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君临星空 第二百六十章 试炼

时间:2018-02-10作者:风消逝

    叮咚。

    一条>作为江南学府学子的李紫薇,脸上的迟疑窘迫,悉数转为迷茫无助的决然。

    她实在想不出。

    面临这一时刻,自己还能求助谁。

    在李紫薇心里,妈妈沈织便是最厉害的女强人,可以直面各式各样的坎坷,无论什么难题,尽皆难不倒自己的妈妈。

    言传身教。

    沈织,也是李紫薇的人生方向。

    但视为此生目标的妈妈,如今却岌岌可危,宛若沦陷风雨飘摇的一叶扁舟,翻船与否,仅能听天由命。

    “可恶。”

    “分明只是一点小问题,为什么偏要为难妈妈。”

    李紫薇咬了咬嘴唇,转身走进格德小区,迟疑了一会儿,在门口超市买了瓶雪碧,最后回到家里。

    嘭。

    防盗门合上。

    李紫薇喘了口气,穿上棉绒绒的拖鞋,拄着下巴。

    “已经十分钟了。”

    “韩东还是没有回微信,难道他非常烦我……或许,面对那位名为张朦的女孩子,他才会露出微笑。”

    低声呢喃,李紫薇叹了口气。

    早在江南学府的入学季,她察觉到了韩东的非同凡响,说不准以后可以借力。于是她便开始微信闲聊,打算加深互相之间的沟通,至少也得成为好朋友。

    可惜的是,韩东没怎么搭理她。

    而待到军训汇演的擎伞之后,韩东干脆不回微信了……这可着实令当时的李紫薇,大吃一惊,忿忿不甘。

    论学习,论长相,她从未有过失利。

    尤其是在高三时代,曾以居高临下的俯瞰视角,看待韩东,给予了一些由衷劝告。这些往事的衬托,更让李紫薇感到一丝莫名其妙的恼火。

    凭什么?

    论美貌,论身材,自己比不过张朦?

    不喜自己,实属正常,毕竟自己不是华国币。但关键在于来自同一所高中的张朦,让李紫薇产生一股强烈对比的落差感,严重打击自信心。

    若非韩东与她是高中同学,她或许已经删了韩东。

    自那以后。

    李紫薇闷闷不乐的,持续了半个多月,再也没有主动联系韩东,在学府里偶尔碰面,也只是礼貌打招呼。

    念及此处,她脸色有点发白。

    咕咚。

    李紫薇喝了一大口雪碧,镇定情绪,坐在沙发上,双眼紧紧盯着手机屏幕,脸色更白了:“他还是不回。”

    “这下糟了。”

    “恐怕韩东早就生气了,不再拿我当朋友了……我,我真不该那么任性,毕竟这世界并非围绕我一个人转动。”

    咕咕。

    贴着客厅墙壁的鱼缸,倏然间自动清洗,冒出一连串的水泡,吓得李紫薇惊呼一声,脸色彻底煞白了。

    客厅内,静悄悄的。

    仿佛只剩鱼缸冒泡的声音,再无其他。

    “妈妈。”

    “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办?”

    李紫薇缩在沙发里,双臂抱着双腿,脑袋深深埋了下去,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再次拿起手机。

    她发了条短信息:“你到底想怎么样?”

    半分钟之后。

    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一条短信:“紫薇,自从上周看到你,当真惊为天人,假如你愿意当我女友,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呵呵,你这是在威胁我。”

    “对于沈织阿姨的事情,我也颇感惋惜。但你要相信,我从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更不可能胁迫他人,一切全凭你的想法。”

    ……

    与此同时、东海岛屿。

    即将黄昏的冬日,悬挂西方地平线之上,洒照和熙光芒,照的海平面金灿生辉,照的天穹云朵染上了昏黄颜色。

    “唉。”

    “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

    董区寒坐在直升机驾驶位上,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面露忧愁,远远眺望岛屿内部。

    宁墨离与韩东,足足离开了两个小时。

    岛屿位于荒无人烟的偏僻海域,渲染寂寥,衬托孤独,再加上时而飞过的海鸥鸟类,令董区寒感到一股荒凉死寂的氛围。

    面临此景。

    他真不想再呆在这儿,有点心悸。

    但再怎么心悸,也比不上宁墨离的凶残威严,董区寒撑着驾驶台望向窗外,伸长脖子,却仍然看不到岛屿内部。

    “唉。”

    他继续叹了口气。

    这座岛屿的四周边缘,似乎经过了人为挤压,形成一道类似于围墙的石壁,约有十余米的高度,挡住了远望视线。

    “有点奇怪。”

    “刚刚仿佛有一抹直冲云霄的火光。”

    董区寒皱了皱眉,摇头失笑,认为自己应该看错了。毕竟海平面上的落日余晖,颜色金灿,宛若火焰。

    自己看花了眼,也情有可原。

    沉吟片刻,董区寒整理了一下羽绒服,感到温度似有升高,不禁暗暗自嘲:“焦急情绪压住了寒冷温度?我好歹也是二品品级,未免太紧张了。”

    ……

    岛屿内部。

    青山宗的宗门所在地,本应断壁残垣的废墟,此刻却充斥难以想象的高温,翻腾着滔滔热浪。

    咔嚓。

    狂暴炎流,终于收敛。

    尽皆融化的坚固地面,逐渐凝滞,缓缓定格,最后形成了犹如熔岩的暗红焦土。

    咔咔。

    徐徐海风蔓延而至,吹得焦土迅速降温,连连作响。

    宁墨离背负双手,眯着眼睛,看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褶皱老脸浮出痛苦挣扎的神色,始终一言不发。

    青山宗的正门,得以存留。

    除此以外,还有青山宗生活区域的一小部分,也完好无损,并未遭到宁墨离的炎流摧毁。

    旁侧。

    韩东悄咪咪的站在巨石上,脸庞严肃,内心也严凝万分,位于深冬时分的东海海域,竟有炽烈盛夏之感。

    离谱,荒谬,简直是天方夜谭。

    而且此乃宁墨离一手造成的异象,更令韩东茫然,自己这位师尊强的有些过分了。

    参照此景,自己何时才能打得过师尊?

    恐怕得盖世武宗境巅峰,或能压过宁墨离一筹。

    “而且。”

    “摧毁了一大半的落魄青山宗,这到底出于什么心理?精神病人的清奇思维,根本猜不透。”

    他正在胡思乱想。

    咝。

    宁墨离掏出怀里的一盒香烟,一口抽尽一根烟,任由海风席卷,烟灰四处飘落,好似脚踏岩浆的上古巨兽。

    “徒弟。”

    他嗓音略微嘶哑,带着幽冷,打破寂静:“为师考虑欠妥,我们青山宗毕竟是大型宗门,鼎盛繁华,辉煌宏伟,成为门徒还是要有一些试炼。”

    此言一出,韩东心生不妙。

    可惜。

    周围尽是暗红颜色的焦土,满目荒凉,似乎也跑不掉……于是他义正言辞道:“师尊说得对!”

    焦土正中央,宁墨离转身。

    “呵呵。”他披着一袭青袍,挤出和蔼微笑:“不过青山宗正值百废待兴之际,一切从简,只给你一点小小的磨砺。”

    隔着二十米的距离。

    韩东脸色僵了一下,然后有点泛红,最终变成绚烂的金红颜色,黑白分明的眼眸,映出了当空旋转的炽热炎流。

    多久了?

    自从晋级一品品级,师尊很少出手磨砺自己了……他言辞恳切:“师尊,徒弟只是武将境,大约扛不住岩浆。”

    然而。

    宁墨离依然一步一步的走向韩东,左掌置于半空,掌心上方盘旋着一道狂暴炎流,宛若嘶鸣连连的暴躁火蛇。

    “放心。”

    “只是一点磨砺而已。”他那张褶皱老脸,幽幽无序:“为师懂得分寸,绝对不会打死你的。”

    “可这是岩浆啊!”韩东继续强调。

    宁墨离正色道:“岩浆约有一千度的高温。而为师施展的火焰,仅有五百多度。你不要怕,不经浴火,岂能展翅翱翔?”

    “浴火?”韩东脸色凝固了。

    哗啦!

    这道炎流登时腾空而出,彷如咆哮出动的火焰凝合物,一边旋转一边前行,灼烧了周围空气,散布了恐怖高温。

    韩东见状,不禁骇然。

    “要是普通武将境,不死也得烧成重伤!”他收敛杂念,开始催动潜藏体内的呈液内力,仿佛潺潺河流,浩荡奔腾于身体内部。

    合一之术!

    狂暴雨落,借用天地之力!

    右拳收蓄腰间,似乎减缓了时间流逝,泛着红意的右拳,骤然牵动周遭的空气、灰尘、粉末、石块碎渣等物事,最终湛耀出了难以言喻的光芒。

    点燃万丈光,打出狂风暴雨!

    唰啦!

    简简单单的一拳迎劈。

    结合天地力,再加上拳面四周的蒸蒸水汽,劈的炎流颤抖,令韩东面露喜色,区区一道炎流而已,不值一提。

    顺势向后倒退,他左掌虚握,推平在空,掌心生出焘焘光,周身弥漫凛凛威,仿佛拎着一柄光芒巨锤,倏然高高抬起,劈空下打,阻挡炎流。

    光拳轰击,光掌力劈,阻挡炎流。

    若有寻常人在此,怕是要吓得昏迷,尤其是韩东的呈液内力实在雄浑到了极点,穿透焦黑烟雾,湛耀此地。

    蓬!蓬!蓬!

    他暴退二十一步,连绵不绝的劈出七记狂暴雨落,尽皆达到了引动天地力的合一层次,登时劈散了这道炎流。

    “哈哈!”

    “好歹我也是盖世武将境!”

    韩东脸上浮出矜持微笑,垂首伫立在暗红焦土之上,有一股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只是感到脚底有些烫。

    嗤嗤。

    运动鞋的塑胶底,冒出烧焦了的青烟。

    还没等他仔细观察,宁墨离靠近了两步,抚掌赞叹:“徒弟,自从你前往江南学府,为师很少亲自磨砺你了。”

    什么意思?

    韩东心生不妙预感,友情提醒道:“师尊,徒弟已经抗过了那道炎流,大约已经通过了试炼。”

    “不。”

    “我何时说过那是试炼?扛得住炎流,才有参加试炼的资格。”

    话音落毕,宁墨离大步上前。

    在其背后,猛然升腾十九道炎流,凌空盘旋,滋生高温,蔓延出了高温热浪。

    蓬!!

    世界安静了。

    ……

    回归苏河市的直升机内部。

    “咳咳。”

    韩东面无表情的擦了擦嘴角,正襟危坐。原本看到宁墨离来到青山宗的疯狂落寞,心里有点小同情、却早已烟消云散。

    神经病,需要什么同情!

    呵呵。

    待到晋级盖世武宗境,非要让你也切身体验一下什么是天旋地转的滋味。

    “什么试炼?”

    “分明是心情不佳的借口!难道我这徒弟的作用,就是用以即兴狂摔的?”

    这是韩东的真实想法。

    但言语到了嘴边,坚持善待孤寡老迈神经病的美德,他笑呵呵的咳嗽了一声:“师尊,你那是什么术?”

    “恩,你不责怪为师?”宁墨离的声音似有歉意:“为师实乃煞费苦心的磨砺,希望你体谅。”

    “恩恩,师尊你用的什么术?”韩东追问。

    他已经想好了,针对宁墨离的运术类型,仔细研究一番如何应付这位经常犯病的师尊。

    风水轮流转,莫欺徒弟弱!

    什么术?

    宁墨离挠了挠脑袋,脸上浮出疑惑神色,嘀咕了好一会儿,冷不丁的道了一句:“忘了。”

    “……”

    韩东微笑不语,心中仅有呵呵。

    装吧,你就继续装无害猫咪!等徒弟晋级了盖世武宗境,让你懂得什么叫多么痛的领悟!

    不过。

    搁在座位上的手机,似乎振颤了两下。

    “幸亏刚刚没带在身上,不然肯定坏了。”韩东掏出手机,看了眼屏幕,有一些消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