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君临星空 第99章 愿为先生效劳

时间:2017-12-30作者:风消逝

    禾高酒店,二十层的用餐厅堂。

    陈淑带着玲珑小巧的韩茜,与各桌相继打着招呼,时而坐在亲戚好友身旁,面带温和笑意。

    小茜则嘟着嘴,缩在妈妈身侧。

    她快满四岁,有些怕生,尤其是这些叔叔阿姨的嗓音偏大,更让韩茜不适,那双小眼神不再渴望美食。

    这时。

    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不怒而威,气概轩昂,瞥了眼韩茜,眼底闪过饶有趣味的兴致。

    “陈淑,这孩子多大?”他淡笑问道。

    “三岁多。”陈淑应道。

    这位中年男子,名为温正启,乃是给自家供货的大型供货商。传闻每年生意流水高达数千万,净利润至少在两百万以上。

    尤其是他的身份,非比寻常。

    他有一个堂哥,在官府部门担任要职。

    想到这里,陈淑不由摸了摸小茜的脑袋,没开口。

    她从不勉强女儿向陌生人问好。很多人只有一面之缘,何必非要强迫孩子问好?不懂问好,不是错,而是理应嘉奖的警惕性。

    然而。

    小茜抿嘴,却弱弱道:“叔叔好。”

    温正启哈哈一乐,津津有味地打量了两眼,不顾小茜的抗拒,伸手掐了掐小茜的白嫩脸蛋:“小孩子皮肤可真好,长得也不错。我家儿子也四五岁,改天可以一起玩。”

    陈淑皱皱眉,心有不满,勉强敷衍了两句。

    作为母亲,她体谅女儿韩茜的任何想法,极其反感温正启随意掐脸蛋的冒失行为。即使面对小孩,也该给予基本的尊重。

    但是。

    这社会上,俗事规则繁多,顾忌情分面子,不能由着心情做事。若是自己当面叱责温正启,自家进货渠道断掉,该如何自处?

    然而,在场众人皆未察觉。

    坐在主桌上的宁墨离,眼眸猛然睁开一条细缝,那漆黑眼珠偏向左侧,流露暴戾,渲染残忍,冷漠盯着温正启。

    宛若凶猛野兽,瞬间苏醒。

    “师尊?”

    韩东五官敏锐,眼角余光扫到宁墨离的杀机,心生骇然,不由惊疑不定地望了过去。

    ……

    与主桌相隔十米远的圆桌。

    念头转动,陈淑举起酒杯,笑呵呵道:“咱们赶紧喝一杯,我不能久坐。这孩子急着回她哥旁边。”

    “嗨,急什么。”温正启撇撇嘴。

    若非韩闻志夫妇包下禾高酒店的二十层,他可懒得屈尊降贵,参加一场不知所谓的升学宴。

    而眼下,他看到一个有趣的小东西。

    内心深处,温正启感到不平衡,更有一丝莫名其妙的妒忌与不忿。

    凭什么?

    韩闻志夫妇长相一般,怎能生出如此精巧可爱的女儿,而且与他的儿子相比,韩茜乖巧无比,差距太大。看到不属于自己的美好物事,温正启心生想要戏弄的想法。

    “来,小孩。”

    “叔叔给你尝点好喝的。”

    温正启亲善微笑,拿起自己的筷子,点了两下杯中白酒,伸到小茜嘴边,另一手掌则是企图掐向小茜的脸蛋,将小茜给拽过去。

    ……

    “小孩不能喝酒。”陈淑脸色微变。

    ……

    “混账!混账!老子要拿你喂狗!”宁墨离暴瞪一双眼眸,褶皱老脸露出习惯性的狰狞,右掌径直捏碎了木质筷子。

    若非顾忌影响小茜心目中的慈祥形象——

    恐怕宁墨离早已当场发作,掀翻一切,活生生捏碎国字脸温正启的脑袋。

    ……

    “放肆!”

    韩东低喝一声,左掌倒空酒杯,凭空摔了出去。

    酒杯之摔,附加高达上百斤的劲道。那酒杯都产生裂纹,宛若巨石投掷,呼啸之间,砸在温正启企图掐向小茜脸蛋的手掌上。

    咔嚓!

    酒杯碎裂。

    温正启的手掌,不由自主地砸在圆桌边沿,瞬间淤青。

    若非韩东留力,这么一砸,都能把温正启的手掌砸烂,甚至可以击穿温正启的肥壮手掌。

    哗啦。

    韩东起身,走向那张圆桌,冷喝道:“你想作甚?”

    眨眼间,他便来到这桌,搂过有点怕怕的韩茜,俯瞰这位气概非凡的中年男子。

    “啊啊!”

    温正启捂着手掌,低声痛呼,怒视韩东:“陈淑,你这儿子过分了啊!我看韩茜长得可爱,才想逗逗她,你儿子在干什么?”

    言罢。

    温正启露出手背上的显眼淤青,怒气冲冲。

    陈淑皱眉,却没开口。

    而这一圆桌,乃至其他圆桌的亲朋好友,尽皆止住闲谈用餐,迟疑地望向韩东,暗暗咂舌。

    这可是韩东自己的升学宴,竟与客人吵架?

    “咦?”

    一位梳着背头的中年人,诧异低呼:“那是温老板,苏河市蒙牛品牌的供货商。”

    另一位中年女子面露唏嘘,悄然慨叹:“温老板不仅生意兴隆,他堂哥乃是温铮,咱们苏河官府的大领导。”

    众人皆惊,面色古怪。

    一个考入学府的学生,与温正启产生冲突?这简直自找麻烦,定得向温正启当面赔罪,指不定还要敬上数杯酒。

    全场聚焦之后。

    温正启更为愤怒,指着手背淤青,言之凿凿:“我逗一逗小孩,给我打成这样?说说,这事怎么处理?”

    小茜怕怕地缩在哥哥韩东怀里。

    韩东脸庞淡漠,站着俯瞰温正启,冷冷道:“逗?谁给你居高临下的优越感,胆敢逗我的妹妹。”

    “你以为自己高高在上?”

    “错了,我妹妹比你高贵的多,懂吗。”

    噔!

    温正启被揭开内心深处的想法,脸色微变,登时气急:“你在这跟我讲乱七八糟的道理,还不知错?还不反思?品行未免太差。”

    唰啦!

    韩东一步上前,右掌犹如铁钳般捏住温正启的脖子:“你不想讲道理也好。你,立刻给我妹妹道歉。”

    温正启吓了一跳,没想到韩东当场动手。

    他愈加愤怒,肥壮手臂便要打出,推开无理的韩东。但韩东右掌只是略作振颤了两下,力道蔓延,令温正启浑身一麻,瘫软无力。

    “你知不知。”

    韩东淡淡盯着温正启,放开顾忌:“在我面前,你只是蝼蚁,没资格与我争论道理。”

    咳咳。

    温正启连连咳嗽,被掐的脸色涨红,浑身无力仅能靠在椅背上。

    他嘶声低吼:“别以为自己考上学府很厉害,你算什么东西!我温正启身家数千万,居住有豪宅,出行皆豪车,我的身份比你们一家四口加起来,都要贵得多!”

    “给我松手,不然告你恶意伤人!”

    “还有陈淑,管管你儿子,这是犯法,这是公然伤害,我要告你们全家,告的你们倾家荡产,给我等着法院传票!”

    直至最后,他气喘吁吁,声嘶力竭似得。

    韩东的振颤劲道,让温正启浑身提不起劲,愤声低吼,更是加重了瘫软虚弱。

    “小东。”陈淑担忧。

    “妈,请放心。”韩东道了一句,眼底闪过寒意,这温正启自己作死,谁能救得了。师尊已经动怒,苦果不可避免。

    哼。

    韩东冷哼一声,松开右掌:“你还不懂,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此言既出,坐在旁边的陈淑都愣住了,乃至全场众人尽数惊愕,内心翻滚着尴尬无语的心情。

    这简直天方夜谭,离谱得很。

    只不过考入江南学府而已,怎么像是当了官府领导,言语间蕴涵莫名其妙的高傲,实在荒谬。他们不禁同情韩闻志夫妇,竟然有如此儿子,目无尊长,行无法纪。

    可悲。

    可叹。

    这场升学宴,倒让他们大开眼界。

    “哈哈哈!”

    温正启放声大笑,厉声厉色:“我有三千万家产,把控蒙牛品牌的供货渠道!我有官府资源,乃是官协代表之一!你有什么?你能否告诉我,你有什么?”

    这时。

    坐在主桌的高良安,等待良久,终于有了露脸的机会……毕竟这是升学宴,若是见了血,总归是不太吉利。

    因此这就是大好时机,不容浪费。

    唰啦!

    高良安站了起来,环视全场,声音雄浑,龙行虎步,势要在宁老先生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有上百亿家产,开创苏河专有地产品牌!”

    “我有官府权限,身居苏河优秀企业家之一!”

    “我有数十亿流动现金,我有这座禾高酒店,我有你无法想象的资源人脉。”

    高良安每道一句,氛围便愈加死寂。

    高良安每走一步,众人便越是震惊。

    此时此刻,韩闻志与陈淑坐在不同圆桌,却皆是目瞪口呆,而那愤怒倨傲的温正启,脸色煞白一片,如坠冰窟,身体都在打着寒颤。

    任是再怎么蠢笨,也知高良安身份。

    顷刻之间。

    高良安穿着华贵正装,扎着深灰腰带,迈着沉稳步伐,堪称睥睨全场,目光所过之处,无不噤若寒蝉或是垂首以敬,快步行走之间,悉数挪动座椅连连让出道路。

    啪嗒。

    他来到韩东身旁,犹如重山落地般的站定,登时鞠躬,朗朗道:“鄙人高良安,区区不才,略有一二,愿为先生效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