔招待你,今日实在不方便。”朵儿欠欠身,这个齐修影,气场倒不输司徒冕那家伙,看到李贺手上的合同,应该是想来收购医院的吧,不过,想得美,这儿是不会卖给任何人的。

    “修影啊,我这里有病人,合同的事情我们改日再谈吧,今日就先到这里,好吧。”李贺回头笑笑,将手里的合同递给了齐修影。

    “那好,合同的事情您在好好想想,李叔,那我就先离开了。”齐修影起身接过了合同。

    “好,一定早点给你答复。”李医生点点头。

    齐修影颔首,至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司徒冕一眼,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朵儿身上。

    “千朵小姐,希望你早日康复,有时间一起吃饭。”

    “谢谢,改天约。”朵儿笑笑,她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司徒冕,太碍事。

    “来,朵儿,跟我去病房。”李贺拿起听诊器,朝朵儿点点头。

    朵儿刚转身,就被司徒冕一把抱了起来“司,司徒冕,你做什么啊,你这是……”

    “明明痛得受不了,为何还假装没事,别闹腾了,李医生,麻烦您带路。”司徒冕看了看李贺,刚才见朵儿的手一直紧紧捏着,想必很疼吧。

    “哎,好好好……”李医生看了看齐修影,便带着路走了,朵儿脸微红,侧着埋在他的怀里,不再挣扎,她是真的很疼。

    齐修影只是简单的看看,司徒冕,这个人他记住了,然后拿着合同转身离开了。

    “李医生,她到底是什么病?”将朵儿放在病床上,司徒冕轻声问。

    “没事,朵丫头身体比较虚弱,前几日告诉我生病了,可能是感冒加重了。司徒冕,今年多大,家在何处,做什么的啊?”李贺边给朵儿听心跳,边淡淡地问。

    “李叔叔,他只是我一个朋友,你忘了我有未婚夫了?”朵儿笑着,李叔叔常年呆在医院,对外面的事情不太了解,如果知道司徒冕就是司徒集团总裁,只怕是会吓一跳吧。

    “什么未婚夫啊,一年难回来几次,我看这个孩子就不错。又懂事,又会关心你。”李贺放下听诊器,拿出一个本子自顾自的记录着。

    “李叔叔,你不可以这样说远泽哥哥,他对很好的。”朵儿赶紧维护着欧阳远泽,李叔叔真是的,胳膊肘总往外拐。

    “切……”李贺冷喝一声。

    司徒冕听到朵儿没什么大病,看了眼手机“李医生,这丫头就交给您了,我公司还有事,先离开了。”

    “好,以后经常和朵儿来家里玩啊。”李医生和蔼的看着司徒冕,这个孩子虽然看起来冷漠些,但是人是不错的,就像阿铭一样,是个值得倚靠的好孩子。

    “恩,麻烦您了。傻子,好好休息啊,别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司徒冕看看朵儿,笑着说。

    “你有什么事,又要去哪里?”朵儿随意的问着,肯定是为了赚钱,这个司徒冕,一心就钻到了钱眼里。

    “公司开会,楚南禹不是个好人,以后少接触,零落的事情,我会替你想办法。还有,以后不可以随意靠着别人休息,女孩子,一点儿也不矜持,小心你未婚夫不要你。”司徒冕说完,帅气的离开,只留下抓狂的朵儿。

    “司徒冕,要你管,你未婚夫才不要你……”

    “别激动,快点躺下吧,人家本来就没有未婚夫,这傻丫头,语无伦次了,唉……”李贺赶紧安抚朵儿,这俩年轻人,真是相爱相杀。

    “李叔叔,你还帮着他,你看看,他说得是什么话。”

    “行了行了,快点给你爷爷打个电话,今天晚上得在医院休息,明天一早把体检做了,再回去吧。”李医生说着,让她好好休息,本来心脏就不好,这一激动更不得了。

    “……没事的,李叔叔,你先给我开点药,我还得回公司去呢。”朵儿掀开被子,准备起身穿鞋。

    “听话,好好休息,你今晚如果不在这儿休息,我就打电话给你爷爷,你看看,他是让你去工作呢,还是让你安心让你在这儿?”李贺拿起手机,假装打电话,朵儿这丫头很孝顺,从小到大,只要提到伊老爷子,她都会乖乖听话。

    “别打别打,我在休息休息,不过李叔叔,我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体检就今天下午做了吧,好不好?”朵儿赶紧放低要求,她明天一早必须回公司。

    “好,一会儿就安排人来给你检查,现在先好好休息吧。”李铭无奈的摇摇头,便离开去安排护士们做准备。

    “谢谢,李叔叔。”

    因为害怕再次失去,因为担心没有最后的依靠,所以,无关年纪,无关性别,无关经历,有关的只是身处的位置,溺水的人怎么舍得放弃那一根救命的稻草呢?能做的,不过是,抓紧,抓紧,再抓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