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君临星空 第二百四十三章 金启宇

时间:2018-02-04作者:风消逝

    碎裂不堪的大地之上,黄昏洒落,余晖蔓延,天穹泛着即将落日的辉煌色彩。

    你杀的?

    韩东脑袋有点懵。

    拜托,宗级妖魔已经毙命六七分钟了,已经死透了,随意拍上三巴掌,就想抢占功劳,区区一个编制功绩而已,至于吗?

    怕不是太丧心病狂了。

    可是。

    下意识的想法转动心间,取而代之的,乃是一抹无言沉默。

    盖世武将境巅峰,占据天时地利等诸多因素,再加上千载难逢之良机,或许能够侥幸击毙一只寻常宗级妖魔。

    而自己——

    盖世下位武将境,活生生打死一只宗级妖魔,传扬出去,定当引动山崩地裂的震动,武术世界上上下下皆要为此动容。

    难道这红袍老者想要帮自己?

    不曾相识的红袍老者金启宇,帮他掩盖这一个惊世真相,向来以最大恶意揣测世界的韩东,有些不敢置信。

    “哼。”

    “我施展霜寒川之术,三掌拍死了这只妖魔!至于你韩东——你给我记着,你拼尽全力,勉强挡住了它!”

    金启宇声音低沉,一字一顿。

    他得承认,自己真的心动了,不管韩东有什么倚仗,总之绝对是难以想象的东西,甚至大有可能是上古传说之内的宝物。

    可以预料的是。

    假如这一消息散播而出,整个武术世界皆得掀翻波澜,甚至会有武宗之上的存在,莅临拷问,好奇不已。

    唉。

    真想知道啊。

    眼底闪过一丝挣扎,金启宇淡淡瞥了眼韩东,随后观察王有为七人的伤势,最后确认另外一个编制的情况,侥幸有一人得以存活。

    旁侧。

    韩东却沉默了。

    曾经历宏石的贪婪,也曾见识过什么是蛮不讲理的横行武力,他实在不敢相信任何人,这也是师尊宁墨离百般强调的一点。

    警惕一切,有错吗?

    没错。

    倘若当初宏石乃是武将,自己早已毙命多时!因此甄心动惧,所以昼警夕惕,秉持谨言慎行,时刻如履薄冰。

    他一直认为。

    这世间的繁多恶毒,异常可怕!

    暂且不提武术世界的阴暗,单单是现实社会当中,有多少惨绝人寰的新闻,或是昭告真相,或是隐藏事实,实在令人发指。

    可是。

    究竟自己是否错了?

    韩东喘了口气,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红袍老者抖了抖袖袍,目光望向地平线处,有两三架直升飞机正在靠近,显然是姗姗来迟的其余编制。

    “为什么?”

    他反问韩东,仿佛也在质问自己。

    下一刻。

    红袍老者金启宇这般回答:“盖世韩东,想知道答案吗?那就尽快变强吧,强到站在世界之巅,强到杀尽妖魔鬼怪,再来问我。”

    言罢。

    他袖袍一甩,踏出半步,声浪翻腾:“我已击毙妖魔于此,编制伤者颇多,尔等速速降落!”

    隆隆隆!

    声音传递远方的四五架直升机,令其加快了数分,风一般的落在了大地之上,冲出诸多编制武将境,拿着紧急治疗的医疗设备,救助昏迷不醒的王有为他们。

    凡是编制成员,皆有基础医疗培训。

    包括此时的韩东,也懂得急救知识,否则也不敢碰触伤势严重的战友们。若是处置不当,救人也要变成杀人。

    唰唰。

    两三个武将境围在那名胸膛被穿透的男子身边。

    “还有点呼吸。”

    “对,体温犹存,我们立刻注入烈度最强的疗伤激素,或许能撑到医疗部。”

    他们对视一眼,不再迟疑。

    因为物极必反,浓度最高的疗伤激素,对人体伤害极大,轻易不可动用。

    嗤!

    疗伤激素注入体内。

    他们连忙抬着七人,回到直升机上,前往附近专供于习武人士的医疗部。

    与此同时。

    “还愣着作甚!”金启宇瞥了眼韩东,喝道:“你挡住妖魔已是颇为不易,后续自有嘉赏,切莫自觉有愧。”

    恩。

    韩东仔细看了看红袍老者金启宇,思绪转动,上前一步:“您是铁阳宗门的长老?”

    “对,叫我金长老即可。”红袍金启宇点了点脑袋。

    语毕。

    他似笑非笑的瞥了眼韩东:“龙首山那次任务之后,我亲自废了岑勺余的武术,险些让那孽畜毁了我们铁阳宗的名声!”

    “咳咳。”

    韩东讪笑两声。

    后来得知,岑勺余的行径,引发江南省所有习武人士的谴责,自己当时没想到后果那般严重,只以为武术宗盟会给予惩罚。

    幸亏铁阳宗历史悠久。

    若是初建的武术宗门,怕是有强制遣散之虞。

    “好了。”

    金启宇迟疑了一下,拍了拍韩东的肩膀,提醒道:“端正态度,以后自己注意些。”

    韩东正色应道:“我晓得,多谢金长老提醒。”

    “哼,装模作样,我最看不得虚伪客套。”金启宇恢复常态,脸上弥漫冷漠,背负双手的离开。

    咚!

    一步百米,两步三百米!

    高位武宗境之威,实在难以揣测,望着铁阳宗刑罚长老的背影,才有两位编制武将境走向韩东,脸上有着恭敬之态。

    阻挡宗级妖魔,卓绝不凡!

    哪怕韩东乃是盖世武将境,他们也着实大吃一惊,内心泛起浓浓的惊疑不定,但目睹韩东身上的伤口,再加上金启宇的变化态度——

    他们暗暗猜测。

    或许这只宗级妖魔有伤在身,亦或是韩东故意让编制战友赴死,以此消耗宗级妖魔的力量。

    “韩东。”

    其中一名男子挤出微笑:“你怎么样?”

    韩东摆摆手,咳嗽了两声:“我还好,伤势不算太重。”

    “恩,那金启宇出了名的脾性怪异,冷酷寡言,不近人情。”这名男子笑呵呵的开口道:“你不用管他怎么说,能站在这儿,已经足够了。”

    “无妨。”

    韩东摇了摇头。

    ……

    须臾后。

    降落于此的直升机,存有一些车辆专用汽油,他拿了点,独自走向搁置荒野区域的红旗la。

    嗡隆。

    车子启动,返回江南市。

    左侧地平线上的昏黄落日,渐渐消失,而韩东也恰好驶入了正常区域,时而有车辆的双闪灯光,渲染出了车内的静谧氛围。

    唿唿。

    风声不断,发动机轰鸣不息。

    唰啦。

    一辆蓝色的宝马车在后面闪了两下,发现韩东没有加速的趋势,便从右侧超车。

    “急什么。”

    “这一世,我要慢慢品味。”

    韩东嘴角勾勒若有若无的笑意,最终化作一声轻叹。

    踏入武术世界以后——

    有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险恶……亦有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迷的惆怅……更有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的慨叹。

    可是。

    人心变幻莫测,岂能一概定论。

    韩东仍然认为这世上有数不尽的龌龊黑暗,但经历今时今日,他亲眼看到了——在黑暗之上,有光明永存。

    诚然。

    他身怀感知其能汲取灰白气流的玄奇,凌驾想象。

    但并不是人人皆如宏石一般,有深沉恶意,有贪婪杀机,也有不想深究,不愿细查,无条件帮助自己继续隐瞒的人……铁阳宗门、刑罚长老金启宇。

    “亏我还在想。”

    “铁阳宗门上上下下,肯定很透我了。”

    韩东忍不住唏嘘了一口气,不知怎么地,心里暖烘烘的,仿佛回到当初少年看世界的期盼憧憬,有感动,有满足。

    是啊。

    也正因此,武术世界方能主宰社会。

    习武人士享有特权地位的同时,有腐烂的,也有依旧澄澈的,谁也不能否认——这世上,光明与美好尽皆永存。

    蓦然间——喀咔!

    韩东面色凝固了,呆呆的看了眼右掌。

    感慨之余,他习惯性的将手掌搭在金属质感的挡杆上。而令他陷入茫然的是,挡杆正握在掌心里,与车身分离。

    “天可怜见!”

    “我竟然忘了,刚刚晋级武将境,全身劲道疯狂暴涨,难以再圆融掌控力道。”

    那么。

    目前该怎么办?距离江南市还有一百多公里呢啊!

    韩东坐在驾驶位上,望着前方高速道路上的一辆辆汽车尾灯,有点无语凝噎。

    其实挡杆断裂,也无伤大雅。

    毕竟加速与刹车尚可使用,只是不能换挡而已——

    实在不行,右脚向下一踏,穿透红旗la的底盘,脚动刹车想必也是极好的。

    ……

    夜幕降临,笼罩群山。

    铁阳宗门位于群山之内,饶是树木凋零,却也有长青之树,点缀在宗门建筑之间,渲染宁静氛围。

    一间堂皇精致的厅堂之内。

    “咳咳。”

    “今天黄昏,你遇到韩东了。”

    披着黑袍的岑东生,坐在椅子上。

    他咳嗽两声,不容置疑的声音透露一丝虚弱。宁墨离那一巴掌,实在恐怖,至少要养伤数月。

    “恩,看到了。”

    金启宇垂手站在厅堂中央。

    过了一会儿。

    “我有些困惑,不知金长老可否给我解答一番。”岑东生沉吟开口道:“盖世罕见。但华国大地上,至今犹存二三十位盖世,他们的练武进度尽皆远远比不上韩东。”

    “况且晋级武将境,也就罢了。”

    “他竟然扛住了宗级妖魔?区区下位武将,拦截宗级妖魔?”

    话音落毕,厅堂死寂。

    铁阳宗之主岑东生,右臂搁在椅子扶手上,静静注视着刑罚堂主金启宇。

    “宗主所有不知。”

    金长老声音淡淡,毫无情绪波动:“那宗级妖魔有伤在身,而且第二十三编制与第十九编制不畏生死,已经大大消耗了它的力量。”

    哦?

    岑东生盯着金启宇,似乎想看出什么,慢条斯理道:“以往也有得到玄奇宝物的天才,金长老切莫自误。”

    “所谓宝物,竟然真的存在?”金启宇面露震撼,旋即摇头:“那韩东大约有宁墨离传给他的炼体之术,没什么宝物。”

    岑东生轻轻颔首:“恩,我知道了。”

    “宗主,我先告退。”

    金启宇躬了躬身,离开厅堂。

    ……

    一处黑暗笼罩的房间里。

    这里简陋莫名,屋里仅有两张实木构造的床,其中一张床,冒着冽冽寒气,盖着一层白布。

    啪嗒。

    啪嗒。

    金启宇的步伐,有着说不出疲惫与沉重。

    “唉。”

    他坐在那张盖着白布的床边,行将朽木似得坐了下来,面庞上的冷酷严苛,全数崩塌,只有慈祥与缅怀。

    孩子。

    倘若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多么希望你能坐起来,让我这个不合格的父亲,亲耳听闻你的想法……金启宇掀开白布,露出一张惨白面容。

    这是他的儿子。

    脖颈之上,有着巨大伤口,似乎是掌刀划过。

    “我儿。”

    “为父对不起你。”

    金启宇贴在儿子的冰凉脸颊,枯瘦左手迟疑了一会儿,颤颤巍巍的摸向儿子脖颈上的巨大伤口。

    真残忍,真绝情。

    因为此乃他的掌刀所为。

    “放心。”

    “为父知道你的答案……终有一日,妖魔必当死绝,鬼怪定要灭尽。”

    金启宇累了,索性躺在床边,缓缓闭上眼睛。

    如果,

    这世上没有鬼怪,没有鬼怪附体之人,该有多好。

    孩子,知道么,那韩东与你蛮像的,你们才是武术世界的希望……真希望有一天,可以亲眼看到那朗朗旭日,高悬乾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