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君临星空 第三百二十七章 杀!杀!杀!

时间:2018-03-04作者:风消逝

    帝都四环、酒店门口。

    三月下旬的午后,略有升温,仍然弥漫空气当中的水汽,也有减少,而韩东则是蹲在青年的面前,神情凝重。

    “你是谁?”

    不管什么情况,至少先知晓对方身份。

    “我,我是武术博物院的管理人员,我叫李旦……因为发现这些真相,被人追杀至此,幸亏大庭广众,他不敢动用呈液内力……”青年的背部骨骼几乎碎裂,强撑力气,简短精炼的解释了一番。

    声音低微,语气低沉惊惧。

    周围众人,骇得连连瞩目。

    此地乃是华国帝都,居然冒出了一个浑身冒血的青年,简直离奇,恐怕要有大新闻产生,足以惊动网络。

    “青山东海图。”

    而听闻这件事儿的韩东,脑袋差点炸开了。

    饶是没有多少宗门归属感,可在内心最深处,他一直认为自己是青山宗门徒。

    如今。

    刚刚扬名青山宗。

    竟然有人胆敢盗窃宗门遗宝。

    “好了。”

    “你先歇着。”韩东面无表情的伸出右掌,搭在青年的肩膀上,柔劲与震劲齐发,遏制住了青年的体内伤势,也得知青年名为李旦。

    旋即。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流露盛怒。

    韩东缓缓站起身,宛若一尊即将苏醒睁眸的蛮荒巨兽,无形气势犹如撕裂黑夜的炽烈流星,叱咤冲霄。他脸庞幽幽,淡漠望着午后阳光照耀的缤纷街景。

    “盗我青山宗遗宝。”

    “你们——真真是活腻了。”

    ……

    须臾后。

    由盖世江风玄亲自护送青年李旦前往就医。灵倩云留在酒店,缓解张朦的惊吓情绪。

    “安啦安啦。”

    灵倩云捂嘴乐道:“只不过是习武人士的争端,谈不上生死之争,你别往心里去,小事而已。”

    张朦小脸煞白,坐在床沿。

    她有点吓到了,心扉直颤。

    “可,可是韩东。”她嘴唇呢喃了两三句,止不住眼泪的流淌,泪眼朦胧的看向灵倩云,焦急连问:“他没危险吗?真的吗?”

    “真的。”

    “真的比真金还真啦!云云何时骗过你呢。”灵倩云照常卖萌,歪着脑袋递给张朦一包玫瑰香味的心心相印纸巾。

    “嗯。”

    张朦没接纸巾,愣愣应道。

    眼前似乎残存那名口里冒出血沫的青年,眼睛满是挣扎之色,令女孩儿有一点小惊恐。但更为惊慌担忧的是,韩东一人出门,究竟出了什么事?

    “这一刻。”

    “我帮不上忙,只能目送韩东坚决离开,坐在这里无意义的担心。”张朦轻轻接住心心相印纸巾,心扉仿佛被攥紧了。

    少顷。

    女孩儿擦干泪花,挽起披肩秀发。

    她一点点攥紧纸巾,流露出了让人惊诧的坚强,凝视着坐在床沿上的灵倩云。

    “倩云。”

    “假如我习武有成,能否跟得上你们的步伐,参与你们的世界呢?”

    闻听此言。

    灵倩云微微一笑:“能。”

    当然能,根本毋庸置疑……有一位媲美高位武宗境的天骄男友,这是多少女性门徒盼星星盼月亮也盼不到的事情。

    ——

    黄昏余晖,照耀帝都六环。

    这里已经偏向郊区,街道宽阔到了极点,两侧无有居住房屋,仅有成片成片的树林与厂方。

    唰唰。

    一辆辆车子,疾驰而过。

    唿唿。

    春季微风蔓延而至,似乎吹散了空气之内的凉意,令温度高涨,属于比较特殊的升温现象。

    与此同时,其中一个仓库内部。

    四名身穿黑衣、戴着黑色墨镜的枯黄男子,伫立其内,脸庞有点畸形,发出口音怪异的声音。

    “华国帝都,发展不错。”

    “近些年来,华国帝都的经济形势已经超过了我们天皇东亰。真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哼,天皇在上,区区华国迟早落在我们手中。届时再上演一场江南屠杀,以报樱花大屠杀的耻辱。”

    他们窃窃低语,眼里闪烁光芒。

    虽然江南屠杀在前,樱花大屠杀在后,但在他们生性龌龊卑劣,压根没什么道德可言。

    啪嗒。

    黑暗中走出一名白袍人,与四名黑衣人皆是樱花岛国的人:“好了,你们注意周围的情况。上次收获的那批华国宗门遗宝,仅仅破解了一件遗宝的遗留信息,整理出了五门桩功与九门武术。”

    “另外两个遗宝,根本毫无用处。”

    “你们记着,虽然有天皇护佑,但我们樱花岛国的武术方面太差,只依靠奇能无法让天皇光辉笼罩这片土地。”

    语毕。

    白袍人不再开口,闭阖双目,身影归隐在黑暗之中。

    而四名黑衣人则是暗暗颔首,相互议论道:“前年我们得到了一件华国武术宗门的遗宝,意外破解了遗宝上面的信息,得到数门桩功。”

    “但可惜,并非每件遗宝皆有隐秘留存的信息。”

    “哈哈哈哈,华国人卓壁成还以为我们只是在收集各国国宝。”

    “我闻到了这片土地的芬香,我们一定要让天皇光辉洒照这里,征服这些愚昧卑贱的华国人。”

    一时之间,窃窃私语连续不断。

    四名黑衣人眼里弥漫恶毒,蕴涵不逊于妖魔鬼怪的汹汹恶意。

    过了一会儿。

    仓库铁门轻轻打开,盗窃华国宗门遗宝的三人,齐齐走进仓库,感受仓库内的空气凉意,眼里冒出火热光芒。

    这笔交易,利润极大。

    所以他们不管对方是否为樱花岛国的人,也不深究为何能够轻易盗窃,更懒得琢磨这些纪念性意义的遗宝到底有何价值。

    “嘿嘿。”

    “东西,我已经带来了。”作为老大的面具男子迈前一步,轻车熟路地晃了两下右手拎着的背包。

    事实上。

    他们三个只负责盗窃、并且将宗门遗宝转交给这些黑袍人……即使想不通藏在幕后指使他们的神秘人,到底是何等神圣,但高额的回报足以让他们疯狂。

    对侧。

    四名黑衣人眼睛亮了:“宗门遗宝!”

    正当他们打算上前之时——

    “喂。”

    “你们在偷偷交易什么。”清朗无垠的声音,彷如浪潮涌动,穿透仓库内的凉意空气,回荡在四名樱花岛国黑衣人与盗窃遗宝的三人耳边。

    啪嗒。

    韩东悠然踏步,负手立于仓库门口。

    他身穿浅蓝短袖,中间有着类似黑白漩涡的图案,牛仔裤帆布鞋,渲染出了彬彬有礼的学生气质。

    “什么?”

    “无声无息间,仓库铁门竟然打开了?”作为老大的面具人,当先回首。

    糟了。

    面具人心里咯噔一声。

    此乃严密至极的交易,倘若三人暴露了,恐遭武术世界的重罪制裁,至少要关押十年之久。

    “杀!”

    “杀了他!”

    恶向胆边生,杀意心中起。

    为首面目人撂下背包,与心有默契的其余两人,齐齐扑向韩东,竟然造成了猛虎下山的呼啸风声。

    “哼。”

    “衣装打扮,礼貌语气,此人定是武术生,我施展猛虎跃涧之术,直接拧下他的脑袋。”身为老大的面具人,贵为下位武者境,出手之间根本不留情。

    杀意凛然,势要击毙韩东于此。

    其余两人也斩钉截铁,显露冷酷无情的杀意……抱歉了,谁让你的运气如此之差,居然看到了我们的交易。

    哪怕不知具体细节,也不行。

    看上一眼。

    那就得死!

    “呵。”

    “盗我青山宗遗宝,重罪!企图杀我于此,罪加一等,无免死罪!”伴随着一道轻声呢喃,韩东面无表情的宣判,毫无同情。

    眼前这三人,居然动了杀意?

    也罢。

    有来有往才是正道。

    既然你们这么雷厉风行,索性成全你们……韩东伸出右掌,宛若拈花般的写意悠然,旋即轻轻弹指。

    彻固内力,骤然流转。

    磅礴劲道,击穿空气。

    唰!唰!唰!

    指尖弹动,鸣响仓库,打出三记轻描淡写的狂暴雨落之术,仿似制造出了流转不息的恐怖暴雨,滴滴尽有万钧之力,当空旋转牵动风流,最终演化成了三道离弦之箭。

    空气如同棉布,当场撕裂。

    厚重啸啸之音,扩散四方。

    这是不可思议的武术,亦是内力牵扯天地之力的梦幻风景,更是摧枯拉朽不多言的死亡降临。

    “什么?”

    “青山宗?青山宗??”

    盗窃遗宝的三人,正在腾空杀向韩东,听闻此言,目睹此景,震骇的五脏六腑都在僵滞,劲道紊乱,脑袋一懵。

    他们不知韩东相貌。

    但却知晓韩东之名。

    华国江南省的青山宗门徒韩东已经驰名华国上下,武者境也有耳闻。

    “不!”

    “饶命,韩东饶命——”

    为首面具人最先回神,右脚刚刚沾地,口里叫着告饶言语,想要直接匍匐跪地以此活命。

    可惜。

    他们的斩钉截铁,间接促成了韩东的开门见山,弹指诛杀。

    “啊——”

    “不,我们只是盗窃啊!”

    面具人的金属面具,瞬间裂成了两半,向两侧抛飞,而中间这道泛着焘焘光芒的雨滴劲道,立地穿透了眉心,露出了他的朴实面庞。

    知人知面不知心!

    杀你只需弹指间!

    “我们认错了。”

    “认罪,对对,我们认罪啊。”其余两人犹然不甘,却也无用。

    咚!咚!咚!

    弹指造光芒,寰绕生风流,昭显霸烈如渊的雷霆盛怒。

    恐怖难言的劲道,携带三人毫无生息的身体,翻滚半空,足足向后方跌落了十余米之远。

    “既然这么想卖国。”

    “倒不如下辈子生为樱花岛国的人,杀起来,也痛快。”韩东淡淡道,黑白分明的眼眸如同巨兽凝眸,寒冷无情的注视,无有任何怜悯。

    紧跟着——唰啦。

    他也不转身,只是回手拉上了这件仓库的厚重铁门,令和熙阳光消散,令仓库内重新恢复了清冷氛围。

    咔。

    铁门彻底合上。

    韩东也随之踏前一步,嘴角勾勒诚挚恳切之意,儒雅彬彬,如一书生:“我们华国人讲究礼尚往来……既然你们来了,那就留在这儿。”

    另一侧。

    四名黑衣人吓得魂飞魄散。

    他们来自樱花岛国,但这两天也听闻位列当代华国天骄的韩东,毕竟盛名无以复加,他们仅能心惊胆战的求饶,骇得魂飞魂散。

    谁能想到。

    正待交易,竟然碰到了韩东。

    “你要杀我们?”

    “你不问而杀,岂有此理?我们无非是想收集一些典藏品,对你们华国非常尊重敬仰,绝对没有任何恶意。”

    四名黑衣人的眼睛,满溢惊骇。

    他们一边退步,一边疯狂叫嚷带有古怪口音的华语,显然恐慌万分。

    对侧。

    韩东仍在前行,淡漠如霜:“你们偷盗华国武术宗门遗宝,已是死罪……算了,我真是有病,不教而诛的道理是给人用的,你们樱花岛国只能算东西。”

    话音刚落。

    仓库的清冷空气,瞬间转为萧杀酷烈的严凝氛围,仿似滔滔不绝的海啸即将咆哮世间,令四名黑衣人肝胆俱裂。

    “等等!”

    “你们华国有律法,武术世界亦有条例铁则,盗窃国宝只是犯罪,你应该将我们交给华国官府或者武术宗盟,参照我国与你国的协议,进行公开审理!”其中一名黑衣人不再退步,想到了这一点,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对!

    正是如此!

    他们罪不至死啊!

    只要移送给华国官府或者华国武术宗盟,秉持两国友好建交的原则,他们便可毫发无损的返回樱花岛国,继续发扬天皇光辉。

    轰隆。

    韩东踏前一步,双眸如同神芒湛耀,周身仿若风流寰绕,铿锵吐字:“我从不与必死之人论是非。”

    刹那间——蓬!!!

    身形闪烁似幻影,拖出了一条长长的炽烈光芒,仿佛流星尾焰,瞬间轰击在了最靠前的黑衣人身上,直接轰碎了他的全身筋骨。

    “啊!”

    黑衣人惨叫一声,口吐鲜血。

    “不,你不能杀我们,这有违两国友谊!”他试图劝说韩东,爆发身为武将境的呈液内力,但映入眼前的只有一记血红巴掌,瞬间拍翻了他的一切希望,拍散了他的所有生机。

    樱花岛国,死亡一人。

    “不恕尔等——”

    “尽!死!罪!”

    韩东左掌呈光而出,弥漫凛凛杀机,击杀剩下的惊恐万状的三个樱花岛国之人。饶是他们堪比中位武将境,此刻也绝望至极。

    泛着红意的左掌,升腾气流。

    焘焘烈烈的眼眸,湛耀盛怒。

    轰隆!

    无可抗衡的掌风,几乎掀翻了仓库内的一切尘埃,令凉意散尽,令其余三个黑衣人无力抗衡,呈液内力也变成了莹莹之光,仿佛直面盖压世间的光明印玺,迎风而至,如神临尘。

    “犯我华国者,无论事大事小皆诛之。”

    韩东冷酷莫测的探出右掌,仿佛推动了整个仓库的空气,化作巡视大地之上的巨鹰巨爪,抓住了企图逃离的三名黑衣人,倏然攥紧,根本不多赘言。

    凛凛狂风,似嘶吼似挣扎。

    雄厚劲道,瞬间击毙三人。

    啪!啪!啪!

    随着三具瘫软黑衣人跌落仓库的水泥地,韩东淡漠转身,脸庞无悲无喜仿若难以揣测的天穹:“别藏了,出来领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