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君临星空 第二十二章 我很讲道理

时间:2017-11-29作者:风消逝

    高三教学楼、二楼十二班门外。

    一股压抑静谧的氛围,笼罩在走廊之内。偶尔能听到其他班级的喧闹声音,可十二班之内却安静无比,谁也没心思闲聊。

    走廊之间。

    韩东穿着蓝白校服,凝视着强装镇定的宗凯轩,淡淡道:“张朦是我的朋友,明白了吗?”

    宗凯轩一怔。

    刚刚韩东强势打趴他的同桌之时,他倒是隐约听到韩东的言语,可当时场面太震撼,让他心情乱糟糟,根本没心情琢磨。

    眼下。

    宗凯轩立即明白了韩东的来意。

    蓦然间,他心生愤怒,也有了一些毫无来由的底气。贴吧里那些恋爱精英们曾百般强调,遇到挫折必须迎难直上,不能退缩。

    况且根据精英语录——

    一位优秀的女生,定有无数追求者,这无可厚非。而在面对这些追求者之时,不可畏惧,不能露怯,更不能俯首认输!

    因为这些皆是竞争者!

    也许是金钱优势、或是地位优势、更或者是相貌身高的优势,可这些全都阻挡不了一颗真心,只要坚韧不息,早晚可以成功!

    “呵。”

    宗凯轩冷笑一声,昂着脑袋:“你也喜欢张朦?麻烦你先弄清楚一点,喜欢是自由的,谁也限制不了!你凭什么阻碍我的追求?”

    韩东摇摇头:“我不管这些,但你欺负张朦就是不行。”

    宗凯轩拧着脖子,冷冷道:“我那是在追求,你以为你是谁?老师也管不了这些!”

    说着。

    宗凯轩嗤笑两声,心中底气更足。

    刚刚被韩东震慑住了,他倒是差点忘了,自己可还有着两位武术生好友!况且其他班级也认识一些朋友,岂能被这么轻易吓倒?

    “另外。”

    “我可认识项南他们。”宗凯轩沉声道,似是担心韩东不认识,最后补充了一句:“项南他们可都是武术生,懂吗?”

    韩东皱眉道:“你那不是追求,是肆无忌惮的欺辱。”

    恩?

    他皱眉?他也知道害怕?

    是了!武术生颇有威慑力,哪怕眼前这外班男生,肯定也不敢随意招惹武术生。

    想到这里,宗凯轩心里一松。

    压抑心情登时缓解,如同雨过天晴,内心对韩东的惧怕瞬间降低了不少。

    “喂。”

    “是不是追求,你说了可不算。”宗凯轩抱着双臂,轻轻靠在走廊墙壁上,瞧着韩东:“你这么猖狂,到我们十二班耍威风?你最好赶紧离开,否则项南他们饶不了你。”

    言罢。

    他嘴角勾勒一丝冷笑,心有自豪骄傲,径直转身。

    区区一个外班男生,竟然企图阻止他的求爱之旅,这简直不能容忍答应……况且他心有倚仗。

    两位武术生好友,颇有震慑力。

    “哼。”

    他欲要回到班级内,准备给项南发短信,请项南打听一番这外班男生到底是谁……然后把眼前这擅自闯进十二班的外班男生,打的认错告饶!

    正当此时。

    啪!

    韩东左掌拍在宗凯轩肩膀上,遏制住了宗凯轩的离开步伐。

    什么?

    还想做什么?真以为我好欺负??

    宗凯轩眼里满是寒意,激发出了自尊愤怒,面对一个企图与他争抢张朦的外班男生,他岂能退缩,他无所畏惧!

    “你想怎么样?”

    宗凯轩猛然回首。

    可没等他开口撂下狠话,韩东右臂向侧方打出,似乎绷直了整条手臂的肌肉,随后就如同启动了的狂飙汽车,倏然加速,直截了当地掐住宗凯轩的脖颈!

    蓬!

    韩东掐着宗凯轩的脖颈,抵在走廊墙壁上,登时令宗凯轩的后背与墙壁发生碰撞,发出一声闷沉响音!

    “这是什么力量?”

    宗凯轩眼睛瞪得滚圆,当场窒息绝伦,吓得心头炸开,仅能勉强瞪着韩东。

    在韩东面前,他根本无有丝毫抗衡之力。

    “该死!”

    宗凯轩的喉咙挤出一道模糊不清的吼声,下意识地抬起右腿,向韩东踹了过去,左臂也抡出一道弧线,打向韩东的脑门。

    毫无章法可言。

    在韩东眼里,此乃破绽百出的无意义反抗。

    “恩?”

    他眸光一动。

    左脚轻抬,紧跟着狠狠踏下,踏在宗凯轩的大腿上,踏的他下半身如遭雷击,骤然生出酥麻感!

    蓬!

    韩东右臂一曲,以肘部打飞宗凯轩的左拳,令其左拳无力跌撞在墙壁上!

    “你……”

    宗凯轩瞪着眼睛,脑海空白。

    韩东脸庞冷酷,左掌向下一抓……抓着宗凯轩的右手,按住宗凯轩的嘴,犹如水泥钢筋压住大地,不可撼动,不能挣扎!

    不让你吭声,便吭不了声!

    “啊啊!”

    宗凯轩无意识地吼叫,可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

    他终于体验到了自己同桌、圆寸男生的绝望感。

    这是根本难以抗争的蛮横巨力,甚至他能感到心脏的凝固定格,脑袋里似乎有一堆锣鼓,同时炸响,炸的思维颤抖!

    然而。

    韩东只是静静盯着他。

    宛若深藏丛林内的野兽,寒冷无情的注视,不带任何怜悯。

    一个企图在教室里、公然欺辱女生的高中生,无论是什么心思,不管是否在开玩笑,本就是不耻恶劣的行径!

    岂能因稚嫩青涩,便要宽恕恶行?

    怎可因陌不相识,就得坐壁无睹?

    更且遑论……宗凯轩欺负的女生乃是张朦!张朦的爸爸张罗宇,对自己有重恩!而且张朦也是自己重生以来首次认识的朋友。

    这忙,他帮定了!

    而且必须干干脆脆、漂漂亮亮地杜绝宗凯轩的一切心思!

    “宗凯轩。”

    韩东眼眸淡然,轻声道:“我刚刚与你讲道理,你怎么不听。”

    须知。

    他刚刚等待了足足一个小时,正是为了平息心中磅礴暴怒!他清晰记得,上一世的本届高考,考进学府的学生仅有十七位,其中只有四位女生,没有张朦的位置。

    可是。

    以张朦的成绩,考进学府应该不成问题,为什么前世不曾考进学府?

    恐怕正是因为宗凯轩的打扰,导致张朦学习状态跌落。

    这哪里是示爱追求,分明是骚扰!是公然欺辱!更是毁了一位本应考进学府的青春少女的学习前程!

    求学十二载,三个月葬送!

    ……

    唔唔唔!

    宗凯轩脸庞涨红,仿佛熟透了的红苹果。

    他眼角甚至溢出了一滴滴眼泪,显然几欲窒息。可根本抗拒不了韩东的力量,仅能眼睁睁目睹自己……被按在冰凉墙壁上,被死死堵住嘴!

    不!

    不要!

    宗凯轩眼里渐渐生出祈求之意,脑袋差点沦陷昏迷。

    他只觉得心里惊慌无比,仿佛站在悬崖峭壁的边缘,即将跌落下方的烟暗深渊。

    “知道吗。”韩东继续轻声道,不搭理宗凯轩的祈求目光,仍然淡漠凝视着他:“人与动物的区别,是智慧。与人,可以讲道理。而与动物却不能讲道理,只能讲力量。”

    “那么。”

    “你是前者还是后者。”

    前者还是后者?前者后者?前者?后者?

    韩东的轻声呢喃,犹如幽谷内的声音,飘渺不定,模模糊糊,有些难以听清……因为宗凯轩脸庞早已涨红无比,鼻息艰难喘息,仿佛渴求新鲜空气的溺水者。

    这一刻。

    宗凯轩只觉得心灵充满绝望。

    晕沉沉的脑海,预示着即将昏迷的状态。疯狂跳动的心脏,昭显着他的惊骇绝伦。

    嗤…嗤嗤…

    他嘴里无意识地吐出唾沫,可他的左手被韩东死死抵在嘴上,让这些唾沫沿着左手缝隙,滴落蓝白校服,渗透衣襟。

    “苍天在上!”

    “我怎么惹到了这么一位凶徒啊啊啊!”

    宗凯轩彻底怕了,真的吓惨了,内心只剩下悔恨与绝望,再无其他心思!

    下一刹那。

    噗通。

    韩东忽然松开铁箍般的双手,宗凯轩也瘫软在走廊墙壁上,眼泪止不住地流落脸庞,凄惨无比,仿佛刚刚挣脱死亡绝境的逃生者。

    呜…呜呜…呜呜呜…

    宗凯轩瘫靠墙壁,低声啜泣,不敢发出太大动静,更不敢抬头看韩东,宛若一位遭到粗暴对待的可怜之人。

    此时此地。

    韩东站在走廊里,俯瞰着瑟缩墙壁的宗凯轩,便宛若波澜壮阔、横亘死寂的汪洋,心思不可莫测,仅有一望无际的冷漠。

    “怜悯你?”

    韩东低语:“我怜悯你,谁怜悯她?”

    面对自私自利、不可理喻、懵懂无知的高中生,只有以暴制暴!

    倘若单纯以道理说服,只能让情况更糟糕,甚至会让宗凯轩产生逆反情绪,生出残忍烟暗的念想!在心智还未成熟的情况下,很可能导致宗凯轩心绪失衡、且造成不可挽回的恶果。

    一旦发生,韩东必当抱憾终身。

    所以。

    他就是要让宗凯轩痛哭流涕,让宗凯轩畏惧惶恐,让宗凯轩再也不敢生出一丝一毫的念想!

    “宗凯轩,我很讲道理。”

    韩东蹲了下来,盯着啜泣不断、脸色涨红的宗凯轩,一字一顿地沉声道:“你记着,记清楚。你可以找武术生,告诉老师,甚至找年级主任举报,但若张朦再有一丝一毫的委屈……”

    啪。

    韩东止住言语,拍了拍宗凯轩的肩膀:“回教室。”

    “大,大哥……”宗凯轩脸庞红的如同熟苹果,眼角满溢泪水,抽泣道:“能不能等下,我等会就回去。”

    他不想立刻回教室。

    如此模样,若让全班同学看见,他真是不想活了,这将是对心灵的严重伤害。

    韩东点了点头,善解人意道:“恩,你自己去卫生间洗一下。”

    言罢。

    韩东站了起来,拎着双肩书包,步伐稳定,头也不回,走到位于走廊中间的楼梯口,最后走下楼梯。
小说推荐