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君临星空 第一百二十九章 谁?

时间:2018-01-04作者:风消逝

    翌日。

    正值美好的清晨时光,空气清新。

    哇哦!

    穿着纯棉睡衣的张朦,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紧跟着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秀眸,坐在床边,看了眼墙上的钟表时间。

    吓!

    已经十点啦!

    她中午还要参加同学聚会,于是急匆匆的冲向洗漱间,简单收拾了一番,回到卧室穿好手机,才拿起手机,打算再次确定时间地点,准备出发。

    “咦?”

    “韩东给我发了三条消息,请我吃饭?”张朦歪着脑袋,感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可真是罕见。

    话题终结者居然主动发消息,而且还是三条。

    看在韩东真诚邀请的份上,张朦回道:“你起床那么早,不到六点就给我发消息呀……本少女有点被你感动了哎。”

    不到两秒钟。

    韩东标标准准的回道:“昨天忘回了,今早才想起。”

    “???”

    此时此刻,张朦捧着自己如若凝脂的脸蛋,呆呆看着手机,内心只有一个念头——他怕不是个傻子。

    哪怕说没看到,都比直言忘回了强!

    还真是够耿直。

    张朦心里有点小生气,闷闷不乐道:“那你记性还挺好的嘛。”

    手机一振,韩东发了张‘黑白猫咪的凝视’的表情:“我记忆力向来卓尔不凡,中午请你去葛品牛排,如何?”

    葛品牛排?

    张朦秀眸一呆,粉唇微张,反复盯着这句话,不敢置信韩东竟然要请自己去葛品牛排。

    价格不菲,而且环境优雅。

    难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约会?

    虽然自己与韩东只是正常朋友,但仔细想想还有点小雀跃,以及小紧张,张朦歪着脑袋,矜持回道:“这多不好意思呀,不能让你破费啦/愉快”

    “好的。”韩东回道。

    “!”

    张朦看的呼吸一顿,脸颊登时升腾酡红,气的跺了跺缝制纯白小兔子的拖鞋,那兔耳朵都在乱晃。

    少年,你真是猪哦!

    作为一个美少女,我要淑女,我要淡定,我要……不行,我真的忍不住啦!

    啪啪啪。

    她噼里啪啦的打字回道:“再见!”

    “在哪见?先商量好地址?”韩东回道。

    “……”张朦一怔。

    或许,这就是语言不通吧。

    她眨巴两下眼睛,闪过一丝狡黠之色,捧着手机,忽然高高兴兴的回道:“来吧,我家小区门口。”

    “啊?我感觉有危险/发呆”韩东有点迟疑。

    “快点来,我先去洗漱然后下楼等你,别让本姑娘等太久!!”张朦破天荒的发了两个惊叹号,然后心满意足的坐在床沿。

    哼哼,

    来吧,少年,一起参加同学聚会!

    让你也体验一下什么是迷之尴尬!

    “嘻嘻。”

    张朦脸蛋浮出笑意,抱着大熊一阵乱舞,最后把棉绒大熊压在铺面粉色壁纸的墙壁上,标标准准的打出一记左勾拳,紧跟着右掌拍了上去。

    打打打!

    打倒话题终结者!

    过了好一会儿,张朦脸色一怔,跑到床边拿起镜子,左右照了照自己的酡红脸蛋,以及略显散乱的秀发。

    “不行。”

    “不能这么出门……我刚刚只是简单洗了把脸,但头发还没洗,还有唇膏。”她眨巴两下秀眸,放下圆镜,跑向洗漱间。

    ……

    车外喧嚷,车内安静。

    张朦坐在副驾驶上,背着细带的粉色背包,时而看向车窗外,时而看向韩东的认真侧脸。

    他竟然会开车。

    也不知道驾照拿了多久,熟不熟练。

    “喂。”

    张朦将小巧背包抱在怀里,有点紧张,寻找话题:“你这些天都在忙什么呢……嗯,上周你去亩泉乡镇啦?”

    “对。”韩东颔首。

    上次执行任务后,他拍了两张亩泉乡镇的照片,景色优美,发到了qq空间里,但没发微信朋友圈。

    因为爸爸妈妈只用微信,不会用功能繁杂的qq。

    张朦抿着粉唇,浅笑道:“你们家一起去的嘛?真好,我以前去过水乡旅游,但那还是初中的时候。”

    “不,我自己去的,有点事儿。”韩东随意道:“水乡也就照片看着好,实际上人挤人的,没什么意思。”

    “哦,你去找朋友?”张朦的关注点,在上一句。

    找朋友?

    妖魔鬼怪算朋友吗?

    韩东迟疑一下,不由自主的摇头失笑:“差不多。”

    张朦张了张嘴,偏过脑袋,看向窗外的车水马龙。

    她忽然想起一句歌词,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大概就是形容此刻的车内气氛,不过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个想法,明明刚才蛮开心的。

    张朦左右也想不通,于是开口道:“目的地就是名全饭店,你可别开错了。”

    “放心,有导航在。”韩东看了眼张朦,好奇道:“你化妆了?”

    “嗯嗯,淡妆。”张朦浅笑盈盈,心里有点小开心:“看来你眼神还不错嘛。”

    嗡嗡。

    韩东驶下高架路,淡笑道:“我毕竟是习武人士,耳聪目明,其他人若有化妆,我也能轻易辨认。不过咱们为什么非要去名全饭店,那里有什么特色菜肴吗。”

    “今天是不是得听我的。”张朦不答反问。

    “当然,你说去哪就去哪。”韩东打了一圈方向盘,右转弯。

    “那你还问,老老实实的开车吧。”张朦鼓了鼓嘴,心生莫名其妙的勇气。

    换成平常,

    她或许不忍心的告诉韩东真相,但经过这么一番对话,张朦下定了决心。

    ……

    名全饭店,三楼包间。

    韩东神色如常,犹如风轻云淡的巍峨高山,正襟危坐在张朦的旁边座椅上,内心却尴尬异常。

    张朦她们班同学聚会,叫上自己?

    若非强横冷静的心性,恐怕韩东都有落荒而逃的打算,因为那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或许好奇,或是迟疑,当真是百感交集。

    “喂!”

    韩东拽了一下张朦,低声道:“我记得,咱们说好的……让我请你吃饭。”

    “是呢。”

    张朦回首一乐。

    她那双清纯如若潺潺溪流的眼眸,蕴涵得意,尤其是韩东刚刚发现张朦今天穿着一条洁白裙子,上半身搭配浅色牛仔上衣,有一股纯净如雪的美感。

    钟灵毓秀与冰清玉洁的两个成语,划过脑海。

    “怎么啦。”张朦挥了挥手掌,歪着脑袋:“你说过让我选的,同学聚会也需要交餐费的,一人一百,咱俩两百,正好替你省钱咯。”

    “哦。”

    韩东扯了扯嘴角,竟是无言以对。

    而坐在他另一侧的,则是******、喜好诗词的张樑:“韩东同学,久仰久仰。”

    韩东诧异道:“你认识我?”

    张樑点点脑袋,正色道:“当然认得。你坐在这里,就好比一朵梨花压海棠,同学们都不敢高声语。”

    嗤。

    韩东正抿着果汁,差点一口喷出来。

    张樑见状,顿时犹疑不定:“这句话不对?抱歉,我实在想不出其他更为适合的刻画。”

    韩东脸色古怪:“没事。”

    张樑松了口气,笑道:“其实我对你很崇拜。唉……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

    话音刚落,韩东就面露惊异。

    一言不合,就来一句古诗词,这样真的好吗?他有点不明觉厉,但不懂便要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张樑扶了扶眼镜,眼眸闪烁智慧光芒:“此句用以形容对命运坎坷的感慨。不过此刻表达的意思,是指你的君子作风,让我由衷感到高山仰止。”

    这是发自内心的赞叹。

    至少在高中时期,没谁能为了一个女生,闯到其他班级,帮助其解决一切烦恼。而时至如今,他们也毕业了,哪怕想要效仿估计也没机会。

    韩东闻言,眼底闪过一丝沉吟。

    命运?

    他抿了抿嘴,似乎想到了什么,却怎么也琢磨不透,喃喃低语:“命运坎坷?”

    “不不,这句话形容命运不太合适。”张樑正色道:“其实最标准的诗词应该是——欲寻陈迹怅人非,天教心愿与身违。”

    ……

    聚会结束以后。

    韩东皱眉,坐在车里,双掌搭在方向盘上,怔怔出神了一会儿。

    蓬。

    站在车外与同学们匆匆告别的张朦,提着白裙,坐进车里:“怎么啦,你心情似乎不太好。”

    “没事。”韩东缓缓吐了口气,摇晃两下脑袋,补充了一句:“你那同学张樑蛮有意思的,特别爱讲古诗词。”

    咦?

    张朦讶然:“你不知道?今年高考,他语文科目149分,咱们学校外面的大红榜,特意标记了呢。”

    什么玩意儿!?

    韩东感到不可思议,高考语文差一分就打了满分,这未免太离谱。

    张朦捂嘴直乐,轻笑道:“据说他是十年以来,高考语文分数最高的学生呢,江南学府想要特招他。但他都没去,反而选择了帝都的师范大学,怎么样,他很厉害吧?”

    “哦,厉害。”韩东淡淡道。

    呐?

    张朦抿了抿粉嫩嘴唇,奇怪的看了看韩东,不懂为什么韩东语气忽然变得这么淡然。

    奇怪。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韩东没看她,眼睛直视前方,脱口而出:“其实我也很厉害,只不过我从没想过炫耀,毕竟我是一个低调的人。”

    哇!

    张朦一惊。

    她如同羊脂般的脸蛋写满了错愕,粉唇微张,忍不住撑着座位凑向韩东的正色脸庞,仔细凝视这张清秀的脸庞,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儿。

    这是,

    什么情况呢。

    呼哧。

    呼哧。

    吐气之间的热流,回弹脸蛋。

    “你在干嘛。”韩东侧过身体,皱眉问道。

    “看你呀……嘻嘻。”张朦心扉猛地一颤,脸色泛红,扭头看向窗外,嘴角勾勒一丝微不可查的弧度。

    沉默。

    车内,两人都没开口。

    韩东沉吟片刻,咳嗽一声:“我是真的很厉害。”

    “哦。”张朦没扭头,只是应了一声。

    吧唧。

    韩东抿了抿嘴,再次强调:“不瞒你说,似我这么厉害的人,遍数苏河市都找不到几个。”

    “恩。”张朦纤弱的香肩颤了颤,似乎强忍笑意。

    韩东无言以对。

    他终于也体验到了话题终结的尴尬,瞥了眼靠在车窗上的张朦,欲言却止,闷闷道了一句:“你难道不信?”

    “信,当然信。”张朦仍然没回头,唇角弧度愈加明显,眼睛眯成了月牙。

    呼。

    韩东吐了口气,不再纠结,打算启动车子。

    蓦然间,搁在驾驶座位中间的手机,忽然振颤了两下,他拿起手机看了眼,嘀咕了一句:“李紫薇?”

    屏幕上,

    正是同班同学李紫薇的微信消息,询问自己准备什么时候前往江南学府。

    “等下。”

    “我回她一句。”

    韩东松开搭在方向盘的手掌,打字回复。

    张朦终于转头,好奇的看向手机屏幕,倍感纠结,直到韩东发完消息才轻声问道:“你朋友嘛,名字蛮好听的。”

    “恩,一个普通同学而已,她也考上了江南学府,问我要不要一起出发。”韩东迟疑了一下,问道:“要不,咱们一起走?”

    “好呀。”张朦嫣然一笑。

    “恩。”

    韩东眨了眨眼睛,旋即启动车子,先送张朦回家。

    嗡嗡。

    张朦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爸爸张罗宇发来消息:你妈刚到家,小朦你什么时候回来需要爸爸接你吗?对了,我跟你妈商量过了,三十一号送你去江南学府。

    “不了,爸爸,我跟同学一起。”她回道。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张罗宇才回了一个简短精炼的问句:“你的同学?谁?”

    谁?

    张朦瞄了眼认真开车的韩东,抿嘴一乐:“李紫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